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叶二的死,王越也是极为自责。本来叶墨离开之间,就已经和他说好,让他好好看着封菲絮,可是王越还是大意了。

  所以,这次叶缺离开叶府前往皇宫,王越也是紧紧跟随。

  而就在叶缺到了皇宫,去找刘协之后,却是有已经小宫女看到了叶缺,然后跑到了间宫女居住的房子里去了。

  “貂蝉姐姐,司徒大人来了,司徒大人来宫里了!”那宫女进了那房子之后,就冲着名站在张桌子面前练习书法的宫女不停的叫到。

  那貂蝉听说叶缺来宫里了,当即就是将自己手中的毛笔搁下,然后对着摆放在旁的铜镜就要化起妆来。

  只是刚刚拿起自己的眉黛,貂蝉却又放了下来。

  “貂蝉姐姐,你不去看司徒大人吗?”看着貂蝉居然将眉黛放下,那宫女也是觉得无比的好奇。

  这个时候貂蝉却是皱着娥眉,脸愁容的说道:“即便是去看了,那又能怎么样呢?我们终究只是名宫女而已。司徒大人何其高贵,我们还是好好的做好自己的事吧。”

  听了貂蝉的话,那名宫女却是不乐意了。“我们是宫女又怎么了?那司徒大人不也是残疾之身嘛。”

  貂蝉虽然是不敢去见叶缺,但是对于叶缺却是处处维护。这个时候,貂蝉听见这名宫女竟然说叶缺的不是,自然是不高兴了。“司徒大人虽然是残疾之身,但是其才华经天纬地,其志向”

  还没等貂蝉将话说完,那宫女便将貂蝉的这番话给打断了。“好了好了,你的那个司徒大人,什么都好行了吧!”

  那宫女说完,貂蝉也是阵脸红。只不过,再次想到自己与叶缺之间身份的诧异,貂蝉又是满脸愁容,无奈叹息声。

  看着铜镜中自己的娇容,貂蝉更是满脸愁思。若是长相平凡些还好,起码还有机会出得宫去。可是貂蝉却因为自己的这副娇容,怕是在老去之前,没有办法出这高墙深宫了。

  貂蝉在这宫中,基本上过的也是没有什么忧虑的日子。汉灵帝在位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小女孩,所以刘宏的妃子也不会对貂蝉怎么样。

  这个时候,刘协却是还没有妃子,所以貂蝉自然是不用惧怕有那些传说中的皇妃迫害宫女之类的事情。

  而且,貂蝉倾心叶缺,这在宫中里面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且,貂蝉因为伺候刘协,所以接触叶缺的机会也是多,故而没有什么太监宫女去找貂蝉的麻烦。要不然的话,貂蝉真的被叶缺看上了,然后再告他们状,那他们就完了。

  只是,这件事情虽然在宫中不是什么秘密,就连叶墨也是看出了丝的端倪,偏偏叶缺像是个木头疙瘩,什么都没看出来。

  要不然的话,叶缺向刘协要个宫女,刘协无论如何也是会答应的。

  只是情字难书,天底之下,虽难的事情,莫过于个“情”字。向来这感情之事就不是个人的事,便是貂蝉在这深宫之中想念那叶缺到难寝难寐,叶缺也是依然不知晓致力还有个姑娘在思念着他。

  貂蝉站起身来,重新走到摆放纸墨的书桌面前,想要将叶缺的名字写下来,可是动笔的时候,貂蝉的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叶缺的身影。

  不知不觉,这貂蝉脸上,滴泪珠划过,打在纸上,发出“啪”的声,将貂蝉从想象中惊醒过来。

  貂蝉被吓了跳,手中的笔也是从手中甩了出来,在这纸上划出道难看的划痕。

  只是,貂蝉看着这张宣纸,上面没有叶缺的名字,却有叶缺的个画像。原来这貂蝉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将叶缺的画像给花了出来。

  不过,因为最后貂蝉被惊吓而甩出的毛笔,却是将这副画像给毁了。

  但是这个时候貂蝉反而是笑了,原来,叶缺在她的心中竟然有这么重要的位置。

  顾不得化妆,貂蝉便是朝着外面冲了出去。她想去告诉叶缺,告诉叶缺“她喜欢他”。尽管很羞人,但是起码不会让自己在后悔中度过后半生。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貂蝉不想等到自己人来珠黄了,然后才发现自己还有去找叶缺的勇气。这个时候,时光正好。

