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定。只要许褚能使用这柄锈刀,那刘协就准备给许褚个禁卫军中的官职。

  第三三六章:占据上风

  ?许褚看着那地上的锈刀,倒是很是失望。

  这到上面居然还有铁锈,有铁锈就算了,那大刀上的锯齿还不是样的深,相互之间的距离也是不致。

  只不过,看在叶墨的面子上,许褚还是勉为其难的弯下腰去拿下地上的那柄大刀。

  开始许褚还是满不在意,但是在许褚的手刚碰到地上的那柄锈刀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因为开始没有在意,使得许褚也没有打算用多大的力气,可是这么来,许褚竟然差点将自己的腰给闪了。

  提拿过重物的人可能会清楚,旦错误的估计的那重物的重量,然后准备不足的话,那是极为有可能会闪着腰的。就像用大了力,但是物体太轻了,那提重物的人就很可能会仰倒样。

  许褚就是以为那柄锈刀不会太重,最多就是比之前的刀要重上点点罢了。可是不曾想到,这锈刀看着不怎么样,可是重量却起码达到了百多斤的样子。

  不过,好在许褚天生神力,要是其他人,这下没准就栽倒了。要知道,拿刀可不是举重,那可是拿着刀柄要提起这百多斤重的东西。尤其是这刀的设计,使得刀尾的重量占据的比重极大。

  许褚急忙将双手起握住那锈刀的刀柄,这才勉力将那锈刀拿在手上。只不过,虽然许褚拿起了地上的锈刀,可是要挥动起来,却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当然了,挥着转圈那还是可以办到的,可是比武比的是拿着武器转圈么?

  艰难的挥舞的几下之后,许褚便将那锈刀的刀尖杵在了地上,然后喘气了粗气。

  叶墨看着这情况,也是走上前去,问道:“仲康,这刀如果太重的话,那就从之前拿过来的刀里面选柄吧。”

  许褚之前还看不起手中的这柄锈刀,可是这个时候却是驴脾气上来了,非要和这刀较个真不可。“大人,这刀挺好的,不用换。”

  看着许褚这个样子,叶墨倒也不知道许褚心中是怎么想的,还当许褚是真的喜欢上了这柄刀呢。

  许褚选了这柄刀,可是短时间内却不能运用自如,而吕布这个时候可是还在旁等着呢。

  许褚回过头之后,本来还想和吕布说直接肉搏,不用兵器。可是回头就发现已经有人将吕布的武器递到吕布的手中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许褚自然是不再好说不用兵器了。而且,之前和吕布交手的那几招,许褚还是有点发怵的。

  虽然说打起来的话拳拳到肉那时十分带感的,可是真要是每碰拳就感觉手要断了次,这感觉还是不体验的好。

  想了想之后,既然没辙,那就只好从之前那批大刀里面挑选柄了。

  在歇了阵,等许褚觉得自己歇够了之后,这才背着那柄锈刀,然后手中拿着柄放到外面回应起哄抢而许褚却觉得很是般的大刀。

  吕布之前却是直拄着自己的方天画戟站在广场之上,直到许褚走了过来,这才睁开眼睛。

  只是,吕布没有睁开眼的时候还好,睁开眼,自己本身的气势合着那柄杀过无数人的方天画戟起,直接便是朝着典韦冲杀了过去。

  许褚原本还打算过来之后说几句狠话的,被吕布的气势这么压迫,这次表现倒是比之前要好,起码没有后退。不过,许褚想说的那些厉害话,却是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去了。

  “你准备好了?”吕布那气势散便收,看上去就像是只为了给许褚个下马威般。

  “咕!”许褚看着吕布,艰难的咽下了口口水,然后才说道:“准备好了,来吧。”虽然这话挺提气的样子,可是怎么看,这话也只是剩下提气的作用了。

  吕布听许褚这么说,马上便是将方天画戟甩到自己的身前,摆出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就不动了。

  许褚看着吕布这动作,哪里还会不知道吕布这是让他先攻呢?许褚这下也是丝毫不敢大意,或者说许褚这个时候根本就是没有大意的资格了。

  提着手中的大刀,许褚便是朝着吕布冲了过去。

  吕布看着许褚冲过来,脸上却是依旧保持着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不过,吕布的眼睛可不是像其脸色样,而是激射出股严肃的神色。

