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试的感觉,顿时便开口提醒道。

  这个时候,马超的确是产生了亲自上阵的想法。只是郭嘉这个时候开口,马超还是强自将那颗躁动的心情给压制了下来。

  只是,虽然马超暂时止住了自己心中的躁动,但是他眼中的那抹激动,却是越发强烈。

  而潼关之上,叶墨看着又有两千人朝着潼关冲来,嘴角顿时微扬,眼中的闪过抹精光。未完待续

  第四三章:刮目相待

  ?

  那些即将爬上潼关城墙的益州军士卒,此时他们的内心是无比的兴奋。只要能够拿下潼关,还担心升官发财吗?

  只不过,等到他们真的爬上了潼关之后,这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三千朝廷军的士卒,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刀枪了。而且,在关墙之上,堆积的檑木和滚石,以及摆在潼关守军背后的成捆的箭矢,也是让那些益州军的士卒明白了:他们中计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办法退回去了。每架云梯之上,都是已经爬满了益州军的士卒。

  之前他们冲锋的时候,没有受到什么阻击,这让他们错误的认为潼关没有什么防守力量了。既然如此的话,不快点冲进潼关去抢夺军功,那还等什么呢?

  潼关之上,三千朝廷军士卒尽是精锐,而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益州军的老弱罢了。当然了,老弱也不是真的就是说他们是老人和弱者,这切,只不过是相对而言罢了。

  益州军的云梯有限,每当有益州军的士卒爬上了潼关的关墙之后,迎接他们的却是个个小型的防御战阵。

  不要在益州军登上围墙之前将他们击杀,这是叶墨给出的命令。

  所以,尽管潼关之上的战况激烈无比,可是马超从潼关之下往上看,却只能看见偶尔会有几名益州军的士卒从城墙之上摔下来。

  这点点士卒的损失,马超哪里会放在眼里。只要能够拿下潼关,不要说十数名或者数十名士卒的死亡,即便派出去的三千士卒全部死了,那也是值得的。

  马超在关下看的起劲,可是郭嘉却是更加的觉得不对劲了。

  如果战斗真的像是看到的这般平静的话,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时不时的会有士卒掉下来,和战斗刚开始的时候样?

  这个时候再看看潼关之下的益州军士卒,他们拥挤在关墙之下,就等着依靠那云梯爬上潼关。只是云梯本来数量就不多。只有十来架。这时候益州军士卒居然还在拥挤争抢,使得益州军的士卒攻城的速度反而是减慢了。

  马超只是看着益州军的士卒几乎没有什么阻碍就冲到了潼关关下,甚至打算挥手再排出两千士卒。

  不过,好在郭嘉及时的将马超的这个命令给制止了。眼下潼关关墙下的那些士卒都已经有些拥挤了。这要是再派两千人去,等着排队么?

  马超和郭嘉这会儿脑中是怎么想的,叶墨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益州军那边派出来的三千士卒。都只是鱼饵,还是没有鱼钩钩着的那种。

  只是,三千士卒,怎么够呢?

  “传令下去,让守在云梯边的士卒后退三步,给那些益州军的士留点空间。”这个时候,叶墨要是再不下令士卒们往后退点,那他们空出来的那点空间,就要堆满益州士卒的尸体了。

  得到了叶墨的命令,关墙上的士卒在推后了些之后。益州军的士卒冲上来的速度果然是快了许多。

  只不过,更多的益州军士卒冲上来,只不过是撂下更多的尸体罢了。

  甚至于,有些益州军的士卒在登上了关墙之后,发现现实和自己想象中的情况大不相同之后,便要转身逃下关墙。

  然而关墙下的益州士卒却是源源不断的朝着关墙上爬,如此来,反倒是让益州军的士卒挤作团,施展不开手脚。这么来的话,也只能是方便朝廷军对益州军士卒的屠杀了。

  没错。就是屠杀!

