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遭到袭击,那就极有可能会被斩成两段,首尾便不能兼顾了。

  徐荣作为名善用脑子的将领,自然不会连这点都不知道。在明知道前面可能会有埋伏的情况下,徐荣却是依旧选择了让先登营的士卒排出字长蛇阵追击。

  而潼关之上,麴义看到这个情况,脸色顿时大变。

  “主公,属下请求立即出关,亲自指挥先登营!”先登营乃是麴义手带出来的,这个时候麴义见到徐荣可能会将先登营带入个深渊之中,顿时便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要说徐荣,麴义对这个人也算是挺了解的。起码,两人交过手,共过事,麴义对于徐荣的本领也是佩服的紧。尤其是麴义自己不善兵法谋略,所以对于麴义这样的人,更加的尊重。

  可是这个时候。麴义真的是恨不得自己能够代替徐荣,去指挥自己的先登营。

  叶墨也是料到了麴义会有这样的反应,要是麴义没有什么表现的话,那才是真的奇怪。

  “麴义莫急。徐荣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叶墨看着急的如同热锅上蚂蚁般的麴义,顿时开口宽慰道。

  只是,叶墨虽然这么说,但是麴义怎么可能真的不急?那先登营。可是麴义生的心血。

  说实话,麴义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先登营全军覆没的场景,但是每个场景,皆是在气势恢宏惨烈无比的正面战场之上。

  这要是让先登营覆没在因为自大而被敌人伏击的话,麴义还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场景。可以说要是今天徐荣让这个场景实现了的话,估计麴义也顾不得两人之间的交情,要直接和徐荣拼命了。

  叶墨放下这话来,麴义就算是在着急,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别人的话麴义可能不会相信,但是对于叶墨的话。麴义还是会选择相信的。

  只是相信叶墨的话是回事,替先登营的士卒担心又是另回事了。

  其实,这个时候,不仅是麴义很是担心。便是法正典韦对于徐荣这样的做法,亦是皱起了眉头。

  而在另边,撤退了的郭嘉等人正在听着自己留下的斥候的汇报。

  “你说,潼关内只追出了千多人?”郭嘉看着自己身前的那名斥候,眉间也是成了个“川”字。

  他没想到,自己都做到这样了,潼关居然只派出了千多人来追击≡己就算伏击了这千多人。那又能有什么样的效果呢?

  那斥候见郭嘉怀疑自己的话,顿时就着急了。虽说郭嘉直是好好先生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马超已经受伤了,郭嘉之前还下令让五百人留在潼关外送死。谁能保证郭嘉就定会放过自己呢?

  “军师大人,小人所言,若有半句假话,必叫小人不得好死。那潼关的确只有千来人追击了出来。而且,不过两刻钟的功夫,那些人便将我们留下阻击的士卒全部击杀。”为了让郭嘉相信自己的话。这次拿斥候说的可是详细了许多。

  其实,在开始的时候,郭嘉就相信了那名斥候的话。这个时候在听到这名斥候这么说,郭嘉的眉头更是皱了起来。

  若是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真的如同那名斥候所说的那样的话,说不得,自己身边的两千四百来人,还真的会被那些人给追上,击溃。

  “那些人离我们还有多远?”郭嘉既然觉得那些人对自己可能会造成威胁,自然是需要弄清楚对于与自己的距离。若是还没有等到自己这些人与庞德他们汇合便被朝廷军给追上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那斥候既然是被郭嘉委派重任,自然是有足够的经验。所以,哪怕郭嘉问这种比较难回答的问题,那斥候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说出了答案。“若是我们依旧是保持这样的行军速度的话,怕是只需要三刻钟的时间,对方便能追上我们。”

  郭嘉听那斥候这么说,顿时看向那斥候的眼神都不对了。三刻钟的时间,难不成潼关追出来的那些士卒会飞不成?

