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话

  沮家家主在见到叶墨点头之后。心中的石头终于是落地了。只是沮家家主没有想到的是,叶墨已经将沮家给记上了。

  直到探望完了沮鹄之后,沮家之内依旧是风平浪静,邯郸城内也是没有任何的危险情况发生。

  “叶家主,若是不嫌弃的话,便在鄙府起用午宴,如何?”沮家的家主在陪着叶墨看完了沮鹄之后,便开口对着要说到。华夏的传统,其中个很重要的就是有事在饭桌上谈。

  这要是叶墨马上就要离开沮家了,那沮家这次真的就只是留下点声望,点实际的好处都没有了。

  而叶墨也是觉得其余的那些世家不可能在沮家点办法都没有,叶墨既然想要有点收获,那也总是需要给那些人点点时间的。

  “如此,那叶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墨和沮家家主两人各怀心思,叶墨也就顺势答应了沮家家主留他吃饭的请求了。

  而这次午宴,沮家家主明显是早有准备的。众人才刚刚落座,便有饭菜端上来,摆在每个人面前的案条之上。

  看着沮家端上来的这些菜品,便是叶墨这位二十世纪的吃货,那也是挑不出什么刺来。

  沮家在之前虽然只不过是冀州的二流世家,但是作为个老牌的世家,在饮食这块,还是无比的讲究的。

  只是,还不等叶墨动筷子,许定便来到了叶墨的身旁,拿出双早就准备好了的银筷子在叶墨眼前的那些饭菜里面搅啊搅,在发现筷子没有变色之后,又亲口尝了下叶墨眼前的每份菜品。

  当着沮家众人的面,简直没有比这更加打脸的举动了。

  叶墨看着沮家的有些人脸色黑了下去,却丝毫没有制止许定的动作,而是朝着沮家的家主拱了拱手,道:“下属的人关心叶某的安危,叶某也总不能拂了下属的心意。”

  既然叶墨都这么说了,那沮家之人还能说什么呢?

  “无妨,无妨。如此的话,总是能够更加保险点的。”沮家家主脸上抽搐了两下,然后故作大方,对着叶墨也是回了回礼。

  只是,叶墨和沮家的家主这番话刚刚说完,许定便口吐白沫,双眼圆瞪四肢抽搐的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许定刚倒下,许定挑选的那十余名士卒便纷纷拔出了身上的佩刀,团团将叶墨围在中间,看着四周的沮家之人,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

  而此时此刻,沮家家主也是惊呆了。没想到府中只留下信得过的下人,居然还是出了这种事情。

  而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名沮家之人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闪过丝得意的光芒。未完待续。118

  第三九七章:沮家内乱

  ?

  沮家家主这个时候整个人都慌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已经将沮家清理了遍了,可是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这个时候尽管叶墨带来的人已经亮出了兵器了,但是沮家家主这个时候心中除了诚惶诚恐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情绪了。

  只不过,沮家毕竟是个老牌的世家,总归是有其固有的骄傲的。眼下见到有人居然在自己的极爱亮刀枪,那还怎么能忍?

  这件事情,虽然说起来是沮家的不对,但是现在有些情况毕竟是还没有查清楚不是。

  “来人啊,将他们给我围起来,沮家岂是别人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还不待沮家家主有什么反应,便有沮家的其他人站了出来,想要维护下沮家的威严。

  只不过,沮授听到沮家有人这么说,顿时脸色就变了。若是只有许定中毒事,那这件事情还能够说的清楚。

  但是这个时候若是沮家的家兵将叶墨给围了,那这件事情就不好说清楚了,甚至叶墨要将沮家剿灭,那沮家也是无话可说。

  “慢着!”沮授这个时候为了沮家的长远考虑,也是不再顾及同族之人的颜面,直接就是站在了叶墨这边了。

  蜂拥而进的沮家家兵在见到沮授挺身挡在叶墨等人的面前的时候,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个个面面相觑,最后统将目光投在了沮家家主的身上。

  沮家家主这个时候哪里能够拿得出主意,在见到自家族人竟然有两种意见,这个时候沮家家主心中也是没来由阵的烦乱。

  “都够了,叶家主乃是客人,你们如此吵闹,像什么话!”沮家家主眉头紧皱,看着客厅之中吵闹的场景,顿时也是将自己家主的威严给摆了出来。

  只不过,叶墨在听到了沮家家主这句话之后,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

  沮家家主这句话。看似是说沮家的那些人不给叶墨面子,但是言语之中,也不无责怪叶墨手下不懂规矩的意思。而且,沮家家主这下子可是完完全全将许定中毒这个事情给无视掉了。

  冷冷的笑了声。叶墨看着站起身来了的沮家家主,开口说道:“既然沮家有人不欢迎叶某,那叶某告辞就是了,何必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呢?”

