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四道圣旨便和大皇子相关,圣上下旨,封大皇子为陈留王,只享食邑,不得离宫。”曹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被刻意压低了下来。

  听完这话,叶缺整个人都被震惊到了。而在其后面的叶墨更是被震惊到了。这已经不是脱离了历史原本轨迹的问题了。没想到十常侍的死亡会给刘宏带来这么大的刺激,这简直是中途觉醒了的节奏呀。

  借着十常侍身死的事对着群臣发火,再加上丁原引兵来了洛阳的时机,发布四道圣旨。来可以拉拢丁原曹操,使自己的手上可用之兵;二来里比较聪慧的二皇子刘协为太子,同时软禁刘辩,使刘辩不会被有心之人直接利用。

  这哪里是原来历史中的刘宏啊,简直就是换了个人啊。如果说此时的刘宏也被人穿越附体了,叶墨是绝对不会怀疑的。

  “大人,出大事了。”正当叶墨和叶缺震惊的时候,王越的名弟子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听来人说出了大事,叶缺倒是没有惊慌。少爷在这呢,能出什么大事?就算真有什么事,只要少爷在,那就不是事。

  “皇宫传出来的消息,圣上驾崩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当然用在这个地方很不恰当,但是王越这名弟子带来的消息是真的讲在场的人都吓住了,当然,有个除外。

  叶墨本来还怀疑刘宏被人穿越附体重生了,所以才会有之前那四道圣旨的神来之笔。这下听到刘宏死了,叶墨就差点没拍手叫“好”啊。“就算你觉醒了,你也去别的大陆重生吧,你的大汉王朝我会替你儿子看好的。”叶墨心中如是想道。

  曹操震惊了,本来还以为皇帝突然醒悟了,大汉朝要中兴了,没想到刘宏的死居然会来的这么突然。“叶大人,曹某先回家去缓缓,晚上卢中郎府上再见了。”

  夜幕降临,卢植府上,却端坐着朝中不少的大臣,曹操和叶缺正在其间。

  “诸位大人,今日宴请各位虽说是咱们同僚之间的小聚,但主要还是想和诸位说说明日皇子继位之事。”说完,卢植便端起了杯酒,细细的品了起来,仿似之前说话的不是他般。

  “圣上今日已经下了旨封二皇子为太子,那我们这些臣子遵守圣上的旨意便是。”说话的乃是当朝录尚书事王允。王允乃是朝中老臣,在之前和十常侍的张让争斗中失败后便回家隐居了阵,直到何进掌权,王允才重新出仕。

  王允这么说,坐下的众人也是交头接耳,说的时候还不时的点点头。卢植在主座看着在坐的众人都有同意这观点的意思,也是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

  另处地点,同样有起夜宴,只是他们交谈的内容可不是按照汉灵帝的旨意支持刘协继位。

  散宴之后,叶缺没有直接回自己府上,而是去了皇宫二皇子刘协的处所。当叶缺到刘协的处所时,刘协还没有休息,只是个人躲在自己的宫内偷着乐。看到叶缺到来,刘协连忙迎了上去。

  “先生,你怎么来了?”刘协很是诧异,按理来说,叶缺此时也应该偷着乐才对呀,毕竟自己明天就要继位了,作为自己的老师,叶缺应该与有荣焉。

  看着眼前这个七岁的孩子,叶缺此时觉得现实对他来说太惨忍了。如果刘宏能多活几年,按照刘宏今日的样子,日后交给刘协的局面会比现在好太多了吧。

  “太子不要忘了,你首先是个人子,其次才是国储君。”叶缺出声对着刘协说道。

  刘协听叶缺这么说,也是知道叶缺提醒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于高兴了。叶缺已经做了刘协好几个月的老师,刘协自然知道叶缺是为了他好。“先生的话,吾记住了。”之前刘协还是个王爷,自然是自称“本王”,如今成为太子了,那就不能在用之前的自称了。

  “太子知道就好,我这么晚过来,就是想提醒句太子,明日太子继位或许会有些阻碍。”叶缺看着刘协,平静的说道。

  “什么?”刘协下子就愤怒了,大声道:“那些大臣难道敢违抗父皇的旨意不成?”

