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当场打起来不可。

  吴夫人站起身,走到叶墨的面前,道:“老身听夫君说起过,策儿跟着当朝太尉去了洛阳,想必这位就是当朝太尉叶墨叶大人吧?”吴夫人的话说出口,除了孙策之外,孙坚其他的子女皆是大吃惊。

  孙坚和他们说起过孙策去了洛阳,但是却不知道是跟着当朝太尉去的洛阳。此时,听到吴夫人道出叶墨的身份,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叶墨稍稍躬身,回道:“不错,在下正是叶墨。”既然被看出来了,那叶墨也就大方的承认了。再者说,叶墨既然过来了,压根就没有遮掩的打算。

  “那不知太尉大人来此有何指教?”吴夫人看着叶墨,并不因为他没有遮掩自己的身份而放松自己的警惕。

  不光是吴夫人,便是将叶墨带进来的孙尚香,此时看着叶墨的眼神都是透着丝丝的警惕。至于孙坚的其他的子女,那就更不用说了,眼中的敌视之色毫不掩饰。

  看着这情况,叶墨也是微微皱眉,不知为何在他承认自己的身份之后,孙坚的子女的态度会有如此重大的转变。“指教谈不上,不过是听闻孙将军重伤,故而前来探望。”虽然不知道吴夫人为何会如此不友善,但是叶墨还是平静的回答道。

  “探望?怕是来看我家夫君有没有死吧?”吴夫人冷笑着看着叶墨,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

  吴夫人这么说,顿时更是让叶墨是脸的茫然≡己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吴夫人的事吧,为何吴夫人如此针对自己?

  就在叶墨满脸的迷茫的时候,孙策却是站了出来,对着叶墨说道:“大哥,家母只是因为父亲的伤势有些伤心过度,这才出言无状,大哥千万不要介意。”

  只是,孙策刚刚对叶墨说完话,准备回过头去和吴夫人说话的时候,却是正好迎上了吴夫人的个掌掴。“老身还没有老到不辨是非的地步,倒是你,不过是去了趟洛阳,便连自己的父亲的仇人都不管了!”

  “对了,父亲为何受伤?”被吴夫人这么说,孙策顿时便是想了起来≡他进入孙坚的屋子之后,便只关注了孙坚的伤势。至于孙坚是为何受伤,却是没有问起。这个时候,吴夫人提到了孙坚的仇人,孙策自然是十分的关心。

  吴夫人见孙策问起,也是想起来还没人和孙策讲过孙坚是如何受伤的。“你父亲去打猎的时候,被三名山越人偷袭,个不慎,这才受伤。”

  听了吴夫人的话之后,孙策还是满脸的疑惑。既然是山越人刺伤自己父亲的,那为何要针对自己的大哥叶墨?

  而听了吴夫人的话的叶墨,这个时候却是无比的震惊。无比相似的个场景,只不过主角不同而已。

  在叶墨的前世,孙策上山狩猎,被刺客所伤最后不治身亡,死的时候年仅二十六岁。而这世,因为孙策跟着叶墨去了洛阳,没想到孙坚却是被山越人刺杀,结果重伤濒死。

  所有的所有,难免有些太过于相似了。孙策是因为杀了许贡,被许贡的门客刺杀。可是,孙坚却是为什么被山越人刺杀呢?

  “本来,你的父亲直想要解决山越人的问题。可是,因为太尉大人派来的说客,你的父亲这才放弃对山越人的战争,转而出兵豫州。想必是这位太尉大人见你父亲出兵与之为敌,故而让山越人刺杀你的父亲。”看到孙策脸迷茫的样子,吴夫人将自己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不可能。大哥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听吴夫人这么说,孙策的头便摇的如同个拨浪鼓般。他跟着叶墨也是有些时间了,他也算是明白叶墨的为人。以叶墨的计谋,便是正面交锋,那自己的父亲也绝对不会是叶墨的对手。

  “还有什么不可能?”吴夫人见孙策这副魔障了的样子,心中也是隐隐作痛,便大声的对着孙策吼道。“你身为长子,却直维护自己的杀父仇人,你到底俺的什么心思?”

  这个时候,叶墨的眉头更是皱成了个“川”字。孙坚遇刺,可是自己确实成了最大的那个嫌疑人了。而自己遇刺,是因为有雾却黎。难道说,两件事情之间没有联系?

  还是说孙家猜测自己是刺杀孙坚的凶手,然后便,前来刺杀自己?可是,有雾却黎并不是个公开的组织,孙家如何联系上为卫仲道的?联系上了,又是如何买通有雾却黎的人来刺杀自己的?

