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才缓了缓脚步,看着这座并不高大的城池,众人却是脸的惊叹。

  宜春城最初并不叫做“宜春”,而是叫做“春宜”。当年大将灌婴来到此处,见此处春暖花开,泉水汩汩。故吟诗曰:山青兮,山叠山层挨层,满目春色;水秀兮,水连水泉靠泉,气候宜人。故而将此地取名“春宜”。

  只是后来,汉武帝封了名名为刘成的官员来到宜春为官,见此地年四季如春,不光春季宜人,四季皆是宜人,故而又将此地改名为“宜春”。

  “少爷,这就是你的家乡吗?真是个好地方!”叶三这个时候看着这四周的美景,却也是不由赞叹道。

  叶墨看着这并不大的城池,不知为何心跳却是突然加速了起来。

  按理来说,先前有戏志才洛知秋等人过来发展,现在叶墨过来肯定是没有危险的,但是叶墨现在心中总是有股不好的担忧。

  就在众人惊叹此处美景时,城内却是炸了锅了。

  因为这是座小城,而且还没有战略价值,使得这座城更本就没有驻军。而且,就连县衙的衙役这城中都仅有十余名。

  现在,城外突然出现了近百名带着刀剑,看似精良无比的“歹人”,如何能让这城中的县令和县尉不担心?

  但是担心也没用啊,这里与外界沟通并不便利,便是山越人都基本上不会来打劫这座城池,因为这里的人甚至比他们还穷。

  “进去吧,你们总不会想住在城外吧?”看着这些惊叹附近美景的众人,叶墨也是笑着说道。虽然他此时心中也是不平静,但是该面对的,总是要去面对。

  众人见叶墨朝着城门走去,便个个也是嘻嘻哈哈的跟了过去。

  只是本来以为进城很简单,最多就是交点入城费用就是。但是众人没想到到的是,他们不仅进不了城,还被人拿刀指着,虽然只是几个衙役颤颤巍巍的拿刀指着。

  此时叶墨站在众人的最恰年,看见叶墨被人拿刀指着,叶墨身后的那些人也是纷纷的掏出自己的武器,然后挡在了叶墨的面前。

  现在在鄱阳湖的时候他们主动放下武器,那时因为在水里,他们与对方的战斗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故而没有办法。

  但是现在对面就几个人,手中的刀认真看过去还有铁锈。这个时候,众人又怎么可能会退缩呢?

  “别别以为你你们人多,我我就会怕怕你们。告告诉你们,城城里可可是有有大军的。”那几人中,其中名看上去职务要高些的人看着叶墨等人亮出了兵器之后,朝着后面退了两步,对叶墨等人威胁道。

  叶墨听,顿时也是觉得好笑。明明自己都怕成这个样子了,却还是不肯后退。

  “放心吧,我们不是土匪。”叶墨边让身边的人将武器收起来,边对着城门口的那几个人说道。

  虽然叶墨这么说了,但是那些人却依旧不敢相信叶墨的话,手中的刀还是不肯放下来,反而是攥的更紧了。

  “我乃当朝太尉,这是我的令牌。”见那些人不信,叶墨便从腰中掏出了个令牌,直接便是朝着那几人扔了过去。

  那当头人见叶墨扔过去个牌子,顿时便下意识的就要去接那个牌子。但是松手,手中的钢刀却是“当啷”声掉在地上。

  这个时候,那人似乎想起前面这些人都是敌人,又是弯下腰就要去捡掉在地上的钢刀,结果却是被叶墨扔过去的牌子给砸了个瓷实。

  要知道,叶墨的令牌可不是什么木头制成的,而是正真的白银制成。要不然,为什么皇帝的令牌又称为金牌呢?叶墨不是皇帝,不能用金子制造令牌,所以用的是白银。

  看见那人笨手笨脚的样子,叶墨也是不由的捂住的自己的眼睛。见惯了精锐士卒,看见这人这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那人却是不以为意,手握着自己的钢刀,手拿着叶墨的那面令牌。“还挺沉,砸的还怪疼的。”那人用自己的手掂了掂这令牌的重量,然后说道。

  “你看了我的令牌了,现在总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叶墨看着那人,也是不想浪费时间了,便开口问道。

