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叶墨被古墨拆穿,那时打死也不能承认,说不定,古墨这就是在诈自己的呢。

  “古墨先生,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用再到这里试探来试探去的了。”这个时候,叶墨也是装出丝不耐之色。

  古墨之前的话还真是在试探叶墨,到了现在,古墨是真的相信叶墨什么都不知道到了。

  这个时候,叶墨还在为自己的反应沾沾自己的时候,却不知道身后的古墨也是重新恢复了那副自信的面容。

  “太尉大人,你可想知道我这带来的礼物是什么东西?”古墨看着叶墨,也不去拆穿,反正这个叶墨,肯定不是那个“叶墨”那就够了。

  叶墨见古墨终于是将话题转移了出去,心中也是长舒了口气。

  转过身去,叶墨见到古墨已经将自己的双手搭在了那个木盒子上了。

  古墨就这样看着叶墨,却是直不将那盒子打开。

  叶墨见状,顿时便想要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叶墨心中却是有种感觉,那个盒子中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将是他之后的个极大的助力。

  抬了抬脚,还是没有选择走出门外,而是朝着古墨走了过去。

  看着叶墨朝着自己走来,古墨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没有改变,但是心中却是重新恢复了之前那种自信无匹的心态了。

  叶墨走到了放置那个木盒的桌子前,古墨也是配合的将自己的双手从那个木盒上移开了。“太尉大人,你还是自己打开看看吧。”

  叶墨没有理会古墨的这系列动作,只是抚摸这那个木盒,就像是在抚摸着名少女的皮肤般。叶墨有种感觉,这里面装的东西,绝对是件会给自己带来极大裨益。

  深吸了口气之后,叶墨也是将手放在了这木盒的活扣上。使劲的眯了眯眼睛,叶墨这才将视线重新放到这个盒子上。

  狠心,叶墨把将这个盒子打开。在这里面,却是躺着件造型奇怪的兵器。

  只不过,看到这件兵器之后,叶墨失声便叫了出来。“三菱透甲锥!”

  听到叶墨叫出的名字,古墨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件兵器是古墨带过来的,他自然是知道这件兵器的名字,可是和叶墨叫出来的名字却是相去极大。

  只是,看叶墨这样子,似乎也是认识这件兵器。只是为什么叶墨会叫出那个奇怪的名字,古墨就不得而知了。

  “太尉大人可认识这东西?”虽然说已经听叶墨叫出了次这件兵器的名字,但是古墨还是又冲着叶墨问了句。

  叶墨听到了古墨的话之后,这才从惊讶中醒转了过来。“古墨先生,你怎么会有这三菱透甲锥?”

  这三菱透甲锥,其实和长刀的刀攥有些类似。只不过,这三菱透甲锥更加细长,顶端更加的锋利,穿透性也是更加的强。

  只不过,因为三菱透甲锥是士卒在近战的时候使用,力道比不得使用大刀的刀攥,所以才会将整个透甲锥的长度拉长来。

  这种利器,在明清时代可是步军的常备装备,只是在这个时代,叶墨是第次看到这东西。

  “三菱透甲锥,你怎么会有三菱透甲锥?”看着古墨,叶墨甚至有种感觉,这个人也是名穿越过来的人。若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拿出这件武器?为什么要说他已经将“叶墨”杀了?为什么要为自己是谁?

  古墨抬头,正好和叶墨的眼神发生个对视。看着叶墨眼中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古墨甚至有那么瞬间的失神。

  “这件东西,就是古家为什么要猎杀叶家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放过叶家的原因。”看着叶墨,古墨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缓缓开口说道。

  古墨这么说,叶墨顿时迷茫了。这三菱透甲锥,居然还和叶家扯上关系了。

  “你果然不是那个叶墨,若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这件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名字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是那绝对不是这件东西的名字。”古墨看着叶墨,满脸的温文儒雅之色,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平缓。

  只不过,这些话在叶墨听来额,叶墨没有听古墨说的这段话。

  “你刚才说的什么?这件东西,为什么和叶家被灭门有关?”叶墨这个时候只是心在想之前古墨说的叶家灭门事件,哪里理会了古墨之后说的那段话。

  古墨心中已经确认了,这个太尉大人绝对不会是那个叶墨。之前,古墨心中还认为十三年前自己傻的那个“叶墨”可能是假的。但是自叶墨问出了那么段话之后,那就表明现在这个叶墨对于那段事情根本就点都不知道。

  那个时候的叶墨,八岁,怎么可能还不记事呢?那么只有个解释,古墨眼前的这个叶墨是假的。只是古墨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要假冒叶墨呢?

