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问题。说实话,叶墨现在手中,还真的就没人了。

  叶三,别说叶三没有那统兵的能耐,就算有,叶墨也是需要叶三去做其他事情,岂能被绑在邯郸?

  可是除了叶三,那就典韦了。要是说派遣典韦去邯郸,叶墨那就呵呵了。

  想到典韦,叶墨自然就是想到了许褚。只是许母想让叶墨将许褚举荐给刘协,而许褚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叶墨自然不好现在就安排许褚去邯郸。

  既然那许褚不行,那就只有个人了,许褚的哥哥——许定!对于许定来说,或许,这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第三三二章:许定贤妻

  ?韩暹这个时候看到叶墨在冷眼看了自己眼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心中也是无比的忐忑,却也是站在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好。

  只是叶墨这个时候却没有继续理会韩暹,对于韩暹这种人来说,但是压服他,或许会让韩暹听话。但是要让韩暹不仅听话,还能主动去为叶墨担忧,就需要些更加高明的手段了,比如,给些好处。

  手胡萝卜,手大棒。这是个很老套的手段,但是同样,也是个很有用的手段。

  此时韩暹已经是见识到了叶墨的厉害之处了,自然是不管轻举妄动了。可是这还不够,个没有积极性的人,如何能发挥出作用?

  “韩将军,如今卫尉之职尚且空缺,不知道韩将军有没有心?”韩暹正在旁忐忑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了叶墨来了这么句话。

  韩暹乍听到叶墨这么说,然后看到叶墨依旧是那副古今无波的面孔,却是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怎么,韩将军不愿意?”看到韩暹如此淡定,叶墨还以为自己下错了药了。只不过,韩暹之所以会在心中产生那丝的怨气,不就是因为官职过低么?

  这下,韩暹却是听得清楚明白,原来自己之前听到的都是真的,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大人,您,您说的,可,可是真的?”

  激动之下,韩暹却是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只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叶墨看到韩暹如此激动,这才算是放心了下来。想要马儿跑,自然是要给草料。

  点了点头之后,叶墨也不再去看韩暹的反应,而是起身便朝着门外走去。

  这会儿,韩暹却是连去送送叶墨都是没有想到要去做。不过,等到叶缺等人全部走了出去之后,韩暹还是反应了过来。可是等到韩暹追到韩府大门口的时候,却是见到叶墨已经走出了段距离了。

  在离开韩暹的府邸之后,叶墨也是去了趟许家的落脚之地。

  来,是因为第二天要举荐想许褚,所以需要提醒许褚第二天和自己起去皇宫。而来,则是通知许定从韩暹那调五千士卒去邯郸。

  虽说先前叶墨对韩暹说要调走五千人去邯郸只是个要分走韩暹实力的说辞,但是细细想来,调五千士卒去邯郸还真是很有必要的。

  虽说邯郸已经有高顺的陷阵营在那镇守,可是陷阵营毕竟是经历过番恶战的,损失在所难免。就算吕布多留了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立即融入陷阵营当中的。

  只是叶墨不像之前,这时还真没有理由支援高顺些士卒了。毕竟,高顺乃是吕布的人,老是接收叶墨派出的士卒那时几个意思?

  这个时代的吕布,虽然没有太大的野心,毕竟,他这世已经得到了认可了。不说身上的那些官职,便是“天下第武将”的名头,也是够吕布得瑟了。

  可是吕布虽然野心没有了,“领地”意识却还是存在的。之前吕布就因为叶墨经常性的调动陷阵营,而对叶墨也是好生怀疑了阵。

  而叶墨也是深知吕布的性格,只要顺着吕布的脾气来,那就万事好说。所以,叶墨也不会去做那种自找麻烦的事情。

  不过,不给高顺士卒,不代表叶墨不能往邯郸派兵啊。吕布为什么会同意冀州的投降请求,为什么在邯郸只留下高顺的陷阵营?那是因为,吕布帐下的士卒真的不多。

  许家落脚的地址,叶墨也是知道的,陈君凯在安排好了许家人之后便是向叶墨报告过。故而,叶墨也是没有遇到丝毫问题就找到了许家之人。

  许家之人被安排在洛家商会下属的家客栈,所以给安排到了没有人打扰的后院。

  在看到叶墨出现在那个后院之后,许家之人也是纷纷朝着叶墨行礼。毕竟,这里是洛阳,在许家之人看来,这里可是叶墨地盘。

  而叶墨这次倒是没有阻拦许家之人的行礼,在受了这礼之后,叶墨才对许母问道:“大娘觉得这里条件如何?”

