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思却是视而不见。

  因为这两个人知道,马超,从来就不是个肯向别人低头的人。再加上马超刚刚报完了父仇,这个时候真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马超又怎么能继续低着自己高傲的头颅呢?

  而这个时候他派去洛阳的使者莫名其妙就被人给杀了,而且到了最后洛阳居然没有给出任何的交代。

  借着这个理由,马超完全可以兵发洛阳城。

  在之前马超出兵西凉的时候,潼关的朝廷军队竟然连在背后出兵捡便宜都不敢,那在马超的眼中,自然就是那些人战斗力渣到不行。

  面对这样的对手,马超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而马超的实力,却是在报了父仇之后增强了不少。来,是马超原来在冀州统领的那些部下经过了大战之后,从新兵蜕变成为了老兵。而另个方面,马超在西凉也是招募了大批的士卒。

  如今的马超,手下的士卒,竟然超过了二十万,绝对是如今大汉个不折不扣的大诸侯。

  只是郭嘉和徐庶两个人明白,要是让这个时候的马超对上叶墨,胜算不足分。当然了,前提是这两人不知道叶墨如今的状态。

  郭嘉虽然很早就投奔到马超这来了,但是对于朝廷的消息。郭嘉直都没有放弃过关注。

  叶墨,是郭嘉直以来想要超越的目标。但是看着叶墨的那些彪悍的成绩,郭嘉却是很有自知之明。这个时候的自己,要是碰上了叶墨,那绝对讨不了好。

  所有。郭嘉对于马超如今的心思,点都不想去阻止。只要马超没有受到挫败,那马超就不可能会安安心心的呆在益州这块天府之地好好的发展自己的实力。

  只不过,让郭嘉很是没有想到的是,马超在潼关,竟然是遇到了大麻烦。

  潼关。链接中原之地和西凉地区的个重要关隘。掌握了潼关,朝廷便能够随时对西凉地区甚至是益州保持威胁。若是潼关失守,那朝廷便只能靠着函谷关和马超对峙。

  所以,在潼关,有着叶墨手中的大王牌:先登营。

  而同时。潼关还有名正在慢慢成长的未来顶级谋士:法正。

  可是马超这边,马超只是借怒兴兵,郭嘉和徐庶两人却是出工不出力,打打酱油而已。

  何况,这个季节,乃是冬季。虽然说这个冬季是个暖冬,但是终究还是冬季,尤其是在这大汉的西北地区。典型的天天喝西北风的地方。

  连接三天,马超在潼关之外连败了三场,损兵折将不说。居然连潼关的城墙都没有上去过。

  “大哥,如今连败了三场,底下的士卒已经有情绪了。不如就此收兵,也不至于让底下的将士们有太多的怨言。”马岱见到马超再次黑着脸回到军营,顿时再次迎了过去。

  只是,马超这个时候心中火气正盛。见马岱这么说,哪里会觉得马岱这是善意的提醒呢?

  “你给我住嘴。那帮废物,居然如此无用。明日。我要亲自披甲上阵!”马超自然不会对马岱怎么样,顿时便将心中的怒火尽数的撒在了手下的将士们头上。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益州的那些武将都是不在,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寒心呢。

  而在潼关之中,麴义这个时候同样是眉头紧皱。虽然说这三天都打退了益州士卒的攻击,但是三天下来,潼关也是损失颇大。

  “军师,你说着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这三天能够守住潼关,法正出力不小。若不是有法正的谋略的话,潼关怕是已经落入敌手了。

  要知道,潼关的守军力量终究是有限。而关外的益州军,却是轮番上阵,最大限度的降低了自己的伤亡不说,还度给守关的士卒带来巨大的麻烦。

  法正这个时候其实也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注意。这天寒地冻的,虽说给了守城的官军更多的优势,但是也是让切的谋略所带来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将军,如今之计,只能是尽快通知叶大人,让大人增派援军。同时,也可以让函谷关的守军前来支援。以潼关的实力,再守上十天半个月,倒是问题不大。”法正沉思了会儿,还是做出了最保险的决定。

