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见,老师在历史上的地位是相当之高的。

  看着脸兴奋之色的戏志才,叶墨也只是在旁笑着摇了摇头。戏志才因为自身求学时的遭遇,使得戏志才对于叶墨提出的“普及教育”是相当的赞同,同时也是直在亲身践行着这

  等到众人终于是到达了洛阳城城门口的时候,叶缺早已经带了人过来迎接了。虽然说叶缺此时心中无比忐忑,但是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而叶墨看到了叶缺等人之后,也是让典韦将马车停了下来,然后便是快步朝着叶缺等人走了过去。

  戏志才在看到了叶墨这行径之后,也是笑了笑,接着便是在叶墨后面,同样是朝着叶缺等人走了过去。

  而傅凌等人,这个时候却是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走上前去。毕竟,傅家与叶家终究是十三年没有来往。

  除了傅凌等人,许家之人这个时候也是分外的尴尬。许定虽然是认叶墨为主了,但是叶墨只是让许定跟着典韦。而典韦这个时候朝着叶家人走去,那是因为典韦与叶家之人想熟的缘故。

  叶墨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知道自己终于是又回来了。去江东趟,虽然说不上有什么致命的危险,但是还是有那么些曲折的。

  只是叶墨走进了叶家之人后,却是扫视了人群眼,便笑着对叶缺说道:“叶二呢?被你派出去了?”

  叶缺看着叶墨,脸色却是无比的尴尬。只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是瞒不过去,也是没有必要瞒过去的。“你走之后,京城发生了些事情。”叶缺说这句话的时候,嗓子却是分外的沙哑。

  看着叶缺如此,叶墨不知道为何,心中升起了道不好的念头。

  这个时候,叶墨那张微笑着的脸也是慢慢的黑了下去。只不过,只是脑海中转,叶墨便是连忙摇了摇头,想要将脑海中的那个想法甩出去。

  “典韦,带着将士们先回城西大营。陈君凯,替许家之人在洛阳城中找个落脚的地方。”既然知道除了事情,叶墨也不会选择在这人来人往的城门口说。故而,叶墨也是先让人将这行人给安顿好了。

  而随后朝着叶墨走过来的戏志才,见到叶墨突然下达这样的命令,并且整个人的脸色都是不对劲,也是猜到了发生了些重大的事情了。“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叶墨听到戏志才的问话之后,也是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才开口说懂啊道:“回去再说。”

  而典韦和陈君凯在听到了叶墨的命令之后,当即便是按照叶墨的命令去行事了。只是可怜了许母,本来还以为到了洛阳城后,那等着许家的就是荣华富贵,却没想到还没进城呢,就要先担惊受怕番。

  甚至于在陈君凯带着许家之人进城的时候,许母还想要提醒下叶墨不要忘了在圣上面前举荐许褚。只是看到了叶墨的脸色之后,许母却是没有去找叶墨说这话的勇气。

  至于傅凌等人,自然是跟着典韦去了城西大营。众人也是知道叶墨此时心情不太好,自然是没有人会去打扰叶墨。

  在那些人散了之后,叶墨和戏志才也是跟着叶缺等人直接回了叶府。

  等到了叶府的书房之后,叶墨也是将无关的人都打发走了,里面只是留下了叶墨叶缺徐庶戏志才和王越五人。

  至于叶喜,却是去打理洛家商会的事情去了。只不过叶喜的表现,看在叶缺等人的眼里,却是为了逃避些事情而故意躲开的。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墨这个时候的脸色却是没有之前在城门的时候那么难看,只不过却还是板着。

  叶缺这个时候看了百万\小!说房里其他的人,好像是求助般,只不过其他人在见到了叶缺的眼光之后,都是不自觉的将脑袋移到了另边。至于戏志才,他倒是想要帮叶缺来着,可是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呀。

  在发现没有谁会帮自己之后,叶缺也打算先挑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说。

  “少爷离开洛阳之后,阉党之人”

  “这个不要说了,你我都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等叶缺将阉党的事情说完,就被叶墨给无情的打断了。

  叶缺的话在被叶墨打断之后,却是不敢说什么。“朱灵回来了趟,带回来了叶的消息。”

  在听到叶缺说叶有消息之后,叶墨的眼神顿时便是暗了下去。只不过想到叶缺说叶的时候,语气中还带有丝轻松之感,那想必叶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只不过,毕竟叶失踪这么长时间,叶墨还是要关心下的。“叶现在怎么样?”