  “看看你,像什么话?别忘了之前却教过太子些什么。”看着愤怒的刘协,叶缺直等着他发完了火才接着说话。刘协想想自己刚才的表现,也是脸的羞愧。

  “太子还是早些准备继位的事,明日却倒是想要看看那有哪几个人敢违背圣上的遗旨。”叶缺说这话的时候,刘协顿时觉得屋内的气温下降了几度般。

  第三十八章:舌辩百官

  ?第二日,四更天,需要早朝的大臣便早早的从被窝中爬了起来。

  五更天不到,大臣们已经在朝堂之前等候。直等到六更天,天边才稍稍放亮。这时,太监们打开朝堂大门,百官在门前拖了自己的鞋子,鱼贯而入。

  进入朝堂,只有名太监站在大殿之上。待百官都各自站定位置之后,叶缺从朝堂之后走了出来。

  “国不可日无君,家不可日无主。先帝已逝,按照先帝遗旨,现恭迎太子继位。”叶缺看了眼殿下的众人,心中对于那些想要阻至太子刘协继位的大臣自然心中都清楚,毕竟昨晚在卢植府上知道了那些支持刘协的人是谁。

  “慢着。”殿下的袁槐此时站了出来。

  “原来是司徒大人,不知袁大人有何指教?”叶缺看着袁槐站了出来,心中也是冷笑连连,果然沉不住气,还四世三公呢。

  “先帝长子乃是大皇子,若要说继位,自然是大皇子继位,长幼尊卑岂可废!”袁槐说道。

  “那袁大人是不准备遵从先帝的遗旨了吗?”叶缺盯着袁槐,声音中的杀气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先帝的遗旨我等自然是要遵守的。”说到,袁槐还两手相合朝天作了个揖,以示对先帝的尊敬,接下来又说道:“但为了大汉朝,如今我袁槐也不得不做次恶人,违背次先帝的旨意。长幼之序都不遵守,如何能守礼遵法,若是今日二皇子继位,那我大汉数百年的基业既不是要毁于旦?”

  看着袁槐抗旨还要给自己脸上贴金,还把理由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叶缺顿时笑了。看着袁槐,叶缺大声说道:“刘辩‘轻佻无礼仪,不可为人主’,这句话袁大人还记得吧?”

  叶缺此话出,朝堂众人皆是片哗然。叶缺居然敢直呼大皇子名姓,还敢说刘辩轻佻无礼仪,不可为人主。此话若是往重了说的话,那是叶缺妄言皇子,其罪当诛啊。

  “此话乃是先帝当年不经意说出来的,当不得真。”袁槐轻描淡写之间就想把这句话给掩饰过去。

  “袁槐,你敢妄言先帝不是,质疑先帝是非,你可是我大汉的臣?”等的就是袁槐这句话,袁槐说完,叶缺便指着袁槐开骂,那骂的可是掷地有声。

  袁槐听叶缺居然从这里抓把柄,立刻就偃旗息鼓了,若是再和叶缺说下去,那估计今天自己连汉人都不是了。“臣遵守先帝遗旨,奉迎太子继位。”说这话时,袁槐已是脸落寞。

  “可还有人对先帝遗旨有意见?”看着殿下的众人,叶缺再次问道。这事要解决就该次性解决,若不然,以后必定会成为个火药桶。

  话音刚落,又人站了出来,确实董太后之侄当朝车骑将军董承。“臣有意见。”

  看着这人,叶缺觉得有点别扭。刘协乃是董太后手带大的,他董承居然还敢有意见,就不怕董太后要打他么。“原来是董大人,不知道董大人有何意见?”

  “大皇子乃是先帝与太后何氏所生,乃是嫡长子。若是让二皇子继位,让天下之人看待这事?”董承到没有什么坏心,就是觉得礼不可废。

  “君为臣纲。不知董大人听过这句话没有?”叶墨笑了笑,问道。

  董承见叶缺居然问这样的问题,也不恼,只是想看看叶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便回答道:“这个自然听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既然如此,先帝的遗旨是不是能够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呢?”

  董承想了会,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这么简单,自己之前居然没想到。董承不好意思了,回到:“臣遵守先帝遗旨,恭迎太子继位。”

  又个被解决了,叶缺看着殿下的众人,却发现没人再站出来。这不是废话么,叶缺有先皇遗旨这个大义在手中,谁能够说赢他。于是叶缺说道:“诸位可是都遵守先帝遗旨?”

