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

  不过,好在叶墨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和他计较些什么,倒是让他逃过了劫。

  只是,这次那函谷关的主将可不敢让叶墨和典韦两个人前往潼关。这要是因为函谷关不支援,导致叶墨最后在潼关出事了,那作为函谷关的主将,离潼关最近的个支援点,他可就难逃死了。

  于是,从函谷关出发之后,叶墨与典韦的身后,出现了条长长的尾巴。

  整整五千人,其中半数都是函谷关的精锐,相当于函谷关守军的四分之的实力了。

  叶墨句话都没有说,函谷关的主将便将这些人派给了叶墨。而想想之前的徐荣,缠着这位主将两天,却只能得到五百士卒。相比较,条亘古不变的定理就再度被证实了:官大级压死人。

  而潼关之外,郭嘉见马超久久不撤兵,也是明白马超的想法。可是郭嘉这会儿还真的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这要是之前打仗,死了点人,虽说损失大了点,但是起码粮草的损耗速度降低了。可是这就停在这里,也不打了,也不撤兵,那粮草的消耗可是不会减少的。

  这呆了几天,本来郭嘉以为马超会退兵的,可是郭嘉没想到自己之前将情况说的那么严重了,可是马超竟然还是不肯撤兵。

  无奈之下,郭嘉也是只能是主动去找马超了。

  “主公,如今潼关难下,不退却又消耗粮草。而且今日营中流言四起,如是主公不早做决断,怕是会生变化。”郭嘉去到马超的营帐之后,也不提之前指着马超鼻子骂的事情,直接就是让马超早做决断。

  马超见郭嘉主动来着自己,心中也是暗暗自得,自己的计策,终于是见效了。只是这个时候郭嘉却还是不肯为自己攻击潼关出谋划策,马超却还是有些无奈。

  “军师,只要军师为超出此策,之后哪怕是将潼关还给朝廷,超也绝不说半个‘不’字!”马超见郭嘉如此,顿时也是开口说道。

  郭嘉在听了马超这话之后,心中也是有了计较。若是马超真能做到将潼关奉还给朝廷,没准马家这次损失的声望,还有补救的机会。

  “好,既然那如此,那郭某便为主公出策!”

  只是,郭嘉不知道的是:这次,他的对手,正是他直想要追赶的叶墨。未完待续。

  第四零八章:歪打正着

  ??郭嘉不知道自己即将会面对的对手,同样的,叶墨也不知道自己到达潼关之后,将会面临个怎样的局面。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杠杠的。

  要知道,郭嘉在叶墨的心中,绝对是在三国排在前三的谋士。诸葛亮什么的,在叶墨的眼中,远远不及郭嘉。

  没有点点防备,也没有丝顾虑,两人交锋的机会,就这样悄然的出现了。

  潼关关外,益州军的营寨里面,马超这个时候还在询问郭嘉准备的计策。要说起来,郭嘉也是在这呆了好几天了,要说郭嘉没有想过攻破潼关的计谋,那打死郭嘉马超也是不是相信的。

  而事实上,郭嘉的确是想过攻陷潼关的计策,可是每次,郭嘉的计策都是被徐庶给化解了。

  没错,郭嘉和徐庶在马超不断的强攻潼关的时候,每天无事,便展开论战,借此来打发闲暇时间的同时,也是抱了互相切磋的想法。

  只不过,郭嘉却是发现,无论自己想出什么样的奇谋,徐庶都能够轻易的想出对策。

  郭嘉承认自己和徐庶有差距,但是两人在洛阳分别之前,差距却绝对不可能有这么明显。而之后郭嘉也是去过洛阳趟,只不过当时郭嘉和徐庶只是叙旧,所以郭嘉也是没有发现徐庶的谋略的提升。

  而徐庶到了益州之后,益州也是直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徐庶道谋略也是没有展现出来。

  这次在潼关,是两人第次在谋略上的切磋,然后郭嘉完败。

  但是也真是因为如此,让郭嘉不断的完善了自己的计谋。

  “欲要用最小的代价拿下潼关,那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郭嘉的番话下来,让马超的嘴巴是越咧越大,最后到了高兴的合不蚂的地步了。原来,潼关也不是想象中的那般难拿下。

  马超在完全听完郭嘉的计策之后,脸上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有了军师之策。潼关须臾可下!”

