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甚至连挥剑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大哥”看到叶三这副惨样,也是知道自己动手的时机到了。“让我来杀了他。”大叫了声之后“大哥”就提着刀开始冲向叶三的方向。

  “杀。”“大哥”冲到叶三面前,大刀就是当头劈下,叶三见状,用尽最后的点力气,提起手中的长剑挡在身前。刀剑碰撞,激起片火花。叶三整个人直接被这股力气给撞飞了,有装在了马车车厢上,顿时反弹跌落到了地上,张口就是口血喷了出去。

  “叶三!”见到这样,就算是叶墨再怎么手无缚鸡之力也出来了,直接就是冲到叶三身边。

  “少少爷,叶叶三没没事。”说着,叶三露出个笑脸,可紧接着就又是大口血喷了出来。

  看着这样的情况,叶墨抓过叶三手中的长剑,挡在了叶三的身前。

  “你是在找死!”看着眼前这个将叶三击伤的“大哥”,叶墨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是么?我是不是找死我不知道,但你们肯定是死定了。”说完,有时当头刀冲着叶墨砍去。

  叶墨虽武艺虽然不咋地,但好歹也学过几天。看着这刀砍来,叶墨就地个驴打滚,躲了过去。虽然说学过几个剑招,但这时候了,谁还会去管什么剑招啊。躲过了“大哥”的攻击之后,叶墨便将长剑阵乱舞,倒也吓退了几人。

  看着眼前如杂耍班的叶墨,“大哥”也是没什么耐心了,直接挥刀朝着叶墨砍去,这要砍实了,怕是叶墨不死也要重伤了。只是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怎样,叶墨居然在大刀即将要砍到自己的时候,长剑横在身前,替叶墨抵住了这势大力沉的刀。只是虽然挡住了,但这么大的力气,叶墨也是华丽丽的飞了。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看着倒地的叶墨,“大哥”脸猥琐的问道。但他也没打算等叶墨的回话,直接便将刀举过头顶,作势就要砍下。

  “咻”,长箭破空,直接射穿了“大哥”的脖子,“大哥”手上的刀“哐啷”声掉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脸上脸惊讶,双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居然有土匪在我的巡防区域杀人,活得不耐烦了么?”名中年男子提着弓箭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对着身后的士兵命令道:“把这些土匪全部给我杀了。”

  “还活着没?”走到叶墨身边,中年男子蹲下身子,问道。

  叶墨没好气的白了中年男子眼,自己明明还在动,他居然问自己还活着没,这人是瞎呀。“还喘着气呢。你帮我看看马车边的那位,看看他怎么样了。”

  中年男子于是起身,走到叶三旁边,右手放在叶三的鼻子下面探了探,发现还有呼吸,便对着旁边的人说:“你们谁给他包扎下,抬回我们的军营去,小心点抬。”

  “诶,那个人还活着诶。”走回到叶墨身边,中年男子说道。这时,史阿也是走了过来,看到叶墨没事,冲着叶墨咧嘴笑,完了,这个又晕过去了。中年男子看晕倒在自己边上的史阿,无奈啊,又冲边上的人说道:“还有这个,处理下伤口,抬回去吧。”说完,中年男子看了眼叶墨,接着指着叶墨说道:“这个起吧。”

  “多谢将军,还不知道将军的名讳呢。”被人抬着,叶墨躺着冲中年男子问道。

  “我?我可不是什么将军。有人不能慧眼识人啊,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县尉罢了。对了,我叫麴义,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即可,你要是叫我麴县尉我也没什么意见。”中年男子语气中充满了怀才不遇的失望和悲愤啊。

  “麴义?那这些人就是你手下的先登营?”叶墨惊呆了,果然出来就能遇见牛人啊。

  “先登营?他们只是我的私兵啊。不过先登营这个名字还是蛮好听的,威武霸气。他们以后就叫‘先登营’了。”中年男子看着手下的这些个私兵,又有了“先登营”这么个威武的名字,顿时所有的不好的情绪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第二十九章:何进死了

  ?“他们两个死不了,你就放心吧。”在麴义的家中,叶墨看着还昏迷的叶三和史阿二人,脸的担忧。看到叶墨如此忧虑的神情,麴义开口说道。

  “那他们两个怎么还不醒啊?”虽然麴义这么说,但叶墨还是放心不下。

  “身体受这么重的伤,再加上脱力了,自然会昏迷的时间长”麴义自己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形,所以对叶三和史阿二人还在昏迷的情况点也不担心。但看着叶墨脸不信的样子,麴义接着说道:“神医都这么说的,你还担心什么?”

