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琰依旧是那副无比嫌弃外加鄙视的表情。

  “方才叶墨听到蔡小姐想要知道卫仲道的消息,却是不知道现在蔡小姐还想不想知道这个消息呢?”叶墨在卢植那话说完之后,又是朝着蔡琰问了句。

  蔡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好像在叶墨进来的时候,的确是说过这么句话的样子。只是,这个时候蔡琰哪里会去搭理叶墨,那样的话岂不是要丢面子了?

  这个时候,倒是蔡邕看着叶墨,开口问道:“没想到太尉大人知道卫仲道的下落,却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蔡邕这话,说是问了吧,却又没有明问。可是说蔡邕没有问吧,要是叶墨真的不说反倒显得自己之前说的话是假的样。

  不过叶墨却是没有计较这般多,告诉他们卫仲道的消息,对于叶墨自己来说,也是没有丝毫的损失。

  “卫仲道如今人在青州曹操处,至于信与不信,却在伯喈先生。”叶墨告诉蔡邕这消息的时候,眼神却是朝着蔡琰瞥去。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叶墨很清楚。

  而蔡琰听到卫仲道在曹操那里的时候,眼中首先便是闪过丝不信的神色。不过,这倒是个消息,至少可以派人去打听番不是吗?

  第三四六章:酿酒想法

  ?我们直在努力服务书友,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

  1群已满,请大家加2群

  蔡邕在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却是不疑有他。不过是卫仲道的消息而已,叶墨却不至于来骗他。

  而且,以叶家和卫家的关系来看,叶墨会知道卫仲道的消息,蔡邕是点都不奇怪。反而是叶墨要是说他不知道卫仲道的消息的话,蔡邕才会觉得奇怪。

  “蔡小姐既然想要嫁给卫仲道,有句话叶某却是不知道该不该说。”叶墨看着蔡琰,却是突然接着说了这么句话。

  在听叶墨说出这句话之后,卢植顿感完了,这下暴露了两人在外面听了很久墙角的事实了。

  果然,蔡琰在听了叶墨说出这么句话之后,看向叶墨的眼神又是多了份鄙视。不过,蔡琰从来就没有给过叶墨好脸色,叶墨也不觉得有什么。

  “哼!不过是想要挑拨我和卫家哥哥之间的关系罢了,你能说出什么好话来?”蔡琰脸不屑的看着叶墨,自以为是的说道。说完之后,蔡琰便是将脸扭向了边,只用个后脑勺对着叶墨。

  叶墨也是不恼,他的确是又挑拨的心思,不过,那话可不是说给蔡琰听得,而是说给蔡邕的。“叶某曾听说,卫仲道身子直不好,却不知道这事是真还是假。”说完之后,叶墨也是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蔡邕的反应。

  “卫家哥哥身子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蔡琰听叶墨这么说,顿时就是不干了。卫仲道可是蔡琰的未婚夫,叶墨凭什么说他?

  蔡邕却不会像蔡琰那般,只不过对于叶墨的这番话,蔡邕心中也是很是疑惑。卫仲道身体不好,蔡邕作为卫仲道的老师,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关于卫仲道身体的事情,知道的人可是不多。

  “不错,卫仲道先前身体的确是不好。不过,自从神医华佗先生给卫仲道诊治过之后,已经没有事了。”蔡邕看着叶墨,也是脸色平淡的说道。

  叶墨听蔡邕这么说,心中倒是有点小失望。若是卫仲道身体不好,然后叶墨再指出来,没准蔡邕就不会同意蔡琰与卫仲道的婚事了。如此,卫仲道也就不能获得蔡邕的搭理支持了。

  这个时候,或许卫仲道还是得到了很多蔡邕学生的支持。但是,若卫仲道真的成了蔡邕的女婿之后,那即便蔡邕不发话,蔡邕的那些学生也会大力的支持卫仲道吧。

  不过,对于阻止蔡琰和卫仲道两人的婚事,叶墨也是没有抱什么希望,只不过是在门外的时候叶墨刚好听了那么句,这才临时想要给卫仲道使点绊子。

  虽然这件事情因为华佗不知道什么时候插了杆子进来使得这事没成,但是叶墨脸上的那丝失望也只不过是闪便逝。

  只是,直在看着叶墨的蔡邕却是发现了叶墨脸上的那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见此,蔡邕心中对叶墨的评价又是低了分。

  “若是如此的话,那叶某在此便预祝蔡小姐与卫仲道百年好合了。”叶墨虽然说有那么霎的失望,但是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这个时候还是蔡家呢,些场面话总是该说的。