  郭嘉见马超如此夸自己的计策,脸上却是没有太多的高兴的表情。这个计策,是郭嘉新想出来的,还没有和徐庶说过。若是让徐庶来破这个计策。那需要多久呢?

  第二日,马超遵从郭嘉的计策,天刚放亮,便让马岱率领了万的士卒离开。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马岱却又带着这些人悄悄的回来了。而这切≡然是没有逃过潼关派出来的斥候的眼睛。

  “孝直先生,你怎么看这些事情?”麴义,徐荣和法正,三个人围坐在潼关内的军营主帐之中,在看着传回来的情报,三人沉默了半晌之后,麴义终于是打破了营帐内的沉默。

  法正在麴义问话之后,也是深吸了口气,表示,这东西看不懂啊。“只是天的情报。法正还看不出什么东西。”

  麴义见法正这么说,顿时将脑袋移向了旁的徐荣。

  徐荣见麴义看向自己,顿时心中直突突≡己虽然说会点计谋,但是法正都看不透的东西,他又怎么能看的出来呢?“麴将军,连军师都看不出来的事情,徐某又能看出什么来呢?”

  麴义听徐荣这么说,觉得也是这个理。只是,这益州军的计策要是没人看的出来的话,那该如何应对的好?

  就在三人筹莫展的时候。却是有人突然冲了进来。

  “报告将军军师,从函谷关方向有支军队正在靠近。”还不待三人发问,那冲进来的士卒便开口说道。

  三人听了那士卒的汇报之后,顿时大惊。方才才得到关外益州军士卒有离开阵的消息。这个时候就听到有支军队从关后过来了,如何让三人能够不惊讶?

  “传我命令,让所有人起来,准备迎敌!”即便是觉得惊讶,但是麴义却是丝毫不怵,不就是战嘛。谁怕谁呢?脑袋掉了,也就碗大个疤的事。

  “等等!麴将军,这其中,或许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在那名士卒要下去传令的时候,法正却是将那士卒给拦住了。

  麴义听法正这么说,顿时也是安静了下来,打算听听法正到底想要说什么。

  “今日益州军才有异动,这个时候就出现在潼关的关后,将军难道认为益州军的士卒会飞不成?”法正见麴义停了下来,便开始慢慢的分析道。

  只是,还不用法正分析太多的东西,光这点,就足矣说服众人了。

  徐荣在听了法正这番话之后,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要是说益州军在早几天就派出了那么支军队,那今日益州军为何要多次举,暴露出自己的这支军队呢?

  “那依军师之见,我们该如何呢?”既然这个时候法正看出了丝的异常,那徐荣自然不会站出来了。有些事情,还是让专业的人来解决比较好。

  法正在听了徐荣这么说之后,顿时便是明白,徐荣也必定是看出了些异常。只不过,徐荣这会儿不想说,那法正也不会逼迫徐荣。

  “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大家乱,只要紧闭靠着函谷关的关门,外面的军队即便是益州军,他们在短时间内也攻不进来。而且,我们暂时还没有收到益州军有异动的消息”

  就在法正逐条逐条分析的时候,又有人冲了进来。“报,函谷关的援军到了!”

  这个消息说出来,整个营帐都安静了下来。这气氛,甚至是让前来通报的士卒都觉得瘆得慌。

  “那个,这些援军的主将是谁?”徐荣在沉默了会儿之后,终于是开口打破了营帐里的沉默。徐荣就是从函谷关过来的,对于函谷关主将的德行,他清楚的很。

  那士卒在听到徐荣的话之后,想了下,然后才说道:“据回报的斥候说,那名主将好像自称叫叶叶墨,对,就是叫叶墨。”

  “主公!?”听那士卒说出叶墨的名字,三人顿时给吓着了。叶墨,居然过来了。

  听叶墨来了,三人哪里还敢留在营帐里等着,没让到函谷关去迎接就已经很失礼了。

  没等多久,叶墨行人便到了潼关了。在见到了麴义三人之后,叶墨也只不过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只不过,叶墨不说什么,不代表麴义不会说什么。再加上麴义跟着叶墨时间久,对于叶墨的性格也是了解几分。故而,麴义也是在和叶墨边往营帐走的时候,边将今天益州军的异常说给了叶墨听。

