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是,在看了叶三那杀人般的眼神之后,典韦也是将那笑声给强忍了了回去。

  “叶三将军,果然果然好美!”说了这么句话之后。典韦溜烟就跑走了,并留下了串的笑声,陪伴着气的七窍生烟的叶三。

  咬着牙齿进入了叶墨的房间,看着端坐在房间里面的叶墨,叶三顿感无比的委屈。叶墨明明可以把自己化装成个德高望重的老者,为什么偏偏要将自己打扮成个女的呢?

  “少爷,我这妆什么时候可以卸掉啊?”看着叶墨,叶三无比委屈的说道。

  听到叶三的声音,叶墨抬头,就看见了叶三“美人”的身影,然后,无比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按照叶墨的想法,叶三只需要维持那个女子的形象来到客栈,让那些店小二看见,就可以了。谁知道,叶三竟然顶着这么个妆容待了晚上。

  看着叶墨差异的神色,叶三这个时候只想头撞死自己算了。

  “那,少爷,我”叶三这个时候,那简直是连话都不会说了呀。原来,切都只是自己太笨了。

  叶墨看着叶三这副样子,摇了摇头道:“算了,就这样吧,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先吧。”

  对叶三说完话之后,叶墨转过头看着在旁有点不知所措的吕氏,道:“吕夫人请放心,吕蒙的事情,叶某必当尽心尽力。只是,待会叶某不方便带着夫人起下去,故而,只能让夫人先回去了。”

  “放心,民妇放心!”在得到了叶墨的保证之后,吕氏的脸上也是露出了股笑容≡己做这么损害自己名声的事情,不就是为了叶墨的这句话么?

  说完之后,吕氏也是就要告辞。只不过,在吕氏出门之前,叶墨也是掏出了个钱袋,里面虽然只有些碎银子,但加起来的话,却也是有十五六两的样子了。

  “夫人,这些钱你就暂且拿着,为吕蒙弄点好吃的。等到我处理好吕蒙的事情之后,自会有人来安排夫人和吕蒙的住处。”叶墨担心吕氏不要那些钱,也只能以吕蒙来作为借口了。

  果然,在听到这些钱是给吕蒙弄点好吃的东西之后,吕氏终于是不安的接过了那些银两了。

  在吕氏走了大概盏茶的功夫之后,叶墨这才和叶三起去到楼下。

  到楼下坐好之后,叶墨却是听到了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了。

  “元皓,此次来洛阳,却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叶福大人?”在叶墨旁边的张桌子上,名年纪稍长的人对着身边的名中年男子问道。语气之中,却是不乏担忧之意。

  那中年男子听到那稍长之人的担忧之后,神色之中也是显露出了忧愁之色。“叶福大人和叶墨大人却是不同,叶墨大人对于士族怀有偏见,但是叶福大人却是能够善待世家大族。我想,此次要见到叶福大人,应该不难。”

  “诶,希望如此吧!”那年长之人长叹了口气,也只能无奈的说道。

  叶墨之前想要打听消息,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到。但是这次,却是意外的得到了个大消息了。元皓,那可是田丰的字啊。田丰作为冀州人,怎么突然跑到洛阳来了,还想要见叶福?未完待续。首发更新

  第三八章:愿意听话?

  ?:十二懒得分章节了,直接个四千字大章。7反正以后若是十二没有两章的话,那肯定是直接发了个大章。

  既然知道了自己旁边的人是田丰,那叶墨自然就会多关注那么

  而想要更进步的了解到这两人到洛阳来的目的,那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接近这两个人。

  “两位,方才我听到这位先生的字为元晧,敢问可是冀州田丰田元晧?”叶墨这会儿走到两人身边,使出副粗哑这嗓子朝着两人问道。

  田丰本来和另人正聊的好好的,却是突然出现了这么个人,顿时便让两人感到稍稍愣神。

  尤其是田丰,虽说田丰有才有名,但是其名也只是在冀州流传而已。可是没想到,在这洛阳的名老者,居然会知道“田丰”这个名字。

  只不过,田丰在听到叶墨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丝毫没有什么喜悦的情绪。这个时候,反倒是对叶墨充满了警惕。

  “我想,这位先生可能是‘弄’错了,在下并不是”没有多想,田丰直接便是想要开口否定自己的身份。

  只不过,还不等田丰讲话说完,他身边的那名老者却是开口了:“不错,他的确是冀州田丰却是不知道先生是从哪里听到了他的名字的?”

