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叫到自家来串门,可是转眼傅泓瀮就来了这么句话,将自己心中的那点小算盘都给锁死了。

  只是,这个时候傅凌可不能承认自己有这么个想法,也只能是讪讪道:“怎么会呢,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傅泓瀮看着自己的父亲,嘟囔了句:“您要是没有这种想法那就奇怪了。”

  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相信自己这个父亲,傅凌哪里能忍受的了。而且,傅家平日里也是没有人回来走动。这下傅泓瀮还不让大家出去,那就更不可能会有人来傅家了。

  想到这里,傅凌也是看着自己的女儿,道:“其实吧,父亲只是希望你直幸福下去。若是你不想嫁的话,那今天便是有人上门了你也可以不嫁。”

  傅泓瀮看着傅凌这副样子,也是撇了撇嘴。这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上门,还说什么嫁不嫁的问题。

  只是这个时候,傅家的名下人却是跑了进来。“家主,小姐,有客来访。”

  听到那名下人的通报之后,傅凌和傅泓瀮的第反应都是愣住了,而后,又是齐对对方说道:“你说话要算话!”

  然后,看着脸得色的傅泓瀮,傅凌心中也是无比的纠结,自己这要多嘴干嘛呀。

  不过,很快,看着那名前来通报的小厮,傅凌也是没来由的阵恼怒。这小厮要是早点来通报不就行了,非得要等自己将那句话说完才过来。

  甚至于,傅凌这个时候对来拜访的人也是没来由的阵迁怒,就不能早点来么?

  “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看着那小厮,傅凌这个时候因为生自己的气,所以对那小厮说话也是带着丝的怒火。

  那小厮这个时候感觉到傅凌语气中的怒火,顿时整个人都有点颤抖了。这要是万傅凌将怒火迁怒到他的头上,那就完蛋了。当然了,他还不知道傅凌已经将怒火迁怒到他的头上了。

  “会回禀家主,来者自称叶家家主,还有古墨少爷也是同过来了。”那小厮这个时候也是不敢抬头看着傅凌,只是无比小心的回答道。

  “叶家家主和古墨怎么走到块去了?”傅凌也知道叶家重建的消息,但是他却没有去凑那个热闹。对于十三年前的那件事,他是知道原因的。所以,虽然他不赞成古家的做法,但是也没有阻止。

  想了会儿,还是没有想到什么东西。“你去将他们带进来吧。”既然想不通,那就见见吧,毕竟三家这都是几百年的交情了,何况是别人主动上门求见。

  那小厮直就等着傅凌这话呢,现在听到了,总算是松了口气了。“是。”

  没过多久,那小厮就又是带着叶墨和古墨等数人来到了傅家的会客厅前。至于其他人,则是被安排到其他的地方休息去了。

  而将叶墨等人带过来之后,那小厮也是朝着里面通报了声就转身离开了。

  叶墨等人也是听到里面的声音,进去之后,却是发现里面除了傅凌之外居然还有名女子。

  “叶墨拜见傅家家主,初次登门,备了点小小的礼物。”说着,叶墨身后的叶三便是递上了个盒子。

  不过,傅凌却是没有动手,而是傅泓瀮把接过了叶三手中的盒子。

  “贤侄客气了,其实,贤侄以前可是常来傅家玩耍的。”看着叶墨这个样子,傅凌还是有些感慨。

  叶墨对于傅凌说的这些事倒是不清楚,所以对于傅凌这番话也是没有什么表示。

  但是在傅凌看来,却是叶墨在怪他十三年前没有出手相助。毕竟,叶家与傅家的关系放旁不说,“叶墨”的父亲与傅凌可是关系极好。若不是那档子事的话,傅凌何须操心傅泓瀮的婚事。

  “贤侄,其实,十三年前那件事”傅凌觉得无论如何,都需要对叶墨解释下但年的那件事情。

  只不过,傅凌的话还没说出来,话就被叶墨给打断了。“关于十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古墨已经和小侄说了,那件事情的确是叶家的错。”

  听到叶墨这么说,傅凌倒是大吃惊,没想到,叶墨居然会这么说。而且,叶墨居然会相信古墨的话,这更为让他吃惊。

  “那贤侄这次来,是所谓何事?”惊讶归惊讶,但是正事还是不能耽误的。傅凌就不相信,叶墨来这里就是为了送件礼物的。

  “小侄今日前来,主要是为了铁鹰锐士的事情。”既然问到了,那叶墨也不准备绕弯子。

  第三四章:叶墨许媒

  ?听叶墨提起铁鹰锐士,傅凌顿时沉默了。

  铁鹰锐士,虽然是受这三家的执掌,但是傅凌真的不希望还有用到铁鹰锐士的那天。

  虽说祖上有祖训,希望大秦重临中原。但是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大秦皇族早就没了音讯了。

