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弄不掉。

  “我真的不是坏人,这下子你们总该相信了吧。”将自己脸上化妆的那些东西弄掉之后,叶墨再次看向那名妇人那,开口说道。

  不过,叶墨这个时候虽然是看着那妇人,但是话却是对着那少年说的。毕竟,叶墨也只是见过那名少年次而已,至于那名少年记不记得自己,叶墨还真的是觉得不是很自信。

  结果,叶墨却是低估了自己在教堂那些少年心目中的地位了。叶墨脸上的妆卸掉的时候,那少年便是认出了叶墨来了。

  叶墨的话音刚落,那少年当即便朝着叶墨行了个师徒大礼。“学生吕蒙,见过太尉大人!”

  吕蒙话音刚落,那妇人就傻眼了≡己方才直在防备的,居然是太尉大人。“扑通”声,那妇人也是直接跪倒在地。“民妇吕氏,见过太尉大人。”

  叶墨再听到那少年的名字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竟然,竟然是吕蒙。

  而吕氏的那跪,也让叶墨从兴奋中醒转了过来。“赶快请起吧,我如今也只不过是介平民百姓,不再是之前的太尉了。”

  第三七六章:吕蒙“贪婪”

  ?“无论如何,在我们的心目中,太尉大人永远是太尉大人。”吕蒙虽说年岁不大,但是这会儿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的老成。

  叶墨见吕蒙这么说,那也就不再就这个问题多说什么了。

  而且,叶墨心中很是疑惑,吕蒙是什么时候跑到洛阳来的?

  这番谈论过后,叶墨这才知道,吕蒙之前的生活还是没有改变,直是跟着他的姐夫邓当在生活。

  不过,在知道了洛阳有开设教堂,让些孩子免费的去读书之后,邓当立马就变卖了部分家产,再加上找好友借了点,这才凑了些钱,让吕氏带着吕蒙来到了洛阳,并租下了这间院子。

  当然了,不要看这是个院子,但是实际上真心不大。要是这真是个大宅院的话,吕氏也是出不起那个钱啊。

  而到了洛阳之后,吕蒙顺利的进入了教堂求学,而吕氏则是帮别人洗衣缝补,以此来赚点家用。

  在听完了吕蒙的经历之后,叶墨当即也是沉默了下来。这要是叶墨还是朝廷的太尉,那叶墨二话不说就会问吕蒙愿不愿意拜师。但是这个时候,收了吕蒙干嘛,去当小土匪吗?

  思前想后,想了半天,叶墨这才看向吕蒙,无比认真的问道:“吕蒙,我问你件事,你回答的时候可要想好了!”

  吕蒙见状,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以后愿意习武还是从文?”叶墨觉得,这个时候的吕蒙,也并不定会像叶墨的前世那样,成为名武将。

  要知道,前世的吕蒙在只是名白丁的情况之下,不过数年时间,便成为名文武全才。由此可见,吕蒙若是从文的话,那也是能够走出条辉煌大道来的。

  只不过,在听完叶墨的问题之后,吕蒙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习武。其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叶墨曾经在谯国说过的那句话:“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千百万,是为雄中雄。”

  不论吕蒙作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叶墨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真的听到吕蒙亲口说想要走习武这条路的时候,叶墨还是有些激动。

  这也不能够怪叶墨了,毕竟,吕蒙作为名将领,若不是在四十二岁的时候突然犯病死亡,那吕蒙的名气也不至于会比关张兄弟低上头。

  “你可要想好了,若是你真的选择了习武的话,那你以后可就不会继续呆在教堂里面读书了。”不过,出于是慎重的考虑,叶墨还是决定再确认次。

  不过,吕蒙也是个极为有主见的人,自己作出了决定之后,那就决计不会再更改了。要不然,也不会有吕蒙十五岁上战场的事情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走武将这条道路了,那你想要跟着吕布将军学武,还是跟着典韦将军在城西军营训练?”叶墨在见到吕蒙的确是不会在改变自己的心意之后,再度提出了个问题。

  这下,吕蒙也是有些犹豫了。

  吕布,大汉第武将。若是之前,吕蒙做梦都相要跟着吕布去习武,而且,两人还都是“吕”姓,说不好五百年前就是家呢。

  但是,吕蒙却也知道,典韦才是叶墨的贴身侍卫。而这个时候,却是叶墨在招揽吕蒙,在为他以后的出路谋划。

  边是无限的诱惑,另边,则是份恩情。

  这个时候,吕蒙都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会选择习武了。这要是选择了从文,那就可以直接跟着叶墨而不会有什么纠结了。

