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便可。”

  “然后再等下次的衰落吗?”徐庶刚刚说完,叶墨马上就接了句。

  徐庶再次愣住了,叶墨的这话,徐庶实在是无法反驳。沉默了阵之后,徐庶才开口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大人与庶理念相差,那庶便离开吧。”说这话的时候,徐庶的声音倒是有些低沉。

  “我听叶缺说,先生的好友郭奉孝在益州,先生若是去益州的话,那便带两名医者过去,我听说郭奉孝的身体并不好。”叶墨见徐庶有离开的想法,也是没有开口挽留。

  “身在曹营心在汉”,这说的可是徐庶。既然徐庶已经发现自己的叶墨的理念不符,那自然是不会再像之前那般用心替叶墨处理问题了。

  徐庶听到叶墨这么说,再次愣住了。叶墨竟然连自己的好友都如此关心,那可见对自己是如何了。

  “多谢大人,庶替奉孝谢过大人。”徐庶也是知道叶墨口中的那些医者的能力,自然是不会拒绝。

  说完之后,徐庶也是直接打开书房的房门,朝外走出去了。叶三在门口见到徐庶出来,打了声招呼,却没有听到徐庶的回答,让叶三也是颇感疑惑。

  今天不断网,十二今晚熬个夜,必须要码第二章。

  第三四章:曹操选贤

  ?“少爷,就这样让元直先生离开?”叶缺看到徐庶离开的时候,叶墨丝毫没有开口阻拦的意思,顿觉十分的奇怪。

  叶缺可是知道,当时在碰见徐庶的时候,叶墨那时候到底是又多么的激动。可是现在,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叶墨直看着徐庶走出书房,直在看不到之后,叶墨的眼神依然是看着书房门口的方向,似乎是期待徐庶能够再走回来般,只是注定是要让叶墨失望了。

  “元直先生既然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那又何必要强留呢?”叶墨回过头看了叶缺眼,也是略带些伤感。

  摇了摇头之后,叶墨看到叶缺竟然还在朝着门外张望着,顿时便是开口道:“好了,不要再看了,继续想该怎么办吧。”

  叶墨虽然知道前世三国时期曹操有发布过“求贤令”,但是对于其中的内容,却不是很清楚,或者说压更就不清楚。

  至于为什么不利用系统去查阅下资料,很遗憾,只能查阅这个时间之前的书籍,以后的却是要有必要的条件才行。比如说曹操发布的“求贤令”,只有在叶墨让刘协也是发布了“求贤令”之后,才能查阅。

  而且,在叶墨的前世,曹操在最后也是向世家大族妥协了,所以借鉴的意义并不是很大。

  与其借鉴个注定会失败的东西,倒不如自己走出条新路来。就算失败了,那又怎么样?还能有更糟糕的结局不成?

  而就在叶墨在想着如何发布“求贤令”的同时,远在青州的曹操,同样是在考虑着类似的事情。

  虽然曹操已经得到了荀氏叔侄的帮助,再加上程昱等人,还有夏侯家以及曹家众人的帮助,曹操依旧没有信心和朝廷公开对着干。

  哪怕是离开朝廷这么长的时间了,曹操依旧是忘不了叶墨那料事如神的手段。当然了,曹操也是时常听到关于叶墨的消息,想忘也忘不了啊。

  “主公,卫仲道再次求见。”就在曹操直扶着自己的脑袋的时候,程昱这个时候却是走了进来。

  曹操抬起头来,看到是程昱进来了,便皱着眉头说道:“那个卫仲道,无非就是再次劝说本将军自立罢了,不见不见!”说着,曹操也是朝着程昱挥了挥手。

  程昱听了曹操这么说,倒是没有走开,反而是劝说道:“主公,属下觉得那卫仲道并非无智之人,倒不如见他见。”

  曹操听程昱这么说,本来就脑袋疼,正想发火呢,却是想到程昱在颍川士子中的影响力,生生的将自己的怒火给压制住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便见他见吧。”曹操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倒是颇为怀念在洛阳时谁都不怵的时候。那个时候,就连小黄门蹙硕的叔父都被曹操给打死过,也没见曹操会担心些什么。