  “原来是这样。”看麴义如此,叶墨也不好继续这么副不信的面孔了。但叶墨心中的担忧不减,于是接着问道:“不知是哪位神医啊?”

  听叶墨这么问了,麴义不好意思了,“神医”说就是自己说的,但看那老头也是副童颜鹤发的样子,想必是个神医吧。“那个,这个,那位神医自称‘华佗’。这个神医呀,名声未必显赫,但是他们的医术确实高超”

  麴义还在边为这位“神医”为什么名声不显而辩解着,却没看到叶墨在旁惊讶的嘴都张圆了,果然是神医呀!“你这位神医现在在何处?”叶墨打断了麴义在旁自说自话,问道。

  “哦,神医已经走了,说是要去并州。”这话麴义到没有胡说,华佗确实要去并州。并州现如今多有流民,流民多,再加上冬日气温下降,出现伤寒疫病的可能性十分大,流民四处流走,极有可能出现大规模的瘟疫。

  听麴义说华佗已近走了,叶墨也只能是徒呼无奈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再者说就是自己目前这身份,见到华佗又能怎么样,自己现在什么也给不了他。就连唯收的小弟王越及他的徒弟们,也是王越看中了叶缺的未来将会是从龙之臣,而且将会是正儿八经的帝师。

  “这几日来多谢将军的款待和照顾了,等过几日他们两个伤势好了我们就离开。”看了眼麴义,本来打算震震自己的虎躯,散发下王霸之气收下这个小弟,但想想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算了。

  麴义听叶墨向自己道谢,摆了摆手,意思是这不算什么。当听到叶墨说要离开时,麴义眼神却是突然的亮了下,然后看着叶墨,说道:“你们,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听麴义这么问,叶墨也是沉默了下,然后便盯着麴义的眼睛,却没能发现什么。“将军为何这么问?”

  “我在他们其中个人身上发现了这个。”说着,麴义拿出了叶三随身佩带的那张小型的弩机。

  叶墨看到这张弩机,神色紧,却没说什么。

  麴义也不管叶墨,又拿出了张本就摆在这房间内的张弩说道:“我手中这张弩是大汉军队装备的最小型的二石弩机了,体型却比你同伴身上的弩机的两个这么大。而且射程操控精度方面,我手中的这张弩也是远远的不如你们的这张。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怕是拿不出这比大汉军队还要精良的装备了。”

  说完之后,麴义就直盯着叶墨看,希望能从叶墨拿得到答案。

  “你觉得我们什么人?”听麴义这么说了,叶墨也就知道麴义不会再把自己当成个普通人了,或者说是当成名普通世家的子弟。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手中肯定不知这么张弩机。”

  “能说说为什么吗?”

  “就我对世家的了解,他们不会把个自己还没掌握的东西拿出去,除非是那个人背叛了自己的家族。”麴义说着,笑了笑,道:“个背叛了自己家族的人我不觉得还敢如此招摇的在外面行走。”

  “说的不错,叶家这种弩机确实不知这张。”叶墨也不隐瞒了,既然麴义都说的如此头头是道了,那再说假话就不是自己聪明了,而是在显示自己的智商低,同时也是挑战对方的耐性。

  “我想买,多少钱都买。”麴义听叶家果然还有,直接便说道。

  “你既然有这么张弩机在手中了,为什么不仿制呢?”叶墨问道。这笔买卖他也想做呀,关键是这种弩机就五张,五个劲弩手人手张,自己的坏了都没地补充去了的那种。

  “我试过了,但没用,这里面有些东西我问过我军中的军匠,但他们没法做出来,用别的东西来代替的话,那尺寸又要加大,就没有意义了。”说着,麴义很快就将两张弩机都拆了开来,拿出了两张弩机的弹片做对比,两个尺寸相差极大。

  叶墨将两个弹片拿在手中看,心中想到:个是精炼钢,个是普通的钢,要能样那才怪了。

  “你想买?但我们却不可能卖。”叶墨随手将弹片扔回那堆拆开来了的弩机零件上,拍了拍手说道。

  “为什么不卖?我麴义可以发誓不对叶家人以及任何与叶家有关联的人使用这种弩机,而且还可以发誓不将这种弩机交给我的先登营以外的人使用。”麴义急了,以为叶墨是担心他日后会用这些弩机对付叶家的人。