  而蔡琰是虽说看叶墨不爽,但是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何况,叶墨不仅告诉了她卫仲道的下落,更是预祝她们两人以后“百年好合”,虽说不知道叶墨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起码人家样子已经摆出来了。

  故而,蔡琰在听到叶墨的这句话之后,也是难得的朝着叶墨笑了下。

  然后,众人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的沉默了下来了。时之间,没有个人说话,却是让气氛变得尴尬不已。

  卢植见到众人都是不说话,顿时便是笑着站而来出来。“伯喈,这个时候,也该准备午饭了吧,太尉大人与我字早朝之后就去买了给二小姐的贺礼,这个时候可是还没有吃东西呢。”

  蔡邕听卢植这么说,右手扶额,连声呼道:“蔡某疏忽,蔡某疏忽了。两位就先到客厅中去稍候片刻,蔡某这边吩咐下人准备酒菜。”

  说着,蔡邕还真的就走出去要去叫下人准备酒菜了。要知道,卢植可是只那么说而已,这才到那个点啊?

  但是话既然说出来了,卢植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这个时候卢植还真觉得自己有点饿了。

  “哈哈,卢某早就听闻伯喈家中藏有几坛好酒,今日可不能再藏了。就算卢某不够面子,但是今天太尉大人可是在场呢。”卢植看着蔡邕走出去,也是连忙跟着出去,同时边大笑着说道。

  蔡邕本来已经走出去了,可是听卢植这话之后,顿时就觉得心疼不已。

  这个时候的文士武将,谁不好口杯中之物呢?而蔡邕则是有个学生在偶然情况之下得到了几坛好酒,就给蔡邕送了五坛。可是,这个消息不怎的,竟然被卢植知道了。

  而卢植知道了之后,便是死活缠着蔡邕要酒喝。而蔡邕被卢植缠到受不了之后,终于是在卢植答应只喝杯之后,便给了卢植杯。

  然后,蔡邕发现自己上当了。就那天,蔡邕拿出来的那坛好酒被卢植喝了个精光。当然了,也不光是卢植个人喝的,蔡邕觉得不能太便宜卢植了,所以蔡邕自己也是喝了不少的。

  反正,从那次之后,蔡邕便是再也没有给卢植喝过那些好酒了。要知道,蔡邕自己也是只有五坛啊,而且还在宴客之中拿出来了两坛,也就是说,蔡邕自己也是只剩下两坛酒了。

  这个时候,卢植说出来了这话,蔡邕还真心不好藏了。心疼,无比的心疼啊!

  “放心吧,今日蔡某便再拿出最后坛好酒来,贵客临门,岂能无好酒?”蔡邕强装作大方,脸上硬挤出丝笑容,对着卢植以及叶墨说道。不过,蔡邕也是耍了个小心眼,还有两坛说成是最后坛。

  卢植在听了蔡邕这么说,顿时觉得脸上倍有面子。在卢植看来,叶墨肯定是没有喝过那种好酒,自然是觉得脸上增光不少。同时,想着那酒的味道,卢植也是忍不住咽口水呀!

  “洛家街道虽然美味不少,可是酒却是真的没有什么好酒啊,可惜了。”看着蔡邕渐渐远去的身影,卢植也是不自觉的感慨了声。洛家街道的美食天下绝,别的不说,光是说出“包子”这两个字就让多少人咽口水呀。

  而且,洛家街道还陆续推出了什么火锅香锅米线等等吃食,那可都是美味啊。只不过,洛家街道出售的酒却是极为普通,倒是让卢植觉得遗憾不少。

  卢植之时随口那么说,但是听到叶墨的耳中,却又是另外回事了。

  酒,尤其是好酒,不知道能够吸引多少人。这个时代早就技术不高,使得很多酒的度数不高,也就让人觉得和喝水没什么区别。但凡是度数稍微高点的酒,那就宣传成了琼浆玉液了。

  而且,因为酿酒需要耗费的粮食和时间,使得酒的价格是居高不下。若是想要获得更多的黄金资源,造酒貌似是个好主意呀。叶墨心中如是想到。

  而在之前,叶墨却是没有想过造酒的事情。来,从系统中兑换的酒还真是不怎么样。洛家接到如今销售的酒就是卢植口中十分可惜的那种。

  系统中产的酒,只不过是给那些被召唤出来的士卒缓解压力的罢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好酒。

  二来,之前整个大汉的局面都还没有稳固,虽然说现在也同样还没有稳固下来,但是比之前毕竟是好了太多了。

  所以,这个时候叶墨若想想要造酒的话,还真是可以的。系统中虽然兑不出好酒,但是兑换些酵母粉却是没有问题的。

  叶墨路想着,也是跟着卢植直走到了蔡府的客厅中。因为叶墨路上都是在想酿酒的事情,所以走路的速度也是不快。

  两人到了蔡府的客厅的时候,蔡邕这个时候也是吩咐好了厨房,正抱着个封了泥的坛子走了进来。

  卢植看到蔡邕手中的那个坛子,顿时眼睛都直了。

  蔡邕看到卢植如此,顿时也是起了戏弄下卢植的心思。“卢大人,这酒可是只有这么多,三个人喝的话,应该是少了点吧?”

