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直接身死。那下毒之人与谋划刺杀之人,应该为同人才是。但是别忘了,二公子才十岁。”叶墨皱了皱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是很有底气。

  尽管在叶墨的前世,叶墨经常听到这么句话:排除切的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可是现在叶墨遇到了这种事情,却是没有丝毫的思绪。

  周瑜这个时候也是沉默了,叶墨说的这些,他确实有些没有考虑到。但是也有些东西,恐怕叶墨还不了解。

  “在孙将军遇刺之前段时间,有名叫卫仲道的人直跟在二公子身边。”周瑜看着叶墨,突然开口说道。

  叶墨顿时愣,没有想到,卫仲道居然躲到了江东来了,而且还躲过了叶墨派来的探子的眼睛。

  “如此,归先生以为如何?”这个时候,周瑜便将那个皮球踢回到了叶墨身上。孙策乃是周瑜的结拜兄弟,任何人想要损害孙策的利益都是不行,包括孙策的兄弟。

  叶墨听周瑜这么说,也是有点动摇自己的想法,觉得孙权应该就是对孙坚下毒以及策划刺杀之人。但是,叶墨突然想起前世孙策也是遇到刺杀,事情无比的雷同。

  若说这次是因为卫仲道在帮助孙权谋划,那么那次呢?那次没有卫仲道的谋划,孙策也是狩猎的时候遭到刺杀结果不治身亡。两次事情,虽然处于不同的时空,但是应该是同个人策划的才是。

  孙权在前世的评价也是极为的逆天,但是此时孙权毕竟是还小。若是这个计划是孙权想出来的,叶墨是在是不敢相信。尽管这个时代的天才确实有很多,但是这么逆天,以后玩起阴谋诡计还有谁是对手?

  在叶墨的心中,很是不希望孙权是那个幕后之人。因为,叶墨想让孙家成为个大汉的世家,也仅仅只是个世家。若是孙权这么妖孽的话,那叶墨想要限制孙家的计划可能就会失败了。

  其实,最最主要的是,叶墨是在是不想有这么个妖孽的对手。之前,叶墨对付卫仲道,对付李儒法正,那时凭借着自己的历史积累以及点点小运气。但是若是单纯的玩阴谋的话,没准叶墨还真的就玩不过别人,

  就在这个时候,孙策等人也是抓了好些鱼在往这里走过来了。看孙尚香那高兴的样子,应该是没少抓鱼。

  “关于此事,回去之后叶某再与公瑾详谈吧,此时吃鱼好了。”说着,叶墨将之前烤好的那条鱼递给身后的廖默,然后便朝着孙策等人回来的方向迎去。

  孙尚香见叶墨朝他们走来,顿时老远便大声的喊道:“叶哥哥,看我抓了好多的鱼。”说着,孙尚香便将双手举起。

  叶墨看过去,便是发现孙尚香每只手都是提了有两条鱼。而且那鱼还是鲜活无比,被孙尚香提起来,顿时不停的晃动着尾巴,晃了孙尚香脸的水。

  那孙尚香被晃了脸的水也不生气,只是看着朝她走过去的叶墨不停的傻笑着。

  孙策在旁默默的看着这情况,也不做声,只是在心中嘀咕着:若是将自己的妹妹嫁给叶墨也是不错,可惜了,叶墨是有龙阳之癖。

  若是被叶墨知道孙策心中所想,那就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对于孙尚香,叶墨倒是没有什么念头。毕竟,还是这么小小屁孩,能有什么可念的呢?

  但是孙尚香却是不同,孙尚香接受的教育是女子十二三岁有小孩都属于正常情况,自己现在喜欢叶墨又有什么不对的?

  而且,孙尚香生在孙家,从小就喜欢英雄。而且,孙尚香最为崇拜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自己的大哥。因为孙坚没有什么时间陪着孙尚香,但是孙策却是直对孙尚香都是极为的爱护。

  现在,孙策都认叶墨为大哥了,自己的父亲在家和叶墨说话也要收敛些。这说明什么,不正是说明了叶墨是个大英雄么?