  “太尉大人,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切。”古墨之所以来叶家,根本就不是什么来恭贺叶家重建。他只有个目的,那就是打探叶墨的消息。

  至于叶家重建之后的报复,古墨并不认为叶墨有这个能力。甚至,只要古家愿意隐藏起来,整个大汉都找不到他们。毕竟,这个时代的户籍制度并不完全。

  叶墨看着古墨,心中也是在思考着告诉古墨些东西以换取自己想要的消息是否划算。不过很快,叶墨就想通了,反正很多东西古墨都查不到,那告诉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能挑选些我能说的告诉你,你问吧。”叶墨看着古墨,也是开口说道。

  古墨也不计较很多,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很少。“太尉大人为何前来宜春城?”

  “为洛家商会,同时宜春城为叶某的故乡。”

  “太尉大人与这宜春城的叶家可有关系?”

  “以前没有,但是今天之后,有了。”

  “太尉大人祖上是从何处迁来宜春城的?”

  “山阴附近。”

  古墨连问了叶墨三个问题,发现叶墨却是与这个叶家没有关系之后,这才停止了询问。至于叶墨的家族为何在宜春城不见了,那不是他关注的问题。

  “太尉大人,方才多有得罪了。现在太尉大人想要问什么,古墨知无不言。”古言冲着叶墨行了礼,并说道。

  叶墨看着古墨,却是没有马上就问问题。叶墨心中的疑惑太多了,时半会也是问不完的。

  “你现在先告诉我,这件东西,你们称呼它为什么?有什么作用?”既然已经摆明了身份了,叶墨也就不再顾忌什么了。

  古墨看着叶墨,又重新做到了床榻之上,然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件东西,被称为‘号令之剑’。至于它的作用,便是号令铁鹰锐士的信物。”

  第三零九章:叶家秘辛

  ?

  叶墨看着静静的躺在木盒之中的三菱透甲锥,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号令大秦第精锐部队的信物。

  这个时候,叶墨甚至有种将古墨杀死,霸占这件三菱透甲锥的冲动。

  不过,好在叶墨及时的从自己的欲望当中醒转了过来。既然古墨敢当着他的面告诉他这件三菱透甲锥的作用,那就说明古墨定是有后手的。

  但是让叶墨就这么放弃,叶墨也是心中不甘。铁鹰锐士,那偌大的名头,若是这支部队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话,并不能将之掌控在手中,那是件多么令人遗憾的事。

  “太尉大人,这件礼物,太尉大人可喜欢?”就在叶墨心中做着天人交战的时候,古墨却是突然开口了。

  叶墨听到古墨这么说,顿时大吃惊。礼物,这号令之剑居然是礼物,这怎么可能?!

  只是,下意识的,叶墨便是接着古墨的话问道:“古墨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古墨这个时候看着叶墨,却是依旧不急不缓的说道:“叶家重建,古墨代表古家送来贺礼,只是不知道太尉大人喜不喜欢?”

  听古墨这么说,叶墨也是皱起了眉头。这件东西,何其贵重,古家怎么可能说送出去就送出去?而且,古墨之前可是说过,这件东西和叶家灭门事有关。

  “古墨先生,这件东西,叶某的确心动。只是,想要拿这件东西,叶某怕是不够分量啊。”叶墨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了,然后才看着古墨,脸上带着微笑说道。从叶墨这语气中,似乎是要放弃这件东西了。

  只是古墨却是知道,叶墨并不想放弃这件东西。或者说,从自己告诉了叶墨这件东西的用途之后,叶墨就不会放弃这件东西。现在,叶墨只是需要古墨的个条件而已。

  条件提好了,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若是条件没有提好,那双方就此分道扬镳,甚至叶墨会采取些特殊的手段也说不定。

  说实在的,古墨这次来叶家,也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别的不说,他带来的五名侍从,那可都是古家从小训练的死士。