  潼关之上的朝廷三千精锐,打到现在也只不过是有十多人死亡,不到百人受伤。而益州军士卒,却是已经死亡了七百多人了。

  如此大的死亡比例。在冷兵器时代,简直吓人。

  潼关之下,那些益州军的士卒还不知道等待他们的结果是什么,反正这个时候他们只知道,只要拿下潼关,那自己就可以不再当兵。而是回家买几亩田地了。

  潼关之上,麴义,徐荣等人都还没有动手,只是站在旁,看着手下的士卒对爬上城墙的益州军士卒展开屠杀。

  “主公出手果然不凡,要是我们开始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也就不用损失那么多的兄弟了。”麴义看着眼前大杀四方的朝廷军士卒,不由感慨说道。

  这些士卒,大部分都是函谷关派过来的精锐士卒。但是潼关才是朝廷对西凉方向的第道防线,士卒的精锐自然不会逊色于函谷关的士卒。

  只不过,之前麴义带着潼关的士卒只知道力的死守,便是法正也不是个擅长守城的谋士。

  所以,虽然之前的攻防战中,潼关的守军和益州军士卒的死亡比例和这场差不了多少,但是其中对资源的消耗以及士卒的伤亡比例,却是差的太多。

  法正听了麴义这么说,也是偷偷的朝着叶墨打量了两眼。他真的很难想像,原来,还能够这样守城。“主公智谋,法正自愧不如。”

  典韦在听法正这么说之后,“哈哈”笑,顿时就用自己的猿臂把搂住站在自己身边的法正,道:“孝直你也不要气妥,主公神谋鬼断,自然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比的。但是,只要孝直直跟着主公,总是会有进步的。”

  法正虽然说也粗通武略,但是被典韦那么搂,身上的骨头差点没碎了。只是这个时候法正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是不断的对着典韦翻白眼。

  倒是旁的徐荣,再听到了典韦的那番话之后,却是对着典韦打趣道:“典将军这个时候倒是进不了,都会咬文嚼字了。”

  徐荣的这番话,顿时引得麴义几人阵大笑。

  但是对此,典韦也不扭捏,直接便将徐荣的打趣当成对自己的夸奖给接了下来。“那是,我告诉你们,只要跟在主公身边,主公随便教你们手,那就够你们用辈子的了。”

  “难怪呀,先前还不见典将军如此博学,如今却是须让人另眼相待呀。”法正在听了典韦的话之后,顿时又是阵揶揄。

  只是,法正的这番话,却是让叶墨脸上阵抽搐。这要是到了后世,“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出处,该不会变成典韦吧。

  潼关之下,马超见冲上去了千多人,但是潼关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动静,顿时便是不耐烦了。“传我命令,再派五千士卒出阵!”

  气之下,马超直接便是派了五千士卒出战,甚至于连他什么本来只留下的三千精锐,都派出千人了。

  潼关之上的叶墨见益州军终于是大军出动,顿时也便松了口气。

  不怕你来,就怕你要跑。只要将这些益州军解决了,剩下的,还不是俎上的鱼肉,任由自己宰割!未完待续。

  第四四章:精锐弩车

  ?马超这次派出的五千士卒,除了些老弱之外,可是还有两千精锐存在的。【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作为精锐士卒,那战术素养自然是要更高上许多的。而且,作为精锐,在某些方面总是会有特权的。

  比如说,那两千士卒冲出去,原本还挤在潼关之下抢着云梯的益州军士卒顿时只能乖乖的将地方给让了出来。

  第个攻上潼关关墙的,得到的奖励总是会多上些许。但是那些老弱的战力比益州军的精锐确实要低上不少,想要抢那份奖励,却也需要有那份实力才行。

  而且,益州军的那些精锐也不是如同之前派出的那些士卒样,窝蜂的就拥挤在潼关之下。

  那些精锐却是分出了五百士卒,手持弓箭,直在注意着潼关的关墙。到时候,只要关墙之上有守军拿出守城的器具,他们手中的弓箭就会朝着关墙之上倾泻箭矢。

  而这个时候,叶墨也是觉得这份鱼饵已经够份量了,要是再多的话,可能就该将自己给撑死了。

  “传令下去,弓箭手对准敌军的弓箭手攻击,不必担心箭矢不够。其余人,尽快清理城墙上的尸体,准备滚石檑木!”看着益州军派出来的士卒已经全部进入了自己方的打击射程了,叶墨也是果断就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叶墨的命令下,麴义等人也就各自散开,去传达命令和做准备了。战斗,这个时候,才刚刚打响。

  要清理城墙上的尸体,也简单,反正大部分都是益州军的尸体,所以直接从关墙之上往关内抛投便可。

  而稍微麻烦点的便是关墙上的积血,近千益州军士卒的尸体流出来的血液,直接便是将关墙给染红了。而守军站在上面,个不小心的话,也是很容易摔倒的。

  不过。好在这个年代的工业却是不怎么发达,所以用于建造关墙的城砖都略有些粗糙,倒是起了防滑的作用。当然了,这也不排除当初的建设者就是这么设计的。

  关墙之下。那分出来的五百益州军精锐这个时候看着自己的同伴爬在云梯上,就要攻上潼关了,心中的那个羡慕啊,简直甭提了。

  之前看那些老弱都能轻易的攻上潼关的关墙,这个时候那些精锐更不用说了。在他们的心中。那肯定就是战而下啊!