  “不是这个原因,是我们现在也只有五张这种弩机。”叶墨露出副无奈的笑容,说道。其实叶墨也在想如果麴义的先登营能装备这种弩机,那先登营的战斗力能增大到种什么样的地步。体积小,携带方便,射程远,威力大,关键是拉开这种弩机所需要的力气差不多只需要石力左右。这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干架的极品装备呀。

  麴义看叶墨也不像是在说谎,只能叹息声无缘了。但过了会儿,麴义有精神了,冲叶墨问道:“你们叶家只有五张是不是因为资源不够多,我可以出资源。你们叶家在哪?我这就让人送去。”

  “落叶谷,叶家。”看着麴义脸兴奋的样子,叶墨笑着说出了这五个字。麴义听,完了,压根就没听过,张脸顿时又垮下去了。

  洛阳,何进见叶缺被十常侍安排成为二皇子刘协的老师,再加上何进曾派袁绍招揽叶缺。叶缺为了不影响少爷的计划,选择了中立,却被何进误认为是阉党之人,见阉党势大,何进顿时便想要对十常侍下手。

  汉灵帝刘宏此时还健在,袁绍曹操等人暂时不想与阉党直接交锋。何进官居大将军之职,手中的军队数量却只有两万,还不在洛阳城中。阉党手中却掌握了西园八校尉中的蹙硕赵融冯芳所属的三支军队。

  何进虽有心却不敢动手,袁绍为何进定计,言称以“清君侧”的名义召前将军董卓并州牧丁原前来京城勤王。

  十常侍得知何进的打算,便在汉灵帝面前告状,哭诉何进如何要谋害他们。汉灵帝本就十分宠信宦官,更言“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怎么会忍受得了十常侍受到威胁。于是汉灵帝直接下令:召大将军何进入宫。

  何进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但皇帝相召还能推辞不成?于是,何进便对传旨的小黄门说要沐浴更衣之后再面圣,小黄门不敢催促,只得如此。何进在拖延进宫的时间的同时派了自己的心腹去找何皇后,希望何皇后能在皇帝面前说几句好话,让皇帝消气之后自己再进宫中面圣。

  但十常侍怎么会没想到这点,早就派了人守在何皇门口,将所有的找何皇后的人都看押了起来。

  何进左等右等等不到消息,同时又在担心自己若是太晚去面圣更加会引起皇帝的怒火,于是,带了自己家中的私兵以及袁绍淳于琼等人便去皇宫了。进入皇宫之前,照例先要取下何进的兵器。何进之前就有过担心会被十常侍谋害,便在官服内还加了件软甲,同时还有柄软剑别在腰间,并没有上交出去。

  由于是进皇宫,且有圣旨为证,袁绍淳于琼的人也得以进入皇宫大门。

  皇宫之内,十常侍果然设下埋伏,但何进等人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自然不会被吓的惊慌失措。双方都是做好了准备,但何进等人虽有准备,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谁也不敢大意。

  皇宫之外的士兵乃是何进的私兵,看着何进进去之后,不多会就传出来刀剑相交之声。所有人大叫句“不好”,便直接向着皇宫攻去。十常侍虽然能够设下埋伏,却也没有更大的能量了。守门的禁卫军见何进的私兵如此疯狂,再想到今天那些太监的反常举动,这些人就将何进的私兵放了进去。

  淳于琼等人虽然奋力搏杀,但终极是敌人太多,再加上自己当上了校尉之后不常锻炼,其武艺早就不如当年武勇。

  何进和淳于琼现货被砍翻在地,这时,何进的私兵正好冲了进来。见到自家主人被砍倒在地,众人如疯了般,冲着身边的太监就挥出刀剑。袁绍见这些人心要为何进报仇,便告诉了他们十常侍的居所。