  许褚那冲向吕布的样子看上去全是破绽,可是吕布却知道,不管他攻击许褚的哪个破绽,都会遭到许褚更为激烈的打击。

  许褚虽然攻击毫无章法,可是吕布之前看许褚打了那么多局,总该看出点什么名堂的吧。

  而许褚的特点,便是露出无数的破绽,然后趁着对手攻击其破绽的时候,在用更为猛烈的攻击,迫使对手不得不回防,然后陷入无还手之力的死局之中。

  可是,就算吕布这个时候攻击许褚的破绽,许褚能将吕布打到没有还手之力吗?这答案那时很明显,那不可能。

  但是,吕布还是不愿意给许褚那个机会。所谓寸长,寸强;寸短,寸险。这说的可不是使用的武器越短,那么自己的危险就越大,而是说对手可能遭受的危险越大。

  吕布这个时候本来就用的是近战不利的方天画戟,这要是被许褚近身了,那吕布身的战力能发挥出五成来都算是超常发挥了。要真是五成的战力,吕布可不认为自己是许褚的对手。

  所以,吕布无论如何都不会给许褚那么个近身的机会。

  也正因为此,台阶上的那些文臣武将和刘协,却是看到吕布这个时候竟然选择了后退,着实让那台阶上掉了地的下巴。

  只不过,吕布在退了两步之后,也是暂时的躲掉了许褚的这波冲击,然后直接便是用脚将头拖在地上的方天画戟直接踢向了许褚。

  而许褚也是没有想到吕布竟然会这么做,但是还不等许褚的思绪整理过来,手上的那柄大刀便将那方天画戟砍向了自己右边。

  不过,吕布好像知道方天画戟会被许褚砍向自己的左边般,早在刚将那画踢出去的时候,吕布整个人就朝着左边移动了。如此,整个局面看起来就好像是许褚故意将那画戟劈还给吕布般。

  而在接到了画戟之后,吕布也是趁着许褚稍微愣神的功夫,,直接便是朝许褚发起了反击。

  许褚看着吕布的方天画戟从自己的右侧袭来,顿时整个人都是吓出了头的冷汗。不过,这个时候许褚倒不至于被吓的没有办法动弹。在吕布手中的画戟刺中许褚的身体之前,许褚便是朝着前面跨出了大步,倒是正好躲过了吕布的击。

  而吕布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正中下怀,手中的画戟直接便是朝着许褚扫了过去。这要是扫中了,许褚不死也得重伤了。

  而吕布敢这么做,就是因为知道许褚定能够躲掉这击。而不出吕布所料,许褚的确是做出了躲避的反应,可是这个时候吕布和许褚却是忘了许褚背上那百多斤重的锈刀了。

  许褚受背上重物的影响,最终也是没有完全躲开吕布的这击。而也真是因为那柄锈刀,让吕布的那击无功而返。因为,吕布的画戟正好击中了许褚背上的锈刀。

  不过,这个时候有人仔细去看的话,那锈刀上面被众人认为的“铁锈”,却是丁点儿都没有掉。

  而乘着这个机会,许褚也是朝着吕布欺身过去。这个时候,吕布却是难了。这要是想不让许褚近身,那就必须要弃掉手中的画戟。可是弃掉手中的画戟,吕布还不如直接认输来的痛快。

  时之间,许褚竟然去的上风了!

  第三三七章:打成平手

  ?许褚看到自己竟然奇迹般的占据了上风,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直接便是挥刀朝着吕布扑了过去。

  而吕布自然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至于像最初那样后退,吕布只要不是自己找死,那就绝对不会再那么做了。

  第次,算是许褚没有经验,而且那时许褚也不会真的找死直朝着吕布扑去,那时有个距离的。

  可是这次不同啊!这次明显是吕布已经落于下风位置了,那不痛打番,难不成还让许褚放水不成?

  看到吕布出入如此处境,刘协倒是点都不担心。毕竟,刘协本身虽然学过武艺,但也就是个三脚猫的水平。刘协本来就对吕布“天下第武将”的名头深信不疑,自然不知道现在吕布是真的处于下风了。

  倒是台阶上那些武将,这个时候却是表现各异。之前被许褚打败的那几个武将,这个时候脸色明显好看点了。连吕布都输了,他们输了看上去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而另外那些没有上的,这个时候脸色便是显得无比的诧异。

  吕布竟然会子啊对的比武中处于下风位置!这可能吗?这简直就是要让他们重新认识下这个世界呀!