  “对对对,三个人喝确实少了”卢植听蔡邕的话,连想都没有想便接着回答道,而说话时,卢植的眼神也是直在盯着那个酒坛子。

  蔡邕听了卢植这么说,顿时就笑了。“既然少了点,那卢大人待会就不喝了吧。叶大人难得登门,这酒得喝。蔡某却是蔡家家主,得陪。卢大人,你说是不是啊?”

  卢植这个时候看着蔡邕,眼中尽是幽怨之色啊。“我就喝点点,点点就好!”

  见到卢植如此,蔡邕绷住了脸,摇了摇头之后,却又是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卢植见蔡邕如此,哪里不知道自己刚才被蔡邕耍了呢?只不过,卢植这个时候只要有酒喝,哪会管自己是不是被耍了呢?

  “家主大人,羊家来人了。”就在这个时候,名下人却是跑了过来,对着蔡邕禀道。

  卢植听,顿时就不高兴了,又来个分酒的。

  第三四七章:君子羊秘

  ?卢植虽然口中说是个来分酒的,可是实际上,卢植倒是对来的这位羊家的人呢比较感兴趣的。

  毕竟,卢植和叶墨过来,并不是真的只是过来喝酒的。他们的目的,可是过来祝贺蔡琬订婚的。

  现在,羊家既然来人了,那卢植与叶墨二人自然是对那来人极为感兴趣的。

  “既然羊家来人了,那你便直接带他们过来吧。”蔡邕看着那个过来报信的小厮,也是直接朝着那人说道。

  那小厮得到了蔡邕的指令之后,也是再次返回门口,去领着羊家之人进来。

  等那小厮已经走了之后,卢植这才看向蔡邕,问道:“伯喈,你这时为何如此着急将二小姐嫁出去?”

  蔡邕听到卢植这么问,也是略有尴尬的看了看叶墨眼。这个理由吧,当着叶墨的面还真不好说,不当着叶墨的面吧,它还是不好说。

  “这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女如今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自然是留不住了呀。”说完了这个理由之后,蔡邕自己都是不相信的“呵呵”笑了两声。

  只不过,卢植却是没有关注蔡邕说的这个理由,而是蔡邕说这个理由之前,朝着叶墨那看了两眼,然后蔡邕的脸色就有点不正常了。

  见到如此情况,卢植心中更是埋怨蔡邕了。看蔡邕这情况,明显是知道蔡琬和叶墨两人之间有那么点不能说的秘密的嘛,可是为什么还要给蔡琬安排门婚事呢?

  卢植也是知道蔡家之人对于叶家之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就是因为之前卫家之事。只不过,卫家的确是自己做错了事,这能怪叶墨吗?

  而且,蔡邕就因为心中对叶家的那点偏见,就无视自己女儿的幸福,活活拆散了对神仙眷侣,简直迂腐,迂腐至极!

  只不过,这个时候在蔡邕的家中,而且叶墨酒糟当场,卢植若是直接说出来的话,也是担心叶墨“脸皮薄”,挂不住。更何况,这个时候羊家之人也是到了,闹起来的话,岂不是丢蔡邕的脸面?

  所以,在蔡邕说出了自己的解释之后,客厅之中又是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不过,好在羊家之人也是很快就到了,使得这令人压抑的尴尬也是没有持续多久。

  羊家之人却是只来了两个人,个是羊衜的大哥羊秘,还有个就是推着辆独轮车礼品的名羊家下人。

  而这个时候,站在蔡家客厅门口的,只有羊秘人而已。

  “晚辈羊秘,拜见蔡大家。”在门口的时候,羊秘便是朝着客厅内的蔡邕在行礼了,显示了羊秘良好的家庭教养。

  而看到羊秘如此,蔡邕也是暂时性的忘掉了之前的尴尬。“好好好,原来是羊秘贤侄到了,快快请进吧。”

  羊秘在得到了蔡邕的话之后,这才朝着客厅里面走去。而进去之后,在看到叶墨和卢植二人之后,羊秘虽然没有认出这两人是谁,但是也是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两人行礼示好。