  许母听叶墨这么问,也是连忙笑着点头:“好好好,老婆子活了这么长时间,就没有住过比这还好的地方。”

  叶墨听许母这么说,也是安心了。在礼貌性的寒暄了阵之后,叶墨也是进入了正题了。

  “仲康,明日早你便随我入朝。以你的武艺,封个禁军统领还是没有问题的。”转头看着旁的许褚,叶墨开口说道。

  听叶墨这么说,许家之人皆是兴奋了起来。本来,他们还以为还等几天甚至个多月,可是没想到,今天刚到了洛阳,明天叶墨就会在皇帝面前举荐许褚。

  “多谢大人!”许褚这个时候也是异常兴奋,但这不是因为自己可能要当官了,而是因为可以实现自己母亲的心愿了,同时,也是为许家增添光彩。

  待到许家之人的这段兴奋劲暂时压下来之后,叶墨这才对着许定说道:“孟康,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明日与仲康起,随我入朝,在御前听用;第二,让你统兵,前往邯郸,协助高顺将军威慑冀州世家。”

  许定虽是许褚的大哥,但是许定却不是许母所生,而是许父的名小妾的儿子,故而字“孟康”。只不过,许父和许定的亲生母亲如今都已经去世了,故而许定也是直接称呼许母为“娘”,而不是“大娘”。

  在叶墨这话说出来之后,许家之人便是将目光对准到了许定的身上。

  在许母看来,许定应该选择和许褚起,在御前听用,如此,兄弟两个也可以相互之间有个照顾。而且,许定若是去了邯郸,那水梦瑶怎么办?

  水梦瑶乃是许定的妻子,水姓乃是小姓,而且水家人也不多。所以,水家虽然要比许家富足,可是在谯国的声望却是赶不上许家。也真因为如此,水家才会同意将水梦瑶嫁给许定。

  这个时候,水梦瑶可是随着许定起来到了洛阳。若是许定选择了去邯郸,那将水梦瑶留在洛阳肯定不妥,可是去邯郸的话,却是如何安排水梦瑶呢?

  许定这个时候明显也是动摇了,虽说许定之前已经认叶墨为主了。而且,许定也是明白叶墨必定是更希望自己千万邯郸。

  可是,许定这个时候真的很纠结。留在洛阳,也能在御前听用,日后的成就不定比不上带兵前往邯郸。只是如此的话,许定却是觉得叶墨接下来会有些难办。

  许定不觉得自己是个天纵奇才,投靠名大人物便能被委以重任,直接就是将支军队丢到自己手中。可是叶墨这个时候却是真的有这个打算,那就说明叶墨如今手底下真的缺人。

  许定看了看家人,脸色却是变得坚定了起来。“主公,属下愿意去邯郸。”

  叶墨说完之前的话之后,见许定考虑了这么久,虽然脸上没有表示,但是心中难免有些担心许定不愿意去邯郸。此时听到了许定的回答,叶墨也是长舒了口气。

  “大儿,你留在洛阳,陪着虎儿起不好么?”许母在听到许定作出这个回答之后,顿时又是急了。

  这许定要去邯郸,先不说家人要分开。既然是带兵,那很明显可能会有战事发生,这战事起,刀剑无眼,万

  “娘,儿子相信,弟弟个人在洛阳,也是会被重用的。而且,主公他们不是在洛阳么?”许定看着脸焦急之色的许母,脸上却是露出副轻松的表情。

  许母有些担忧当着叶墨的面却是不好说,便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水梦瑶。

  水梦瑶和许定在结婚之后,只是在许家庄待了两天便随着许家开始在路途中度过了。而现在到了洛阳,两人也还没有圆过几次房。

  水梦瑶初经人事,许母也是希望水梦瑶能够开口挽留下许定,让许定改变下自己的决定。

  水梦瑶在看到了自己婆婆的目光之后,也是有些为难。水梦瑶虽说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却也是知书达礼。这个时候,自己的男人都做了决定了,自己还要去劝说自己的男人改变决定吗?

  只是,水梦瑶虽然不愿,可是面对许母的目光,水梦瑶也是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吧。要真是什么都不说的话,岂不是对婆婆的挑衅?