  麴义见法正要向洛阳求援,最初是不想答应的。这只要求援的信到叶墨的手上,那麴义的能力,可就值得质疑了。

  但这个时候,可不是考虑自己能力得不得到别人认可的时候,潼关能不能守住,这才是关键的问题。

  不过,也正是因为法正的这个决定,才让潼关最后依旧被朝廷掌控在手中。

  叶墨得到潼关被益州军队攻击的消息,那是在他回到洛阳的周以后。

  而在最初见到那名信使的时候,叶墨仅仅是回答了个“哦”字,让那信使很是摸不清头脑。不过,出去对“叶半仙”能力的盲目崇拜,那信使直接就认为叶墨这是完全没有将益州军队放在眼中的意思。

  虽然那益州的信使不知道叶墨是什么意思,但是叶福和叶缺却是很清楚,叶墨对于那信使所说的潼关被攻击事,脑子里面完全就是没有主意。

  那信使兴冲冲的回去传达消息之后的三天,叶墨依旧是呆在叶府之中,连出去都没有过。

  连系统都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叶墨过去了潼关,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终于是在叶墨回到洛阳之后的第十天,皇甫嵩朱儁卢植联袂来访。

  这三人来访,叶墨自然不能躲着不见。只是在会客的时候,叶墨的脸色,却是出奇的差。

  浓重的黑眼圈,苍白的脸色,再加上颓废的气质,是叶墨看上去如同个老态龙钟的老者般。

  见叶墨如此,那三人自是大惊。他们怎么可能会猜的到,在洛阳城被传的如同名“屠夫”般的叶墨,给人的感觉居然是将死之人般。未完待续

  第四零三章:前往潼关

  ?

  叶墨那副憔悴的样子,着实是让皇甫嵩三人吓了大跳。,最新章节访问:ШШШАА。

  直以来,叶墨年轻有为的形象就刻在了这几人的心目中中。可是这个时候,叶墨居然展现出了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叶大人,潼关之事虽然危急,但是大人还请以身体为重啊。”见到叶墨这副样子,皇甫嵩还以为叶墨是‘操’心潼关的事呢。

  皇甫嵩这话说出口,朱儁和卢植也是在旁纷纷附和响应。

  他们原来直以为叶墨的才智冠绝天下,惊‘艳’整个大汉。而这个时候,他们心中有了另个发现,原来,叶墨居然还有这么勤奋刻苦的面。

  叶墨听了皇甫嵩的话之后,脸‘色’却是依旧未变,还是那副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样子。这个样子,在皇甫嵩三人看来,却是叶墨谦逊的表现。

  只不过叶福和叶缺却是知道,叶墨这个时候,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锐气。

  “三位来叶某这里,却不知是因为何事?”只是,叶墨这个时候看着皇甫嵩是那人,却是完全没有猜到这三人来此处的目的。当然了,这也是叶墨没有去猜的缘故。

  因为系统的瑕疵,使得叶墨对于自己,也是变得极不自信了起来。

  只不过,皇甫嵩三人却是不会这么想。“叶大人,潼关的告急文书已经到了洛阳三天了,可是陛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所以,我等也是想来问问叶大人的意见。不过,现在看来,大人似乎是有了计较了。”

  叶墨在听完了卢植的话之后。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于,对于卢植所说的这番话,叶墨也是没有丝毫的表示。

  叶墨这个样子,看在皇甫嵩三人的眼中,顿时更显叶墨是有了主意了。

  朱儁见叶墨不说话。急‘性’子顿时也是展现了出来。“叶大人,这潼关危急,却是不知道大人到底有什么法子啊,就不要瞒着我们几个了。难道对于我们几个,叶大人还信不过不成?”

  “我现在还没有主意。”叶墨见朱儁这么说,终于是再次有了反应了。只不过。叶墨这句实话,皇甫嵩三人却是没人相信。

  只是,卢植这个时候却是想到了,叶墨在函谷关的时候,也是经常到了现场再想主意。这个时候。卢植觉得,叶墨是有先去趟潼关的想法。

  “原来叶大人是有了去潼关的想法了,若不是我等几个公务在身,又没有圣上的旨令。否则的话,我等必当与叶大人同前往。”卢植看了叶墨眼,便站起身来,无比尊敬的行了礼。

  这个时候,即便是叶墨此时心如死水。也是难免有些诧异。卢植,居然会这么想。

  倒是叶福这个时候眼神亮,在听到卢植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在旁附和道:“不错,我家少爷的确是有前往潼关的想法。只不过,这件事情若是被益州马超知道了,难免会生出许多‘波’折。”