  众人听叶缺这么问,也就知道是表态的时候了。于是群人哗啦啦的跪倒在朝堂当中,齐声道:“臣等遵守先帝遗旨,恭迎太子继位。”

  叶缺看着殿中百官如此,也是对着朝堂之后,躬身行礼道:“恭迎太子继位。”

  在朝堂之后的刘协可是手心都出汗了,之前听叶缺在朝堂上和大臣们激辩,生怕叶缺会败,那自己可就当不成皇帝了。如今听到百官和叶缺恭迎他继位,顿时松了口气。

  走到朝堂前,坐到龙椅之上。刘协正式成为了大汉的皇帝了。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百官说完,便坐会自己之前就排好的位置上去了,叶缺例外,他还站在龙椅旁边。叶缺之前在朝堂本来就没有位置,如今刘协继位他有位子也不能去坐呀,毕竟刘协还这么小,他这个当老师的必须要站在旁边。

  “先帝驾崩,朕决定为先帝守灵七日,全城戴孝。同时,先帝下葬切事宜,由尚书令杨彪大人操办。”刘协说的这些话可都是之前叶缺就教过了的,此时刘协说出来倒是像那么几分皇帝的样子。

  “臣遵旨。”杨彪排众而出,接了这个差事。

  “朕尚且年幼,诸多事宜不知如何处理,因此,封朕的老师叶缺为相国,同时暂时代朕处理超朝中大小事宜。”刘协突然又说道,只是这话叶缺可没教过。

  叶缺听这命令之后,也是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急忙跪在刘协面前,说道:“请陛下收回成命。”

  “为何?”刘协也是愣,给你当大官还不好啊。

  “国相岂是能随便设置的,而且臣如何能带陛下处理朝中大小事宜?”其实叶缺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拒绝,但他知道自己若是当了相国那就惨了,会被朝中众臣集火的。

  刘协看叶缺是真的不想当,于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几封叶缺为司徒,原司徒袁槐任太傅之职。”

  袁槐听,这还好贬官也没变太惨,起码还在这朝中。叶缺见刘协心要封他做官,也就受了。

  “臣反对。”突然,个声音响了起来。众人之中,袁槐之侄袁绍站了出来。

  “爱卿为何反对?”刘协真心是觉得想杀了这袁家之人,若不是记得之前叶缺教过他的话,恐怕早就暴走了。

  “叶缺不过残废之人,如何能当我朝司徒?”理由还真怪,不过却得到不少人的响应,毕竟,这个大汉朝还是蛮看脸的。叶缺虽然说长得是不错,但是没有右臂啊。

  听到袁绍居然说的是这个理由,叶缺是真的火了≡己家少爷都没说什么,还说自己现在有大才,不必当世的些大儒差,而且还颇有治政只能,计谋也能玩上几手≡己要不是少爷的吩咐能出来做你大汉朝的官?你们这帮人居然还嫌弃。

  “孙膑膑足,为齐国军师;司马公受宫刑,仍作史记;左丘失明,阙有国语。如今缺不过缺了右臂,如何当不得这司徒之职?”开玩笑,和叶缺比辩论,那不是找死么。连叶墨这么个21世纪的人都轻易不和叶缺辩论,按叶墨的话来说,这货记忆力绝对开挂了。

  袁绍北边的无言以对,只能悻悻退下。

  “启禀陛下,董卓大军已经接近洛阳城了。”突然,殿外名太监手捧卷情报冲了进来。

  第三十九章:霸道董卓

  ?“居然敢拦本将军的路,你们这是在找死。”董卓带着千西凉铁骑准备进入洛阳城,却被洛阳城的守卫拦了下来。,顿时暴怒。

  “大军入城,请大人出示调令,否则律以造反罪名处理。”天子眼下守门,开玩笑,能怕了你这千骑兵么。要知道,曹操当年也是守过城门的。

  “大军,我董卓的亲兵也能算作大军么?”董卓显然没吧眼前的这些个守门的看在眼里,尽管洛阳的门尉也是俸秩六百石,算是个不小的官了。

  门尉看着董卓如此嚣张,立刻紧张了起来,如果真的起了冲突,那自己肯定是白死了。董卓是谁,那是拥西凉十万兵的人,当朝前将军,谁会因为自己的死而去得罪董卓呢?

  看着眼前的董卓,门尉面露难色。不拦下董卓,自己失职罪在所难免,可是要真去拦,但是不失职,但命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深思熟虑,门尉还是觉得命重要。正当门尉准备放董卓进城时,道白光闪过。

  董卓用衣袖擦拭了下剑上的血迹,然后缓缓将剑插入剑鞘。“个小小的城门尉,居然也敢拦我董卓。”之后,董卓用阴冷的目光看向了其他的守卫,道:“你们,可要拦我?”