  叶墨这话说完,就要带着许定离开沮府。毕竟。这个时候许定中毒了,谁知道许定能够撑多久呢?越早将许定待会军营交给那些道士治疗,那许定的生命就更加的有保障。

  只不过,叶墨这会儿想要离开,却是有人不希望叶墨走出沮府的大门。

  “叶家主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我沮家当成什么地方了?”这个时候,最初的那名沮家之人却是站了出来。

  沮授见有人站出来,顿时也是感到阵麻烦。

  站出来的人不是别人,却是沮授的族弟沮宗。沮宗虽然也是有些才华。但是较与沮授,却是相去甚远。

  若是之前,沮宗与沮授的关系虽然不好,但是也不至于和沮授作对。但是沮家成为了冀州的三大世家之的时候,沮宗就开始为自己考虑了。

  若是沮授和沮鹄不除,沮宗就不可能成为沮家的家主。先前沮鹄受伤,也是沮宗手导演出来的。只不过,沮宗却是没有想到,沮鹄本来是必死的,却是被邯郸城的道士给救了回来。

  而这次。沮宗直接便是与那些世家的余孽勾结,想要将叶墨弄死在沮家。

  只不过,如此来的话,沮家的实力必定会大降。但是对于沮宗来说。能够接受个实力大将的沮家,总比什么都得不到来得好。

  “沮宗,你要干什么?”沮授看着站在门口位置的沮宗,顿时眉头皱的更加的厉害了。

  沮宗在听了沮授的话之后,顿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哥,叶家家主既然来了沮家。那就应该是客人。可是作为客人,却在沮家舞刀弄枪的。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沮家?”

  沮宗本是强词夺理,可是他这话说完,却还得到了几名沮家之人的赞同。

  只是这个时候叶墨哪里会和沮宗讲这些有的没的,许定的生命可是还没有保障呢。

  “我问你,你让,还是不让?”叶墨这个时候冷眼看着沮宗,其中没有丝的感彩。

  乍见到叶墨的眼神,沮宗还真的被吓得倒退了步。只不过,想到沮家的家业,沮宗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那丝恐惧。

  “怎么,在沮家你还想动手不成?”沮宗这会儿也是倚仗这沮家的家兵都在,人多势众,这会儿也是和叶墨直接就杠上了。

  沮家家主这会儿虽然知道沮宗这么做会给沮家招致灾难,但是他同时也清楚,之前有了许定这档子事,沮家已经被可能继续得到叶家的支持了。反倒是这次将叶墨留下了的话,说不定沮家还有线生机。

  故而,沮家家主这会儿也是自动隐身,直接就将自己当作不存在。

  叶墨见到沮宗不让开路来,而沮家家主这会儿也是不说话,顿时便是明白,这件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保护好孟康。”叶墨这会儿也是懒得继续和沮宗扯皮,而是将许定交到许定带来的那些人的手中。

  接着,叶墨转身便是拔出了许定身上的佩剑,冷眼看着围着自己行人的沮家家兵。

  叶墨带来的那些人见叶墨如此,顿时便明白叶墨这是要干什么了。“大人,您扶着我们将军,其他的事,便交给我们来做就好!”

  这挑出来的人皆是武艺不凡之人,而且他们也是深深的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这会儿明显是要开干了,他们怎么可能会让叶墨上呢?

  但是叶墨自从自身的武艺提高以来,便再也没有出过手,这会儿好不容易有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不把握住呢。

  当然了,更加主要的原因,则是叶墨知道,在面对对方数倍于己方的人数的围攻,若是叶墨不挺身而出,激励下士气,怕是自己这些人真的走不出沮府的大门了。

  “怎么,看不起我?要不咱们兄弟几个比比,看谁杀的人多?”叶墨这会儿看了看身边的几名士卒,故作轻松的说道。

  那些士卒听叶墨这么说,个个也是大受感动。叶墨贵为万金之躯,却丝毫没有架子,而且还和他们称兄道弟,这怎能不令他们感动?