  “村长,这”叶墨见叶福这么说,顿时也是有点急了。

  只不过。还不等叶墨说什么,叶福就接着说道:“少爷。你就不要接着瞒下去了。这三位大人在叶家也不算外人,少爷怎么能连这三位大人都瞒着呢?”说着。叶福居然还冲着皇甫嵩三人笑了笑。

  叶墨见叶福这么说,自己也是懒得再说什么了。而且,去潼关趟就去趟吧,大不了,死在哪里好了。系统都不管用了,还有个未知的威胁,现在死在自己人手里,总比之后看着大汉陷入灾难再死的好。

  皇甫嵩三人见叶墨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保持着之前的那副表情,顿时就更加的相信叶墨会前往潼关解决益州的问题。

  几人在聊了段时间之后,皇甫嵩三人也就散去了。

  第次,这三个人来到叶府没有蹭顿饭吃。因为叶墨的气‘色’不好,他们也就没有打扰叶墨的休息。要知道,叶墨还要去潼关解决事情呢。

  皇甫嵩三人离开之后,叶福却是没有让叶墨直接回自己的房间。

  “少爷打算什么时候前往潼关,需要带哪些人?”叶福看着叶墨准备离开客厅的背影,突然开口问道。

  叶福这么问,叶墨也是停下了脚步。这个问题,叶墨从来就没有想过,又怎么能够给出答案呢?“这件事情,便由村长安排就好。”说完,叶墨头也不回,继续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福见叶墨这么说,微微蹙了蹙眉但是很快,叶福的眉头便是舒展了开来。既然如此的话,那自己就应该好好的安排下了。

  这个时候,潼关的日子可是不好过。马超那是什么人,叶墨前世被称为“锦马超”,杀的曹‘操’把自己胡子割掉的存在。其武艺虽然说还没有达到巅峰境界,但是也不是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而且,麴义还真就不是个以武艺出名的武将。要不是因为麴义手训练出来的先登营的确是难得的‘精’锐,麴义甚至早已经殒命在马超的枪下。

  “孝直先生,这要是再没有援军,那这潼关可能就守不住了。”经历了天的杀戮之后,麴义带着浑身的血污回到了关内的营帐里面。

  法正坐在营帐之中,听见了麴义的抱怨之后,自然是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只不过,法正在脸上‘露’出了脸苦笑的表情之后,还是摇了摇头,道:“麴将军,你也应该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不是时候,那等到潼关被马超打下来就是时候了!”麴义见法正这么说,顿时撇了撇嘴,嘴中嘟囔了几句,却是终究没有和法正闹起来。

  见麴义如此,法正心中也是有些不忍。麴义都如此了,那想都不用想,其他的士卒,死伤想必是更大吧。

  但是这个时候法正要是就将自己的后手全部拿出来,那之后,面对拥有绝对人数优势的益州军,那又该怎么办?

  所以,现在即便是死在多的人,法正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只要是潼关没有达到会被攻破的程度,那法正就宁愿自己死在潼关的关墙之上,也不会将自己的后手给拿出来。

  这次,怕是只能靠潼关的原本的那些军队了。因为就在这天,法正收到了情报:函谷关的守将拒绝向潼关增派援军。

  第四零四章:如何解困

  ?函谷关的守将会拒绝潼关的求援,其原因也简单。

  首先,函谷关的守将的任务只是守住函谷关就够了,潼关若是失守,那和函谷关的守将点关系也没有。

  其次,若是函谷关增援了,而潼关依旧失守的话,那函谷关剩余的守军拿什么挡住挟胜之势的益州军呢?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若是潼关失守了,而函谷关却是早做了准备,挡住了益州军的攻击,那函谷关的守将,那功劳可就大了去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是不出兵,虽不是说百利,但是起码是无害。

  正是因为如此,函谷关的守将才会做出这么个决定。只不过,他决定不出兵的决定刚出,就开始无比的头痛了。

  先前徐荣也是在潼关,只是后来不知道朝廷处于什么样的考虑,却是在马超出兵西凉和袁绍决战的时候,将徐荣调往了函谷关。

  那个时候函谷关已经有了守将,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就将那主将给撤了,所以也就只让徐荣担任副将职。

  徐荣本来就没有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所以对于自己担任副职事,也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兢兢业业的训练守关的那些士卒。