  那斥候见到郭嘉这副眼神,顿时浑身再度打了个冷颤。这要是个回答不好,怕是脑袋就不保了。

  “回禀军师,潼关追出来的那支军队乃是用字长蛇阵在行军,且皆是精锐,故而行军速度要比我们快上许多。”

  那斥候也是在看清楚了先登营的行军速度之后,这才开始追赶郭嘉他们的。虽然郭嘉他们先行了不短的时间,但是行军速度,相比于先登营,却是要慢上许多。

  郭嘉听斥候的话之后,先是觉得阵恼火。这潼关的朝廷军实在是太过于胆大了,居然在追击人数多余自己的敌人的时候,还敢使用字长蛇阵。

  不过,这么来的话,却是给了郭嘉不小的机会。只要操作的好的话,说不定,这支朝廷军的精锐的末日,便在今日。

  “传我命令,让五百士卒继续前行,其余士卒,埋伏于两旁沟壑之中。等到追兵通过的时候,直接将其从中切断!”郭嘉也算是果断,这个时候直接便是下令在两侧埋伏。

  同时,为了不引起潼关追兵的疑心,还让五百士卒继续朝着前方行军。如此来,也是让沿着益州军脚步追击的潼关追兵放松戒备。

  安排下去之后,郭嘉却是还不放心。毕竟,这是支朝廷军的精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火速去通知马岱将军和庞德将军,让他们速速领军前来接应。”转过头,看着身边的那名斥候,郭嘉下令之后,才觉得安心不少。未完待续。

  第四九章:霸气马超

  ?郭嘉在朝廷军追击的路上设下埋伏,并且还让部分士卒继续朝着马岱他们的方向前进,借此来扰乱朝廷军的判断。

  对于这切,徐荣却是丝毫都不知道。

  不过,就算是知道郭嘉所做的切,徐荣还是会坚定的用字长蛇阵追击撤退的益州军士卒。

  徐荣得到的命令,便是追上撤退的那部分益州军的士卒,缠住他们,并在最后等到援兵到来之后,齐剿杀他们。

  至于其他的,比如说益州军其他的近十万大军去哪儿,却不是徐荣的考虑范围。既然叶墨作出了这个计划,那徐荣便相信叶墨定在制定这个计划之前,便有了详尽的考虑了。

  而在徐荣击败了拦阻的益州军士卒之后,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叶墨果然是下令带了三千士卒出关去接应先登营的士卒。而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叶墨也是让麴义个人骑了匹快马去追先登营了。

  叶墨先前之所以不让麴义带着先登营出去追击马超,其中的原因就是麴义不可能让先登营的士卒没有丝毫防备的去追击撤退了的益州军士卒。

  可是若不这么做的话,那等到先登营的士卒追上早已撤退了段时间的益州军士卒,那他们离之前埋伏的地方就会更近步。

  叶墨虽然不知道益州军的士卒会埋伏在什么地方,但是他却能够保证,益州军的大部队定没有离很远。

  而让徐荣带着先登营的士卒追击,来徐荣不会因为先登营的士卒掺杂太多的个人情感,哪怕先登营的士卒会有损失。徐荣也不会因此而忘记自己的任务。

  这第二点,则是因为徐荣不似麴义那般,只知道味的猛冲猛打。到时候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徐荣也能够作出些正确的决策,而不是只能和益州军拼命。

  至于追击任务落在先登营的身上。那是因为现在潼关最为精锐的士卒便是先登营的士卒,这要是让别的士卒去追击的话,那就指不定谁会被吃掉了。

  而在郭嘉埋伏的地方,也是很快便见到有股灰尘扬天而起,快速的朝着他们埋伏的地方接近。

  在观察了那股扬起的灰尘之后,郭嘉便是明了了朝廷追兵的人数以及行军速度了。郭嘉观察的结果。与当初那名斥候的汇报也是没有什么差别。

  虽然在攻击潼关的时候益州军败了筹,但是郭嘉他们撤退的时候,也是有两千多人的。这点,郭嘉不信潼关的主将会看不见。

  可是,即便如此。潼关依旧只是派出了支千余人的追兵,同时还十分自大的用字长蛇阵在赶路。

  这要是说潼关没有什么后续的手段,那郭嘉是说什么也是不会相信的。

  但是即便潼关真的有后续的手段,郭嘉也不担心。虽然他现在身边只有两四百多人,可是在设伏之前,郭嘉可是通知了斥候去给马岱等人传信的。

  即便大部队赶不及,但是益州军可不仅仅只有步兵。

  马超好歹是在西凉晃了圈的人,这要是还拉不起支万人左右的骑兵。那岂不是说马超太失败了。

  其实,当初要不是因为西凉经历了连番大战之后,使得西凉地区的战马损失有点严重的话。马超又怎么可能只是拉起支万人的骑兵队伍呢?