  要知道,在叶墨还是当朝太尉的时候,整个大汉“文有叶墨,武有吕布,天下安宁”。

  叶墨不知道吕蒙在踌躇什么,毕竟,无论是吕布还是典韦,其武艺无疑都是大汉最顶尖的那批人。

  不过,叶墨还是希望吕蒙能够选择典韦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典韦是自己人的缘故,更是因为城西军营的训练。

  为将者,必统兵。若是吕蒙投于吕布帐下,但是吕蒙又是叶墨介绍过去的。虽说吕布对于叶墨还是相当的信任的,但是这样也不可能会让吕蒙去统兵啊。

  就算之前叶拜吕布为师,而且吕绮玲对叶青睐有加,吕布都未尝让叶独立统领并州的兵马。

  吕布这个人,他的底线就是权力。而作为名武将,其权利的体现就是兵马。若是有人动了他的兵马,那吕布立刻会有种自己的权力被人侵犯了的感觉。

  叶墨前世的吕布,就是因为高顺对于陷阵营的掌控力太强了,这才去限制陷阵营的规模,并且派遣自己的心腹去接手陷阵营,临上战场才会将陷阵营的指挥权交给高顺。

  不过,这个时候叶墨也不想去影响吕蒙的决定。毕竟,吕蒙虽然是个小孩,但是他有选择的权力。反倒是吕氏这个时候点都不担心,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吕蒙自己做决定样了。

  “太尉大人,我决定了,我想跟着吕布将军习武!”吕蒙在想了半天之后,终于是作出了决定了。

  叶墨听了吕蒙这话之后,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心中却是有些无奈。但是,叶墨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能跟着大汉第武将习武,那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既然如此,我待会写封书信,你去交给吕布将军。吕布将军见了书信之后,到底收不收你为徒,就看你自己的了。”之前叶墨能够给出选择,那自然就会践行承诺。要不然,那之前叶墨直接说让吕蒙去找典韦不就行了嘛。

  吕蒙在听了叶墨这话之后,却是紧接着说道:“太尉大人,我还想去城西军营训练!”

  叶三这会儿站在院子门口的位置,顿时就“噗嗤”声笑了出来。吕蒙这年岁不大的样子,看不出来还挺贪婪的,什么美事那都相要沾上沾。

  吕蒙听见了叶三的笑声,自己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意思尴尬的神色。的确,吕蒙都觉得自己的这个选择太过于贪婪了,以至于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吧。”想了想之后,吕蒙还是小声的说道。不过语气中,多少都是带有些许的低落。

  “算什么算,就这样定了。你去找吕布习武,其他时间就去城西军营训练。”之前叶墨总是不能将吕布看成是自己太过亲密的人,以至于自己也是疏忽了这但是现在想来,这好像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吕蒙听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兴奋异常。没有想到,自己这个“贪婪”的决定,叶墨还真的会答应。

  “对了,有件事情的话,我需要你的帮忙。”突然,叶墨也是想到了什么,便是突然对着正兴奋的吕蒙来了这么句话。

  那个,如果没错的话十二的文,在明天就要上架了。然后从明天起,十二的文将会尽可能的恢复两更。当然了,在不影响十二工作的情况之下,十二也有可能会小小的爆发下。明天的第章,应该会是在下午三点左右后,再次感谢各位大大对十二的支持。

  第三七七章:自信叶墨

  ?吕蒙虽然是兴奋于叶墨答应了他的略显“贪婪”的要求,但是在心中却也有些过意不去。

  这会儿,吕蒙听到叶墨说有事情要请他帮忙。登时,吕蒙也不管要找他到底是什么事,自己能不能做到那些事,下子就直接先点头答应了下来。

  接着,叶墨也是将自己之前住在客栈,然后蔡琰突然出现并打探自己消息的这个事情给说了遍。

  对于叶墨和蔡琰二人不对付的事情,吕蒙也是稍微的听过那么至于吕氏,在有时候帮大户人家做浆补的时候,也会经常不经意的听到些洛阳城内的传闻。

  当然了,吕氏听到的消息,总会有那么点不对的,但是叶墨和蔡琰有矛盾,这个还是没有错误的。

  只不过,吕氏听说过的版本传唱度最高的就是说蔡琰和蔡琬同时喜欢上了叶墨的,但是叶墨却因为蔡琰和卫家有婚约在线,故而对蔡琰是爱搭不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洛阳城中那些大户人家的女性,对于八卦这项事业,也是蛮热衷的。