  而函谷关的主将见徐荣没有和自己夺权的心思,所以对徐荣也很是放心,甚至度想将徐荣给收到自己的麾下。

  这次,那主将也是想要显示下自己智商上的优越性,同时也是想向徐荣展示下自己的能力,所以便将自己的这个决定说给了徐荣听。而徐荣听了那主将的决定之后,自然是坚决反对。

  不过,也好在那主将没有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徐荣。要不然的话,徐荣非得先拔刀子将那主将斩了再说。

  只是即便如此,徐荣也是天到晚的跟在那主将的后面,向那主将阐述前去潼关救援的好处,同时痛心疾首的表示“同在朝廷为官。岂能不顾袍泽情义”。

  “徐荣,你我二人,乃是朝廷忠臣,自当遵守朝廷调令。如今朝廷还未有调令。若是我等擅自调兵,岂不是有谋反之嫌?”那主将见徐荣“冥顽不灵”,自当是痛心疾首,恨不能将自己对朝廷的忠心当场给挖出来。

  徐荣见主将这么说,岂能不明白主将这是打定了心思不打算出兵了。“将军既然如此。那末将自己前往潼关,总不会有谋反之嫌吧?”

  这个时候,徐荣当真是怒了,连主将的名姓都不称呼,直接便是以“将军”相称。徐荣此时是打定了注意了:潼关,不能不去。

  那主将见徐荣如此坚决,倒也没有阻挠徐荣的这个决定。说实话,这几天被徐荣缠下来,那主将也是无比的厌烦了。这个时候,那主将也是巴不得徐荣能够立刻离开。

  “既然徐荣将军执意如此。本将军又岂能真的让将军人去潼关赴险?这样吧,本将军便拨五百士卒给徐将军,听从徐将军的号令。”那主将看着徐荣,副“我也想去,但是身不由己”的表情。

  徐荣心中对着主将不屑,但是好歹还给了五百个人,所以徐荣也是对那主将也是稍稍行了礼,然后才转身离开,去接手主将给的那五百士卒了。

  那主将见徐荣离开之后,眼中却是闪过丝迷茫之色。曾几何时≡己也如眼前这人般!不过便可之后,那主将的眼睛便恢复了清明,做名中心的武将,终究是不适合已经老了的自己啊。虽然说。徐荣的年岁也是挺大的。

  而就在徐荣终于从主将手中要到了五百士卒之后,潼关此时,却是危急万分。

  马超从第四日开始,便每每亲自上阵。益州的士卒见自己的主公都这般拼命了,那自己又何须惜命呢?

  几日下来,虽然潼关没有被攻破。却也是已经如同秋风之中的树叶,摇摇欲坠了。

  再次,麴义浑身带血的从城墙上被亲卫扶到了法正的营帐之中。

  “孝直先生,若是还没有援军的话,我们明日便撑不住了。”麴义看着营帐中眉头紧皱的法正,气喘吁吁的说道。

  法正看了看麴义这副样子,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麴将军,难道真的不能多撑住天么?”

  按照这时间来看,如果朝廷真的得到了消息的话,最多再过三天,朝廷的兵马便会到达。只要麴义能够再撑住天,那么法正留的后手起码可以消磨掉益州军两天的功夫。

  到时候,朝廷的兵马到,马超的益州军便是会功亏篑。

  麴义听了法正这么说,顿时咧着嘴苦笑了声,只是这下却是不小心扯动了身上的伤口,顿时麴义的嘴巴咧的更大了。

  法正见麴义如此,也不待麴义给出回答,心中便以明白麴义想要说什么。

  “罢了,若是潼关都被攻破了,我却还留着那手,又有什么用呢?”法正不待麴义开口,便是主动说道。

  麴义听法正这么说,顿时连身上的伤口都忘了,眼中精光四射,明日,定要让益州军好看。

  而这个时候,叶墨却是已经离开了洛阳,身边只带着典韦人。

  “主公,潼关既然如今惊险,为何不多带些士卒呢?”典韦赶着马车,背对着叶墨,语气之中显得十分的不解。

  叶墨这个时候却是靠在马车里面,眼睛微闭,道:“就算带再多的人去,又有什么用呢?”

  叶墨这个时候也是难得的了解了下潼关的情况,然后,他便对潼关绝望了。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守得住?

  至于说想个主意来破解潼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