  那人看叶墨,便将那令牌又给叶墨扔回来了。“我又不识字,怎么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那人虽然说话还是很不客气,但是起码态度好了很多,没有继续拿刀指着叶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里的县令和县尉也是跑了过来了。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总是要过来的。

  万他们不是土匪呢?就像之前来了个商队,就给这个城里盖了好多房子,还带来了好多外面大城池里才有的商品。

  “在下乃是这里的县令,不知道这位先生如何称呼?”那县令穿着身打了补丁的官服跑到叶墨面前,看见叶墨背后的那些人,也是态度极为恭敬的开口问道。

  “大人,他说他是当朝的太尉,刚才还给我看了个铁牌子,砸的还怪疼的。”这个时候,叶墨没有说话,那名之前和叶墨说话的衙役却是开口了。

  听那名衙役那么说,那县令也是大吃惊。虽然这天下还是大汉的天下,但是这里朝廷已经很久没有管了。“这位大人,可否让在下看看那个令牌?”

  叶墨见这县令要见令牌,也便将那令牌又递到了这县令的手中。

  县令可不比那衙役,起码还是有点眼力见的。看见令牌之后,这县令就是信了八成了。

  “下官见过太尉大人!”那县令既然信了,自然是需要行礼。躬身将叶墨的令牌还给叶墨之后,那县令便是大声的朝着叶墨问好。

  那县令身后的人见到县令这番动作,顿时也是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个大官。于是,后面的那些人也是齐齐的朝着叶墨行礼。“下官见过太尉大人!”

  “好了,都不比多礼。”叶墨眼见这些人既然相信自己了,也不想多是,直接便是让那些人起身。

  “不知道太尉大人来这小地方是所谓何事?”那县令看着叶墨,开口便问道。当朝太尉来这个地方,难道是朝廷想要将指令下达到这里不成?但是不管怎么样,总是要通过他这个县令的。所以,这县令才敢问叶墨。

  “说起来,这里也是叶某的家乡。如今,只不过是回来看看罢了。”叶墨看着身边的县令,便与之边朝城内走去边说道。

  那人听叶墨居然是这里出去的,顿时也是大吃惊。没想到,这个地方居然还出了这么尊大神。

  两人有搭没搭就这么聊着,这会功夫,叶墨也是知道了洛知秋在这里安下了城镇中心的事情,并且还在城外建了不少的东西。

  就在两人朝着洛知秋建的城镇中心走去的时候,叶墨却是在路边见到了名与自己长得颇为相像的中年汉子。而且,越是看那人越是觉得像。

  “难道,自己是重生不是穿越?”看着那人,叶墨心中不禁升起了这么个疑问。

  而且,因为这个疑问,叶墨也是走到了那人的面前。

  那人看着叶墨,嘴角颤了颤,像是想要问叶墨些东西,可是却没有问出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县令看见叶墨停下来,顿时好奇。再看叶墨眼前的那人,顿时也是醒悟了过来。“大人,这位可是大人的家人?”

  “我不知道,我从小便离开家乡了。”这个时候,叶墨的心跳是更加的迅速了。甚至于,这个时候叶墨整个人都是有些颤抖。

  那汉子听见县令和叶墨的对话,终于是忍不住的问道:“你可是叶墨叔叔?”

  叶墨听到这汉子的话,顿时嘴角也是阵抽搐。个比自己打了十好几岁的人叫自己叔叔,什么情况?

  “我是叫叶墨。”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叶墨还是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就是叶墨。

  “爹,他是谁呀?”这个时候,那汉子旁边名身后背着柄长剑的少年却是皱着眉冲那汉子问道。

  那汉子见旁边自己的儿子问叶墨是谁,顿时便是巴掌拍到了那少年的后脑勺:“他是谁?他是你大爷!”