  反正在她们的嘴中,叶墨已经是陷入了个莫名其妙的三角恋之中。不对,是两个。蔡家姐妹和叶墨,蔡琰和叶墨和卫仲道。

  而且,蔡琰遣人去青州找卫仲道的消息不知道被什么人给传了出来。因此,“蔡琰倒追叶墨,然后被卫仲道给发觉”这个版本的消息也会是蛮火热的。

  咳咳,话说回来。叶墨要找吕蒙帮忙,就是让他找对真正的父女,然后入住到之前叶墨入住的那个客栈之中的房间去。

  叶墨有种预感,就是蔡琰绝对会再度回去那个房间的。至于理由,叶墨说不上来,但是就是有这么种预感。要不然的话,叶墨也不会当时就下定决心要立刻搬出来。

  要打消蔡琰的疑虑,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对真正的父女入住期间。若不然的话。叶墨退房离开,只会让蔡琰心中的疑虑更甚,甚至是会暴露自己出现在洛阳的消息。

  毕竟,有些消息。并不需要证实了之后才会说出来的。

  只要蔡琰让人散布叶墨在洛阳的消息,那不用天,叶墨肯定会被人找出来。

  这不是叶墨对于自己的化妆技术没自信,而是他知道洛阳的那些大家族没有个是吃素的。

  能够在洛阳立足,首先就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其中可能是权力。可能是财力,也可能是背景。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中间就没有个是好相与的。

  “太尉大人,民妇倒是认识些人,或许能帮到大人。”吕蒙直在教堂读书,倒是没有什么机会去认识什么外人,除了自己的同学和师长之外。但是吕氏就不同了,吕氏毕竟是要为这个家拼搏,故而也是认识那么些人的。

  吕蒙听到自己的母亲居然认识些人,然后可以帮到叶墨。顿时。吕蒙看着自己母亲的眼神也是无比的火热:“母亲大人,既然如此,那您定能帮到太尉大人的,对吧?”

  叶墨见吕蒙竟然如此比自己都还心急,愣了下之后,也就想明白这个是为什么了。

  那吕氏本来还想说自己认识些人,然后或许可以找人帮忙的,但是在见到自己儿子的眼神之后,再想到叶墨对于自己儿子的大恩,吕氏迟了片刻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不知夫人可知道谁能够帮助叶某?”叶墨见到吕氏点头,心下大喜,也是迫不及待的问道。

  吕氏方才点头的时候,却是因为自己儿子的缘故。这个时候叶墨真的问起吕氏了。吕氏这才开始想能够找谁合适。

  只是将自己认识的人在脑海中过了圈之后,吕氏却是尴尬的发现,自己好像找不到靠谱的人。

  首先,就是需要排除那些大家大户的人家,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来由的跑到客栈去住呢?

  然后,就算是来洛阳讨生活的。那这个时候已经临近年关了,来洛阳讨生活的人也大多是回去自己的老家了。

  最后,就算是那些实在是没有能力回家的,或者说穷到根本就没有家的,怎么可能会有名老者带着自己的女儿来到洛阳嘛。

  要知道,就是吕氏这个时候呆在南昌,也多有承邓当的情。要不是邓当当初给吕氏的那笔钱,吕氏和吕蒙怎么可能就靠着吕氏个人给大户人家做浆洗的活计就养活了两个人呢?

  吕蒙见到自己的母亲沉默了下来,却是不了解其中的详情,还以为吕氏这会儿突然不想说了呢?“母亲大人,您倒是说说可以找谁来帮助太尉大人呀!”

  吕蒙在旁急的快要跳起来了,但是叶墨这会儿却是隐隐有些猜到了原因。

  不过,这也说不上就是吕蒙笨,这种事情,只能说和个人的见识有关。吕蒙虽然家中贫寒,却因为邓当的时常接济,却也还算能过下去。

  但是叶墨却知道,洛阳虽然说讨生活会比较简单,但是与此同时,生活的成本却是要比其他地方高。

  若是对父女的话,还是在那位父亲没有办法去找事情做的情况下,光靠届女流的话,如何赚取道养活自己和个老人的钱?