  叶墨对于孙尚香所表示出来的切都仿似是没有看到似的,让旁的孙策既觉得松了口气,又有些的失落感。

  叶墨却是没有理会这么些东西,直接就是将那些鱼处理了番,然后便插在树枝上,架在火上开始烤了起来。

  伴随着阵鱼香,另群人中的名女子却是拿出了架古琴,开始弹奏了起来。

  闻着鱼香,听着古琴,众人是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了。生怕是惊了那弹琴之人,使得这副迷人画卷就此消失。

  但是,听着那琴音,周瑜却是时不时便回头看向两眼,眉头也是微微皱起。

  孙尚香因为叶墨不理解她的意思,顿时连看平时向敬重的周瑜也是有些不满了。看到终于时不时的回头看那弹琴女子,孙尚香还以为周瑜是看上了那名女子呢。

  “既然公瑾大哥看上了那名女子,何不大胆去追求番呢?便是被那佳人的长辈拒绝了,也总好过在这里偷看不是?”孙尚香说这话声音颇大,却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竟然引得那群人也是将目光探了过来。

  “哈哈哈哈”叶墨听了孙尚香这话,却是大笑了起来。

  “叶哥哥笑什么?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难道我说错了不成?”孙尚香见叶墨如此,顿时便委屈的说道。

  叶墨见孙尚香如此,也是哑然。“孙小姐可能不知,公瑾乃是正人君子,哪里会做这等偷窥之事?公瑾回头探顾,只不过是那抚琴之人弹错了琴音罢了。”

  周瑜之前被孙尚香那么说,也是颇为尴尬。要是不解释吧,可能就被人当作是登徒子了;可是解释的话,却又有对佳人的轻慢之意。

  好在叶墨这个时候替周瑜说话,倒是让周瑜对叶墨心生了不少的好感。

  “哦。”孙尚香嘟了嘟嘴巴,轻声的说道。在她看来,叶墨知道周瑜回头探顾是因为那女子弹错了琴音,那想必叶墨自己在音律方面的造诣也是极高的。可是,孙尚香却是不通音律,觉得不能和叶墨有共同的话题,为此感到万分的沮丧。

  只是,叶墨为周瑜皆是的那番话,却是惹得那群人中几名年轻人不高兴了。那四人乃是家人,那女子也是学习了很长时间的音律了,可是这个时候被人说弹错了几个琴音,如何能让那几人开心?

  “想不到归先生也是擅长音律,周某也演奏曲,让归先生指点指”周瑜看向叶墨,也是心情大好,便取琴打算自己演奏曲。

  叶墨见周瑜要自己指点,便连连摆手,道:“叶某哪里通晓音律,倒是公瑾造诣极高,怕是整个大汉也没人敢说指点公瑾啊。倒是今日,说不得以后会成为桩美谈啊。”

  “哦?什么美谈?”周瑜本来挺叶墨前面的话,还以为叶墨谦虚。但是听叶墨后面的话,顿时便是感到十分讶异,自己等人不过是来踏青,如何就成美谈了?

  “‘为使周郎顾,时时误抚琴’,这如何不是桩美谈?哈哈哈哈”叶墨想到自己前世听过的句诗,顿时也是大笑了起来。

  第二七四章:周瑜摔琴

  ?先前叶墨说那女子琴音有误的时候,那些人便是微微有些不悦之色,但是也没什么表示。毕竟,那女子的确是弹错了音了。

  但是,叶墨说出了“为使周郎顾,时时误抚琴”那句话的时候,那群人的脸色瞬间便是变了。

  按照叶墨所说,那女子顿时便像是为了得到周瑜的注视才故意弹错琴音似的。这话若是传出去,让那女子日后还如何见人?

  而且,叶墨为了替周瑜辩解,说话的声音也是挺大的,却不想弄巧成拙了最关键的是,那些人中,也就周瑜当时想到了其中可能会造成误解,但是周瑜却不好反驳叶墨的话。

  如此来,叶墨的话说出来之后,孙策等人皆是拍手称好。来,为的是叶墨的文采,尽管叶墨也是抄袭古人的,但是谁知道呢?二来,此时日后的确可能成为桩美谈。

  就在叶墨等人将此事略过,相互谈笑的时候,那名老者却是在两名女子的搀扶之下走向了叶墨这边。

  “年轻人,方才的话似有不对的地方吧?”那老者来到叶墨这边,虽然看见叶墨等人这排场肯定不是普通人家,但是依旧开口喝问道。

  叶墨听到那名老者的喝问,顿时回头看,正好见到那两名女子嗔怒的表情。细细的思索番先前所说的话,叶墨霎时便是醒悟了过来。

  连忙站起身来,叶墨朝着那名老者施了礼,然后才说道:“方才小子确实是孟浪了,还请老先生和这位小姐恕罪。”说着,叶墨也是朝着那名先前抚琴的女子行了礼,算是道歉。

  那老者也只是来让叶墨道个歉的,现在既然是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也就不会继续无理取闹了。而且,方才叶墨态度也是恭敬,不仅对着自己行礼,还冲自己的女儿行礼道歉了,那就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但是叶墨见那老者要离开,顿时便是开口说道:“老先生认为‘曲有误,周郎顾’,此句如何?”