  只是可惜,这次,他们却是只轮到了掠阵的任务,好好的份奖励,就这么飞走了。

  但是很快,这些士卒就发现自己错了。那飞的,不仅仅是份奖励,还有如雨点般的箭矢。不过,那些箭矢却不是飞走了,而是朝着他们飞去。

  潼关本就是险关。关墙自然是极高。益州军的那些士卒要想利用弓箭支援到自己这边攻城的士卒,那自然是需要尽量靠近关墙的,毕竟是从下往上抛射箭矢。

  但是对于关墙之上的弓箭手来说,从关上往关下抛射,那简直不要太美好。那些被分离开来的益州军弓箭手,几乎是处于潼关所有的弓箭手的射程之内。

  益州军的五百弓箭手,在遭受了第轮的打击之后,便倒下了近百的士卒。当然了,这些士卒也不是全部就直接便射杀了,更多的却是身上中了数箭。几乎被钉在地上,却还没有断气。

  轮打击之下,那些益州军的弓箭手虽然是被吓到了,但是却还没有到被吓破胆的程度。拿起手中的弓箭。他们便要开始反击。

  只不过,还不等他们将手中的箭矢给抛射出去,潼关第二轮的打击便是紧接而至。

  这下,又是数十名士卒被射杀。

  而等到益州军的弓箭手终于是将手中的箭矢抛射出去的时候,却是大失准星,其中的大部分。竟然都没有飞上关墙,而是给攻关的士卒造成了点打击。

  至于飞上关墙的那部分箭矢,却也只有少部分射中了潼关的守军,而那些箭矢,在射中守军的时候,力道也是削弱了极多。所以,这轮,只有少数的几个倒霉蛋被命中了要害,才倒在了关墙之上。

  潼关的守军对着关下的益州军弓箭手连续十轮的射杀,也是将那些士卒给直接杀怕了。十轮箭雨之下,还能够跑的,也只不过是十数人罢了。就是这些人,也是之前见势不妙,便开始朝着左右逃散了出去。

  早在潼关的弓箭手在五轮射杀之后,其他的守军也是搬起了关墙之上早已准备好的滚石檑木,也不需要瞄准,只要往关下砸,只要也能砸死两个人。

  潼关之下,马超看着突然发威的潼关守军,顿时张嘴巴张的老大。潼关,此时竟然还有如此实力!

  倒是郭嘉,这个时候看着不断倒在地上的益州军,却是没有觉得丝毫意外,反倒是在脸上露出了丝诡异的笑容。

  而马超在受到惊吓之后,也是转头想要向郭嘉询问下意见。只是他转头,却是看见了郭嘉挂在脸上的笑容。

  登时,马超的脸上顿时便冰冷了下来。“军师,如今我益州军士卒损失惨重,却不知道军师为何如此高兴?”言语之间,马超的森森杀意丝毫都不掩饰。

  只不过,郭嘉却是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是挂着那副笑容。“如今朝廷军已然中计,郭嘉自然是高兴。”

  马超听郭嘉这么说,脸上的冰冷却是还不消减,但是语气却是平缓了几分。“既然军师这么说,那军师便说说看,如何能看出那朝廷军是中了计了?”