  当然了,或许有人说可以去什么的嘛,这样就能找到个赚钱的行当了。

  但是,去过帮忙洗衣服的吕氏却是知道,那里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卖身给了。就算没有签卖身契的,那都是过去体验生活的,也就是拉个帘子弹个曲子,只需要个平台来让人欣赏的那种。

  想了圈,然后没有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有可以帮助叶墨的。想到这里,吕氏的脸顿时就变得片煞白了,不是害怕叶墨会因此而怪罪于自己,而是担心叶墨会因此而迁就于吕蒙。

  思及此处,吕氏却是再次跪在了叶墨的面前。“大大人,这这件事情和阿蒙无关,希望大人切莫迁怒于阿蒙!”

  看着跪在自己眼前涕泗直下的吕氏,叶墨心中虽然有些低落,但还是赶紧扶起吕氏,并开解道:“这位夫人,切莫如此。如今这个时节,想要找到这样的两个人,的确是有些难度,怎么归罪于夫人呢?”

  吕蒙本来还好奇为什么自己的母亲突然又跪下去了,在听完了叶墨这话之后,吕蒙心中也是顿生明悟。

  但是,吕蒙就算是明悟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诶,若我是名老人,那便能够帮到太尉大人了。”

  吕蒙这话说完,叶三便开始插话了:“这有什么,我家也不是名老者,但是我家少爷不也样能够将自己扮成名老者嘛。”

  有道是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叶三说了这话,自己都只是无心之举,却是让叶墨心中再生计。

  “我们只需要如此,再如此,那便足矣!”叶墨看着三人,语气虽是平淡,但是却掩盖不掉其骨子里的那股自信。

  叶墨自信,那当然是自信自己的这个办法,能够将蔡琰彻底的骗过去。但是,这在叶墨看来,想出这个办法来,却又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故而表现淡然。

  吕蒙看着叶墨,却是深深的被叶墨的那股自信给感染,并且,将叶墨表现出来的这份淡然,这份超脱,这份自信,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骨头之中!未完待续。首发更新

  第三七八章:悲剧小二

  ?在想出了办法之后,当天晚上叶墨便再次住回了之前的那家客栈。

  尽管叶墨很清楚,这家客栈八成是盯上了自己了,但是叶墨还是觉得这个时候住过去的话比第二天再住回去效果要好得多。

  首先,这个时候住回去,显然是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如果蔡琰当时回去了,然后发现叶墨已经离开了,那自然就不会认为叶墨会再度回到那家客栈之中了。

  而其次,店家这会儿就算是去将叶墨回来的消息告知蔡琰,那蔡琰也不可能大晚上的就跑到客栈里来呀。就算是蔡琰想要出来,那蔡邕能同意自己的女儿在这大晚上的往家客栈跑?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叶墨还真心害怕要是第二天才过来的话,没准会和蔡琬碰个正着。要是这样的话,那叶墨之前想过的计策那是点用都没有了。

  而果不其然,在重新进入自己之前的房间之后,这店里的掌柜却是将之前给蔡琰端菜的那位店小二给叫到了旁。“你现在马上去叶府趟,告诉典韦将军,就说他之前打听的那两个人回来了。记住,定要见到典韦将军才说!”

  那名店小二在听了掌柜这话之后,也是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将挂在自己肩膀上的抹布交到了掌柜的手中,然后马上就朝着叶府而去。

  只不过,在路走到半的时候,那名店小二却是突然想到,之前蔡家大小姐也是有打听过那两个人来着。若是将这个消息告诉蔡家大小姐的话,说不准还能够拿到笔小费。

  想到这,那小二原本还想不去和典韦说了,但是想到典韦和掌柜的关系,那小二还是老老实实的朝着叶府的方向跑了过去。

  而到了叶府门外,待人通报之后不久,典韦便是从府内走了出来。

  “是你找我?”出门,典韦便是瞧见了站在门外等待的店小二。

  那店小二也是见过典韦。所以典韦出来,那小二也是立马就将典韦给认出来了。“将军,小的掌柜的让小人来找你,说是你打听的那两个人回来。”

  典韦原本还是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在听到小二这么说之后,典韦的神色立刻就变得认真起来。“告诉你们掌柜的,我典韦承他个人情。”说着,典韦便是从身上搜出了点碎银子,放到了那小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