  切的切,叶墨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这背后的真相,但是,又好象那些只是个幻向,都不对似的。

  十二在此要想所有的读者大大说声抱歉,r大大发现了个十二都忽视了的问题,那就是侯成。在虎牢关的时候,侯成已经死了,可是后面十二又在汜水关的时候将侯成写了出来了。十二已经做了改正,将侯成改为郝萌,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所遗漏,所以给各位读者大大造成阅读的障碍,请各位读者大大骂十二吧。还有,孙坚见叶墨的时候,带着的人应该是祖茂,不是黄祖,十二也是去改了,但是不知道有没有遗漏。各位大大,对不起,骂十二吧。

  第二六九章:孙坚中毒

  ?“娘亲,父亲叫你。”就在这个时候,孙匡对着吴夫人喊道。

  刚刚孙策孙权和吴夫人大声的说话的时候,孙坚便想要制止。只是孙坚躺在床上,重伤之下连大声说话都是奢望。而孙匡等人又是全部盯着吴夫人那里,哪里有人注意到孙坚嘴巴的开合。

  而就在刚刚,孙坚使劲力气用左手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孙匡,这才让孙匡给吴夫人传话。

  吴夫人见自己的夫君着自己,顿时也是急忙便是跑到孙坚的床边。“夫君,妾身在这,夫君有什么想要和妾身说的?”

  说完之后,吴夫人便将自己的耳朵趴在孙坚的嘴上,听到孙坚短短续续的声音:“让太太尉大人过来”

  吴夫人听着话的时候,侧眼看着叶墨,却是不知道孙坚为什么现在还要见这个还自己躺在病床上的人。但是,吴夫人也不会拂了孙坚的意。

  “太尉大人,我的夫君要和你说话。”只是吴夫人的语气却是冰冷,到现在为止,吴夫人依旧认为自己的夫君躺在病床上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叶墨,怎么可能会给叶墨好脸色。

  叶墨却是不管吴夫人到底是对自己什么脸色,他也不在意。不说吴夫人是因为孙坚才这样的,便是毫无理由的这样,叶墨也不至于和个妇道人家见怪。

  走到孙坚的病榻之前,叶墨俯身在孙坚的嘴边,同时开口小声的问道:“你知道自己是被什么人刺杀的吗?”

  尽管叶墨的声音很小,但是,吴夫人却是就站在旁边,听到了叶墨的问话之后,顿时|“哼”了声,自言自语道:“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呢?”

  叶墨抬头看了眼吴夫人,眼中尽是怜悯之色。尽管吴夫人心为了自己的夫君和孩子,可是,却连真正的杀夫仇人都不知道,不能不说是个可悲可怜之人。

  没再理会吴夫人的反应,叶墨仔细的听着孙坚所说的每个字。“策策儿以后就就就交给大人了”

  孙坚只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便没有理会叶墨的问题,只是将交代叶墨以后好好的照顾孙策。就好像孙坚知道些什么事情样,也像是孙坚只是让叶墨以后好好的照顾孙策似的。

  叶墨看到孙坚这个样子,回过头对着那五名僧侣其中的人道:“你过来看看。”

  那名僧侣听叶墨这么说,便要走向前去查看孙坚的伤势。吴夫人本来还打算将那名僧侣拦下来的,只是吴夫人想到自己在这里看着,那名僧侣也不能做什么手脚,便又将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

  那名僧侣自然也是不会管吴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只要叶墨让给他过来了,便是吴夫人拿刀架着他的脖子,那他还是会朝着孙坚那里走过去。

  那名僧侣将自己的手搭在孙坚的手上把了会儿脉,顿时眉头又是皱成了个“川”字。僧侣虽然可以直接施展治疗术,就像之前救治叶墨那样。但是那并不代表这些僧侣对于医术就不精湛了,相反,他们个个都是有相当深厚的医术底子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施展治疗术了。

  “到底怎么样了?”叶墨看到那名僧侣的样子,顿时心中也是没有底。他知道僧侣可以施展治疗术,也会草药学。但是叶墨是真的不知道这些僧侣的能力到底有多少。

  那僧侣听叶墨问起,也不说话,直接便是将孙坚扶起来坐在床榻之上。然后,用手不知道在孙坚背上的那几个岤位点了几下,之后,孙坚便是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你找死!”

  “父亲!”

  “夫君!”

