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人,洛阳那边的命令,咱们是”张扬向着丁原问道,看张扬的意思好像是不太想去。

  “张扬,别忘了你的身份!你身为上党太守,乃是大汉朝的官吏。如今圣上被阉党蒙蔽了圣听,你身为大汉官吏,岂能不为圣上分忧?”丁原大怒,丝毫不留情面的斥责了张扬。此时的丁原虽说有些贪功,并且压制属下,但其人还是个忠于大汉的官吏,且多有勇武。

  “是,大人教训的是。”张扬唯唯诺诺的回应着丁原的斥骂,心中团怒火,却不敢在丁原面前表现出来。

  丁原见张扬如此恭顺,便认为张扬已近接受了自己的观点了,于是心中的怒火总算是被压下去了点,便平声说道:“你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我将所有的军队都带去洛阳,必然会给北方的鲜卑人抓住空隙袭我边民。稚叔你便留在并州,替我暂代并州牧之职。”

  张扬听丁原这么说,顿时大喜,直接便跪在地上说道:“杨必不负大人的信任,待大人回来只是,杨必将怀个大人个完好的并州。”

  丁原听张扬这么说,也是满心欢喜,鼓励了张扬几句,便让张扬退下去了。

  丁原个人待在房中,仔细的思考着这次该带哪些人进洛阳勤王。军队还好,带上三万并州狼骑足矣,只是将领的人选确是拿不定主意。

  要说将领的话,张辽张文远必定是要带上,但只有名将领必定不足。高顺德陷阵营也要带去,毕竟有些地方不适合骑兵的出入,陷阵营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统兵之人有了,却没有合适的冲锋大将。苦思阵之后,丁原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义父,叫孩儿来何事?”吕布走到丁原面前,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吕布此时头雾水,丁原突然派人将他叫来,却又不说什么事。

  “奉先啊,最今过得可还好?”丁原叫来吕布,却不先说什么事,只是聊些家常。

  “劳义父记挂,孩儿过的很好。”吕布只能这么说了,要不然还怎么说。

  “那奉先可对现在的官职可满意?”丁原有时漫不经心的问道。

  丁原虽然漫不经心,但吕布听这话可是吓到了。难道丁原知道自己对主簿这个官职发牢马蚤,要收拾自己了?吕布心中如是想到。

  看着发愣的吕布,丁原也是微微笑,心中便有了计较,说道:“奉先啊,义父之前直让你担任文职,就是想让你多读些书,让你做个文武双全的帅才,而不是个自持武勇的猛将。”说到这,丁原停了下,本是看着吕布的眼睛随着自己的脑袋的转动,变成了45°望天,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失望,副“我丁原为你吕布好,你吕布却不买账”的样子,看的吕布是脸羞愧呀。

  “孩儿不知义父良苦用心,让义父失望了。”吕布低下头,开始向丁原认错了。

  丁原眼看吕布果然被他的演技骗了过去,便假装说道:“不打紧,是义父错了。义父只顾着让你多百万\小!说,却未能让你发挥应有的长处,义父错了呀!”说着,丁原最后还加重了下语气,以显示自己之前没能让吕布担任军职的后悔。

  只是这时吕布听着这话可就不样了,认为丁原是讽刺他吕布只有武勇。在家的时候被叶打击了不说,到这来还要被丁原讽刺。吕布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就是百万\小!说嘛,不就是学习用计嘛,就不信学不会了还。

  丁原当然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让吕布下定决心要学习兵法,同时还对他的不满加深了丝,要是知道的话,丁原打死也不会这么说呀。

  丁原见吕布还没反映,便认为吕布接受了他的话了,于是接着说道:“洛阳那边下令,让义父带兵入京勤王,清除圣上身边的小人阉党。义父想让奉先为将,不知我儿下如何?”

  吕布听丁原这么说,心中也是喜,终究还是要以他为将。“但凭义父吩咐。”

  “好,那奉先就先去整军,明日正午我们就出发。”

  “将军,大喜事,机会呀!”李儒兴冲冲的跑到董卓府上,直接冲进董卓的卧室,满脸带笑的说道。

  “原来是文优呀,说说看,有什么大喜事,有什么机会。”董卓本来躺在床上,但看着冲进来的是李儒,便做起身来。

  “大将军何进欲诛杀十常侍,以‘清君侧’的名义召将军进京勤王。”李儒兴奋啊,难以言表的兴奋。李儒之前要董卓推了并州刺史的任命,不就是为了等待今天么。

  “嗯?”董卓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幸福来的太快了,简直不敢相信啊。

  “将军打算何时动身?”李儒看董卓被刺激成这样了,顿时小声问道。

  董卓高兴啊,自己能有今天全靠的是李儒的智谋,于是便说道:“文优你来安排,你说如何就如何。”