  没有很多的时间让曹操怀念过去的时光,卫仲道也是很快就在程昱的引领之下来到了曹操的卧居。

  “草民卫仲道见过青州牧曹大人。”卫仲道在刚进入曹操所在的房间之后,马上就朝着曹操行礼了,倒是将自己的姿态放低了。

  这要是在卫家还在的时候,曹操想要见卫仲道,那还要看卫仲道的心情如何呢。只是想到这些,让卫仲道在心中对要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曹操既然见了卫仲道了,样子自然是需要做足了。故而,在见到卫仲道朝自己行礼之后,曹操也是马上朝着卫仲道走了过去,扶着卫仲道的手说道:“卫先生何须行如此大礼,这让曹某如何受得起。”

  卫仲道也是顺势起身,脸上露出丝感慨之色,道:“卫某字家道中落来,便无人如大人般待某。”

  曹操听卫仲道这么说,也是随声附和了几句,只是在曹操的心中,却是巴不得卫仲道赶紧死开,老子头痛着呢。

  在两人扯了段没用的东西之后,卫仲道终于是开始说正事了。

  “大人如今既然拥青州州之地,更兼雄兵二十万,良将无数,谋士如云,却还直屈居那弑父篡位的刘协之下呢?”这个时候,卫仲道也终于是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听到卫仲道这么说,曹操突然是发现:此子脸皮,端的是奇厚无比。

  刘宏之死,曹操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刘宏死之前的那次早朝,曹操可是去了的。要不是为了和叶缺起迎接丁原,曹操也不会提前离开未央殿的。

  可是这个时候,卫仲道竟然当着曹操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那是连脸都不带红的。

  不过,就算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假的,那又怎么样?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而现在,卫仲道已经将这个借口给了曹操了。

  卫仲道为了复仇,那真的是将所有的切都抛出去了。曹操若是真的用了卫仲道的这个借口,那以后万失败了之后,卫仲道那绝对会死无葬生之地。

  只不过,光凭卫仲道的个破借口,曹操怎么可能就此改变自己之前直坚持的立场:不自立,不听命。

  “卫先生说笑了,先皇驾崩,和当今圣上又有什么关系呢?谁都知道,先皇驾崩,乃是寿终正寝。”曹操看着卫仲道,笑着说道。只不过,“寿终正寝”什么的,纯粹是胡说八道。只不过,不这么说,难道曹操要说是被自己气死的不成?

  卫仲道听了曹操的话之后,同样是带着脸微笑的表情看着曹操,道:“曹大人,为何卫某听说先皇是被人下了药,然后才在上朝的时候情绪波动太大而死呢?”

  “嗯?卫先生这是何意?”曹操听出了卫仲道口中的威胁之意,当即便是变了脸色。

  而旁的程昱,这个时候同样是脸色大变。卫仲道要见曹操,自然是先和程昱通过气的。而程昱也是因为卫仲道承诺说会劝说曹操自立,这才答应再次带卫仲道来见曹操。

  可是程昱没有想到的是,卫仲道居然会如此劝说啊。这哪里是劝说,简直就是在威胁曹操。

  卫仲道见曹操脸色变了之后,却依旧是保持着那副笑脸。“大人,这刘协勾结叶家之人,毒害先皇不说,还囚禁了陈留王,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若是大人起兵,天下必定云起响应。”

  曹操这个时候看着卫仲道,却是突然大笑了起来。“好个伶牙俐齿卫仲道,若是你能杀了叶墨,那曹某便起兵自立,如何?”

  说到底,曹操对于这个曾今的上司,还是带着丝的畏惧之色的。所以,即便是要起兵自立,那也是要在叶墨已经不在了的情况之下。

  “对付叶墨,何须杀了他?他叶墨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人罢了。大人只需要多分出几路兵线,再广结盟友,叶墨便是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是难逃死。”卫仲道其实也是尴尬,要是能谋杀得了叶墨,卫仲道还需要来找曹操?

  曹操听了卫仲道这么说,也是觉得颇有道理。但是,总还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呀。

  “朝廷之中,叶墨党羽颇多,那该如何应对?”曹操想了下之后,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想到关键的地方,但是还是让他想到了个问题。

  卫仲道听了曹操的这个问题之后,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大人何须担心?大人只需要邀请青州的那些世家大族前来赴宴,再让他们每家出几个人,此事便可解决。”

  “妙,果然是妙。”还不到曹操答话,旁的程昱却是开口称赞卫仲道的这个妙计了。

  只需要许些利益,何愁青州世家不出人出力?