  “古墨这小子直想要掌控铁鹰锐士,这件事我直很清楚。今天贤侄既然是和他起来的,那就不是商量这么简单了吧。”傅凌这个时候脸上没有了表情,只是平淡的说道。

  虽说傅凌醉心于武学,可那并不代表傅凌就是个没有脑子的人。只不过傅凌不想违逆祖上的规矩,所以没有为朝廷所用的想法,故而傅凌在外人看来就是个武痴罢了。

  叶墨听到傅凌这么说,也没有什么表示,毕竟,傅凌说的都是事实。

  但是古墨就不样了,这个时候古墨听到傅凌这么说,那时无比的尴尬为主要的,这次要来,可完全是叶墨的注意。可是傅凌却将古墨当成了最大的指使者了,而且古墨还没办法开口反驳。

  傅凌见叶墨没有开口说话,也就接着说道:“铁鹰锐士这么多年都窝在这个深山之中,的确是有些埋没了。不过从心底讲,我还是希望他们就这样过下去,起码不用让他们的家人担心他们出去之后还能不能回来。”

  听傅凌这么说,叶墨心中也是有了丝的触动≡己的家人,现在是不是还在想着自己呢?

  傅凌之前说话的时候就直盯着叶墨的连看,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发现也得脸色变得黯淡了下去。顿时,傅凌也是想到了些什么。

  “让贤侄想起伤心的事情了,既然切都过去了,那就不用再想了。”傅凌这个时候也是有点尴尬。说什么不好,偏偏就说到了叶墨的伤心事。

  叶墨倒是大气,冲着脸愧疚之色的傅凌微微笑。“叔父不必介怀,小侄没事。”

  傅凌看叶墨是真的没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只管当年和叶墨父亲的交情,傅凌也不能让叶墨有什么事情,哪怕是心情不好也要主动关照番。

  “既然你想要铁鹰锐士,那就带出去吧。”傅凌也是知道叶墨是当朝太尉的消息,所以,在他看来,铁鹰锐士应该是叶墨想要带出去的。

  古墨这个时候没有办法保持淡定了,要是这铁鹰锐士真的交到了叶墨的手中,那自己岂不是白白的装了天的孙子了。

  “傅家主,其实,那个想要做铁鹰锐士统领的人,是我。”这个时候古墨也是顾不得与叶墨之间两人的身份问题了,直接便是从叶墨的背后站了出来。

  古墨这个时候突然啊开口说话,不仅是让傅凌觉得奇怪,就连站在旁的傅泓瀮都是歪着脑袋看着古墨。

  “你?不行。”傅凌甚是是毫不客气的就回了句话。

  古墨看着傅凌,时之间也是无语了起来。同样都是人,问什么叶墨来就可以,而他古墨来求了十好几次都不行。

  若不是这个时候叶墨站在这里,古墨甚至会当场吼出来。只不过,现在古墨只是脸委屈的看向叶墨,希望叶墨能把话给说明白。

  见到古墨摆出副这样的表情,叶墨也是觉得阵好笑。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叔父,这次小侄前来,确实是希望叔父同意古墨成为铁鹰锐士统领的。”

  傅凌这个时候却是摆出了副严肃的表情,没有之前的那么随意的样子了。“贤侄,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铁鹰锐士在你的手中,我还能够放心但是古墨的心太大了,铁鹰锐士交给他,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古墨听到傅凌这么说,却是很不屑。个男人,若是没有壮志的话,那还叫男人么?而且,凭什么说自己带着铁鹰锐士就定会带着他们走向死亡?

  “叔父,小侄同意让古墨成为铁鹰锐士,乃是有条件的”叶墨这个时候,看着脸气愤表情的傅凌也是解释了开来。

  只是,傅凌听叶墨说理由,整个人更加的不好了,直接就是拍桌子站起来了。“条件?什么条件我都不能答应将铁鹰锐士交给他!”