  当天晚上,十常侍回到家中,却被早已躲在这些人居所的何进私兵砍杀。这天,大将军被宦官诛杀,十常侍又被何进私兵报复,消息出,震惊朝野。

  第三十章:麴义相投

  ?数日之后,叶三醒来。

  叶墨看到叶三醒过来了,胸口顿时松了口气。连着几天,史阿早就醒了,但叶三却还是没有点点转醒的样子。现在看到叶三醒来,叶墨顿时觉得切都好了。

  “少爷。”看着眼前的叶墨,叶三憨憨笑。

  “感觉怎么样?”叶墨看着憨笑的叶三,关心的问道。

  叶三听叶墨这么说,又是笑,不过这笑可就不憨了,反而有几分的狡黠。“少爷,属下发现自己觉醒了剑术能力,而且等级还不低,有五级了。”

  叶墨听叶三这么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只当是叶三的射术又提高了,却又觉得好笑,说什么觉醒了箭术。但很快,要就发现不对劲了,之前叶三可是快八级了呀。于是叶墨问道:“为什么觉醒了箭术你的能力还下降了?”

  叶三愣,回答道:“没下降啊,觉醒的是新能力呀。属下现在不仅擅长使用弩机,而且可以使用剑近战了。”

  叶三这么说,叶墨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原来此“剑术”非彼“箭术”啊。“那你以后就可以远战近战皆适宜了,也算是这次受伤的意外之喜了,这趟出来的值啊。”

  叶三也是兴奋了,还好这次没有留在叶缺身边,而是跟着少爷走,想想如果叶二知道自己觉醒了新能力的话是不是还能坐得住了。

  正当叶三乐和着呢,史阿走了进来。“主公,洛阳那边传来消息,何进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叶墨那是极度的震惊。在洛阳的时候,他已经在尽力的避免改变历史的进程了,却没想到,即使这样,何进还是比原来历史早了年多的时间死亡。

  叶墨看向史阿,道:“还有什么消息没?”

  “十常侍在何进死的当天晚上被何进门下的死士全部刺杀死亡。”史阿道。

  “叶缺还有你师傅有没有参与其中?”叶墨想了想,问道。

  “没有。”

  “那就好,准备下,我们回洛阳。”叶墨看似莫不经心的说道。

  “回洛阳?不去幽州了么?”史阿不解的问道。

  “去幽州已经没意义了,洛阳的局势发张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我们必须回去,让洛阳接下去的局势发张全部掌握在我的手中。”说到这,叶墨眼中闪过道精芒,脸上满是自信。

  在和史阿以及叶三聊了些没用的东西之后,叶墨走到屋外。阵寒风吹来,叶墨打了个冷战。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叶墨叫住了个路过的下人,问道:“麴将军可还在?”

  “将军大早就出去了,相信不久再过不久就该回来了。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你下去吧。”

  “是。”说完,这名下人就退下去干他自己的事去了。

  看着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层,萧瑟的大地,感受着凛冽的寒风。“乌云压顶,万物凋零,寒风鬼呼,怕是今天有祸事要发生啊。”感受这身边令人窒息的环境,叶墨口中喃喃道。

  “晦气,真他娘的晦气。”回到家中,麴义顿乱骂,东西顿乱扔,当然,值钱的没扔。

  原来今天大早,麴义便被县令叫到县衙中去了。本来嘛,自己作为县尉就是做做县里的防御之类的事情,再加上出去剿匪,那就没什么事了。可是县令竟然说他整天无所事事,所以要让他去守城门。

  守城门这对于立志要做将军光宗耀祖的麴义来说,这能忍么?果断不能啊,这要是忍了,那就不是他麴义了,而是忍者神龟了,当然,麴义不知道忍者神龟是什么。

  “将军。”这时,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但从屋内向着屋外看去,只看见门边有个脑袋探出了半来。

  “什么事?说,这个样子像什么话,找死啊!”麴义本就脾气不好,这时候有个下人跑过来,那不是自己撞在枪口上了么。

  “将将军,您的客人好像找您有事。”这个下人正是早上叶墨叫住的那个。

  听说叶墨他们找他有事,麴义强行压抑了下自己的情绪,深呼吸几口,走了出去,看到门口战战兢兢的下人,说道:“为什么不早说?回来再收拾你。”

  这个下人那叫个委屈呀,要是麴义刚回来的时候自己就过来,那不被打个半死就奇了怪了。

  走到叶墨三人居住的客房处,麴义眼就看到了站在屋外的叶墨。

  “归,你找我?”麴义走向前去问道。

  “原来是麴将军来了,墨确实有点事情找将军。可能我再过两天就要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