  叶墨知道这名老者必定不是普通之人,便是有了结交的心思。便是这老者就是名还算富裕的普通百姓,叶墨也不会看着那老者只能吃冷食。只是叶墨不好直接开口邀请,便是想了这么个办法。

  那老者听叶墨这么说,心中顿时也是有了丝明悟。看这些人的样子,这件事似乎还是会被记录下去。但是那两句话,意思却是大不相同。后面叶墨说的这句,明显就是为了照拂那女子的。

  但是,虽然叶墨这么说,那老者却是转身看着叶墨,道:“听这位小先生之言,似乎那名周郎音律造诣非凡,不知老夫可否有幸耳闻次?”

  叶墨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顿时便挪开了些位置,并令人拿了些毯子贴在地上,邀请那老者同坐下欣赏。

  周瑜本就是有弹奏曲的心思,这个时候见这名老者坐下了,更是有心让这名老者知道,方才叶墨所说确属实话。毕竟,方才叶墨为他说话,现在叶墨的话被人质疑了,周瑜也不能不管啊。

  取出自己的古琴之后,那名老者顿时眼神亮,不自禁的开口说道:“好琴!”

  那琴的确是张好琴,乃是周瑜祖父好不容易的来的张琴,名唤为“秋桐”,又名为“凤栖”。

  此琴乃是相传秦始皇阿房宫中所种梧桐树,在经历了大火之后所剩的截梧桐木制成。此琴金贵无比,可谓是无价之宝,却不想到了周瑜手中,也算是此琴寻得良主。

  周瑜取琴置于自己双腿之上,以手拨弦,串金石之音迸出,犹如春雷过空,余音不绝。此时,便是那老者身边的女子,也是双目泛光,觉得此琴不凡。

  调试了番之后,周瑜施施然朝着那老者行了礼,道:“小生便弹奏曲广陵散,还请老先生指正。”周瑜见那老者识得此琴,便料想那老者必定在音律上的造诣不凡,故而弹奏之前还向那老者行了礼。

  那老者也不拒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那老者已过古稀之年,出身书香门第的他也算是琴画双绝。虽然比不得个中翘楚,但是也算是不凡了。在他看来,指点个少年郎也是足够了。

  只是周瑜开始弹奏之后,那老者初始脸色还算是正常,只是越往后脸色便是越加的凝重。直到最后周瑜弹奏完了之后,那老者吐了口气,完全没有了最初那副自信的样子。只是嘴上喃喃说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周瑜弹完之后,朝着那老者施了礼,道:“还请老先生指正。”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周瑜心中却是明白,方才自己弹奏已经算是此曲的巅峰演绎了。

  “妙,妙极呀!老夫阅人无数,年轻辈中,琴技能达到这位小先生水平的,怕是仅有蔡伯喈的女儿蔡昭姬了。”蔡昭姬便是蔡琰,后来为了避司马昭的名讳,这才改名为蔡文姬。

  蔡文姬在音律方面,确为奇才,曲胡笳十八拍更是流传千古。蔡邕更是代大家,音律自然也是极为精通,有蔡邕指点蔡琰,蔡琰的音律造诣想要不高都难。

  那名老者能将周瑜与蔡琰放在起,也确实证明了周瑜音律造诣之高了。只是周瑜性子便是注定了不能做第二的主,便是不是第二,与他人并列第也是不行。

  周瑜听那老者这般说,顿时便是拿起腿上的古琴,把便是将琴砸在了地上。“若是不能在成为天下第,周某要这琴何用?”

  众人见周瑜这举动,顿时被吓了跳。不过,虽然众人都被周瑜这番举动给吓着了,但是心中所想却是各异。

  孙策早就知道周瑜的性子,凡是都是想要争着第。当年还在读书之时,周瑜便直是学院中的排在第的人物。孙策不会去担心周瑜心中会有什么心结,只是惋惜那张古琴罢了。

  倒是那老者,此时看着周瑜脸上却是带有笑意。而且,看向周瑜的目光也是更加的温和了。这不像是看名陌生人,倒是有些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婿般。

  叶墨看着周瑜却是心焦,叶墨很是记得句话:既生瑜,何生亮?虽说在正史上,周瑜是得病而亡,但是周瑜确实是性子有些问题。若是不将这个问题处理掉,怕是周瑜日后也必定会为自己的性格所累。

