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卫重未待卫仲道开口,便冲着叶缺大喊道。

  人群中又是阵哗然。“原来是这叶家先截杀了卫家个商队呀,这叶家还真不要脸,呸!”“就是就是,亏我还以为叶家是受委屈了呢。”

  叶缺看着四周不断对着自己三人指指点点的人群,又看着卫重脸上脸得意的笑容,也是笑了声,然后指着卫重便大声问道:“你可敢将你卫家那批货物是什么告诉大家?”

  听叶缺问出这么个问题,卫仲道和卫重皆是脸色变。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那些货物是什么么?

  “怎么?不敢说了?你们不敢说,我来替你们说,你们的那批货物,乃是百套明光甲,而且还是打算送给匈奴人的百套明光甲!”叶缺见卫仲道和卫重都布出声了,便冲着四周的人大声说道。

  “你胡说。”卫重急了,这事情可不是说着玩的,往大了说,那时叛国;往小了说,那个资敌的罪名总是逃不掉的。这时候卫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便口不择言了:“那是你们你们分明是贪图我们卫家的财产才截杀我们卫家商队的。”只是这个理由又有多少人信呢?

  看着四周指指点点的人群,卫仲道无奈了,此时他杀了卫重的心思都有。“我们回房间去。”说完,卫仲道便直接转身朝楼上走去。

  “卫重。”看到卫家三人要回房间,叶二突然向前了步,叫住了卫重,然后说道:“你记着,我四个哥哥在那天战死,全拜你卫家所赐。你若出城被我看见,我必杀你!”

  第二十四章:名扬洛阳

  ?“居然还有小家族敢挑战卫家,有意思。”徐州糜家,糜竺拿着封书信,上面正写着叶缺揭露卫家勾结匈奴人的幕。

  “文和,你看好的那几个后辈可是直接就对上了卫家这个庞然大物啊。”高陵城,当初的那个让监视叶墨行人的男子说道。

  “我说文优大人,你有这份心思不能多为你家岳父大人多谋划谋划么?”原来那日让人盯着叶墨的居然是李儒。贾诩口中虽没说什么,心中却在感叹:归,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士族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该死的,竟然挑战我卫家的威信,你叶家怎敢啊?”河东卫家,卫觊听到消息之后,直接片在家中摔了三个直小心珍藏的瓷瓶。

  “仲道哥哥,为什么现在外面都在盛传你们卫家勾结匈奴呀?”洛阳蔡府,个小女孩冲着卫仲道问道。

  卫仲道听着小女孩这么问,心中惊,暗道:连身处深闺的昭姬都知道了么?但卫仲道不能这么表现出来呀,便微笑着说道:“三人成虎,既然大爱说,那就让他们说去吧,公道自在人心。”

  “嗯,昭姬相信仲道哥哥。”小女孩甜甜笑,然后说道。

  “张让,现在有人能够站出来反卫家,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十分有利呀。”皇宫之内,个公鸭嗓响了起来。

  “赵忠,直接说说你的想法。”张让回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何不将这叶家拉到我们的阵营来呢?”赵忠冷笑了声,说道。现在外戚夺权,作为宦官,他们的压力现在真是越来越大了。

  “好主意,拍个小黄门去告诉他们,咱家明天就想见见这叶家之人。”张让直接就回应道。

  “记住我说的了吗?”在叶缺即将要进宫面见十常侍的时候,叶墨叫住叶缺,问道。

  “少爷,放心吧,缺都记住了。”

  “那就好,去吧。”叶缺既然说记住了,那叶墨就不会怀疑他没记住,毕竟曾经起看过这么多书,对于叶缺的记忆能力,叶墨是真心佩服外加觉得自己拍马都不及。

  随着引路的小黄门路到了十常侍常呆的房间门口,小黄门便退了下去。

  “进来吧。”知道叶缺就在外面,几个太监也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

  “草民叶缺见过诸位公公。”刚刚进门,叶缺便开始个个的挨个行礼。

  “好了,咱家把你叫过来,不是为了看你行礼的。”待叶缺行完礼,赵忠开口道:“说说,你们叶家如何个情况?”