  “夫君”只是,水梦瑶好不容易骨气勇气,看着许定,刚刚开口,就被许定给打断了自己的话。

  “我知道,细君不必多说。只是为夫离开,阿母年老,家中切,细君就操劳些吧。”许定也知是知道水梦瑶想要说什么,毕竟,许母看向水梦瑶的目光,许定也是看到了的。

  水梦瑶想要说的话被许定打断了,那自然是不会再说了。“夫君放心,妾身在家中会照看好婆婆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见水梦瑶如此懂事,许定也是感慨了声。

  叶墨在旁看着许定和水梦瑶你侬我侬,也不好继续打扰。“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行离开了。倒是孟康,趁着这几天还在家,好好的待你的妻子。”说完之后,也是递给了许定个“你懂的”的眼神。

  叶墨这番话,许定倒是坦然的接受了。不过水梦瑶毕竟不是未经人事,可是这种事情,说出来还是难免害羞。

  所以,水梦瑶听了叶墨的话之后,看了看许定,却是发现许定的目光也是正好看着她。时之间,水梦瑶脸色便是羞得通红,看的许定“食欲”大开。

  “你们小夫妻便是要温存,也是要等到晚上的嘛。”叶墨离开之前,还不忘打趣番。

  只是,如此来,水梦瑶的脸色更是羞红,都快要滴出水来般。然后抬头看到已经被惊艳到了的许定,转身朝着房间内跑出了。

  第三三三章:求贤之策

  ?第二天大早,叶墨担心许褚会误了时辰,还特意先到徐家人下脚的客栈去接许褚。

  果不其然,叶墨道的时候,许褚还未起来呢。倒不是说许褚多么的不重视这件事情,而是因为许褚昨天晚上太过于激动了,结果大晚上的睡不着,临这个时间了,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许母因为年纪大了,睡眠也不太好。这个时候许母虽然醒了,但是却不认为早朝的时间会这么早,也是没有去叫许褚。

  在叶墨让客栈的人去通知下之后,许褚这才睡眼朦胧的被许母拉了起来。

  打理了番之后,许褚这才尴尬的出现在了叶墨的面前。“大人,久等了。”

  看着许褚身上虽然还是身粗布衣服,但是叶墨却看的出来,这衣服却是新的。看到这情况,叶墨也是抚了抚额头,自己居然将这种事情给忽略了。

  许褚看到叶墨抚头,还以为叶墨等久了有点不耐了。

  只不过还不等许褚想出来要说什么,叶墨就说道:“既然出来了,那就走吧。我跟你说,宫中有些规矩你还是需要遵守的。皇宫那么大,到了里面可不能乱跑”

  边走着,叶墨也是边向许褚说着些宫里的规矩。虽然叶墨对许褚能够担任禁军统领这件事情很自信,但是在宫中禁军统领还有不能去的地方呢。

  许褚因为之前叶墨的那个动作,这个时候也是不敢乱问。只是边跟在叶墨的后面,边附和着叶墨说的话。

  直到了未央殿旁边的辅殿,叶墨这才停止了对许褚讲宫中的那些规矩。

  这个时候,叶墨就是想讲,那也是不可能呀。袁槐等大臣这个时候可是已经围了过来了,毕竟叶墨可是皇党的中心人物,尽管叶墨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看到叶墨身边竟然还带着个不认识的人,众人也是觉得好奇,纷纷上来询问。

  这个时候许褚却是已经呆愣住了,在谯国的时候,许褚就是连个县令都没怎么见过。可是在这里,随便拉出个人去,那也是需要谯国县令躬身相迎的角色。

  而现在,这些人都将许褚围在了中间,让许褚这个实力达到了流武将层次的人也是颇感激动。虽然,许褚知道这些人都是因为叶墨才围过来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叶墨却是没有理会那些人的问题,而是看向吕布问道:“吕将军,昨晚收获如何?”

  听到叶墨问起,吕布也是豪放的放声大笑了阵,然后才答道:“先生都已经将前面的工作都做好了,吕某又岂能将事情办砸呢?”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这个时候阉党派的官员都是没有到场,在自然是知道叶墨和吕布说的是什么。

  虽然皇党的官吏对于阉党之人都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叶墨只不过刚刚回来,就已经将事情给处理好了,还是难免让些官员感到不寒而栗。

  那可是数十名朝廷官员,可不是数十头猪。那些人的下场,用脚趾头想想也该明白,岂能是落着好?