  而这次益州攻击潼关,虽说只是攻关战,但是马超还是带了千的骑兵过来。这要是有个什么万,有千的骑兵作为机动力量,也算是多了道保障了。

  郭嘉不求到时候马岱或者庞德能够率领益州军的大军全部赶到,然后将潼关所有出击的追兵举歼灭。只要到时候这千的骑兵能够赶到。也足够对付潼关的追兵了。

  骑兵,在这个时代。就如同后世坦克般的存在,绝对的强力部队。虽然说。西凉骑兵乃是轻骑,威慑力较重骑兵要小上那么

  没过多久,徐荣便是带着先登营的士卒进入了益州军的伏击范围。而在看到了地上凌乱的脚印,这些士卒也是没有丝毫的停留的意思,直接就是继续朝着那脚步延伸的方向追了过去。

  郭嘉冷眼看着朝廷的的追兵从自己的眼前过去,却是迟迟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

  根据之前那名斥候传回来的汇报,若是让这支朝廷军士卒结成了阵型,那威力必定大增。郭嘉要做的,便是将这支部队给截成数段。至少,也得给他拦腰截成两段。

  在看着朝廷的追兵过去了大概半的时候,郭嘉声令下,益州军顿时从两旁的沟壑中跃出,朝着先登营包围了过去。

  而郭嘉身边的那些益州军走就得到了郭嘉的命令,在跃出沟壑之后,直接便是排出了个锥形阵,朝着先登营的中腰狠狠的斩了过去。

  虽然说益州军是突然袭击,但是徐荣却是点惊慌都没有。便是那些先登营的士卒,也只是在益州军士卒刚冲出来的时候有些慌张,但是很快,先登营的士卒便恢复了冷静。

  不待益州军的士卒将先登营给拦腰斩断,先登营的士卒自己就自动的前后分成了两个圆形防御阵了。

  在最初徐荣让先登营排成字长蛇的时候,便将先登营里面所有的盾兵以及精锐掷矛战士摆在了阵型的前面,而在后半部分则是枪兵以及劲弩手。

  如此来,被益州军分开的先登营两部分,在其前面部分,在徐荣的指挥下,很快的便形成了个圆形盾阵,从缝隙之中,伸出了枝枝的短矛。

  虽说短矛配盾牌几乎是没用的,但是益州军不知道那些短矛只是做样子的啊。在益州军的眼中,这个盾阵就是个长满了刺的乌龟。

  而在先登营的后半部分,则是个刺猬了。长枪圆阵摆,便是让人没有冲上去的,再加上不时从其中射出来的弩箭,更是让益州军的士卒想要远离这个圆阵。

  看着两个圆阵,郭嘉额头突然是冒出了些冷汗。好像,这支军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对付啊。

  看着益州军的士卒不断的倒下,可是却依旧是拿朝廷的追兵没有办法,郭嘉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军师,让我来!”就在郭嘉正在想办法的时候,旁受了伤的马超却是突然来了这么句话。

  马超也是名良将,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卒就这么倒下,却是连对方的衣服都碰不到,怎么能忍?

  只是郭嘉看着马超这副样子,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肯让马超出战。

  这些朝廷军的士卒,皆是精锐中的精锐。尽管马超武艺不凡,但是这个时候马超却是受了伤了,郭嘉怎么可能会让马超冒这个险呢?“主公莫慌,属下马上便能想到主意,破了敌军的阵型。”

  “军师应该比我清楚,这支朝廷军队的目的,就是摇拖住我们。”马超就算是不像是些谋士样去想那么多,但是现在先登营的目的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马超又如何看不出来呢?

  “可是主公”

  “没什么可是的!”不等郭嘉把话说完,马超便把打断了郭嘉的话语。“莫说我现在只是受了点小伤,即便是我马上就要死了,要想破了这两个阵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马超说完,也不等郭嘉说什么,直接便是倒提着虎头湛金枪,步步的朝着先登营的盾阵走去。

  看着如此霸气的马超,郭嘉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瞬间,马超的形象在郭嘉的眼中,变得高大无比起来。

  这刻,郭嘉笑了。马超之勇,可比楚国霸王。此生能够辅佐如此主公,即便最后失败,也不枉这世间走遭了。未完待续

  第四二零章:变阵撒星

  ??马超站出来,益州军的士气顿时大振。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马超受伤,这些士卒皆是知道的,要不然的话,他们在潼关外的时候就不会仓促的撤退了。