  叶墨这会儿却是感觉自己脑袋有点晕,什么都不想去想,便随口说道:“不过是天而已,接下来的几天你们也是去自己探查。不过,接下来的探查,需要仔细些。”

  不过,叶墨不知道的是,他让潼关的这些人以不变应万变,却是正好破了郭嘉其中计。未完待续。

  第四零九章:叶郭对招

  ?""""""&

  郭嘉使出这个计谋,自然是不会简单的认为这样就能将潼关的守军给骗出来。所以,他才在明知道潼关有斥候的情况下,还让马岱在傍晚将士卒给带回来。

  当然了,郭嘉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这般做的。郭嘉出手,怎么可能做无用功?

  马岱在回到营寨之后,立马便找到了郭嘉。“军师,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将三千士卒给带到后方十五里处的个树林里了。”

  郭嘉在听了马岱的话之后,脸上顿时显露满意的笑容。“马岱将军,你明日再这般做,同样,定要让潼关的斥候看见了。”

  “军师,我能不能知道军师此计到底有何作用?”马岱在听了郭嘉的话之后,本来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在忧虑了阵之后,马岱还是转回了身子,对着郭嘉试探着问道。

  郭嘉这会儿见马岱回头,却是点都不觉得意外。按照郭嘉对马岱的了解,早在他交给马岱这个任务的时候,便猜到了马岱会这么问。

  只是,郭嘉没有想到的是,马岱竟然会没有在第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问,而是强行忍了天。

  而这点,其实也是郭嘉很欣赏马岱的但凡是马岱有些事情会想不同,但是他绝对不会开始就向别人询问,而是会自己先去思索。

  而这次也不例外,只是马岱实在是想不明白郭嘉这么做的用意,这才向郭嘉提出了疑问。

  只是,郭嘉虽然知道马岱会问,但是这个时候却依旧只是看着马岱,然后笑笑不说话。

  马岱见郭嘉如此态度,顿时也是明白郭嘉这次是什么都不会讲了。在朝着郭嘉行了礼之后,也就略带着失落的出了郭嘉的营帐了。

  而到了潼关的叶墨,却是直接找了个没有人的营帐,然后就住进去了。至于麴义三人,却是直接被叶墨给拒在了营帐之外了。

  进入了营帐之后的叶墨。却是在回想着之前麴义给他介绍过的潼关之外的情况。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叶墨,坐在营帐之中整晚之后,却是直都没有想明白,益州军,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整个晚上,叶墨完全陷入了郭嘉的圈套当中了。

  郭嘉的计策。其中不知道有多少种不同的后续发展,若是从郭嘉的角度去想破解郭嘉的计策。几乎无人可以做到。要知道,郭嘉号称“鬼才”,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打发的。

  即便是之前的叶墨,想要从郭嘉的角度去破解郭嘉策计策,那也是千难万难。更何况这个时候叶墨可是心中失去了种东西,思绪难免不如之前那般锐利。

  等到第二天大早,叶墨红着双眼睛出现在麴义等人面前,顿时让麴义等人吓了跳。

  看叶墨这个样子,这几人哪里看不出来叶墨是宿没有睡觉呢?

  “主公。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需要先休息下?”典韦在看见叶墨通红的眼睛之后,便关心的问道。

  只是叶墨想了整晚都没有想透郭嘉的计策,这会儿却是没有心思睡觉了。而这会儿叶墨出来,主要的原因就是,叶墨这晚上想东西,虽然说没有想明白,但是。这毕竟消耗了个晚上的脑细胞,所以叶墨难免是饿了。

  “不用了,若是有吃的,那就给我准备点吃的就好了。”叶墨先是看着典韦,然后摇了摇头,继而转向麴义。直接就是问麴义要吃的了。

  麴义在听见叶墨说要吃的,自然不敢耽误,直接便安排亲卫去通知伙房了。

  这个时候,也正是潼关的士卒吃早饭的时间,所以,只不过是弄点吃的,倒也费不了多长的时间。

  很快的。桌的饭食便准备好了。

  在吃东西的时候,麴义便是再次问起叶墨如何应付益州军的计策。在早上传回来的消息,益州军再次由刘岱带着万人朝着益州的方向退去。

  叶墨本来还在吃东西,这会听到麴义的话之后,手中的动作顿时汀了。

  在稍微愣了下之后,叶墨慢慢的将自己最终的食物嚼了几下之后,囫囵的吞进了肚中。

  “暂时,我还没有想出什么对策。但是益州军此举,绝对不简单。”叶墨在吃完了嘴中的食物之后,这才慢慢的开口。不错,叶墨在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却是有些消沉。