  见到孙坚吐血,吴夫人和孙坚的子女皆是朝着孙坚便是扑了过去。便是孙策,也是拔出身上的佩刀便要朝着那名僧侣砍去。

  尽管那名僧侣是叶墨带来的,可是孙策却是管不得这么多。他只知道,那名僧侣让他的父亲吐血了。

  “住手!”

  忽然,个声音传入孙策的耳中,让孙策顿时钉在了当场—头看去,却看到说话的人果然是之前还濒死的孙坚。

  “父亲,您没事了?”丢掉自己手中的大刀,孙坚也是直接便是跪在了孙坚的床前。这个时候,孙策的眼泪顿时便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嗯,没事了。策儿个男子汉,有什么好哭的。”这个时候,孙坚也是觉得自己伤口已经没事了,浑身充满了力量。看着许久未见的孙策,孙坚也是满心的欢喜,便开口笑着说道。

  孙策见孙坚真的是好了,顿时便是转头看向那名僧侣,直接便是朝着那人磕头,道:“先生大恩大德,孙策没齿难忘。日后若是有用的着我孙策的地方,只管开口说声便可。”

  那名僧侣却是连忙躲开,依旧是皱着眉头说道:“你的父亲还未完全痊愈,只不过是暂时看上去像是好了样。”

  孙坚恢复之后,吴夫人等人本来还在和孙坚诉说着这段时间的各自心情。这个时候吴夫人等人顿时大惊,这难道是孙坚的回光返照吗?

  “太尉大人,太尉大人,老身错了,老身知道错了。就让这位先生医好我家夫君吧,老身便是给大人做碰马都行啊。”吴夫人明白是那位僧侣暂时医好的孙坚,但是她也知道那人是听叶墨的,故而,吴夫人也是直接就朝着叶墨跪了下去。

  叶墨见吴夫人跪下,顿时便闪了开来,然后走到吴夫人的身边,两手拖着吴夫人的双手将她扶了起来。“孙将军英雄盖世,若是叶某能够帮忙,自然是不会推辞。”

  吴夫人听叶墨这么说,心中却依然有些担心。叶墨乃是当朝的太尉,自然是应该极为在乎自己的形象的。可是吴夫人之前还那么针对过叶墨,更是将叶墨看作是使孙坚重伤的幕后主使。

  “孙将军身上的伤口直没有愈合,并不是因为伤口如何难处理,而是因为毒。”那名僧侣眉头紧皱,看着孙家的那些人,开口说道。

  “毒?”众人顿时大惊,没想到,孙坚之前那副样子,并不仅仅是因为身上的创伤。

  “怎么可能是毒?仲景先生之前给父亲处理过伤口,并没有说父亲体内还有毒存在。”孙权这个时候更是大声叫喊到,在他的脸上,露出了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仲景?难道是张机张仲景?张仲景被称为“医圣”,若是连张仲景都没有看出孙坚体内的毒来,那么说明孙坚的体内应该是没有毒的。难道是后来有人下的毒不成?

  叶墨看着那名僧侣,也是脸的疑惑。“的确是毒,而且那毒是在孙将军受伤之前便潜藏在体内的。按照我的猜测,在孙将军遇到刺杀的时候,那毒的毒性爆发,使得孙将军无法将自身的武艺发挥出来。而且,那毒应该还有阻止伤口愈合的作用。”

  “不可能,不可能的。”听那名僧侣说完,孙权边摇着脑袋,边在口中喃喃的说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若不是父亲中毒,父亲怎么可能会被三个小小的山越之人伤到?”对于那名僧侣的那番话,孙尚香却是全都相信了。若不然,自己的英雄盖世的父亲怎么伤在三个山越之人的手上呢?

  吴夫人却是不管自己的夫君之如何中毒的,而是担心的问道:“这位先生,我家夫君体内的毒可以解吗?”

  “可以。”那名僧侣看了看叶墨,发现叶墨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便点了点头说道。

  吴夫人见此大喜,道:“既然如此,那烦请先生帮我家夫君解毒。”

  那名僧侣虽然知道孙坚中毒了,而且连毒的作用也是大致才出来了。可是,若是现在解毒,那就只能用治疗术了,他怎么可能会答应现在提孙坚解毒呢?反正,过个两三天孙坚也是死不了。

  “要替孙将军解毒,那需要提前准备些东西,现在却是无能为力。孙将军现在也是无大碍,只需好好休息,便不会有生命危险。”那名僧侣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将解毒之事搪塞了过去。

  叶墨听了那名僧侣说的话,脑海直在转动。终于,到最后发现了些令人十分惊讶的东西。

  第二七零章:要吃屎了

  ?孙坚是在遇刺之前就中毒了,那么,必定是与孙坚极为亲近之人下的毒才是。

  般来说,孙坚中毒之后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下毒最大的嫌疑人。而符合条件的,那就是孙权无虞。

  孙权是孙坚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若是孙坚死了,那孙坚所有的东西就都是有孙策来继承了。可是,孙策在洛阳,那么孙坚死后孙权就可以理所当然的继承孙坚的切了。

  只是,孙坚乃是孙权的生身父亲,孙权真的是能干出这种事情吗?