  叶墨见田丰身边的老者承认了田丰的身份,虽然脸上还是过着副微笑的表情,但是心中对那老者的评价却是提高了几分。那名老者的贤才和聪慧,绝对不在田丰之下,甚至还要高出许多。

  “冀州多名士。只不过之前的冀州牧不会用人而已,否则,何至于身死下场?”说这话是,叶墨的语气中充满了对韩馥的不屑。

  田丰本是韩馥底下的官员,但是在听了叶墨这话之后。却是没有丝毫的动怒。相反,他这会儿对叶墨那简直就是相见恨晚了。

  只不过,田丰身边的那名老者在听了叶墨这话之后,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这位老先生的话,恐有不妥之处吧。”

  老者的意思,那是相当明显。叶墨这既然是在讽刺韩馥不会用人。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叶墨心存谋反之心呢?若不然的话,叶墨不是应该为韩馥的无能高兴才对吗?

  “有何不妥?韩馥若能知人善用,那冀州必将是大汉最为富饶之地。若是韩馥有自知之明,那何至于自寻死路?”叶墨这个时候,顺势与田丰两人坐到了处。然后。继续对韩馥展开嘲讽。

  叶墨这话说完,田丰和那老者皆是沉默了下来。最快更新叶墨这番话,说的的确是很在理。而且,田丰和那老者,的确不是韩馥的死忠,所以,对于叶墨的这番话,他们也是深有感触。

  韩馥此人。太过于小肚‘鸡’肠,却又是个无能之人。虽有忠臣,韩馥却不能给予应有的信任。如此来。韩馥的下场却是早已注定。

  “先生高见,在下自愧不如,却是不知道先生如何称呼?”沉默了阵之后,田丰旁边的那名老者顿时片心悦诚服的样子,甚至都不敢在叶墨面前以“老夫”自称了。

  叶墨听了那老者类似于吹捧的话之后,却只是微微笑。故作副高人的样子,道:“老夫微名。却是怕两位未曾听过。倒是这位老先生,老夫观你却不似般之人?”

  那老者在听了叶墨这话之后。顿生副惶恐模样,答道:“在下薄名,姓沮名授,怕是老先生未曾听过。”

  叶墨听那老者的名字,顿时整个人惊。没想到,自己只不过装会儿‘逼’,却是装到了沮授面前了。

  沮授那是什么人?叶墨前世的袁绍前期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听从沮授的建议;后期的失败,却是因为没有继续听从沮授的建议。

  这个时候,叶墨甚至都可以保证,自己已经被沮授看穿了。尽管沮授这会儿可能不知道叶墨的名字,但是却肯定看出了叶墨不是名老者。

  虽然说叶墨的化妆技术很是不错,但是,不论叶墨的化妆技术怎么样,那肯定是有些地方会‘露’出破绽的。别的不说,就说叶墨摆在桌子上的那双手,那就已经出卖了叶墨了。

  “晚辈见过公与先生,先前晚辈多有冒犯,还望先生谅解则个。”叶墨也是个明白了,眼见着自己肯定被人看穿了,那就干脆不装了。这个时候,叶墨是大大方方的就站了起来,朝着沮授行了个大礼。

  沮授见叶墨如此,自是明白叶墨为什么这般举动。

  “哈哈,若不是你身后这名‘侍’‘女’‘露’了馅,老夫还真是没有发现你这幅样子只是扮相。不过,老夫也是好奇,老夫名声并不若田元晧那般斐然,你是如何听过老夫的名字的?”沮授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仰头笑了几声之后,便对着叶墨问道。

  叶墨这个时候邹游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在看着自己这边之后,这才小声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乃是叶墨。”

  叶墨此言出,田丰立刻便是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田丰只觉阵不可思议≡己眼前这人,竟然就是叶墨!