  “小婿以为,岳父大人应该带着李傕郭汜两位率骑兵先行赶往洛阳,至于步军则可以交给徐荣便可。”李儒此时称呼董卓为岳父,自然是想告诉董卓:咱两可是家人,我可不会害你董卓,我可全都是为了你董卓着想啊。

  董卓听李儒这么说,也是觉得有道理,便按照李儒的安排去做了。

  李儒从董卓府上出来之后,却没有会自己的李府,反而是找到了贾诩的住处。

  “文和啊,如今董将军腾飞的机会来了,你还是不肯为董将军效力么?”原来,李儒来找贾诩只是为了让将贾诩绑上董卓的战车。此时的贾诩,乃是张济手下的谋士,虽然张济是董卓的手下,但贾诩却不是董卓的谋士。这关系听着很绕口,但其实很简单,就拿后世的些品牌举例,某品牌找中间商生产产品,却不会管这个中间商会不会找另个生产,品牌只管能按时在中间商那拿到货就成。

  李儒认为董卓这次进京是个腾飞的机会,但贾诩却不这么认为。“文优既然这么自信董将军能够抓住这次机会,还来找诩干嘛呢。”贾诩为人之道就是保存自身,因此,就算贾诩不认为董卓能够腾飞不却不会直接说出来。

  看着贾诩依然不为所动,李儒顿时觉得奇怪了。只要此时贾诩认董卓为主,那贾诩可就是个元从之臣啊,说不得,甚至有生之年还可以成为从龙之臣。“文和就不看好董将军?”

  “董将军拥数万西凉铁骑,武将文臣济济,此时去洛阳,天下谁敢轻视?”贾诩也不回答李儒的问题,只是说董卓如何强大。

  “既然如此,文和又为何不肯事于董将军?难不成文和你还有什么顾忌不成?”李儒继续邀请者贾诩加入他们,别人不了解贾诩,他还能不知道么,此人乃天下少有的聪明之人。因此,为了让贾诩加入董卓的战车,李儒甚至暗讽其优柔寡断瞻前顾后。

  听李儒这么说,贾诩也不生气,活了这么久,他早就养成了喜怒不露于行,反而对着李儒说:“文优,在之前诩有事,直想不明白。但自文优进了我家的大门后,诩顿时便明白了。”

  李儒听,也是觉得惊奇,这天下还有让贾诩想不明白的事,那还真是罕见。“不知是何时,儒愿洗耳恭听。”

  “数月之前,曾有人约我年之内洛阳相见。文优认为,此事如何?”贾诩说这话时,脸上保持着丝微笑。却看见李儒听完这话脸色大变,震惊之色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第三十四章:灵帝驾崩

  ?历史有其自己的惯性,虽然叶墨的到来使不少事情都发生了转变,但有些事情却如历史的进程样没有改变。比如:丁原还是比董卓更早到达洛阳。

  在洛阳叶府之中,几人正坐在院子当中晒着太阳,同时也在聊着当日在客栈遇见卫仲道的情形。

  当日在客栈遇见了卫仲道和卫重,叶二叶三两人本欲再次向前去挑衅,但却被叶墨给拉住了。这种事,做了次就够了,再去做第二次,只会让别人以为他叶家真的只是为了出名而去诋毁卫家。有些事,既然无法说清,那就交给时间去解决好了。

  叶墨这边没打算去挑衅卫家,卫重看见叶家众人却是脸色不善。但卫重也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瞪了叶墨等人几眼。但蔡琰见到卫重和叶二等人的不对劲,便猜出了叶墨几人的身份,于是径直走到叶墨等人的桌前。

  “你们就是叶家的人?”蔡琰走近之后,开口问道。

  “不错,我们就是叶家的人。”叶缺见蔡琰开口问,便回答道。此时,整个桌子上就他最适合开口,不他回答谁回答。

  “你们为什么要冤枉仲道哥哥,说仲道哥哥勾结匈奴人?”见叶缺承认了,蔡琰也就不客气了,秒钟变身泼妇模式。只是蔡琰本就生的面容姣好,再加上此时蔡琰也开始发育了,副小萝莉的形象突然发怒,还真让叶墨等人反应不过来。