  若是旁人,那时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孙权能干出这种事情。毕竟,孙权直是以个“孝子”的样子出现在他人面前。平日里,孙权对于自己的父母也是极为恭敬。

  在叶墨的前世,曹操曾言:生子当如孙仲谋。

  连代枭雄曹操都认为生儿子就应该要像孙权那样的,尽管曹操说的是孙权的睿智。但是,若是孙权对父母兄弟极为傲慢不敬的话,那曹操就是有个这样的儿子也会恨不得巴掌呼伦死他吧。

  只是,就算叶墨猜出来了可能是孙权下的毒,他也不会将这个猜测说出来。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孙坚的家事,他不好参和。

  在叶墨看来,他只要保证孙策没事,不会被人害死那就够了。叶墨有心要培养孙策,但是对于孙权这个极为不安定的人物,却是点兴趣都是没有。

  “先生为我夫君解毒需要些什么东西?还请先生列出单子,无论是需要什么东西,老身不惜切代价将东西弄来。”就在叶墨考量孙权的事情的时候,吴夫人却是看着那名僧侣,脸期待的说道。

  只要将孙坚体内的毒给祛除了,那孙家就有顶梁骨,还有什么东西弄不来呢?现在只要能够治好孙坚,哪怕是要龙肝凤胆吴夫人都会想办法求来。

  那名僧侣说需要些东西,只不过是随口提而已。但是,既然吴夫人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自己准备。如此,不仅不会让吴夫人放心,反而是会加剧其心中的疑虑。

  那名僧侣想了会儿,若是说需要太好的药材,怕是吴夫人是因此过分担心孙坚的病情。但是,将药材说的太普通的话,吴夫人也是会放心不下。思虑了片刻之后,那名僧侣终于是想到了些合适的药材。

  “要彻底解除孙将军身上的毒,需要百年的人参支,牛黄两,枸杞七十枚,猴枣十二枚。”这些药材,除了人参是用来大补元气的,其它的皆是有解毒之效。

  听那名僧侣这么说,吴夫人顿时就沉默下来了。人参和枸杞都还好办,孙府中就备有这两种药材。至于牛黄,也不是难事,只是两有些多而已,但是多找些地方,因该是能够找到的。

  但是这猴枣,却是将吴夫人难住了。这猴枣可不是产于华夏中原之地,而是南方蛮夷之地所产,般的百信可能听都没有听过还有这味药材。便是整个孙府,也不过只有三枚猴枣而已。

  这个时候,吴夫人面有难色的看向那名僧侣,说道:“这位先生,这猴枣孙府中仅有三枚,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其他的药材代替?”

  “代替,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个时候,那名僧侣却是支支吾吾了起来。

  “只是什么?”吴夫人见那名僧侣的语气,顿时便是明白了还有可替代的药材,便连忙开口问道。

  那名僧侣怯怯的看了眼吴夫人,咬牙,闭眼,说道:“三枚便三枚吧,只是效果可能会有些不尽人意罢了。”

  听那名僧侣这么说,吴夫人顿时急了。若是不能将孙坚体内的毒彻底的清除,万以后复发那该如何?“先生有话便请讲,老身绝对不会怪罪于先生的。”

  哪怕是吴夫人这么说了,那名僧侣还是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吴夫人越是见那名僧侣这样便是越着急,就差没有给那名僧侣跪下来了。当然,不是她不跪,而是被叶墨和那名僧侣拦着,想跪也是跪不下去呀。

  “先生便是发发慈悲救救我家夫君吧,先生无论是提什么条件,老身都答应先生。”吴夫人看那名僧侣直不肯说出猴枣的代替品,顿时急的眼泪直往下掉。

  “母亲,仲景先生此时尚未离开建业,我们去求仲景先生便是,何须在这向他下跪!”这个时候,孙权却是看不过去了≡己的母亲都要下跪了,那叶墨带来的人竟然还不肯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