  “很好,叶托朱灵带了话回来,希望少爷能将叶三或是叶真派去助他击杀关羽。”在见到叶墨问起叶的事情,叶缺也是松了口气。

  叶墨听到叶缺说叶竟然想要让叶三或是叶真去帮他,也是稍微愣了愣神。不过,在听到叶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击杀关羽的时候,叶墨也是有那么瞬间的激动。

  不过想了想,叶墨却是将那激动的情绪给压制了下去。关羽不是般人,当然了,叶等人同样不是般人。只是这件事情八字还没有撇,洛阳离叶现在待的地方远着呢。

  “除了叶,还有其他的事情吧。”看着叶缺,叶墨也是皱了皱眉,叶缺直是顾左右而言他,那想必自己之前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叶缺虽说知道那件事情没有办法瞒下去,但是真的要面临叶墨盘问的时候,叶缺又是很难开口。

  只不过,在不小心对上了叶墨的目光的时候,叶缺却是看到了叶墨眼中的那丝祈求之色。

  这个时候,叶缺也是暮然的醒悟,叶二出事了,叶墨又是何尝不难受呢?当年在草原上的时候,叶墨就曾今因为那次的事情,立下誓言要在五年之内取十万匈奴人首级祭奠死去的那些弟兄们。

  如今,还没有超过两年,叶墨就已经带人杀了数万匈奴人了,五年要杀十万匈奴人,对于叶墨来说,真的不是难题。

  可是,叶墨却还是将系统发展重心的相当大的部分放在了匈奴人身上,因为现在叶墨的目标不是十万匈奴人了,而是要灭族!

  现在叶二死了,叶墨和叶二之间的感情比之最初的那批兄弟更甚,叶墨怎么可能会希望叶二出事呢?

  只是,有时候不是希望就会便是现实。“叶二他,死了,为了救我,死在封菲絮手里。”

  说这话的时候,叶缺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小。只是其他人却没有看到叶缺因为低下了头颅,那眼神中无限的自责和愤怒。

  只是,经历过次那种事情的也摸摸,却是理解了叶二的心情。咬了咬牙,叶墨将叶缺的脑袋揽到了自己的怀中,然后使劲的睁了睁自己的眼睛,不让里面的眼泪留下来。

  “封菲絮呢?”在叶墨故作镇静的摇了摇脑袋之后,也是高抬着头,沙哑的问出了这个名字。若是不抬起自己的脑袋,叶墨真的不能保证自己就不会哭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若是叶二因为别人而死,那叶墨或许会伤心,但是却不会到这个程度。只是那封菲絮却是叶墨说留下来的,这才造成了这惨剧的发生。

  伤心自责,重重情绪齐涌向叶墨,可是叶墨却不能落泪,因为叶墨是叶家之人的主心骨。

  “封菲絮已经死了,被叶缺下令杀死的。”徐庶这个时候却还是因为在处理封菲絮的事情上,对叶缺抱有丝的意见。哪怕是这个时候,徐庶说话的语气依旧带着丝的不悦。

  在听到徐庶说封菲絮死了之后,叶墨也是点了点头,同时挽着叶缺脑袋的右臂力气有加大了分。“死了好,我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最初就杀了她!”

  听到叶墨这么说,叶缺这个时候终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叶缺是系统召唤出来的没错,但是不代表叶缺就没有人类的情感。

  对于叶墨这个主人的命令,他们会不计切的去执行。他们可以去死,只要是叶墨下令,哪怕前路是万丈深渊,他们也不会眨下眼睛。

  但是叶缺终究只是名农民升级起来的,在叶墨离开的这段时间,却是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叶缺身为叶家暂时的主心骨,自然是不能流露自己原本的情感。积压了这么久的情绪,叶缺真的很累。

  现在,叶墨回来了,而且还认同了叶缺所做的切,叶缺这个时候的情绪全部上涌,哪里还能止得住呢?

  徐庶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突然听到叶缺的哭声。这令徐庶也是感到极为震撼,同时也是将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自己的口中。

  只是,这个时候叶墨却是将目光对准了王越。“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没有传回消息来?”