  “回公公的话,草民本是叶家之人,可是前段时间,卫家商队经过我们叶家的住宅。草民好心让他们住进来,但发现卫家商队运的东西居然是铠甲,草民便带着叶家之人杀了商队的些人,夺下了那批铠甲。在之后”

  “够了!”还不待叶缺说完,张让便拍桌子,打断了叶缺的话,然后怒道:“咱家可不是叫你过来诉苦的,只要告诉咱家你们叶家现在的情况如何就可以了。”

  “是是,现在我们叶家连宅子都没了,算是真的家破人亡了。现在就只剩我和几名族兄弟来洛阳找卫家报仇。”叶缺像是被张让吓到了般,开始是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了。

  “你可知道,光凭你们几个人可报不了仇的?”坐在旁的郭胜突然啊插话道。

  “还请几位公公给指条明路啊!只要能报仇,让草民做什么事草民都愿意。”说完,叶缺还把鼻涕把泪的开始哭起来。

  “如果,咱家让你为官,你觉得该如何报答咱家呀?”栗嵩开口道。

  “只要让草民报仇,做什么都可以。草民可以为公公做任何事情。”说着,叶缺甚至要开始起誓。

  “行了行了!”段圭道:“小子,你记住今天的话,咱家就送你场富贵。但是你要是不听话,也不用你起什么誓,咱家直接就能让你知道得罪咱家的下场。”

  “小子,你想当个什么官啊?咱家去为你求来。”宋典看着这火候差不多了,便说道。

  “草民听说陈留王现在还没有老师,草民虽不才,却也读过几本书。”叶缺说完之后,脸向往的看着这十常侍。

  “嗯,有意思。”张让听叶缺这么说,顿时脸上就裂开了花。然后才接着说道:“你回去吧,等着陛下的旨意吧。”

  “朕想为陈留王选择个老师,诸位爱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早就和张让等人商量好结果之后,汉灵帝刘宏在早朝的时候便在在朝堂之上提了出来。

  听汉灵帝这么说,站在下面的诸位大臣也是愣:什么时候的事,点风声都没听说过呀。

  “启禀陛下,臣举荐河东卫家卫仲道,此子乃是蔡大家蔡邕的学生,目前也是正在洛阳。”站出来的乃是当朝司徒袁槐。

  “既然是蔡邕的学生,那为何不直接举荐蔡邕呢?”袁槐的话刚说完,便被张让给顶了回去。

  百官见是如此情况,皆是面面相觑,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就不再举荐其他人了。看到站在宫中的百官如此配合,张让也是嘴角露出丝笑容,然后才开口对着旁边的汉灵帝道:“陛下,臣举荐人。此人为了不让禁军的装备流入到匈奴人手中,毅然带着六十余人与数百匈奴骑兵交战,可谓忠勇双全。此人饱读诗书,有大智慧。乃是为陈留王老师的不二人选。”

  “哦?居然有这样的人选,不知道是哪位呀?”汉灵帝听张让这么说,顿时来兴趣了。虽然张让之前和他说好要提出选老师这事,却没有具体告诉他是哪个人。

  “此人正是前段时间怒斥卫仲道勾结匈奴人的叶缺。”张让答道。此言出,百官倒吸口凉气,虽然在张让之前描述的时候有猜到可能是叶缺,没想到真的是如此。

  袁槐此时尴尬呀,老两涨得通红。你说你不要卫仲道也就算了,但为什么偏偏挑中的就是叶缺呀,大脸啊。

  “那不知叶缺的表字是什么?若是此人连表字都没有,怕是只不过是叶家个下人吧,哪能由这样的人来当陈留王的老师?”袁槐很快就找到了反击的地方,按照他得到的消息,叶缺不过是叶家的个管家而已。

  “若非司徒大人提醒,咱家还真是忘了。叶缺家中长辈尽皆去世,是故未取表字,可见其孝。”张让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找到这么到的空子,自然早就问过叶缺这个问题。

  “好,果然是陈留王老师的不二人选啊。传朕旨意,令叶缺为陈留王老师,秩比千五百石。还有,让他准备千五百万钱,佐国之急用。”

  此令下,叶缺彻底名扬洛阳,而叶墨也为自己的计划踏出了大步。

  第次见到打赏,兴奋激动啊,感谢有雾确黎打赏的100币,同时,也感谢所有的读者的支持

  第二十五章:剑圣王越

  ?“叶大人,请跟我来。”皇宫内,叶缺跟在名太监身后,有这名小太监带着他到刘协的宫中去。

  叶缺也不说话,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太监身后。小太监见叶缺不理他,倒了没有觉得什么不满,作为刘协身边的太监,他可不敢得罪叶缺,毕竟现在叶缺可是刘协的老师。

  两人就这样路走到刘协所居住的宫殿门口时,只见个中年男子正站在宫门口,对着两名守卫点头哈腰道:“两位大人,你们就劳累次,进去通报通报如何?”