  第二九五章:重建叶家

  ?和那中年汉子聊过之后,叶墨这才知道,按照辈分,那汉子还真应该叫自己“叔父”。

  那汉子也是姓叶,而那汉子口中所说的“叶墨”与他同处源。

  这叶家并非是宜春城的原住民,而是后来迁来的。只不过在十三年前,叶家被仇家发现,这才分出脉迁往北方。

  而留下的脉当年也是遭遇了极为惨重的屠杀,若不是当时碰巧当时有名游侠路过,说不得留在宜春城的叶家人便会被屠戮干净。

  而为了感谢那名游侠的救命之恩,叶家也就将那名游侠供奉起来了。那游侠当时年龄也是颇大,考虑了下也就答应了。

  而且,那名游侠可没有白在叶家受着供奉。

  那中年汉子名为叶山,叶山共计育有五个儿子,依次名为叶青海,叶青江,叶青河,叶青沙,叶青池。

  那游侠无事的时候,也会教叶山的儿子些本事。只不过,那五人中,只有叶青沙和叶青池学出了点点门道。

  不过,两人不同的是,叶青沙学的文,而叶青池学的是武。

  叶青沙其实也是希望自己学武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但是因为仇家利用关系将叶家贬为贱民。

  叶青沙不想叶家永远被别人瞧不起,而想不被别人瞧不起最起码的就是摇家中有人识字。

  在这个世家垄断了知识的时代,家人里面要是有人识字的话,那在乡亲邻里的面前,腰杆子也能挺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可以大上几度。

  而叶青池则不同,当年的那场屠杀,给年幼的叶青池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选择习武,虽然有保护叶家的原因,但是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习武可以让自己更有安全感。

  至于迁出的那些叶家人,若是叶墨没有猜错的话,那些人估计已经被叶家当年的仇家给截杀了,或者在战乱中已经遇害了。

  叶墨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重生附身在了这个时代的那名名叫“叶墨”的人的身上。但是想想自己刚到这个时代的时候的衣饰,就能肯定自己还是自己,至于那名“叶墨”,要么和自己互换了时空,要么已经死了。

  但是,现在叶墨肯定是不可能说自己不是叶山口中的那个“叶墨”。毕竟,有个身份,绝对要比自己之前黑户的身份在这大汉行走要好得多。

  “叔父,既然侄儿找到了叔父,还请叔父重建叶家!”那叶山在和叶墨聊了许多之后,竟然直接跪在了叶墨面前,希望叶墨能够重建叶家。

  叶墨既然是当朝的太尉,那当年叶家的仇敌自然是不敢再来找叶家的麻烦,甚至是他们需要小心叶家会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至于叶家被官府贬为了贱民,有叶墨在这还是问题吗?

  但是叶山这跪,却是让叶墨有些犹豫。

  重建叶家,可不是像之前叶家在洛阳买块地,建个宅院,挂个牌子那么简单。

  重建叶家,可是要认祖归宗,名归族谱的。若是做不到让叶家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那谈什么重建叶家。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叶家仅剩叶山脉了。叶墨虽然可以利用自己的全力和系统的强大让叶家强大起来,但是之后呢?

  叶墨自己现在在下盘大棋,在叶墨最初想到需要变法之后就已经在开始布局这盘大棋了。只是,万最后叶墨输了,那这个叶家怎么办?作为叶墨自己的陪葬吗?

  这个叶家,若是和叶墨没有干系,那日后还有重新建立,重新崛起的可能。但是,这个叶家和叶墨建立了联系之后,那就可能要站出来面对叶墨多有的敌人的攻讦了。

  这个直处于几乎是世外桃源脱离了争斗的叶家,正的能够在波又波的反对大潮中立下根基吗?

  或许有人会觉得既然叶墨可以在洛阳建立个叶家,那在这么个小城建立叶家就更加的简单了。可是,现实会这么简单么?

  但是,若叶墨不答应的话,叶山在这里跪拜叶墨,使得叶墨也是也不好直接便将叶山的这个提议拒绝。

  而且,叶墨若是真的是叶家出来的话,那自然是不应该拒绝叶山这个极为合理的要求。

  古语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现在的叶墨,勉强做到了修身,之前也算是做到了齐家。可是现在,家未齐,何以治国平天下。

  脑中转了过了几个念头,叶墨看着满眼期翼之色的叶山,咬了咬牙,道:“好!”

  叶山听叶墨说好,顿时便是满脸的兴奋之色。只是还不待叶山起身,叶墨便是接着说道。

  “让我重建叶家也可以,但是你却要答应我的几个条件。”

  叶山听叶墨这么说,脸上原本兴奋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叶墨乃是现在叶家辈分最高的那个人,要重建叶家乃是他义不容辞的事情。但是为什么听叶墨这话的意思,叶山感觉叶墨并不是很赞成重建叶家呢?