  “叔父切莫动怒,可否先听小侄将话说完?”看着傅凌这个样子,叶墨也是赶忙开口安慰。

  “好,好,好,我今天就听听我这个贤侄怎么说,看看古墨到底用什么东西就收买了我这个贤侄。”傅凌这个时候是真的气到了,当年叶墨的父亲那时个何等英雄的人物,可是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儿子。

  看到傅凌这个样子,叶墨也是苦笑不得。不得不说,自己的这个“叔父”虽然是对自己挺关心的,但是这脾气,却是没得说的。

  “古墨认小侄为主,小侄替古墨获得铁鹰锐士统领之位。”看着傅凌,叶墨也是担心他再次打断自己的话,便简洁的说道。

  说完之后,叶墨看向傅凌,却是发现傅凌坐在那椅子上就像是傻了般。

  不仅仅是傅凌如此,傅泓瀮这个时候站在旁边,也是张嘴巴长得老大。

  古墨是什么人,那可是古家的家主。在古家原来的家主还健在,并且还很健康的情况之下,就将古家家主的位置交到了古墨的手上,这不仅说明了古墨有能力,更是证明了古墨的野心和高傲。

  可是,现在却是听到叶墨说古墨已经认他为主了,而且古墨居然没有开口解释。

  其实,从开始,傅凌他们就应该发现端倪了。这古墨从进来之后就没有说话,直站在叶墨的身后,看上去就不像是三家之的家主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这铁鹰锐士也算是交给了你了。”等过了会,傅凌醒转之后,也是如此说道。

  既然将这件事说定了,叶墨这个时候却是趴在了傅凌的耳边,轻声的问道:“叔父,据说您对于您女儿的婚事直很担心?”说着,叶墨也是朝傅泓瀮看了眼。

  傅凌听叶墨这么问,也是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女儿,然后也是小声的冲着叶墨问道:“怎么?贤侄现在还未成婚?”

  “这件事倒是与小侄无关,只是小侄想要替叔父做庄媒。”叶墨见傅凌将注意打到了自己的头上,也是吓得阵激灵,连忙解释道。

  倒不是说傅泓瀮长得不好看,也不是嫌弃傅泓瀮太大了。而是叶墨已经看上了步练师了,至于步练师会不会看上他,那叶墨暂时管不了。

  从长相上看,这傅泓瀮绝对不输给叶墨看上的步练师,从身材上看,傅泓瀮经常习武,身材也是保养得非常好。而且,傅泓瀮这个时候也是完全长熟了,甚至比步练师还要更有魅力。

  但是弱水三千,叶墨只取瓢。只能说,遇见的时间不对吧。

  “贤侄想为泓瀮说哪家的男子?要知道,泓瀮选人的要求可不低,要不然也不会等到这个年龄还没嫁出去。要我说,贤侄和泓瀮就很般配。”傅凌这个时候看着叶墨,还是不死心,就像让叶墨和自己的女儿凑成对。

  叶墨这个时候哪里收的了傅凌的诱惑,赶紧就介绍那个男的的情况了。“男方家在谯国,不过那男方可是武艺不凡,更兼为人忠义,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良婿。”

  傅凌见叶墨将那人夸上了天,顿时便是起了好奇心。“那男方叫什么名字?”

  “姓许名褚,字仲康。”

  第三四章:赳赳老秦

  ?许褚,这个大名叶墨在前世那时无比的熟悉。这可是个连马超都惧怕的猛人,曹操无比放心的护卫统领。

  但是,许褚有没有老婆这个问题,叶墨却是不知道。

  而且,现在许褚还在不在谯国,叶墨也是不知道。

  可能有人好奇了,叶墨什么都不知道,那还直接就为许褚许媒,这不是乱搞么?

  没错,叶墨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叶默知道点,傅泓瀮极为好武,切看不上般的人,这就够了。而且,傅凌对于自己这个女儿没有嫁出去,那也是无比的烦心。

  到最后,如果没有找到许褚,或者许褚已经成婚了且傅泓瀮不愿做小,那就让召唤出来的名英雄和傅泓瀮成婚也行啊。

  虽说傅泓瀮条件高,但是条件再高,像叶华那种要长相有长相,要实力有实力,要能力有能力,这难道还不能让傅泓瀮满意?