  第三七章:杀为罪

  ?叶墨在哪不知名的山村将铁鹰锐士带出去之后,便先是回到了傅家的所在。

  毕竟,叶墨前往那不知名的村庄也没有将所有的人都带上,所以也是要回去接下人的。

  如此来,叶墨从洛阳带来的人加上那些跟着他的铁鹰锐士,竟达到了近两百人的规模。

  本来叶墨还想着悄悄的经过袁术的领地,然后前往陵阳会和戏志才。只是这么来的话,最初的算盘算是落空了。

  不过,叶墨的行踪早就暴露出去了,洛阳城之所以会出现段疯狂的时光,就是因为阉党的人得知了叶墨没有死,而是到了江东,才会狗急跳墙。

  洛阳的人都知道了叶墨在江东,那能指望靠着江东的袁术不知道叶墨的动向么?

  现在叶墨看着这庞大的队伍,甚至有意的让其他的人发现他们,丝毫没有隐瞒踪迹的意思。

  袁术之前虽然是起兵对抗朝廷了,但是那毕竟只是在豫州的地域纵行。豫州虽说是朝廷派人打理,但是因为那些世家的缘故,朝廷的旨令在豫州并不是非常的畅行。

  而且,袁术和叶墨曾在谯县城下达成过些协议,所以那袁术只要安安分分的在自己的扬州待着,那朝廷也不会去找袁术的麻烦,至少在摆平很多事之前,不可能回去找袁术的麻烦。

  而叶墨暴露了行踪,袁术不仅不能在扬州的地界去找叶墨的麻烦,甚至还需要去保护叶墨。这也是没办法,要是叶墨在扬州出了事了,那朝廷必定以此为借口,到时候袁术哭都没地方哭去。

  只不过,许褚许褚所在的谯国却和豫州的谯县不是同个地方。开始,叶墨也是以为这两个地方就是个地方,甚至叶墨还让人在那谯县的附近找过许褚这个人,但是很可惜的是,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而后来叶墨才知道,在扬州境内竟然还有个谯国的存在。而那许褚,就是在生活在这扬州境内的谯国。

  “贤侄,你说的那个叫许褚的人,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本来,傅凌回去了自家之后,就不需要和叶墨他们起的。但是睡觉那傅泓瀮偷偷的听到了叶墨和傅凌的那番对话呢?

  傅泓瀮自己的男人,那当然是需要自己去挑的。若是傅凌到时候给她挑回去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回去,那傅泓瀮不得哭死吗?虽说傅泓瀮可以不接受,但是那男的要是死缠烂打,那也是不好不是么?

  所以,傅泓瀮干脆就在叶墨要走的时候,提出要起出。那傅凌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所以也是干脆同行。

  而现在,众人也是马上就要到谯国了,傅凌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女儿知道了自己和叶墨之间的那个约定,所以说这话的时候,傅凌也是大大方方的。

  傅泓瀮在旁看了自己的父亲眼,冷哼了声,就将脑袋别过去了。不过,傅泓瀮却是没有走开,而是停在那里,打算听听叶墨是怎么说的。

  叶墨骑在马上,走着傅凌的身边,听到傅凌这么问,哪里不知道傅凌是让他说给傅泓瀮听的。

  苦笑了声,叶墨才接着说道:“叔父就放心吧,若是不能找到那许仲康,那小侄便在朝廷武将中,给泓瀮妹妹物色个武将。”

  那傅凌听叶墨这么说,自然是万分的满意,自己的女婿,这下无论如何都会有着落了。傅泓瀮就算再怎么挑,朝廷的将军总该看得上了吧。

  “哼!尽吹牛。”傅泓瀮在旁听见叶墨这么说,自然是没有好的语气。别的不说,就算叶墨是当朝的太尉,也不能决定朝中其他将领的婚姻大事吧。

  叶三这个时候见傅泓瀮尽然怀疑自家少爷,然后就不乐意了。“我家少爷的话,怎么可能是吹牛!”

  傅泓瀮之前只当叶三是叶墨的名侍卫,也不曾正眼瞧上瞧。这个时候叶三来了这么句,傅泓瀮自然是对这个侍卫好奇了起来。当然了,不是说傅泓瀮对叶三好奇,只是对那句话好奇。

  “虽说叶墨哥哥是当朝的太尉,那也不能决定其他武将的婚事吧!”傅泓瀮见自己本来就是个女儿家,所以对于那种上下尊卑之序也不怎么理会,要不然她就不会这么放肆了。

  叶三见傅泓瀮这么说,脑袋自然就抬起来了。“朝廷之中的武将,吕布将军麾下占据四成,我家少爷麾下占据四成。你说说,我家少爷能不能给你找到个好夫婿?”