  见到羊秘示好,卢植脸色却并不是很好看,只是简单的回了个礼。反倒是叶墨,在见到羊秘如此彬彬有礼,也是冲羊秘回了礼。

  蔡邕将卢植和叶墨两人的反应都是看在眼中,这个时候也是心中有些觉得奇怪。在蔡邕看来,向是对人友善的卢植,这个时候却给羊秘甩脸色了。

  至于叶墨的表现,蔡邕却是不觉得奇怪。因为在书房中的那幕,使得蔡邕已经对叶墨有了个说的好听点“喜怒不形于色”,难听点“城府极深”的印象了。

  “羊贤侄,蔡某来给你介绍下。”说着,蔡邕也是领着羊秘,将叶墨和卢植先后介绍了番。只不过,在介绍叶墨的时候,蔡邕只是简单的提下叶墨的身份而已。而对于卢植,却是称其为自己的好友。

  羊秘对于蔡邕的这番介绍,当然是明白其中的意味。只不过,在接下来的交流中,羊秘并没有因为蔡邕的介绍而对叶墨和卢植区别相待。

  而看到羊秘如此,蔡邕也是更加的满意了。之前的那番介绍,虽然说蔡邕那是真心和叶墨不熟,但是也还是隐藏了要考验下羊秘的心思。

  虽然说蔡琬的未婚夫并不是羊秘,但是羊秘作为羊衜的大哥,在羊续已经病逝的情况之下,长兄如父。

  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上梁要是正的话,下梁就算歪也不会歪到哪里去吧。而这个时候,羊秘就是羊衜的“上梁”。

  “蔡大家,晚辈此次前来,乃是送定。”羊秘等到蔡邕介绍完了叶墨和卢植之后,也是直接对蔡邕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送定,即为将问名后占卜合婚的消息通知女方。而这个程序,般来说,也是由媒婆完成这个程序的。只不过,羊家是真的穷,在花钱准备了彩礼之后,就花不起请媒婆的钱了。故而,也只能是羊秘亲自代劳了。

  而蔡邕也是知道这个,故而对于羊秘亲自前来送定也是没有什么不满。

  “羊贤侄,我们都即将成为家人了,为何还如此称呼蔡某?”蔡邕听了羊秘的称呼,佯作不满状。

  而羊秘这个时候,却依旧不为蔡邕的不满所改变自己的想法。“蔡大家,如今舍弟与令媛并未成婚,也尚未纳征。若是让秘贸然改了称呼,秘实不敢逾矩。”

  本来卢植就认为蔡邕够迂腐的了,可是这个时候见到了羊秘,卢植瞬间就明白了蔡邕为何会选择羊衜作为自己的小女婿了:都够迂腐,有共同话题。

  虽然说卢植这个时候也只是听说过羊衜如何的聪慧,并没有真的见过。但是这个时候不是见到了羊秘么?羊秘同样有个“聪慧”的名声在外呀,或者说,羊家三兄弟,皆是有这么个名声的。

  蔡邕不知道卢植心中的腹诽,反而是对羊秘更加的满意了。额,虽然羊秘只是他小女婿的大哥。

  “即是来送定,那便将占卜的结果说出来吧。”卢植这个时候看着蔡邕和羊秘两人迂腐到了块去了,顿时便是开口提醒或者说是打搅道。

  而蔡邕被卢植这么提醒,也是反应了过来,该说正事了。

  只是,还不待羊秘开口,蔡邕的小女儿蔡琬却是突然冲了进来,而手中还拿着叶墨送过来的“龙凤呈祥”玉佩。

  “妹妹,里面父亲与卢大人正在说事呢,你就不要”而紧接着,蔡琰的声音也是从外面传了进来。只是,等蔡琰到了客厅的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形之后,便是马上对着蔡邕说道:“父亲,女儿拦了小妹了,只是女儿拦不住啊。”

  蔡邕看着这个情形,瞬间又头疼了起来≡己的两个女儿,看着好像不是想象中的那般让自己省心啊。尤其是蔡琰,蔡琬是怎么知道叶墨来了蔡府的消息的?不用猜,蔡邕已经知道了。

  只是蔡琬这个时候却是站到了叶墨的面前,举着手中的那对“龙凤呈祥”玉佩,只是泪眼朦胧的看着叶墨,并不说话。

  叶墨这个时候看着蔡琬,又是瞥了眼眉眼中带着丝狡黠的蔡琰,瞬间也是明白了蔡琬为什么会突然跑过来了。

  叶墨带过来的礼物,本来是用盒子包好了的,以蔡琬的性子,自然是不会自己去拆那个盒子。而且,叶墨虽然来了蔡府,可是路通报都是以卢植的名义。

  只是叶墨不知道的是,蔡琰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是让自己出丑,还是让蔡琬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