  第三四二章:求贤准备

  ?曹操那边的打算,叶墨自然是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的话,叶墨估计也只会觉得庆幸吧。毕竟,卫仲道出的主意,可是将曹操选贤的路给限制在了世家大族里面。

  叶墨和叶缺两人想了阵主意,可是因为徐庶的离开,两人始终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想该如何运筹“求贤令”之事。

  或者说,叶墨之前讲切都想的太过于美好了,这个时候因为徐庶离开之前的当头棒喝,使得叶墨开始正视那些早已经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想下该如何应对那些世家大族有可能的反应吧。”叶墨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的想该如何施行“民间求贤”这个计策。

  这可不是简单的发布个“求贤令”便可以解决的事情了,要知道,在这可是个能改变个时代历史走向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纸求贤令就能简单解决的事情呢?

  而叶缺在听到叶墨的话之后,也是松了口气。叶墨能想到“民间求贤”如此不能名垂千古,那便遗臭万年的计策,那时因为叶墨有历史前瞻性。

  可是叶缺没有,叶缺只能从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里面寻找些经验。但是对于这种前无古人的情况,叶缺那就只能是两眼抹黑了。

  但是现在叶墨发话了,不再去想如何弄好求贤的事情了,只要想如何解决发布求贤令之后那些家大族随之而来的反应就好了。

  至于那些世家大族会有什么反应,这简直都不用去想,不说他们都会造反,但是不会支持朝廷的这个计策那时肯定多的。

  而有可能出现的最严峻的情况,就是像之前徐庶所说的,大汉朝所有的世家公开造反,然后天下陷入战火之中,大汉朝灭亡。不对,应该是大汉朝先灭亡,然后天下再陷入战火之中。

  两人这顿分析,就将发布求贤令之后可能出现的那些个情况给分析了便。结果说完之后,两人是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时候那是没有烟,这要是有的话,叶墨这个时候指定是会点起支抽起来。本来还挺乐观的,但是分析过后,叶墨这才发现,形势很严峻啊。

  “少爷,要不,我们就听元直先生的,不再去弄这个什么‘民间求贤’的计策?”叶缺这个时候看着脸沉默的叶墨,也是诺诺的来了句。

  叶墨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眼叶缺,却是出奇的没有直接反对叶缺的这个说法。

  这个时候,叶墨还是在思考着些东西,不过,想的却不是如何应对那些世家大族可能的反应,而是那些世家全部都骑兵反叛的话,该如何镇压。

  如今,叶墨通过系统,已经建立了拜占庭华夏高丽以及阿兹特克四个文明,就算这四个文明的士卒全部召唤出来的话,那也只有八万而已。

  八万士卒,撒到整个大汉朝,能干什么?更何况,因为之前的些战火,使得已经有数千士卒死亡了。

  “你说,如果我们现在建立第五第六甚至第七个文明的话,然后马上召唤士卒,够不够应付那些世家大族的叛乱。”叶墨沉默了阵之后,突然是看向叶缺,开口说道。

  叶缺听叶墨这么说,顿时大惊。没想到,叶墨竟然会如此说。

  布置“民间求贤”这个事情的话,最多也只是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可是两个月,将个文明发展到最高等级也就差不多这个时间吧。

  而且,两个月,从选址,到大量建设兵营暴兵。这事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不现实的样子。

  “少爷,我们或许不用同时面对整个大汉所有的士族。”叶缺也是想了想之后,对叶墨说道。

  叶墨听叶缺这么说,顿时就是呆愣住了。不用面对大汉朝所有的士族,怎么可能?

  看着脸诧异之色的叶墨,叶缺却是露出了脸色苦涩。“少爷,如今朝廷能够控制住的地方,也不过是司隶辽东冀州豫州并州五州之地罢了。”

  听了叶缺的皆是,叶墨顿时不知道到底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因为大汉朝还未完全被朝廷掌控,倒是给了叶墨个变法前所未有的好机会了。

  “辽东已经尽在常林掌控之中,并州地理位置不佳,土地贫瘠,世家大族倒是不多。那如此的话,需要注意的,仅有司隶冀州以及豫州三州之地罢了。”叶墨这个时候也是马上就转动了脑筋,看清楚了真正的威胁之所了。