  “主公且看那潼关的关门处,那潼关的关墙之上,到处都在往下投掷滚石檑木,唯有那关门位置,却是块石头根木头都没有。”郭嘉既然已经断定潼关守军中计,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马超在听了郭嘉这么说之后,便朝着那潼关关门处看去,结果果然如同郭嘉所说。“即便如此,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此时马超虽然还有些不明白郭嘉这么说的原因,但是至少,马超对于郭嘉方才所产生的那点怀疑,却是已经没有了。

  “关门处那般干净,只能说明,潼关的守军有出关追击的打算。如此,我们将潼关的守军引出来的计划,便是成功了。”唯有将潼关的守军引诱出来,才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将潼关给拿下。

  而现在看来,潼关的守军,的确是有出击的打算了。

  而潼关之内,却是有十余名士卒,从库房之中,将两架精锐弩车给推了出来。

  已经升级到了目前可以升级的最高层次的精锐弩车,射程达到了作弊般的千两百丈。

  要知道,在叶墨的前世,即便是到了宋朝,那已经改进了无数次的神臂弓,射程也不过八百丈。

  而千两百丈的射程,足够从潼关的关墙上射到马超了。而且,精锐弩车,要杀人可不是需要直接击中敌人,而是在等到弩车发出的巨箭在撞击地面之后,从箭身迸射出的无数铁片对敌人造成杀伤。

  马超和郭嘉,这个时候却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了。未完待续。

  第四五章:马超受伤

  ?潼关的守军开始发力,益州军压力骤增,甚至连潼关关墙都上不去了。但是后方的马超却是直不鸣金收兵,所以益州军的士卒们即便是知道了潼关是个龙潭虎岤,却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而实际上,马超却不是忘了鸣金△为名优秀的将领,马超尽管会偶尔不那么理智,但是眼下这种枉送士卒性命的情况,马超却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的。

  只是郭嘉为了将潼关的守军给吸引出来,却是制止了马超鸣金的命令。至于那七千士卒能活下多少来,就只能看他们各自的命了。

  只不过,潼关的守军还不等将关墙下面的益州军士卒给消灭了,两架精锐弩车便是被推上了城头。

  “主公,这东西,真的能够打到马超那里吗?”麴义早就知道潼关有这两架弩车的存在,但是对于这两个奇怪的东西,麴义却是不太相信这两样东西的威力。

  毕竟,大汉也不是没有弩车的存在。只不过大部分的弩车都是年代久远,便是还能使用,其威力也大打折扣。大汉终究是安逸的太久了,对于些战争器械的研发,却是荒废了。

  叶墨听麴义这么问,顿时白了麴义眼。好家伙,精锐弩车,他可是没有多少,放了两架在潼关,麴义居然认为这东西没用。

  “这两架弩车的威力,麴义你可给我仔仔细细的看好了!”叶墨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麴义好歹也是带着群弩兵啊,怎么就会忽略掉弩车的作用呢?

  随便找了几名从系统召唤出来的劲弩兵来操作两架弩车,对于劲弩兵来说,要操作系统出品的弩车,不要太简单。

  而徐荣等人见叶墨这边在摆弄弩车,再看关墙上的守军压力并不大,也是挤到了两架弩车的附近。

  潼关之下,马超和郭嘉也是看见了从关墙之上露出来的两架弩车。

  “军师,你看。那潼关上的守军居然连弩车都给推出来了,看来他们的守城器械快要用光了。”马超看着那两架弩车,原本皱着的眉头顿时便舒展了开来。

  弩车的射程,也不过是五六百步。加上潼关关墙的高度差,那射出的弩箭了不起达到八百步。可是马超他们,距离潼关,可是达到了千步之遥。

  所以,在看到潼关的守军将弩车给推出来之后。马超还以为潼关之上的滚石檑木已经不多,只能是用弩车来求求运气的眷顾。

  只是,郭嘉看着潼关之上推出来的那两架弩车,心中却是没来由的露出了丝的危急感。

  郭嘉虽然是名流谋士,但是终究是出身不是太好,对于弩车这类的东西,却也只是听说过而没有见过。

  根据楚汉争霸时期留下来的只言片语,郭嘉却也是不难看出,弩车的威力极大。甚至有足够多的弩车的话,可以改变场战争的走势。

  “主公。那潼关的守军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我们还是往后退退吧。”郭嘉看着潼关的那两架弩车以及那巨大的弩箭箭身反射的刺眼的光芒,便对着马超提议道。

  马超听郭嘉这么说,却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军师且放心,潼关这个时候才将弩车推出来,说明潼关已经到了上穷水尽的地步了。只要我们再坚持下,潼关必下!”

  “只是”郭嘉还想要说点什么,他心中的那丝不安,丝毫没有因为马超的那番话而改变。

  可是马超却是没有给郭嘉说话的机会,直接是打断了郭嘉的话。然后说道:“弩车我也见过,其射程不过六七百步,而且精度极差。如今我们距离潼关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