  叶墨尽管是因为自己心态的转变,使得自己的脑袋都不如之前好使了。但是对于自己之前的成绩,叶墨总是没有忘记的。

  所以,这个时候要让叶墨亲口承认自己没有看出益州军的计策,对于叶墨来说,的确是件很是难为情的事情。

  麴义等人在听叶墨这么说之后,顿时便沉默了下来。叶墨,方才居然在说,他没有想到如何破解益州军的计策。

  “主公,方才”麴义乃是众人里面,最早跟在叶墨身边的人,所以也是最为了解叶墨能力的人。

  在麴义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叶墨便再次开口了。“不错,方才我说了没有想出破解益州军的计策。但是,我现在还是有任务交给你们去完成。”

  众人这会儿就怕叶墨什么都不说,在听到叶墨有任务交代的时候,众人立马便是站了起来了。

  叶墨看着众人,在这会儿,他突然是找到了点什么东西了。只不过,那丝东西,在闪而过之后,叶墨却又抓不着了。

  “我现在需要知道,益州军有哪些主要的将领,军师是谁,他们的士卒大概有多少。”叶墨看着众人,连问出了三个问题,每个问题,都是无比的关键。

  叶墨这问题问出之后,麴义当场便回答了其中的两个。“关外的益州军的主要将领乃是马超兄弟以及庞德。而如今益州军还剩下的士卒,大概还有十万左右。”

  麴义的话说完之后,叶墨的脸顿时就垮下来了。倒不是说叶墨对于益州军在几日攻关下来之后还剩下这么多士卒不满,而是因为麴义最后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的确切的数据。

  “我需要的,是精确的数字,不是大概左右!我给你天的时间,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打探清楚。”

  说完之后,叶墨直接便是站起身来,早饭也不吃了,直接便是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中去了。

  麴义等人在见到叶墨走了之后,顿时面面相觑,脸上也尽是尴尬之意。这些本来就应该关注的东西,他们竟然从来没有注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我们的地址教育1文学网带着帝国系统回三国仅代表作者叶家十二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第四零章:雾中看花

  ?郭嘉使出这个计谋,自然是不会简单的认为这样就能将潼关的守军给骗出来。所以,他才在明知道潼关有斥候的情况下,还让马岱在傍晚将士卒给带回来。当然了,郭嘉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这般做的。郭嘉出手,怎么可能做无用功?

  马岱在回到营寨之后,立马便找到了郭嘉。“军师,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将三千士卒给带到后方十五里处的个树林里了。”

  郭嘉在听了马岱的话之后,脸上顿时显露满意的笑容。“马岱将军,你明日再这般做,同样,定要让潼关的斥候看见了。”

  “军师,我能不能知道军师此计到底有何作用?”马岱在听了郭嘉的话之后,本来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在忧虑了阵之后,马岱还是转回了身子,对着郭嘉试探着问道。

  郭嘉这会儿见马岱回头,却是点都不觉得意外。按照郭嘉对马岱的了解,早在他交给马岱这个任务的时候,便猜到了马岱会这么问。

  只是,郭嘉没有想到的是,马岱竟然会没有在第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问,而是强行忍了天。

  而这点,其实也是郭嘉很欣赏马岱的但凡是马岱有些事情会想不同,但是他绝对不会开始就向别人询问,而是会自己先去思索。

  而这次也不例外,只是马岱实在是想不明白郭嘉这么做的用意,这才向郭嘉提出了疑问。

  只是,郭嘉虽然知道马岱会问,但是这个时候却依旧只是看着马岱,然后笑笑不说话。

  马岱见郭嘉如此态度,顿时也是明白郭嘉这次是什么都不会讲了。在朝着郭嘉行了礼之后,也就略带着失落的出了郭嘉的营帐了。

  而到了潼关的叶墨,却是直接找了个没有人的营帐,然后就住进去了。至于麴义三人,却是直接被叶墨给拒在了营帐之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