  可是现在,他们被潼关的追兵给牵制住了,马超却是不惜让自己身上的伤势加重,坚定的站在益州军士卒的身边。

  如此来,益州军的士卒大受感动,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顿时激增。

  而感受到益州军士卒带来的压力,徐荣也是看到了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马超。隐隐之间,徐荣觉得股危险正在朝着自己逼近。

  “掷矛手,看追对方的主将,投掷!”徐荣看着步步缓缓逼近的马超,顿时便对着身边的掷矛战士下令道。

  掷矛战士,便是之前法正直以来的后手。在徐荣赶到潼关的那天,也是正好看见了掷矛战士对益州军士卒造成的惨案。

  这刻,看见马超在朝着自己所在的盾阵这边走过来,徐荣自然是希望掷矛战士可以将马超给杀死。但是,徐荣也是知道,马超要是这么容易被杀死的话,他自己就冲出去和马超正面刚了。

  掷矛战士在得到了徐荣的命令之后,也是迅速的分出了部分士卒,对着马超便是投出了手中的短矛。

  马超见自圆阵中飞出了十数枝的短矛,也不躲闪,手中的虎头湛金枪挥舞番,便是将那些短矛尽是拨开。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对马超这个层次的人造成麻烦。徐荣虽说是预知到了这个情况,但是真的发现没有办法对马超造成什么麻烦的时候,徐荣还是有点小失落。

  盾阵和长枪阵两相比较,盾阵要弱上许多。毕竟,盾阵里面的士卒,可不是真的长枪兵。只要益州军的士卒敢于上来试试的话,他们便能够发现,这个带刺的乌龟,也只不过是只绿毛龟而已。

  当然。现在也不用等到那些益州军的士卒上来试了,马超已经试出了盾阵中的水份了。

  近战,对于掷矛战士来说,真的是个弱项。即便他们已经被麴义专门训练过他们的近战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别说近战是掷矛战士的弱项,便是这些掷矛战士对于近身搏杀点都不通,那也只能就这么上了。

  不过,也好在先登营的士卒都是接受过麴义近战训练的。所以。这些士卒不论是什么兵种,都是在身上佩戴了短刀的。

  眼见已经蒙不过去了,徐荣也是果断,直接便是下令让掷矛战士和盾兵拿起了手中的短刀,朝着周围的益州军士卒比那时扑杀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徐荣也是找上了马超。尽管徐荣知道自己和马超之间的差距有点大。但是此时此刻,若是徐荣不上的话,那让谁上呢?

  不管怎么说,好歹徐荣也是名将领,即便是和马超有差距。那也是能够缠住段时间的。可若是让其他的士卒上的话,那就只有送死的份了。

  或许有人会奇怪,数百的先登营士兵,不说其他的,就是站着让马超来杀,也得让马超累的够呛。

  可是不要忘了,马超可不是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边,可是有着人数超过先登营士卒的益州军。即便是先登营的长枪圆阵吸引了半的益州军士卒,那围攻盾阵的益州军也有超过千人。

  马超看着徐荣朝着自己杀来,顿时脸上露出丝不屑的表情。难道真的以为自己受伤了。就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撸虎须的吗?

  而围着先登营长枪圆阵的益州军士卒见先登营的盾阵居然如此容易便被破了,顿时便想当然的以为自己眼前的长枪圆阵也只是个样子货罢了。为了赚取军功,那些益州军的士卒顿时便是窝蜂的朝着长枪圆阵冲了过去。

  只不过,迎接他们的。不是散乱的先登营士卒,而是杆杆泛着寒光的长枪,以及枝枝冰冷的弩箭。

  盾阵是样子货,那也只是因为有马超这个定能够破开盾阵的存在。至于长枪圆阵,可是先登营最为强大的阵容之。这要是再让盾兵在长枪圆阵边上围上圈,那就是完整版的先登营阵型了。

  马超和徐荣的交战。马超那时没有丝毫疑问的占据着上风。可是,徐荣的目的不是与马超较高低,只是要牵制住马超而已。

  先登营的士卒尽是精锐,在面对着几乎两倍于自己的益州军士卒,却是没有丝毫吃亏。

  如此来,马超如何能够安心与徐荣交战?

  马超为什么宁肯带伤上阵,不就是希望能够让这些益州军尽快的解决掉朝廷的这支追兵么?

  这下倒好,看这样子下去,这支追兵不仅是没有办法解决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