  “王越,不是我们不愿去通报,只是你也要知道,你这些天也往这跑了不少次了,再让你进去我们兄弟就该受罚了。”其中名相对面善的守卫说道。

  “我说王越啊,能在宫中当差就是你祖上积德了,你还想要往上爬,往哪爬呀?”另人则没有那么客气了。

  王越见状,估计是觉得真的没什么希望能在皇子身边谋个官半职的,也就转身就打算走了。转身,真好看见叶缺被名小太监带着往宫中走去。王越心思动,想到:这位看着面生,何不从他身上下手?

  “这位大人,小人王越。”叶缺正要走着,突然王越就窜到他的面前,行了个礼。

  “叶缺有礼了。”叶缺见有人窜到面前挡了路,也不恼,心想:不知道这个王越是干什么的,能在皇宫内行走,怕是能力不小,但自称小人,想必是现在官职不高。

  “叶大人是要去这二皇子的宫中?”王越继续问道。

  “正是,缺得圣上看重,现为二皇子老师。”

  叶缺这么说,王越想起来了,目前洛阳城确实都知道有这么个人被汉灵帝封为二皇子的老师。“原来是二皇子的老师,那巧了,越乃是当今圣上的剑术老师,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缘了。”

  “原来是王大人,缺眼拙了,恕罪恕罪。”说着,叶缺便要行礼。没办法,皇帝的老师,可比他高了级,再者说,能当皇帝的老师,那可能会是个简单的人物吗?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那我们同去二皇子的王宫如何?”王越这时终于把目的说出来了。

  “那便同去,王大人先请。”说着,叶缺左手虚抬于空中,道。

  “哈哈,还是叶大人先请。”王越高兴啊,多久了没有官场的人对他这么客气呀,扬眉吐气呀。

  “还是王大人先。”叶缺怎么可能先走,要是走到高级的官面前,那可是犯大忌呀,这后面少爷的任务还怎么弄呀。

  “那便起?”王越是坚持不肯走前面,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看到个新人,忽悠他带着自己进二皇子的宫殿,若是能求个官职什么的还好说,如果不能那不就得罪惨了嘛。

  “那就起。”说着,叶缺便和王越并排要往宫门内走去。这看的小太监是心塞不已呀,出言提醒吧,不好;什么都不说,还是不好,想想,还是不说算了。

  三人正要进二皇子的宫殿,却被门卫给拦了下来。

  “你们可知道我要带皇子的老师进去,耽误了时辰你们可担待的起?”小太监以为门卫室要将他拦下来,怒了。

  “叶大人是皇子新任命的老师,属下自然不敢拦,只是总管吩咐了下来,王越不能进去。”说到底,还是不能让王越进去。

  王越听,想想刚和叶缺吹的,没脸啊。怒道:“无知小人,以我王越的本事,他日我王越飞黄腾达,比让你们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做看门狗。”说完,王越转身就走。

  “王大人留步。”叶缺缺突然叫住王越,说道:“若王大人不嫌弃,待缺放衙后起喝杯如何?”

  王越看了眼叶缺,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叶缺都没有看不起或者嘲笑他,想了想,也就点了点头。

  叶缺见王越答应了,也就将自己下榻的客栈告诉了王越,却没有和王越说起叶墨等人。

  进入到二皇子的书房之中,却看见刘协已经坐在那等了。

  “让殿下等臣,缺死罪。”叶缺连忙走到刘协面前请罪。

  “老师不必如此,古人曾言‘日为师,终生为父’,本王等老师到来也是应该的。”刘协从小便被董太后带着长大,因此,虽然现在才七岁,却也是颇通臣殿礼仪。

  叶缺见刘协如此懂事,而且不曾怪罪于他,便也就直起了身。看着刘协,道:“不知道殿下之前可曾读过那些”

  “未曾读过什么书,只是太后曾教过本王习字还有礼仪。不知道老师想要叫本王什么呢?”刘协也是脸无邪的看着叶缺,本正经的回答道,俨然和个小大人般。

  “不知道殿下想学什么?”