  而司隶冀州和豫州的话,司隶地区的阻力反倒是最小的。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司隶附近到处都是朝廷的兵马,那些世家大族要是敢于反叛的话,怕是会被第波灭掉。

  “冀州豫州世家大族根生蒂固,更兼朝廷在这两处掌控力不强,怕是有些麻烦。”叶缺之前既然那能提醒叶墨那五州之地,自然也是知道最有威胁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

  听了叶缺的话之后,叶墨也是点了点头。“不错,这个两个地方的话,的确是有些麻烦。不过,也仅仅是有些麻烦罢了。”

  叶墨这个时候还是没有露出笑容来,但是叶缺却是很清楚的能感受到,叶墨身上的确是轻松了不少。

  “少爷,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既然那解决了问题了,或者说想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了,再或者说,发现问题没有那么严重了,两人终于是可以安心的研究如何运筹“民间招贤”之策了。

  这个时候,叶墨也是明显的自信了不少。若果是要面对大汉所有的世家大族,这个问题叶墨好解决不了。但是只不过是三州之地的世家大族罢了,叶墨还是很有信心的。

  “现在洛阳城外找处地方建设个大学院,同时也要建设出足够住宿餐饮休闲的建筑,以供天下贤士之用。这些工作做好了之后,便发布求贤令。”叶墨这个时候倒是想的快,这简直是要建设个“大学城”了。

  不过,叶墨的这个想法也的确是应该的,要不然的话,天下自认为有才者无数,来到洛阳之后,吃什么住哪?

  而且,叶墨的这个建议,还解决了无数的就业问题。同时也是将培育人才规模化正规化,举多得。

  叶却这个时候听叶墨这么说,虽说有些名词听不懂,但是记下来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到时候不理解的,那就再问叶墨好了。现在叶墨简直是“思如泉涌”,叶缺可是不敢打扰。

  “除此之外,发信给叶福洛篱洛天,通知他们尽快将士卒名额召唤慢。嗯,高丽文明需要留出足够的名额建设海军。”虽说只要面临三州之地的世家大族,但是士卒的召唤,那可是不能少的。

  十二还没找到工作,顿感压力好大。今天只有更,但十二保证有时间绝对两更,各位大大请见谅吧。

  第三四三章:蔡琬婚约

  ?既然叶墨和叶缺二人已经商定好了对策,那自然就是按照商定好的计策准备行事了。

  只不过,要做好那些事情的话,也不是三两天就能够完成的。故而,两人除了是准备给不在洛阳的三位村长发信之外,竟然就像是没事人样,丝毫没有再去谈论什么“民间求贤”之类的事情了。

  而这天之后,两人没也是没有在谈论这件事情了。哪怕是每天上朝的时候,叶墨也是依旧偶尔过去趟,但是去了之后,也只不过是站在那里发呆罢了。

  或者说,叶墨去上朝,不像是去听刘协给出些什么指示,而是去和其他的官员联络感情去了。

  虽然叶墨官职高,但是也不可能让所有的官员有事就过来向他报告啊。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叶缺和朝中如今的官员都能说几句话,但是让他去打听消息,那就呵呵了。

  没有办法,些事情,只能叶墨亲自跑过来打听了。至于打听到了什么消息,那就多了去了。想说的就会将叶墨需要的消息告诉他,不想说的那就能将东街王奶奶丢了镯子的事情说出来。

  而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七八天之后,叶墨终于是在早朝之前从卢植口中打听到了个令叶墨或惊讶,或纠结,或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消息:蔡琬要订婚了。

  蔡琬如今的年纪订婚,倒说不上是什么大新闻。只不过,叶墨貌似是知道点蔡琬的心思,才会有些触动。

  这丝的触动倒不是说叶墨就对蔡琬有意思,就好像个人突然听到曾今喜欢过自己的人要结婚了会有触动样。

  更何况,蔡琬如今年岁尚小,这么匆忙的就要结婚,倒是有点想要逃避叶墨的意思。

  因为叶二的死亡,而且还让蔡琬知道是因为自己才间接地导致叶二死亡的,这使得蔡琬在心中直有股深深的内疚。

  而且,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蔡琬是真的知道那个盒子是怎么被带进叶府的,也知道是谁做的手脚。可是蔡琬却只能将它当成是秘密,将它烂在肚子里,带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