  听叶三这么说,傅凌父女皆是愣了愣神,然后看向叶墨。没有想到,叶墨的能量居然有这么大。

  “贤侄,你说是你麾下的武将官职高,还是那吕布将军麾下的武将官职高?”本来,这个问题傅凌都觉得是不用问的。个是当朝第大官太尉,个只是名将军,双方下属的官职,那还需要比么?

  只不过,叶墨的回答却是出乎了傅凌的意料之外。

  “叔父,那吕布将军的下属,官职比小侄麾下的将军官职要稍高那么”叶墨看着满眼期待的傅凌,不还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叶墨麾下的那些个武将,大部分是系统召唤出来的。所以,面对奖赏的时候,叶墨也是要了黄金,所以使得吕布麾下的武将官职要高过叶墨的属下。

  听到叶墨这么说,傅泓瀮便以为投靠叶墨的,都是那些二三流的武将。这种层次的武将,连傅泓瀮都不定能打过,傅泓瀮怎么可能会看的上?

  本来傅泓瀮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嫁出去了,毕竟傅泓瀮也是个女的,总是希望能够嫁个如意郎君的。

  但是这个时候,傅泓瀮觉得叶墨是靠不住了,只能是自己去找了。

  傅凌这个时候同样是感觉到阵失望,叶墨身为当朝的太尉,居然有那么逊色的下属,简直就不好说什么了。

  叶墨见这两个人不说话了,自己也是不好解释。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好做,说多了别人不信不说,还会让人感到反感。

  众人又是走了段时间,终于是来到了谯国。谯国说是个国,其实就是个乡,连个大点的城池都没有。

  不过,这毕竟也是个封国,国主也是需要住的地方。所以,这谯国的城池虽说要比宜春城还小,但是只住国主家,以及那些臣子,所以也不算小了。

  只不过,在白天这里也用来让附近的百姓作为市集,所以里面慢慢也是有了些店铺客栈。

  只不过,在进城的时候,叶墨却是被典韦叫住了。

  “主公,这里有个通缉令。”典韦因为自己被通缉过,所以对于通缉令这类的东西,那是特别的敏感。

  听到典韦这么说,叶墨也是特意下马走过去看了眼。只不过,看了那眼之后,叶墨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通缉令上,通缉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找的许褚。

  原来,那许猪在个月之前,和邻里起了纠纷,竟然直接将个杀猪的给打杀了。那杀猪的里的人,见到那杀猪的被打杀了,自然是报官了。这里可能有点绕,“里”,和现在的村差不多,邻里不是现在的邻居,而是邻村。

  “个杀人犯,叶墨哥哥却还将这人夸上天了。”傅泓瀮这个时候也是走了过来,在看到了这通缉令之后,也是不屑的说道。

  只不过,叶墨这个时候却不是这么想了。“泓瀮妹妹,你可曾听说过‘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自然听过,那和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傅泓瀮见叶墨问题,也是反问道。

  叶墨摇了摇头,笑道:“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雄!”

  说完,叶墨是头也不回的就往这谯国城里走去,只是留下了傅泓瀮站在原地,慢慢的品味着叶墨说的那两句话。

  第三八章:袁术突至

  ?叶墨行人在谯国的这个小城池里面休整了天之后,才在第二天去许褚所在的许家庄拜访许褚。

  不要问为什么不在第天就去找许褚,而是要在第二天,不得去打探消息先啊。

  而许褚虽然是被通缉了,但是许褚还是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家中。

  许家庄和其他的里不同,许家庄的人都是同姓,庄里的人或多或少带式带着点亲戚关系。

  而且,许家庄建的就好像个土匪窝似的,周围还有木寨围墙,哪个不开眼的官兵敢跑到许家庄去抓人?

  至于被杀的那个杀猪的人同里的人,那就更不要说了。那杀猪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们报官了就已经很对得起几十年的同里之情了不可能让那些个庄稼汉子为了个杀猪的,跑到许家庄去挨顿死打吧。

  再者说,那杀猪的人被许褚杀了,那也是那杀猪的人自找的。

  许褚的母亲有次在那杀猪的人那买肉,却是被那杀猪的无故给辱骂了顿。

  可能有人会说,不就是许褚的母亲被人骂了么,怎么就要喊打喊杀了?