  “学什么?学什么不是老师安排么?太后就是这么告诉本王的呀。”刘协看着叶缺,也是不解,不过也不怪他,他毕竟还小。

  “臣可以教授殿下为臣之道为王之道,甚至是为皇之道,不知道殿下想学哪个?”叶缺这是突然认真起来,真正紧张的时候到了。

  “哪个厉害本王就学哪个,本王要做最厉害的那个!”年少的刘协似乎还不知道这“三道”之间的差别,只是他那眼中闪即逝的精光缺出卖了他,叶缺直盯着他,他又怎么能瞒得过有心的叶缺呢?

  叶缺见刘协如此,脸上露出丝邪魅的笑容,心道:如此稚嫩,便如此成熟。少爷果然厉害,连这个都知道。心中所想确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叶缺还是平淡的说道:“那臣便教殿下为皇之道,只是殿下不可对其他人这么说,如果皇上或是太后问起,就将每天学的东西告诉他们即可。”

  “是,本王明白了。”刘协高兴的说道。

  待叶缺回到客栈当中,眼便发现了在那等待了天的王越。

  “王大人,让你久等了。”叶缺看见王越之后,便走到了王越的桌前,告罪了声。

  “哪里的话,越如此叶大人都不曾嫌弃,相比之下月等天又算得了什么呢?”王越此时俨然没有了之前和叶缺交谈时的那股气势。

  “叶缺,既然有朋友,为何不介绍下?”叶缺还不待会打,叶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原来正好叶墨从外面进来,看到叶缺在和别人打招呼,便出声道。

  叶缺回头看,便开口道:“原来是少爷回来了。这位是缺在宫中认识的,是当今圣上的剑术老师,王越王大人。”说着,叶缺就将王越是刘宏剑术老师的消息透露了出来,只是为了想引起下叶墨的注意。王越听到叶缺称呼叶墨时,直接便是有片刻的失神,叶缺身为皇子老师,居然叫别人少爷。

  叶墨听王越的名字,眼睛直接便亮了起来,说道:“原来是剑圣燕山王越,失敬失敬。”

  “你听说过我?”王越迷惑的问道。

  “何止是听说过,简直是如雷贯耳。18岁匹马入贺兰,只身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30岁周游各州,未逢敌手。”

  王越这下是真的震惊了,这些消息虽然说也有不少人知道,却达不到叶墨口中所说的如雷贯耳,要知道,就是有不少世家子弟都没有听过他王越的大名。

  “只是王剑圣现在好像不是很得志。”叶墨也没等王越开口,接着便说道。

  听叶墨这么说,王越脸苦笑,道:“何止是不得志啊!”

  “世间无人能识剑圣只能,剑圣何不抓住眼前的机会呢?”叶墨再次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王越看了眼叶墨,也不怕得罪人,直接说道:“恕越眼拙,没能看到机会。”

  叶墨听这话也不觉得奇怪,如果王越就这样就能跟着他,那早之前就跟着别人了,在后世也不会没留下关于王越出仕的消息。叶墨靠到王越的耳边,说道:“你不觉得叶缺日后乃是从龙之臣吗?”

  第二十六章:叶显威

  ?“少爷,你真的就要离开吗?如今这季节可是快要下雪了,何不等开春了再走也不迟。”洛阳城门处,叶缺对着叶墨说道。

  “这边事以了,叶缺你留在这就好,无需为我担心。”叶墨看了眼叶缺,微笑着说道。叶缺乃是第批人里面仅存的九个之了,看着叶缺如今也能独当面,叶墨是由衷的开心。

  “那少爷路小心。”见是在劝不动叶墨,叶缺只好做罢。

  “叶二,你留在这保护叶缺的安全。还有,多跟着王越练习剑术。或许再过不久,这天下就该乱起来了啊。”这最后句话,却不知道是对着叶却等人说的,还是只说给自己听。

  叶墨行三人走在路上,却没有决定去哪,只是茫然的走着。

  “主公,我们接下来去哪?”说话的是王越的大弟子史阿。没错,王越已经认叶墨为主,王越的弟子自然也就跟着人叶墨为主了。

  接下来吗?叶墨听史阿这么说,也是迷茫了,本来想走到哪算哪,总之就是先到处走走,看能不能再碰到几个牛人。可是史阿这么问,叶墨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没有目标啊,自己又不想不争夺那个位置,需要那么多的牛人归于自己手下如何?可是若什么都不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