  “卫仲道让你过来说的?”第个反应过来的是叶墨,没办法,本身作为个穿越过来的人,审美观早就定性在那些成年之后的女子身上,对于这种才十三四岁的萝莉,叶墨是自带免疫了。

  “才不是仲道哥哥让琰儿过来的呢,是琰儿自己要为仲道哥哥套个公道。”蔡琰见叶墨以为是卫仲道让她来质问叶家之人的,连忙辩解道。

  叶缺在叶墨问蔡琰的时候便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刚才那幕失神了,心中忙说罪过。此时又见蔡琰说是要为卫仲道讨公道,便开口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些事情,你既然选择了偏听偏信,又何必再来问我们呢?”

  蔡琰看着叶缺的眼睛,叶缺没有丝的闪躲,同样直直的看着蔡琰的眼睛。蔡琰见叶缺如此坦诚,也不似说谎的样子。难道真的是仲道哥哥的卫家勾结匈奴人?蔡琰暗自想道。

  “琰儿,我们走吧。”卫仲道这是直接过来将蔡琰带到包间去吃饭,若是他自己,他当然无所谓,但蔡琰毕竟是个女的,还是他的未婚妻。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卫仲道有点什么不同?”回想着那日发生的事情,叶墨开口问道。

  “不同?没有吧还是嘴,鼻子还是鼻子啊。”叶三这时的缺心眼就表现出来了,合着他看人观看长相了。

  白了叶三眼,叶墨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叶缺几人。当然,麴义被他忽略了,毕竟麴义才见过卫仲道第次而已。

  叶缺仔细想了想之后,说道:“他的脸色,好像比我们第次看见他的时候红润了些。”

  听叶缺这么说,王越也突然反应了过来,开口道:“在主公走之后段时间,听我的徒弟说,有个郎中给卫仲道看过病。”

  “那个人是谁?”叶墨听完王越的话,便突然问道。

  “那个郎中好像姓华,叫什么”

  “是不是叫华佗?”还不待王越说完,叶墨就插嘴道。

  “对对对,那个郎中就叫华佗!”听叶墨说起“华佗”这个名字,王越也是下就想起来了。

  “那就难怪了。卫仲道啊卫仲道,没想到我的出现把你的命运都给改变了,你能成长成什么样,还真是期待啊。”叶墨在王越确认是华佗给卫仲道治过病之后,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也好,后世的男生有哪个不看三国的书呢?里面的那些牛人特侦都被整理出来了,如今出现个新鲜的小鲜肉,还真是让人期待。

  要知道,就算是四大商家之末的糜家都能在刘备手下做官,卫家作为个老牌家族,培养出来的卫仲道总不会比糜竺还差劲吧。

  正当众人惬意的晒着太阳聊着天的时候,个王越的徒弟跑了进来,说道:“主公,师傅,丁原带着并州军已经到达了洛阳城外。”

  “并州军?走,看看去。”叶墨听并州军,首先想到叶此时正在并州军中,然后就想到要看看去。

  皇宫之内,汉灵帝刘宏有气无力的坐在龙椅之上。

  他的国舅何进居然敢引兵杀入皇宫,并刺杀十常侍。要知道,十常侍可是刘红最亲近的人,甚至还有刘宏的“父母”。这就算了,何进居然还敢找外兵入京,这可是造反的罪行。

  “启禀陛下,并州牧丁原接到勤王军令,已到洛阳城外,不知陛下意下如何?”说话的人在大殿之中位置靠后,几乎都快排到门口了,显然其官职不高,却正是曹操。

  “朕未曾下令,他私自引兵入京,乃是造反的死罪。”刘协大怒,本就为这事上火伤心,曹操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提出丁原已经带兵入京了,这不是要弄死丁原的节奏么。

  本来曹操以为刘宏就算是心中再不满也会克制下的吧,没想到刘宏却说出了这么段话,那时真正的吓了大跳啊。“陛下,丁建阳毕竟远在并州,并不知道京中详情,接到勤王令丁原便第个引兵前来,可见其忠勇。陛下万不可令臣子们寒心啊!”曹操这个时候为了给丁原求情,已经直接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去了。