  守卫们看着眼前的董卓,此时的他仿佛是从九幽地狱中出来的恶魔般,只是个眼神,便让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却。

  京城守卫虽然尽是精锐士卒组成的军队,但毕竟是疏远了战场,仅仅只靠着训练怎么会是这些久经沙场考验的西凉铁骑的对手呢?于是,守卫们手中拿着兵器,却颤颤巍巍的不敢动手,流出了条大道给董卓的大军通过。

  看着眼前分开站在两侧腿却不断抖动的守卫们,董卓,大笑两声,便率先纵马冲进了城内。西凉铁骑鱼贯而入,看着两旁的守卫,脸的鄙夷。

  “丁大人,董卓霸道无比,不将天子放在眼中,现在大人总该相信叶某的话了吧?”城墙之上,有两人将这段画面看的清二楚,而此时说话的人却是叶墨。叶缺此时乃是当朝司徒,自然不会有时间陪着丁原过来看董卓入城时的场景了。

  丁原此时只当叶墨是叶缺的名族人,而且是比较受重视的族人。“叶先生的话果然不错,董卓此僚竟霸道如斯。”丁原见董卓如此,心中顿时股无名之火冒出。

  “那丁大人可有信心战胜董卓的西凉大军?”丁原此时虽然是名忠君忠国的老臣了,但丁原带来的并州军毕竟有限,仅有三万人而已。

  “我并州狼骑天下无双,普天之下未逢敌手。区区西凉骑兵而已,怎会敌不过?”丁原说道自己的并州狼骑,那时脸骄傲≡并州狼骑组建至今,未逢败绩,在丁原看来,自己的并州狼骑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骑兵。

  看着脸自信到有些自负的丁原,叶墨心中也是略感悲伤。前世,丁原打败了董卓,使得董卓不得不收买吕布,最终吕布弑丁原而投董卓,并成就了董卓霸业。

  “丁将军可不可小视西凉铁骑,这支骑兵乃是由羌人和汉人共同组成,其战斗力不可小觑。”叶墨想了想,还是没有提醒丁原要小心董卓收买他手下的将领。毕竟,若是没了赤兔马的相伴,想必吕布的成就不会有如前世那般吧。

  丁原诧异的看了眼叶墨,若不是知道叶墨乃是叶缺的族人,丁原真的会以为叶墨是董卓的人。“叶先生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

  听丁原这么说,叶墨也就知道了,如今不管他如何说,丁原都会小视董卓其人。与其费尽心思去让丁原重视起董卓,倒不如让丁原自己在并州军面前失掉威信,以便吕布能顺利的接管并州的军政大权。

  “丁大人既然如此说,想必是心中已有计较,那叶某就不再多言了,叶某先行告退。”说着,叶墨便离开城墙,向着叶府的方向走去。

  皇宫门口,董卓此时带着千铁骑正站在皇宫面前的大广场上。

  “皇帝陛下召前将军董卓觐见!”名太监突然从皇宫中跑了出,大声喊道。这名太监乃是董卓刚过来之时前去皇宫通报的那名。董卓在洛阳城门口敢嚣张,在这却不得不收敛些。

  董卓听这太监这么说,便要往里面走去。

  “请董大人卸下佩剑。”名皇宫守卫拦住董卓,道。

  看着拦住自己的这名皇宫守卫,董卓脸不爽。在进城的时候就有人拦自己不让进,到了皇宫了居然还有人拦着自己。“吾乃是奉天子令入京‘清君侧’的前将军董卓,你敢要我卸下佩剑?”

  “请董大人卸下佩剑。”这名皇宫守卫仿佛没听到董卓的话般,加重了自己的语气之后继续说道。

  董卓看这名守卫居然还敢要他卸下佩剑,顿时怒了。要知道,虽然说面见圣上卸下佩剑乃是必须的。但董卓太多疑了,若是自己卸下佩剑之后进入皇宫被埋伏了怎么办?再者说,不持佩剑,如何能威慑小皇帝。

  董卓气之下,拔出佩剑,丝血腥味从剑身传出。“今日,有城门尉阻止吾入城,他死在了吾这剑上。你,还要拦吾?”

  “请董大人卸下佩剑!”说第三遍,皇宫守卫的语气又加重份,同时右手已经按在了挂在左腰上的剑柄上。

  董卓正要发怒再杀人,突然皇宫之内走出人。看着门口处剑拔弩张的场景,此人只是淡淡笑,说道:“既然董大人不喜卸下佩剑,那就带着吧。董大人还是跟我来吧。”

  此人话出口,皇宫门口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散开了。董卓看了眼守卫,又看了眼从皇宫中走出的人,脸疑惑。皇帝居然准许他持剑觐见,若非是朝中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官,怎么可能会有这待遇?但是现在,刘协居然敢让他董卓佩剑觐见。

  看着皇宫中出来的人要转身超皇宫内走去,董卓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