  而吕布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会束手就擒,若是换做其他人的话,除了选择和许褚近战或者是抛下方天画戟之外,那就当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可是吕布这个时候却是意外的站在了原地,然后将方天画戟往自己这边拉,画戟的小枝直接划过许褚的肩部。

  许褚虽然感知到了吕布的动作,并且提前就做了躲避了,可是到最后,终究是没有完全躲掉,而是让那画戟的小枝划破了自己右肩的衣服。

  不过,这个时候许褚可不会在意自己这件衣服被划成什么样子了。之前吕布散发出来的气势让许褚的心理严重受挫,这个时候能够打上场,那自然是追求酣畅。

  只不过,在许褚依旧冲向吕布的时候,吕布却做出了个让许褚十分意外的举动。

  看着许褚冲向自己,吕布竟然直接将画戟掷向了许褚,然后同样欺身上前,令许褚竟不知吕布到底要干什么。

  但是条件反射之下,许褚依旧是用刀将吕布掷向自己的那柄画戟给劈开了。不过,这个时候许褚倒是控制了下自己,将那画戟给劈向了与吕布相反的方向。

  而吕布这个时候却趁着许褚应付那柄画戟的霎那功夫,竟然直接便是冲到了许褚的身后,然后伸手便是将快要掉下许褚背上的那柄锈刀给捞到了手中。

  没错,之前吕布将画戟往自己身边扯的那下,就是为了将绑住那柄锈刀的布绳给割断了。

  而许褚在背上轻之后,马上就知道了吕布之前那番举动的目的了。虽然许褚知道那柄锈刀的重量,但是还是很快的顺势往前冲了几步之后才转身。

  而在许褚转身之后,那柄锈刀也是贴着许褚衣服划了过去。看着拿着锈刀的吕布,许褚头上又是渗出了头的冷汗。

  “好刀!”吕布右手握着那柄锈刀,左手轻抚着,双眼看着这锈刀,温柔似水的说道。

  许褚本来只是与那柄锈刀较上劲了,可是没想到却被吕布如此看重。“我知道是好刀,但是好刀也不是你的,而是我的!”

  吕布听许褚这么说,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看着许褚,道:“知道是你的,只不过借来使使罢了,用完就还你。”

  见许褚如此看重这柄锈刀,吕布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许褚的招式杂乱无章,所以吕布知道许褚没有什么正经地师傅。所以,吕布还真担心许褚对自己的武器会不爱惜。

  凡是武者,从来就不是个孤零零的个体,而是“人”与“兵器”起。许褚现在的气势就已经达到了流武将的气势,所以许褚有潜力冲击更高和水准,所以吕布这才对许褚有更高的期待。

  虽说许褚这个时候还算是吕布的对手,但是武者相惜。再加上许褚这个时候也算是皇帝这边的人,以后成为敌人的可能性也不太大。所以,能够让许褚少走点弯路的话,吕布还是愿意提点番的。

  而台阶上的那些武将看到吕布夺刀的过程,使得那些武将对于吕布更是崇敬。而那些之前输了的武将,这个时候就羞愧了,果然不是同个档次的人啊!

  至于刘协身边的那些官员,这个时候看着刘协,那心中是无比的敬佩啊。“不愧是真命天子,连吕将军会有这么个反手都能看出来!”

  许褚这个时候虽然看到吕布拿着那柄锈刀不爽,但是心中的震撼却是丝毫不少于其他人。

  之前许褚可是拿过那柄锈刀的,别说用来余人交手,就是许褚拿着挥几圈那也是累的气喘吁吁的。而这个时候呢,吕布不仅用那柄锈刀来与自己交手,更是拿在手上欣赏起来了。

  不过,震撼归震撼,这比武还是要比完的。许褚知道自己不是吕布的对手,因此也是再次朝着吕布冲杀过去了。

  吕布看着冲过来的许褚,这次倒没有之前那么轻松了。毕竟,这次吕布手中拿着的,可不是之前那熟悉的方天画戟,而是刚刚才拿到手中的锈刀。

  吕布也是有心看看许褚到底能发挥出个什么样的战力,所以,只是摆出了个防守的态势。

  许褚见吕布只守不攻,顿时也是被吕布给气到了,这简直是侮辱啊!

  拿着手中的大刀,再加上背上没有了那百多斤的锈刀,许褚的速度顿时比之前快了两分。

  “嘭嘭嘭!”