  至于叶华可能会有反对件,那就是想多了。叶华虽然是汉人的外表,但是其思想还是原本的思想。汉人女子般在他们西方人看来太过娇小,而这傅泓瀮却是正合他口味才是。

  傅泓瀮这个时候就站在旁,听着自己的父亲和叶墨在那说悄悄话,而且还时不时就朝她那看上眼。

  “喂,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叶墨在那里嘀嘀咕咕,傅泓瀮可不会管什么男人说话,女人边去这种事情。

  在傅家,傅凌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可是比自己的儿子还好,傅家的什么事情也从来不会瞒着傅泓瀮。当然了,至于那些事傅泓瀮愿不愿意知道是她自己的事情。

  但是这种事情,傅凌肯定是不会对自己的女儿说的。但是这个时候傅泓瀮问起,那傅凌也不好直接将自己与也摸摸谈论的话题告诉傅泓瀮。

  眼睛转之后,傅凌貌似是想到了个极好的注意。“泓瀮啊,若是你今天说的那句话还算数的话,爹就告诉你我们谈论的事情。”

  傅泓瀮想起自己今天说的那句话,顿时脸色就红了。她哪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是哪句话,若是只有父女二人在这里还好,可是这里还有外人在此。

  傅泓瀮的性格,在叶墨的前世也是被称为女汉子型。但即便是女汉子,也不可能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汉子下去呀。

  看着自己的女儿连很脸红,傅凌也是心情大爽。起码,自己的女儿并不是个真的没有男女情感的女人。而且,向来在和傅泓瀮的交锋中,傅凌总是处于下风的那个。

  “哼,不说就不说。”看着傅凌这个样子,傅泓瀮也是娇哼了声,然后直接就是将那个盒子往桌子上重重方,转身便朝着里屋走去了。

  看着傅泓瀮如此任性,傅凌却是点都不尴尬。看的出来,傅泓瀮干这种事情也不是次两次了。

  反而是傅泓瀮走了之后,傅凌和叶墨对视了眼,将那件事情放到了台面上来讲了。

  而这个时候,傅泓瀮其实也没有走开,只是躲在了这会客厅后的屏风后面。在听到叶墨说要给她做媒的消息之后,顿时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这个时候傅泓瀮也没有办法走出去暴揍叶墨顿,毕竟,对于叶墨这个她小时候的伙伴,她还是挺尊重的。或者说,因为尊重“叶墨”的父亲,所以她对于叶墨还是挺尊重的。

  叶墨和傅凌在这里谈论了阵这件事情之后,傅凌也是答应让叶墨去做这个媒。要是那个叫做许褚的汉子真的像叶墨说的那般优秀,那想必傅泓瀮也是会答应的。

  这个时候,也是天色已晚,众人去找那铁鹰锐士也是不甚方便。所以,大家也是在傅家休息了晚,等到第二天天色亮的时候,众人就准备出发了。

  不过,好在为了方便召集这些士卒,所以那些人也都是住在同个村子里面。或者说,他们那些人都是将家按到了块,使得那里也是成了个村子的规模。

  而且,他们也是经常要训练,若是被其他的人看见了,那还不马上报官将他们抓起来。别的不说,就说那每家最少副铠甲,就是个造反的重罪。

  在傅凌的带领下,叶墨也是没有将所有的随从都带上,所以这路上速度倒是快了不少。

  “贤侄,你在朝廷可还算是过的去?”傅凌看着叶墨,路之上反正也是没有事情,所以也便打听下叶墨在洛阳的日子。

  毕竟,叶墨也是秦朝遗民,虽说如今官至太尉,但若是有人想要给叶墨穿小鞋的话,那想必叶墨也是不好招架。

  而且,若是叶墨在洛阳的日子不好过的话,那叶墨带过去的铁鹰锐士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很好过,那傅凌还真的就要好好的考虑下是不是让叶墨少带几个人过去过苦日子。

  只是叶墨看着傅凌,权当傅凌这是对他的关心。“多谢叔父关心,小侄切都好。”

  听叶墨这么说,古墨也是有些皱眉,但是旋即便将眉头舒展开了。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古墨可是听到了叶墨身边的那名侍卫说叶墨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很是气愤,怎么现在却说在洛阳过的很好?

  想了下,古墨也是当作叶墨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过的不好,所以也就没有继续管了。要是他将叶墨的事情说了出来,那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不过,古墨不说,却不代表叶三也不说。虽说叶墨在那天也是说了叶三几句,但是叶三和叶墨那是什么关系?那私下里简直就是兄弟关系,不过貌似叶墨对待任何个系统召唤出来的人都没有什么高人等的想法。

  “那叶缺还说你上次从皇宫出来和刘协吵了架呢。”看着叶墨,叶三是毫不留情的就揭穿了叶墨的“谎言”。

  听到叶三这么说,叶墨顿时就将目光转向了叶三,没想到啊,这叶三居然如此会说话,拐着弯说叶墨在洛阳如何的混的好。

  而傅凌开始听到叶三说叶墨和刘协吵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