  不过,叶山心中虽有疑虑,但是叶山还是以家卫重,点了点头。

  “叶家建立之后,不得内斗,不得仗势欺人,不得违法乱纪。可能做到这些?”看着叶山,叶墨是直接提出了三条“不能”。

  叶墨提出的这些,顿时让叶山也是阵讶异。可以说,以现在叶墨的身份,叶家建立之后,那必定是宜春城的第家族。

  叶山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利用身份做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但是其他人他却不能保证。而叶墨的这几点,却是用来约束叶家子弟的纨绔之气的,叶山自然是不会反对这几“好,这里叶家可以做到。”

  见叶山答应了这几点之后,叶墨也只是板着脸点了点头,却是看不出叶墨心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家建立之后,不得再去寻旧仇,可能做到?”叶墨见叶山答应了前面的几点之后,又是接着说道。

  这话出,顿时叶山脸色阵大变。不光是叶山,就连站在叶山身后的叶青池这个时候都是脸色大变。

  叶家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叶家会被贬为贱民?这些都是拜叶家的仇敌所赐,可是叶墨居然说叶家建立之后不得再去寻仇?这时之间,让叶山父子如何能够答应?

  叶墨看着叶山脸震惊之色的样子,也是明白叶山心中所想。“叶山,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家宜解不宜结。此时叶家飞黄腾达,便要去寻旧仇,那等叶家没落之后呢?”

  叶墨说着话的时候,可是将卫家忘在脑后了。不过说起来,卫家的事情也不完全是私仇。光是卫家私通外族这条,就足够诛卫家九族了。

  “好!”咬了咬牙,叶山为了叶家能够建立起来,也是不得不将叶家的仇敌暂时放下。

  “爹!怎么可以?”叶山是打算放下了,可是叶青池却是依然不想放弃叶家的仇敌。因为那年的事情,使得叶青池到如今都是严重缺乏安全感。若是不将仇敌灭掉,叶青池日后如何能安眠?

  叶山看了自己儿子眼,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叶墨。发现叶墨没有什么表示之后,这才对着叶青池说道:“若是家都没有,还有什么家仇?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也不能总记在心中。”

  叶青池虽然对叶墨无感,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父亲,却是极为尊重。既然自己的父亲都这么说了,那叶青池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最后点,国家国家,先国而后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日后若有国难,叶家不得袖手旁观,不得投靠外敌。”最后的这点,叶墨可以说是说的最为认真的,个字个字,叶墨都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叶山知道叶墨的身份,所以也没有多想,当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叶墨见叶山答应了所有的条件,这才转身对着围观过来的人大声说道:“叶家,从今日起,便在宜春重新建立了!”

  第二九六章:侠之大者

  ?叶墨宣布叶家重建之后,这宜春城的县令县尉等人也是纷纷上前送上祝贺。

  虽然说叶墨现在只是说说,但是在场的这些官吏谁不知道,只要叶墨想要重新建立叶家,那只是叶墨的个想法而已。

  尽管现在宜春城听从的乃是建业孙家的命令,但是叶墨只是在这里重新建立叶家而已。只要孙家的人不是傻子,那自然就不会阻止。

  甚至于孙家知道之后,还会将叶家迁到建业,再不济也会派遣重兵过来宜春驻扎。只要叶家在这里,那就相当于是叶墨的人质在这里。

  所以说,只要叶墨决定重新建立这个叶家开始,叶家就注定会从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被冲到历史的台前,受到历史大潮的冲击。

  这个时候,叶山虽然是无比激动,但是叶青池却是对叶墨脸不满。

  叶青池对于叶墨那种“乘人之危”的举动很是不屑。在叶青池看来,若不是因为叶山实在是太想要重建叶家,叶山怎么可能会答应叶墨提出的不去找仇家寻仇呢?

  叶青池如今还年轻,比叶墨都要小上两三岁,所以对于叶墨所说的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更本就不理解。

  在叶青池看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凭什么叶家建立之后就不能去找那些仇家报仇呢?

  叶墨看着叶青池,虽然知道叶青池在想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有些道理,不等到事情临头,那人就不会明白。

  现在对于叶青池来说,就是这么种情况。叶青池童年有阴影心里有障碍。这可不是说笑的,而是真的。

  任是谁在年少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