  所以,古墨敢保证,只要叶家敢有什么特殊的想法,那双方必定鱼死网破。只是古墨没有想到,叶墨带来的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太尉大人先不要拒绝,让古墨说几句话可好。”看着叶墨,古墨便是心中有些许的不甘心,到那时也得陪的。

  形势比人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古墨并非不识时务之人,便是这次没有谈拢,那大不了就将这号令之剑留下好了。

  叶墨的确是想要听听古墨的条件,只要自己能够接受,那双方就皆大欢喜。只是,古墨猜错了点,若是双方没有谈拢,叶墨也绝对不会对古墨怎么样。

  虽说刚才这番接触时间并不长,但是叶墨却是知道,这古家绝对不简单。

  个家族,若是没有底蕴,如何能培养出想古墨这种人杰?不要说什么天赋惊人这样骗人的话,大汉的百信何止千万,但是能够青史留名的能有多少?

  或者,有些人心归隐,不愿出仕,但是那样的人又有多少呢?

  就像叶墨,虽然叶墨身为穿越众,有先知先见的优势。但是,若不是叶墨借助系统中附带的大量古今中外的书籍,叶墨怎么可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所以说,对于古墨,那时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也必须交好,不能交恶。要不然的话叶墨虽然有系统在身,但是命却只有条。

  “古墨先生想说什么,直言便是。”既然古墨要提条件了,那叶墨自然是不会阻止。

  古墨看着叶墨,虽然不知道叶墨在想什么,但是还是开口说话了。毕竟,叶墨想什么古墨不能管,但是自己提出些条件还是可以的。

  “十四年前,汉灵帝集合重兵,大举进攻犯边鲜卑,只是遭到大败,檀石槐从此以后,更是肆无忌惮进犯汉朝疆域。十三年前,乌浒蛮反汉,起兵者数万众。时之间,汉朝就像是要被推翻了样。”说到这里,古墨停了下来,脸平静的看着叶墨。

  “然后呢?”叶墨很不解,古墨说这些干什么。

  只是古墨看到叶墨还是脸茫然的样子,便接着说道:“十三年前,这柄号令之剑,还是在叶家的手中。”

  说着,古墨也是从那木盒子中拿起了那柄三菱透甲锥,然后看着它,柔情的抚着它,不无感慨。

  “为了它,所以你们古家灭了叶家?”叶墨看着古墨,心中不无惊讶。这号令铁鹰锐士的信物,居然会出现在叶家。难道,这叶家也与那铁鹰锐士有关?

  古墨看着那柄三菱透甲锥,却是没有回答叶墨的问题,依旧是自顾自的说道:“这号令之间,本来是由古家叶家傅家三家轮流掌管。十三年前,轮到叶家掌管这东西。”

  叶墨看着古墨,心中的惊讶更甚。这号令之剑,居然是由三家人共同掌管的。

  “在当年,这三家家主都是铁鹰锐士的副管事。只是,等到大秦覆灭之后,将军以身殉国,三位副管事便带着剩余的铁鹰锐士,来到了这个地方隐居起来,以期大秦军队再度横扫中原。”

  “只是,大秦当时两大军团,长城军团直驻守塞外,便是大秦灭亡了,也是没有停止与胡人的斗争。而南方军团,入九越后,便遇鳌鱼翻身,将回来的路途给堵死了。”

  “三家的家主没有等到大秦重新入主中原的那天,便是传下祖训,若时机到来,定不忘复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从数十万大军中挑选精锐组成的铁鹰锐士,也是改成了家族传承。”

  “当时因为主将司马错已经身死,且后人无从寻觅,三家便约定共同执掌铁鹰锐士。而且,这三家,实力都是相差无几,同时又有另外两家的制约,谁也不敢妄动,故而这轮流掌控号令之剑的规矩就传了下来”

  “等等!”这个时候,直在听古墨说话的叶墨,却是突然开口打断了古墨的话头。百万\小!说://“你说,三家实力均衡。那十三年前,你口中的傅家,有没有参与那件事?”