  此时那十余名士卒皆是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便是身死,也定要让叶墨冲出沮家的大门,和门外典韦带来的士卒会和。

  不过,叶墨他们这些话,可是没有背着沮家的众人。当着沮家人的面说说杀人,那沮家之人如何能忍?这会儿便是之前没有杀意的沮家之人,也是个个目露火光。

  “叶墨,既然你想杀我沮家之人,那我今日便要看看,到底是谁能杀谁!”沮宗这会儿脸上显露出股狰狞之色,在对着叶墨吼了句之后,顿时便是对着沮家的家兵下了诛杀叶墨的命令。

  沮家的家兵虽然说手执利器,时常训练,甚至比般的士卒还要强大。但是在面对着已经有二流武将实力的叶墨,他们却是依旧不够看。

  而且,大汉虽然对于些刀剑之类的兵器管制不严,但是对于长枪铠甲直来的,却是管理十分严格。甚至于若有家族私藏的铁制铠甲达到了五十副,便可以以谋反罪论处了。

  所有,沮家家兵人数虽多,却是没有认身披铠甲,倒是让叶墨杀人省了不少的力气。

  叶墨冲进沮家的家兵人群之中,却是虎入羊群般,杀人如屠狗!

  而叶墨带来的其余的那些士卒,实力虽然说不如叶墨,但是相比与沮家的家兵,却是要强出许多。

  时之间,只见刀光翻飞,剑影闪烁,沮家的客厅顿时掀起了阵血肉之雨。

  沮授看见这个情况之后,却是拦阻不住了,只得是屁股坐在了地上,口中直念叨着:“完了完了,这下沮家彻底的完了!”

  而沮宗也是没有想到沮家的家兵在叶墨的面前竟然会如此的不堪击,只能是个劲地大叫着“挡住,定要挡住!”。而他自己,却是悄悄的朝着朝着门外挪去。

  沮家的家主,这个时候也是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半天说不出句话来。

  叶墨行人越杀越勇,在砍翻了数十人之后,也就杀出了沮家的客厅了。杀出了客厅之后,叶墨也就松了口气。

  沮家的家主之前让府中大部分的下人放假了,这会儿,除了已经被杀的胆破的沮家家兵之外,沮府之中也就不再剩下什么能够阻挡叶墨行人的力量的。

  只是,叶墨带着那些人转过了扇墙之后,却是突然的汀了脚步。

  在叶墨的面前,赫然站立着数排执锐带甲士卒。而这些人,粗略看去,竟不下两百人。

  “杀!杀!杀!”

  那些人在见到叶墨行人之后,顿时齐声大喝,杀意弥漫,长枪直指叶墨等人。

  与此同时,沮宗从这些人的背后站了出来。“叶墨,真没想道,你竟然还有这等实力。只不过,这个时候,你还能杀的出去吗?”未完待续。118

  第三九八章:沮家杀戮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些人,叶墨顿时便露出了脸苦笑的表情莽荒纪,还得上。

  这还没有逃出狼窝,却是发现眼前多了群猛虎了。

  叶墨这会儿细细的想了下自己从回到这个时代以来,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凶险的场景了。

  哪怕是在阳翟的时候,那会儿叶墨面对的,也只不过是正面的敌人,而不是这种重围之险。

  “兄弟们,看样子今天我们几个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大家怕不怕?”叶墨看了看身边的那十余名士卒,也是笑了声,对着众人问道。

  叶墨这么说,那十余名本来心中忐忑的士卒顿时也是将提着的心给放了下来。

  名左臂被人斩了刀,真在不停的流血的士卒在听到叶墨这么说之后,咧了咧嘴,道:“大人都不怕死,我们兄弟几个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和我们几个兄弟死在块,倒是有点玷污大人了。”

  叶墨朝着那名说话之人看了眼,也是认出了这人乃是之前拼杀时极为凶猛的人,而他手臂上的那道刀伤,则是他为同伴给挡下来的击。对于这样的人,叶墨自然是更加关注。

  “说什么玷污不玷污的,大家能死在块,那就是缘分。刚才我可是数着呢,你杀的人可是比我少了三个,你要是再不抓紧机会,那你可就输了。”之前的打斗,叶墨居然还真没忘记数着击杀的人数,可见叶墨的实力也的确是提升了不少。

  而那些士卒在听到叶墨这么说之后,顿时之前的土匪本性也是直接就暴露出来。

  什么是土匪?不就是为了多口吃的,干着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计么。

  这会儿这些个士卒也是将自己当年土匪的风范给显露出来,什么生死,什么敌众我寡,全滚边去吧!