  东汉末年,民间尚武之风浓重≡家母亲遭人辱骂却没有丝毫表示的话,那才是会遭人白眼,被人戳脊梁骨。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之”,更何况是自己的母亲在街头上受人辱骂这等大事。

  而许褚知道这事之后,也是没有忍,然后就被通缉了。

  只不过,普通人杀人了,那就只能是被官府缉拿条道路。而许褚杀人了,却是被整个许家庄的人包庇了。

  在黄巾之乱的时候,就是许褚带着庄里的人打退了黄巾军的洗劫。如此来,许家庄的人不包庇许褚,难道还将他推出来么?

  而谯国的百姓,也是都知道许褚就在自己的家里,可是官府的人去了之后,就是找不到许褚。

  而这次叶墨去许家庄找许褚,却没有让人留在这谯国城中,而是起朝着那边过去。

  在叶墨行人到了许家庄外面的时候,那许家庄的人早就收到了风声了。

  那许家庄外围的木寨上,早就站满了拿着弓矢的庄稼汉了。

  看着叶墨等人的靠近,那木寨上的人也是将弓拉满了,对着叶墨等人。叶墨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他对自己身边的这些侍卫都很放心。而且,那些百姓手中的弓也大都是打猎的木弓,没有什么杀伤力。

  但是叶三等人却是不能像叶墨那样无所谓,而是打起了精神。毕竟,虽说这木弓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冷箭难返,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个两个神箭手呢?

  所以,这个时候叶三也是将自己腰中别着的手弩拿了出来。至于其他人,也是将自己的武器拿在了手中。

  那木寨上的人看着下面这小两百号人,个个虽说经历过黄巾贼的洗礼,但是这个时候依旧免不了腿脚发软。

  那护卫双手剑士虽说没有带着自己的武器,但是手中的佩剑依旧是极为精良。而且,那些铁鹰锐士可是每人副铠甲,柄长剑,还有支长枪,看上去就令人犯怵。

  “里里长,这这还打不打?”那木寨上,名百姓看着身边的里长,也是咽了口口水,然后才结结巴巴的问道。

  那里长看着这个样子,心中也是阵犯苦。这许褚不就是杀了个杀猪的么,怎么着军队的都来了?“打,就知道打,这怎么打?你去告诉许褚,让他藏好”

  这是在是没有办法打,既然没办法打,那就只能是故技重施,让许褚藏好来了。

  那问里长的那人听到了里长的吩咐,应了声之后,便飞快的朝着许褚的家中跑去。倒不是他有多么着急去通知许褚,而是在这里站着实在是害怕。

  而那里长在那名村民跑出去之后,也就吩咐其他人讲寨门打开了。

  那叶墨还没喊话,就见到这寨门打开了,也是觉得阵奇怪。

  “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来到许家庄,小人乃是许家庄的里长,见过各位大人。”就在叶墨等人以为许褚要出来打上阵的时候,那许家庄的里长却是哈着腰走了出去,揖着手对着叶墨等人的方向喊问道。

  叶墨看着那里长,也是从叶三等人的背后走了出来。“里长还请放心,我们前来,并没有恶意。”说着,叶墨也是让身边的人将手中的武器收了起来。

  只不过,虽然叶墨让人将兵器都收起来了,那里长心中还是免不了阵腹诽。“信了你就有鬼了,有本事你就让你的人将手中的兵器都扔掉啊!”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那里长却也不会自己找不自在。“既然如此,那这位大人还请里边请。大人若是有什么需要补充,直接向小人提便可以了。”

  叶墨听了这里长的话之后,看向这里长的眼神都不同了。这里张虽然是嘴上说的好听,但是字里行间都是让叶墨休息完了早点滚蛋的意思。

  叶墨也不去做计较,等见了许褚的家人之后,叶墨再亮明身份,相信到时候许褚会有自己的选择的。

  就在叶墨等人准备进城的时候,叶墨身后的那条路上,却是升起了道沙尘。

  “敌袭!列阵!”看着那沙尘离自己等人越来越近了,众人哪里不知道这是又骑兵赶到了呢?典韦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沙尘,也是冲着那护卫双手剑士大声的喊道。

  那护卫双手剑士平时都是典韦带着训练,所以这个时候也是极快的速度就列好了个鱼鳞阵。只不过,面对骑兵的话,这些没有了武器装备的士卒列个鱼鳞阵除了拖延点时间之外,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

  而看到护卫双手剑士以极快的速度列好了阵型之后,傅凌也是眼睛亮。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