  之前田丰还在和沮授说叶墨不好,希望去找到叶福。可是没想到,叶墨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了。

  此刻的田丰,看着叶墨,心中顿时股羞恼之意。

  冀州投降重新被大汉朝廷掌控之后,叶墨却还牌切大军入驻冀州。那平原建立起来的城堡也就算了,那还能说是在防备青州的曹‘操’。

  可是,之后叶墨却又派遣许定带着五千兵马进驻邯郸,与高顺的陷阵营汇合处。如此来,这意思就很明显了,就是为了震慑冀州的世家大族。

  有了朝廷军马的震慑。那冀州的世家大族自然是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只不过,叶墨突然离开洛阳之后,由叶福接任叶墨的太尉之职。叶福上任之后,却是力促成洛家商会与冀州甄家的合作。

  叶福的这番举动,自然是被冀州的世家大族视为个好的信号。既然叶福可以促成甄家和洛家商会的合作。那冀州的其他世家大族,为什么就不能和叶家有所接触呢?

  如此,冀州的那些大地主大士族在商讨之后,决定让田丰和沮授两人先来洛阳,试探试探叶福的口风。

  只是没想到,这会儿两人却是先碰到了叶墨了。而且。之前两人还说叶墨的坏话来着。

  “你果真是叶墨?”沮授眯起眼晴,看着叶墨,副不敢相信的神‘色’和语气。

  叶墨微微下,却也没有敢在这客栈的大堂卸下自己脸上的妆容。“如假包换!”

  “那不知道叶家主找我们二位有何时吩咐呢?”叶墨虽然不是当朝的太尉了,但是。他还是叶家的家主。这点,在洛阳不是秘密,在其他地方,同样也不是秘密。

  “方才我听二位先生说想要去找叶福,不知是真是假?”叶墨没有回答沮授的问话,反而是对着二人问出了个问题。

  虽说叶墨没有回答方才沮授的问话,但是这会儿叶墨表‘露’身份之后,两人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田丰和沮授,这个时候真的是名声不显。

  “太尉大人能够促成洛家商会和冀州甄家的合作,故而。我等也想去找太尉大人。”沮授对于叶墨的问话,倒是很老实的就说出了真相。

  沮授之所以会如此的老实,其中的个原因,就是沮授觉得叶墨不像是传言中说的那种弑杀之人。

  当然了,这也可能只是现在叶墨表现出来的个假象。所以,沮授这也是在赌。

  叶墨从三个多月前之后。就再度传出失踪的消息。这个时候在洛阳出现,却是这么副样子。那其中。沮授觉得必定是有什么隐情才对。而其中很大的个可能,即使叶墨被叶家给排斥了。

  如此的话。叶墨此时背后就没有什么势力了。但是叶墨的智慧却又是沮授有过亲身体验的。只要这个时候将叶墨拉拢到了冀州世族边,那沮授就不愁冀州的世家大族会被朝廷给彻底的镇压下去了。

  只不过,叶墨的实际情况,却不似沮授的猜测那样。但是,叶墨这会儿也是不知道沮授心中所想。“若是公与这个时候去找叶福的话,怕是没有什么用处。”

  “太尉大人比叶家主对待世家大族的态度,那是要好上千万倍。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叶家主现在要在这个地方藏头‘露’尾,说太尉大人的坏话。”田丰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多想,而且,叶墨的这个样子,的确是像被人给从叶家赶出来的样子。

  叶墨听了田丰这话之后,却是没有半丝的怒意,只是淡淡的说道:“洛家商会乃是依附于叶家,洛家商会与甄家合作,叶家在背后也能获利。却不知道,两位所在的家族,能给叶家带去什么呢?”

  叶墨这话说完,田丰和沮授齐齐震惊了。洛家商会,居然是依附于叶家的存在!

  虽然说洛家商会能在洛阳城占据整条街道,其中背后定有大势力的扶持。但是谁能想到,洛家背后的大势力是叶家?

  叶家出来的人,皆是进入了大汉朝廷的军政之中。其中个很明显的代表,就是大汉三公,叶家独占其二。

  而洛家商会,却是从来不曾得罪过哪个官吏。洛家商会的负责人不仅和叶家的关系好,和洛阳城其他的世家或是官员,关系同样不错。如此来的话,外界之人也就猜不出洛家商会背后的存在了。

  再加上洛家商会度推出些外界极为罕见的东西,所以度有人认为,洛家商会的背后,可能是皇室的人,甚至有可能是刘协。

  毕竟,刘协的老爹刘宏热衷于官员的买卖,那刘协‘弄’个商会,那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样还不会造成官场的‘混’‘乱’。

  只不过,这下叶墨的这番话,却是让田丰了沮授再次意识到了叶家的强大了。

  叶家在朝廷中‘混’的风生水起,手中也是掌控着大汉朝除了朝廷和吕布之外,第二多的军队了。而现在,洛家商会居然和叶家有关系,那叶家的财力,可以在这个大汉进入前十的行列了。