  既然三家的实力均衡,为什么叶家需要逃跑,为什么叶家会不堪击?种种问题,时之间,缠绕在了叶墨的脑海之中。

  古墨这个时候听到了叶墨的问话,便将视线从三菱透甲锥上移到了叶墨身上。“当时,只有我们古家参与了那件事情。”

  “那为什么”叶墨很不解。

  “你想问问什么叶家会在古家的攻击下不堪击是吧?”古墨看着叶墨,抢着说道。

  “嗯。”叶墨不否认,对于这件事情,他很好奇。

  “呵呵。”古墨这个时候,又是将视线移回到了那三菱透甲锥上,冷冷的笑了几声。“因为,当时叶家主力,并不在这宜春城中。”

  “所以,你们古家就趁着这个机会,几乎灭了叶家满门,将你手中的这件东西抢到了手?”叶墨这个时候,很是不屑的看着古墨,开口讽刺道。

  只不过,对于叶墨的讽刺,古墨却是没有听到般。“你可知道,当时叶家的主力在哪?”

  “在哪?”虽说这和叶墨无关,但是叶墨还是追问道。

  “当时叶家的主力,在交阯。”说道这里,古墨却是露出了股鄙视的神色。

  震惊,无比的震惊。叶墨听古墨说出这个地名之后,久久没有出声。

  如果喜欢带着帝国系统回三国,请把网址通过发给您的朋友,或把网址发布到贴吧微博论坛。

  收藏本页请按r ,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桌面请猛击。

  添加,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第三零章:古墨野心

  ?交址,乌浒蛮反汉之后集结大军攻击的城池。

  乌浒蛮反汉,这件事情发生在十三年前;叶家被古家灭门,这件事情样发生在十三年前。

  两件事情,看似没有丝毫的联系。但是,叶家被灭门的时候,叶家的主力却是这交址。这样,便是谁能知道,这两件事情之间存在的联系。

  首先是十四年前,大汉征讨鲜卑失败,反被檀石槐打的大败。如此,大汉国力也是下降的极为厉害。

  而在这江东山区隐藏的大秦铁鹰锐士的三大掌控者,却是时时盼着大秦重新入住中原。只是这个时候,除了铁鹰锐士之外,他们并不能控制其他山越之人。

  无奈之下,叶家便想要借兵乌浒蛮。然后,就有了乌浒蛮反汉,叶家被灭门的事情发生。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叶墨身上也是不由的冒出阵阵的冷汗。

  这个时候,便是叶墨重新建立了宜春城的叶家,心中也是有种将他毁了的心思。

  叶家居然借兵外族,用来对付汉人。这种行为,简直是灭族欺宗,不可饶恕。

  之前的虎牢关之战,共计十四镇诸侯参与了。可是,叶墨真正往死里对付的,也就那几个勾结外族的。至于其他的诸侯,像是王匡等人呢,也皆是饶恕了其性命,甚至有些还在朝廷为官。

  前世的叶墨,在学习了华夏近代那段极为悲惨的历史之后,就直无比的痛恨那些卖国求荣的人。

  现在,叶墨听到宜春城叶家的人竟然为了个很不现实的祖训,竟然勾结外族。要知道,当年的大秦,对待异族的态度,可向来都是施行铁血政策。

  想到这里,回复过来了的叶墨,朝着古墨便是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

  古墨见叶墨这个样子,也是吓了跳≡己可是灭了叶家满门的凶手之,这叶墨不将自己拿下也就算了,居然还朝自己行礼,简直是不敢相信。

  “若非古墨先生所言,叶某竟不知家之前竟然还干过如此之事。叶某在此,多谢古家替叶家清理了门户。”叶墨虽然是叶家的家主,但是码归码,之前的事,叶墨不知道。

  而且,那件事情的确是叶家做的不对,便是叶墨当时穿越了过来,也会对着叶家下手的。

  只不过,那件事情既然过去了,现在就不再去提它了。叶墨冲着古墨行了这礼,其中未免没有让古墨告诉古家,不要对叶家再有什么想法了的意思。

  古墨也是从叶墨的话中听出了这个意思,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总是不用将话说的太直白的。

  “现在既然叶家重建,这号令之剑也便物归原主。只是,不知道太尉大人敢不敢接。”古墨看着叶墨,受伤捧着那三菱透甲锥,将它递到了叶墨的身前。

  只是,叶墨虽然想要得到它,在不知道古墨条件的情况之下,也是只能看看。“古墨先生不说条件,只怕叶某拿着它也是不安稳啊!”

  “古墨实在是没有想到,原来这天底下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尉大人,竟然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