  “朕做事令臣子寒心,便有人指责出来,好!那你们做臣子的做事让朕寒心怎么办?怎么办?”刘宏这个时候是小宇宙爆发了,整个人生还没有这么爆发过呀。

  “臣等罪该万死。”众大臣见刘宏居然发这么大火,顿时个个的都趴到了地上。

  看着地上个个趴着的大臣,刘宏这时觉得很可笑。之前在十常侍还在的时候,刘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或许那是的自己是真的很没用吧。”刘宏心想道。此时的刘宏,头脑突然清醒无比。

  想想自己在位的这些年做的事,现在想想都觉得荒唐。

  “朕现在下旨,诸位都给我听好咯。”刘宏突然说道。

  “臣等接旨。”

  “第,封二皇子刘协为太子,叶缺为太子洗马;第二,封大皇子刘辩为陈留王,只享食邑,不得离宫;第三,丁原此人忠勇有加,暂领执金吾之职;第四,那个为丁原求情的,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在下曹操。”曹操站起身,走出步继续跪下回答道。

  “第四,曹操此人忠言直谏,封为丞相司直,辅佐丞相,检举不法。好了,就这几条,诸位记下了没有?”刘宏想完四条旨意,便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了。

  “臣等记下了。”

  “记下了就好,圣旨拟好了没有。”说着,刘宏就转头问身旁的名专门为他拟旨的太监。

  “回陛下,已经拟好了。”说着,便将圣旨交给了刘宏查验。

  刘宏拿起拟好的圣旨,查看了番,发现和自己说的几条都样,便拿起龙椅前的玉玺加盖了个章。

  “圣旨已经拟好了,诸位记得按照圣旨上的内容办事。”刘宏拿着拟好的圣旨,看着殿中的百官,说道。

  “臣等必将按照陛下的旨意办事。”

  “好,曹操听旨。”

  “臣在。”

  “你先行退朝,现在去找太子洗马叶缺,和他起去待朕迎接丁原。”

  “臣遵旨。”说完,曹操便先行退下了。

  看着所有的是都办完了,刘宏心中也是阵轻松,终于办了件对的事了。刘宏放松,再加上其原本身体就酒色被掏空了,前两天由于十常侍的原因伤心过度,这下,终于倒下了。

  宫殿中的人乱做团,急急忙忙的说着叫太医。待太医到来,用手指探刘宏的鼻息,却发现刘宏的呼吸早已经停止了,于是太医无奈的摇了摇头。旁的太监看着太医的样子,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叫道:

  “皇上,驾崩了。”

  第三十五章:相逢叶

  ?曹操在接下刘宏的命令之后,片退出了大殿中,所以还不知道刘宏驾崩了的消息。

  由于洛阳乃是帝都,所以在平常情况下是不能骑马的。出了皇宫,曹操便坐上轿子直奔叶府而去。到了叶府门口,曹操便让人送上拜帖。

  “曹大人,我家大人已经出去了。”名原本属于麴义家的下人跑了出了,恭敬的在曹操的轿子面前说道。

  “出去了?你可知你家大人去哪了?”曹操接着便问道。

  “好像是因为知道丁大人来到了洛阳,所以我家大人便过去了。”这名下人在叶府中明显还是有些地位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会知道叶墨等人出去的原因了。

  叶缺竟然在还没有皇上的旨意的情况下出城迎接丁原,难道说这两人还有不浅的私交?曹操心中想到,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对着那名叶家吓人说:“既然如此,那等叶大人回来就烦请告知声,说我曹某人来拜访过。”这是曹操虽为丞相司直,但还真不好在皇帝面前告叶缺和丁原的状,毕竟这事到底怎样还没弄清楚呢。

  “待我家大人回来,小人定告知曹大人来过。”那名下人见曹操如此嘱托,便认真的答道。其实他心中也是暗爽,能在叶缺面前露个脸,以后要安排个好差事也容易呀。

  曹操到叶家见叶缺不在,也不可能会继续等待,和叶家的那名下人说了几句便直让自己的奴仆抬着自己朝城外丁原营中去。

  叶墨等人到了并州军的军营,便被守卫直接给拦下来了。

  “这位兄弟,我们是来找人的,能否行个方便?”史阿见守卫不让他们进入军营中,便从袖中掏出了些许碎银,大概也就几两的样子,递到守卫手中,小声的说道。

  那个守卫掂了掂手中的碎银,虽然不多,好歹也抵两三个月的饷银啊,和另外个分,自己也能得到二三两。随手将银子揣进兜中,便对着叶墨等人说道:“找人啊?那进去吧,记得早点出来,我们军营可不管家属的饭。”

  叶墨行人正要往里走,却不曾想这幕被个并州军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