  叶家的真正实力,竟然恐怖如斯。那这么看的话,田丰和沮授背后的家族,还真的给不了叶家什么好处。

  “那按照叶家主这么说,我们去找太尉大人,岂不是点用处都没有?”沉默了半晌,终于是由沮授打破了这个气氛。

  叶墨看着被打击了顿的田丰了沮授,接着打击道:“那倒不是,两位若是去找了叶福的话,肯定会被叶福记住的。然后,两位身后的家族,肯定会被叶福重点关注。”

  叶墨说这话,可不是在吓唬人,而是真的。

  在叶墨离开洛阳之前,就曾经和叶福说过冀州的局势。叶福之后促成洛家商会和甄家的合作,来是壮大了自己的实力,二来,也有分化冀州内部世家大族的意思。

  而其后的结果,那也是很明显的,甄家的现任家主明显是短视之人,竟然同意了和洛家商会的合作。

  而现在,田丰若是和沮授起去找叶福的话,那绝对会被叶福盯上的。要知道,他们能去找叶墨,就说明其有定的野心。既然有野心,那自然就应该在他们壮大之前铲除好了。

  但是,叶墨却怜惜田丰和沮授的才华,自然是不忍让这两人去送死。

  虽说只是两个人,但这也是大汉的力量。若是大汉的‘精’英全都死于内耗了,那让谁去对付大汉周边虎视眈眈的外族?

  “既然如此,那叶家主可有什么好的建议?”沮授不相信叶墨不明白冀州的局势。若是叶墨不能给出个好的建议,那沮授和田丰冒着风险,也是要去见上叶福面的。

  叶墨看着眼前的两人,心中也是不由的赞叹了声。叶墨都将他们的风险给说的那么大了,可是这两人这个时候脸‘色’居然没有什么异样。

  “冀州是块大‘肥’‘肉’,那自然是只要有点实力的人就想要扑上去咬两口。只不过,这块大‘肥’‘肉’底下却还藏着骨头,那别人自然是会拿着斧凿去钉几下。”叶墨笑了笑,如是说道。

  田丰和沮授听叶墨这话,当即便是皱起了眉头。这话的意思,那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让这两家乖乖的守好自己口中的‘肉’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却是不要去理会。

  但是世家大族,最为讲究利益,而非亲情。这些话,就算是两人认可,其背后的家族也不会同意。

  “不过,若是有人愿意听话的话,或许还有个更好的选择。”看着两人的神‘色’再变化,叶墨姗姗说道。

  “愿意听话”,这似乎不是什么好词,不过对于那些心只为了壮大自己家族的人来说,后面的结果,却也是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诱’‘惑’。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第三八二章:接受条件

  ?叶墨说的话,很不客气,也很直白。但是,田丰和沮授二人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时间去为此生气。

  此刻,他们都还在自己的心中权衡着利弊。

  世家之人,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家族为了壮大自己的个工具罢了,什么时候这个工具没有用了,那就随时可能会被家族无情的抛弃。

  田丰和沮授虽然为人正直,也能将公事和私事分开了处理。不过,在私下里,两人还是会为家族的些的。而现在,他们正是在位家族的利益思虑。

  “叶家主,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听话呢?”想了半天之后,田丰这会儿也是从之前的情绪中平静了下来,开口对着叶墨问道。

  叶墨见田丰开口问起,却是没有丝毫的奇怪。既然叶墨敢提出这样的说法,那叶墨就肯定,这两个人会对此感兴趣。

  “既然是听话,那自然就是需要听从上头的安排,好好的做好本分的工作。然后,上头自然会支持这个家族的发展。”叶墨的这个主意,其实打了不止两天了,只不过,这个时候是第次说出来而已。

  叶墨话音刚落,沮授这会儿还没有什么反应,田丰却是再度怒了。怒极反笑,田丰看着叶墨,脸上露出副冷冷的笑容。“那按照叶家主这个说法,我们家族岂不是成为了个附庸了?”

  看着田丰这个样子,叶墨的脸上,也是保持着副淡淡的笑容。虽然说,叶墨提出的这个条件很是苛刻,说简单点也的确是让个家族成为皇室或者说叶家的附庸。

  但是,叶墨却对自己给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