  有道是“文无第,武无第二”,大汉已经乱了,虽然不及历史上那般,但是毕竟是已经乱了。那些历史上极为著名的谋士也会络绎的登上历史的舞台,周瑜和那些人交手,输上两招也是正常的。

  毕竟,名谋士可以某全局,却是不能域。若是周瑜下达了命令,但是下面的人执行不力,那也可能会导致失败。

  周瑜的性格,叶墨是定要想办法改掉去,绝对不能让这名天才人物在历史上只如彗星划过,留下短暂芳华。

  第二七五章:大乔倾心

  ?“公瑾哥哥,你怎么将琴摔了?”孙尚香看到周瑜将琴摔了,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般,直接便是蹦了起来,带着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周瑜问道。

  周瑜却是看都不再看那摔坏的古琴,拿起条烤好的鱼便开始吃了起来。听到孙尚香问起,便脸上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道:“既然我不在弹琴,那留着它何用?”

  周瑜这般视金钱如粪土的举动,看上去更是有古人之风。加上袭蓝色长袍,手中拿着枝树枝,树枝上插着条烤好的鲤鱼。俨然是名公子做派,更是让那名老者看的直点头。

  孙尚香看着周瑜这副满不在乎的做派,顿时都快被周瑜气哭了。“周瑜哥哥将琴摔了,那叶哥哥拿什么弹琴?”

  听孙尚香这么说,周瑜顿时便是愣在了当场。他当时只想着自己既然不是天下第,那就将琴摔了,却忘了之前还让叶墨指教来着。

  而且,当时周瑜时不时看向那抚琴的女子的时候,叶墨便知道周瑜是因为那女子弹错了琴音才看过去。这么看来,叶墨在音律上的造诣,也是不低于他才是。

  想到这里,周瑜尴尬的看了眼叶墨,道:“归先生,方才周某情绪激动,故而忘了归先生还没有弹奏,还请恕罪。”说着,周瑜还真的就站了起来,朝着叶墨要行礼。

  叶墨连忙拦住周瑜,却是不肯受这礼。“公瑾性情中人,何罪之有?”这个时候在叶墨的心中,可是在不停的感谢着周瑜将琴砸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叶墨都是唯碰过乐器的时候就是在大学期间替别的演奏者搬运过乐器。要是让叶墨去弹琴,那就真的是瞎弹琴了。

  “小女子也是带了张琴来,若是这位公子不嫌弃小女子的琴的话,就用小女子的琴凑合下如何?”看到周瑜和叶墨之间的尴尬,先前那名抚琴的女子开口说道。

  听到那女子的吴侬软语,叶墨却是如遭雷击。“我嫌弃,我特么超级嫌弃!”叶墨心中如是想到。只是叶墨心中那么想,口中却是不能这么说。

  “叶某所长,实乃是在于填词,而非琴艺。所以,这位小姐也就不必麻烦了。”看着那名女子,叶墨也是君子把。有周瑜这个典范在,便是叶墨平时就够君子了,此时还是更显君子些。

  那女子见叶墨如此说了,那也就将去取琴的打算作罢。尽管与那琴相隔不远,但是既然叶墨都说不用了,她自然也就不会去取琴了。

  而且,那女子也是担心,万叶墨弹完了之后,经受次自己父亲的点评,又将那琴给摔了,那她就没地儿讲理去了。

  “既然如此,那叶哥哥来作首词吧。”孙尚香听叶墨说更为擅长填词,顿时欢呼雀跃,边拍着小手边说道。

  孙尚香的话说完,众人也是齐齐的附和。便是那名老先生和他的两个女儿,也是满怀期翼。之前周瑜尽管摔琴了,但是周瑜的琴音在他们看来,那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再者说,周瑜对叶墨也是十分的尊敬。所以,他们便认为叶墨的填词,那想必也是极好的才是。

  叶墨见这肯定是躲不过去了,心中大呼好在是穿越过来的,填词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是可以提取现成的。

  叶墨仔细的思量了番,后世太多的歌曲都与这个时代的五音不符。这个时代,讲究的是宫商角徵羽五音,而后世却有七音,加了变宫与变徵两个音。如此,想要赋词,那也需要找首五音的歌曲才是。

  想了半天之后,叶墨终于是想起了首歌曲。那首歌曲的创作背景乃是在叶墨前世二零二年,个古墓被发掘出来。看那墓志铭,乃是合葬之墓。但是,在合葬棺内却仅有句男性尸骨。

  酝酿了会儿情绪之后,叶墨张口便是开是唱到:“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从此残阳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