  王越站在旁,早就是有些颤抖。因为王越知道,这件事情和自己那是真的有极大的关系。

  这个时候王越听到叶墨的问自己,也是急忙回答道:“那个时候,他已经晕过去了,并不知道卫仲道的命令,所以没有传回来消息。”

  “晕了,为什么?”叶墨虽然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但是语气还是颇为不善。

  王越虽然是代剑圣,但是在面对叶墨的时候,王越还真是将自己代入了叶墨麾下情报头子的身份,这是因为王越实在是见过了叶墨手下那批人太过于惊世骇俗的拷问手法。

  “因为祝家二哥,祝家二哥找到了卫仲道,他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提卫仲道挡了两招,晕了过去。”

  听叶墨和王越的这段对话,说的显然是卫仲道旁边那颇为受信任洛弋。

  原来,洛弋竟然是王越的名记名弟子,因为受王越救命之恩,故而甘愿用苦肉计,卧底与卫仲道身边。

  之前卫仲道让有雾却黎做的很多事情,洛弋都是通过些不同的方式将情报传到了叶墨的手中。比如,冯芳叛敌那次,还有叶墨遇刺那次。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微信公众号!

  第三二九章:蔡琬顶罪

  ?叶墨回了洛阳的消息很快就被其他家族的人给知道了,二和叶墨关系看似不是很好的蔡邕却是直接就登门拜访。

  蔡邕虽然不太喜欢叶墨,但是叶墨不再洛阳的时候,的确是阉党最为嚣张的时候。这个时候叶墨既然回来了,那自然是应该带着皇党反扑了。如此,蔡邕才要赶满来叶府拜见。

  而蔡邕要来叶府,不知为何却是被蔡邕的二女儿蔡琬给知道了。蔡琬既然得知了叶墨回来的消息,那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这个机会的。

  蔡邕眼见着自己的女儿竟然在叶墨回来了之后,便缠着要道去叶府。这却是让蔡邕想起了之前卢植所开的那个玩笑。

  或许,这不是个玩笑。蔡邕心中如是想到,但是蔡邕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要说不让蔡琬起去吧,那蔡琬肯定还会偷偷的跟着。

  既然没有办法,那蔡邕也是只好带着蔡琬道了。

  在马车上,蔡邕路之上都是和蔡琬说着蔡家和叶家之间那微妙的关系,同时也是隐隐额劝说这蔡琬不要和叶墨搅到起去。只是看着蔡琬的那满脸愉悦的表情,蔡邕最后也只能是放弃了劝说了。

  等到了叶府门口的时候,蔡邕正想让那守门的小厮前去通报。只不过,那小厮在见到随着蔡邕之后走出马车的蔡琬的时候,却是笑着对蔡邕说道:“蔡大人,我家大人如今在书房,大人直接过去找他便好。”

  蔡邕却是不知其中的门道,只当是叶墨早已有了交代,故而直接带着蔡琬进去了。

  而蔡琬却是知道其中的缘故,那守门的小厮,却是当日蔡琬过来的时候带着蔡琬进去的那人。

  在进去的时候,蔡琬也是朝着那守门的小厮报以了个感谢的微笑。

  叶墨等人虽说对待家中的任何人都是和颜悦色,但是毕竟是名下人,而且还是守门的,来往的宾客见到他们,那里会有如此颜色。

  故而,这小厮也是颇感兴奋,喃喃道:“若是此人为我等主母,那便好了。”

  蔡琬当然是不知道那小厮的心中想法,当然了,若是知道那小厮的想法,想必会脸红的概率要大过生气的想法。

  蔡邕和蔡琬起朝着叶府书房的方向走去,期间,也是看到了叶三在离书房不远的地方守着。只是叶三看到是蔡邕父女,也是没有过来盘问什么。

  因为种种巧合,使得书房中的叶墨等人却是不知道蔡邕到来的消息,还在讨论着叶二死亡的那件事情。

  蔡邕这个时候也是想要去敲那书房的大门,只是在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说话声音的时候,却是又将手收了回来。

  “那葑菲絮直在你等的监视之中,如何能够拿到那匕首的?”叶墨看着王越,语气中夹杂这些不满的意思。

  王越当然知道叶墨为什么会不满,叶墨早之前,可是和王越打过招呼,让王越监视住葑菲絮的。可是最后呢?那葑菲絮却是那到了柄匕首,而且还杀死了叶二。甚至要不是叶二以身相救,死的就是叶缺了。

  “主公,是这个盒子,那葑菲絮是从这个盒子中拿到那匕首的。”显然,王越也是早有准备,这个时候是将那柄匕首和之前装着那匕首的盒子并拿了出来。

  叶墨只是接过那个盒子,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却是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甚至是没有找到打开它的方法。

  “恩?这个怎么打开?”既然打不开来,那叶墨也是将这个盒子重新递回到了王越的手中。

  王越接过盒子之后,拿在手中鼓捣了下,这个盒子却是自动打开了。然后,王越又将这个盒子递回到叶墨的手中。

  接过盒子,叶墨又是拿着研究了会儿,实在是没有发现什么,便又对着王越问道:“你是怎么打开来的?”