  而许褚这个时候却是不知道叶墨和吕布说些什么,只是知道朝中的官吏对叶墨都是很尊敬或是很畏惧的。

  “时辰已到,准备早朝!”就在这个时候,未央殿走出名太监,对着辅殿中的众人说道。

  众人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发现那人竟然是阉党之首的张姓太监。

  看到那张姓太监之后,众人也是下意识的就不想去和他有什么目光接触。不过,刚刚升起这个想法之后,众人又是想起了叶墨已经回来了,而且看起来已经对阉党动手了,众人便又是抬头挺胸的从张姓太监面前晃荡而过。

  只不过,那张姓太监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这切,对于阉党派系之人不在的场景,却是没有丝毫的其他的表示。甚至在看到叶墨的时候,张姓太监还点头示意了番。

  张姓太监的这个举动,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是极为不解。难道,这个时候这张姓太监还有翻盘的手段不成?

  不过,这个时候可没有让那些官吏思考的时间。在进了未央殿各自站好之后,刘协也是差不多到了。

  刘协进来之后,虽说是已经知道叶墨回来了的消息,但是现在看到了,还是比较惊喜的。没错,就是惊喜,要知道,叶墨就算在洛阳的那段时间,也不定会每天都过来上朝的。

  “叶爱卿,可是有什么大事禀报?”刘协坐下之后,直接不看其他人,便是朝叶墨问道。

  叶墨见刘协问自己话,当即便是站了出来,道:“启禀陛下,臣回来之后,听说有朝中官员遇刺。未经许可,臣便擅自调查了此事,并让吕将军将参与此事的其他官员全部缉拿。”

  经叶墨这么说,刘协这才注意到此次早朝少了许多的官员。只不过,叶墨这么做,刘协虽然有些不愉,却也没什么好说的。

  难道要说叶墨不经允许,擅自调查朝廷官员不成?

  而且,这件事情刘协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刘协却没有着手调查这件事情。

  在叶墨遇刺之前,叶墨就已经和刘协商量过个计划。本来,叶墨的计划是用来收服韩暹的,只不过在调查了些官员要么有异心,要么野心太大,故而借着这个计划杀了那几人。

  可是,刘协却是没有想到叶墨竟然还有计划没有和自己说。这抓拿阉党官员之事,叶墨就没有和刘协通过气。

  这阉党之人,对于刘协来说,还是很有用的。帝王权术,讲究的就是平衡。之前,因为叶墨和叶缺,使得刘协直没有办法扶持另个派系的官吏。

  而叶墨的计划,却是让刘协看到了希望,个开始让自己玩帝王权术的希望。

  可是,这个梦好没有做几天呢,叶墨就生生的将其击碎了。

  “叶爱卿,有道是法不责众。况且,这么多官员,总是有主有次的吧。更何况,这么多官员被抓,那朝中的事务岂不是没有人处理?”刘协既然不好和要翻脸,也是只能妥协,试探着说道。

  却不料,叶墨这次竟然无比的坚决。或者说,却没想到,刘协在众人面前如此低下面子,叶墨竟然还那么坚决。“陛下,刺杀朝廷要员,这简直就是谋反啊!今日他们敢刺杀朝廷要员,明日他们就敢派人刺杀陛下呀!”

  听到叶墨如此义正言辞的话语,刘协差点没跳起来骂街。这事本来就是叶墨策划的,结果叶墨却还要再其他官员面前装好人,这件事刘协还不能说出来,简直就不得不忍啊!

  “那依照叶爱卿的看法,该如何解决朝廷官员空缺之事?”刘协这个时候,也是只能做出妥协。现在会想起当初和叶墨密谋那个计划的场景,刘协是肠子都悔青了,登时有种上错贼船的感觉,好奇怪。

  “如今这事情已经发生了,当下之急,来是找到此事的背后主谋。二来,则是挑选官员,担任那些空缺之职。”叶墨这个时候,倒是很快便将此事的重点给指了出来,看样子是考虑了很久了。

  “如何挑选官员?”刘协这个时候还是有点扶持其他派系官员的想法,故而对于这点,也是最为关心的。

  叶墨看着刘协,又是不假思索的说道:“第,从各地挑选在官员,直接提拔地方官。第二,发布求贤令,从民间选拔有才之士。”

  叶墨的第点意见,朝中的官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