  霎那之间,两人交手数合,许褚没能攻破吕布的防守,而吕布也没有要转守为攻的架势。

  许褚退后了两步,看着有些气喘的吕布,更加气喘的许褚却依旧是朝着吕布攻杀了过去。

  许褚是攻,更兼招式大开大阖,势大力沉。而吕布手中拿着那百多斤中的锈刀,还要抵住许褚刀接刀的攻势,耗费的力气自然是要比许褚大的多。

  两人就是如此攻防,转眼便是三十余合过去,两人皆是没有讨到好处。

  只不过,吕布这个时候看着早已经气喘吁吁的许褚依旧挥着刀冲杀过来,吕布也是阵头皮发麻。吕布早在五合之前,就开始用锈刀在许褚身上划出了些伤痕了,可是许褚愣是没有理。

  “这个楞子!”吕布心中暗骂声,却也不敢大意。在看到许褚再次挥刀砍来之后,直接便是利用锈刀上的锯齿抵住许褚手中的大刀,然后个用力,将锈刀依旧许褚手中的那柄刀柄扔了出去。

  许褚在手中的刀被吕布给扔出去之后,当即也是愣住了。看着自己的双手,许褚也是忍不住的发起了呆来。

  而吕布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许褚之后,便是走到了那台阶面前,对着刘协行了礼之后,道:“陛下,这壮士武艺的确了得,末将不才,只与他打成了个平手。”

  刘协只看到了吕布和许褚手中的刀同时飞了出去,哪里还知道这其实是吕布放水了的结果。

  “果不愧是叶爱卿推荐的人,那两柄大刀便赏赐给了那位壮士吧!另外,宫中如今还缺名禁军统领,便让这位壮士担任了吧。”留下看着许褚,心中也是颇为激动。留下此人,没准能够消弱些叶墨的权势啊!

  叶墨直是站在台阶之下,这个时候看到许褚还站在原地发愣,连忙上去提醒道:“仲康,还不快谢陛下的赏赐?”

  被叶墨这么说,许褚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跪在地上,冲着刘协磕头谢恩。

  而刘协本来心中还是蛮激动的,但是看到叶墨和许褚站到了起之后,顿时想起了个事情,这叶墨可是提出了“民间求贤”之策啊!而且,刘协方才的那番赏赐,好像还是默认了叶墨的这个提议呀!

  第三三八章:三论变法

  ?刘协很郁闷,真的很郁闷。

  本来在招揽道许褚之后,那时个多么好的开始啊!从此以后,培养自己的嫡系,摆脱对叶墨的依赖。

  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好像许褚也是叶墨的人啊!只是君无戏言,刘协也不能马上就将自己说过的话给推翻啊。

  再者说,许褚那是真有能耐啊。这样的人不能为己所用,反而推给敌人,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今日若无其他事,那便退了吧日宫中有株玉兰开花了,叶爱卿随朕去宫中欣赏下吧。”刘协很郁闷,郁闷,就不想处理事情了,自然是想要直接退朝了。

  但是刘协不想处理事情,叶墨还有事情需要禀报啊。“陛下,宫中卫尉职空缺良久,为加强宫中防御,臣奏请奉义将军韩暹担任此职。”

  刘协知道叶墨直对韩暹有些警惕,甚至对韩暹用出了个“请君入瓮”之计,只不过刘协自己也是上当了。

  乍听到叶墨居然举荐韩暹担任卫尉职,刘协先是诧异了下。但是很快,刘协便反应了过来,韩暹怕是已经被叶墨收服了。

  刘协有心拒绝叶墨的这个举荐,但是仔细想想叶墨所举荐之人皆是有才之人,并非是为了己私心而推举心腹之人。想到这,刘协便也是答应了。

  刘协和叶墨的关系,实在是又点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方面,刘协依赖叶墨或者说叶墨系的官员来中兴大汉。而另方面,刘协有想要培养自己的心腹,从此摆脱对叶墨的依赖。

  刘协对于此事,也是万分的苦恼。哪怕是到了御花园之后,刘协也是无心去欣赏其间的美景。

  “陛下,不知找微臣前来有何事?”就在刘协心中想着如何处理和叶墨的关系的时候,叶墨也是来到了刘协的面前。

  之前还在想如何处理和叶墨的关系的刘协,找个时候看到叶墨,反而是说不出话来了。

  “陛下可是在为许褚的是情苦恼?”叶墨见刘协不说话,便直接开口说道。

  刘协听叶墨这么说,也是惊诧的抬起头看着叶墨,他没有想到,叶墨竟然直接就将这个事情给说出来了。

  见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