  “回主公话,这个盒子是马均研究明白的,然后才教会我们打开它的方法。”王越却是不敢揽功,而是将马均如何打开这个盒子的事情给说了遍。

  这个时候,站在书房外面的蔡琬脸色却是突然的变得难看了起来。个盒子,而且还是不知道如何打开的盒子。这个,好像是那个很漂亮的盒子。只是,为什么那个盒子会来到叶府,它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姐姐手中吗?

  “这个盒子是谁带过来的?”既然知道了这个盒子不应该是府中的物品,那叶墨当然是要知道这个盒子是谁带过来的。知道了那个盒子是谁带过来的,那就知道卫仲道在自己身边安插的那个人了。

  王越这个时候看着叶墨,却是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而除了王越之外,门外的蔡琬同样是无比的紧张。

  “怎么?”叶墨见王越竟然久久不回答自己的话,也是抬头看着王越。当看到王越紧张的脸色的时候,叶墨也是变得愤怒了起来。难道说,那人竟然和王越还有关系不成,或者说,王越打算包庇那个人?

  见到叶墨生气,王越也是觉得自己无法担当那个责任。“那个人,是是是蔡家二小姐。”

  听到这句话,叶墨当即便是站了起来,顺便也是将叶缺吓了跳。

  而门外的蔡邕父女听到王越的话之后,也是无比的震惊。

  “怎么回事?”蔡邕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女儿,语气中即带着丝的疑惑,同时也是带着丝的焦虑。

  叶二死之后,蔡邕也是前来吊唁了。只是蔡邕这个时候才发现,貌似自己的女儿还和叶二的死有些关系。

  再加上因为叶家和卫家曾经的些事情,使得卫家最终遭遇了灭门的惨剧,让蔡邕这个时候也是无比的担忧。

  而蔡琬这个时候却是突然哭了出来,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个人,却是间接的害死了此人的家人。这时之间,让蔡琬这个弱女子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并且这个时候,蔡邕还不合时宜的催问,更是让蔡琬陷入了个无比无助的场面。

  只是,蔡琬如何能够说出自己的姐姐来,那岂不是又亲手将自己的姐姐给害了吗?

  没有办法回答,同样也不能够回答,这让蔡琬如同个被遗弃的人般,无助,对自己失望,悔恨

  叶墨等人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几人也是齐朝着门口望了眼,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五人出来之后,看着脸怒色的蔡邕,和站在原地呆呆哭泣的蔡琬,几人也是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呆在原地看着。

  蔡琬这个时候看着出来了的叶墨,看着叶墨因为知道了叶二死讯而伤心红了的眼睛,蔡琬这个时候更是感觉到自己和叶墨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蔡邕看着叶墨等人出来之后,也是连忙看向了身后,忙点头哈腰到:“太尉大人,我家小女必定是被人陷害的,蔡某必定会给大人个交代的。”

  叶墨这个时候看着脸泪珠的蔡琬,也是想到了什么东西。“那件事情,蔡琬小姐应该是不知情。”

  蔡琬听到叶墨这么说,当即也是止住了泪水,呆呆的看向了叶墨。而忽然蔡琬又是想到了什么,当即也是朝着叶墨说道:“不,我知道,这是我干的。”

  说完,蔡琬给不给其他的人反驳的时机,直接便是转身朝着叶府大门跑去。

  蔡邕看着蔡琬跑走,也是朝着叶墨告了声罪,跟着蔡琬的脚步便是追了出去。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戏志才这个时候看着蔡邕父女,当即也是不解的朝叶墨问去。

  叶墨转头看了看戏志才,然后说道:“你觉得,是什么人才会让蔡家二小姐自愿承担这个责任而不告发呢?”说完,叶墨也是转身又进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