  今天,只要杀个痛快!

  沮宗在听见叶墨等人的对话之后,却只是冷冷的看着,点都没有阻止的意思。他要的。只是让叶墨先嚣张片刻,然后再让叶墨绝望,之后死去。

  只是,沮宗没有想到的是。叶墨他们居然真的敢先动手!

  十余名士卒,不,十余名土匪,朝着两百余全副武装的人冲去。这刻,竟有了丝壮烈的色彩。

  叶墨手擎宝剑。冲在众人之前,成为枚箭头,朝着那整装以待的两百余士卒狠狠的撞了过去。

  这些人,实力明显要比之前沮家的家兵高出了许多,而且配合起来,也是高明许多。虽然这些人比起帝国系统召唤出来的士卒还是差了许多,但是此时叶墨这边毕竟人手不足。

  只不过刚刚接触,叶墨这边便有人倒在了敌方的长枪之下。而其中,便又之前那名手臂受伤的人。

  杀戮!不停的杀戮!

  这个时候,叶墨脑海之中什么想法都没有。剩下的,只是杀戮。

  不听的挥动手中的佩剑,朝着对方护甲所不能遮掩的地方挑刺砍。

  只不过,在不断的杀戮的时候,叶墨也是难免的被对方的长枪所刺伤。

  只是,叶墨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如果叶墨都倒下了,那他身后所有的人就都没有精神支柱了。而且,许定还在昏迷之中,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随着叶墨身上的血越流越多。叶墨的头也是越来越晕。但是,叶墨的意志却是足够的坚定,只要还有口气,那就绝对不会倒下!

  甚至在这瞬间。叶墨甚至进入了个玄之又玄的境界。之前训练的平衡感耐力,杀敌时用到的弱点击杀,这刻全部都体现了出来。

  每次叶墨貌似进入个必死的局面的时候,他都能够用处个匪夷所思的姿势躲过去,然后在敌人的脖子上面划下道美丽的血痕。

  沮宗看着这个时候的叶墨,心中甚至莫名的生出了股惊恐之感。

  只是。看着叶墨身边还剩下的两个人,加上躺在地上的许定和战斗中的叶墨,也只不过是剩下了四个人而已。而沮宗这边,却还有百五十多人。

  虽然说叶墨他们的确是厉害,在人数极不占优的情况之下,还能只付出十人左右的伤亡,就干掉了全副武装的五十多人,不得不说,赚了。

  但是这些人的愿望只是多杀几个人吗?在他们的心里,他们想要的是叶墨和许定安全的离开沮府,而现在地方却依旧还有百五十多人,他们倒下的时候,心中应该还是遗憾的吧。

  “杀!”

  突然,又阵喊杀之声响了起来,便是叶墨,这下也是从之前那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醒了过来。

  难道说,天真的要绝叶墨,连叶墨那最后的丝希望都给打破了么?

  沮宗在听到自己的背后响起了喊杀之声的时候,还以为后面还有其他的援军,只是回头看,却是没将沮宗给吓死。

  发出喊杀之声的那群人,从其穿着和武器看来,竟然是驻守在邯郸城的陷阵营。

  原来,高顺在得到了许定的计划自后,便在邯郸城中加强的戒备。

  而就是这段时间,高顺也是发现了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两天,常常有人朝着城外的山林的走去。而最初的时候,高顺也是没有发现什么意外。

  只不过这种事情越想越不对劲,而终于是在今天,高顺决定带人过去那山林看看。然后,高顺就发现了有十数人待在个悬崖下面,而且还人人持刀配甲。

  将那十余人杀掉之后,陷阵营的人便发现,在块巨石后面,居然还有个山洞。高顺觉得那山洞有点问题,便带人接着往山洞里走,然后,他们就到了沮府了。

  对于沮府,高顺可不陌生。而且,高顺可是知道,叶墨在今天会来沮府的。然后,就有了以上的那幕了。

  只不过,高顺这次出来,也是只带了五十人出来。相比之下,人数还是不占优。

  当然了,这下子人数优势完全没有什么用了。在陷阵营面前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