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冲进来吧。那就真的只能被动挨打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墨带来的援军可是越来越近了。

  “你们保护军师撤退,要是军师少了根汗毛。老子惟你们是问!”马超看着这个情况,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口,拧起了虎头湛金枪之后,便对着身周的亲兵下令道。

  马超这话出,郭嘉顿时被惊的目瞪口呆。马超这话的意思。是要用他自己的性命来为郭嘉断后啊。

  “主公,万万不可!周可以没有郭嘉,却万万不能没有主公啊!主公三思啊!”马超拧着长枪还没有走出两步,郭嘉也是立时惊醒了过来。

  这要是真的让马超给自己断后了,那郭嘉即便是回去了益州了,那也不用玩了。而且,马超是主,郭嘉是臣,臣子如何能让主公为自己赴死呢?

  郭嘉这么跪,马超的那些亲兵同样的也是跟着就跪了下去。“主公三思!”

  马超在听到郭嘉以及自己的那些亲兵的声音之后。不用回头也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只不过,马超虽然也是挺感动自己的属下作出这样的举动的,但是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说道:“怎么,我的话不好使了?还是觉得我今日必死,所以就不在听我的话了?”

  “主公,只要主公平安回到益州,加上郭某好友徐元直的辅佐,日后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郭嘉见马超执意要去和朝廷军厮杀,顿时也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只是,马超这个时候哪里是觉得自己跑不了才要为郭嘉殿后呢。更重要的个原因。便是马超觉得自己没脸回去了。

  西楚霸王因为无颜见江东父老,最后自刎与乌江。马超虽然说不至于有霸王那种霸气,却也是个英雄人物。这次益州军的失败,虽然也有郭嘉的失算。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马超执意要进攻潼关导致的。

  马超和郭嘉在这里磨蹭,另边庞德可是心急如焚。

  他虽然在和先登营交战,但是同时也是在关注着朝廷军的援军。这眼见着朝廷军队的援军越来越近了,可是马超他们却还没有走的意思,这是要跟着朝廷军回洛阳过节还是怎么着啊?

  这个时候。庞德也是顾不得手下的这些骑兵了,而是转身朝着马超他们跑了过去。

  “主公,军师,你们赶紧先撤,和马岱将军的大部队会和之后就安全了。这些朝廷追兵,便交由庞某来就好了。”庞德还不知道马超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以过来之后,便大声的冲着马超喊道。

  郭嘉见庞德也过来劝说马超,顿时激动的直接就站了起来,走到庞德的身边,道:“庞将军,你就赶紧劝说下主公吧,主公说什么都不肯撤退啊!”

  庞德听郭嘉这么说,在看跪在马超身后那呼啦啦的人,对于这里的情况大致也是猜到了几分了。

  “主公,这要是再不走的话,可就来不及了。”庞德虽说忠勇,但是却也是个嘴笨之人,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但是庞德也是明白,马超是主公,那他们就应该要保证马超的生命安全。

  只是,要是庞德这话有用的话,先前郭嘉也就不会那么的烦心了。

  “我意已决,你们回去之后尽心辅佐马岱。我今生能报了父仇,也算是对得起祖上了。”马超这会儿倒是没有拿出自己的主公威严,语气颇为平静。

  只是,马超如此语气,却是更让郭嘉担心了。

  三人如此来来回回的劝说让其他人先撤,却是直没有什么别的行动。直等到叶墨的援军到来,三人竟然还站在那里不肯先走。

  叶墨到来之后,倒是没有立即对着益州军发动攻击。而益州军这个时候见朝廷军没有主动攻击,主将有再后面不知道讨论些什么东西,那更加是不会主动找死了。

  交战的双方分开,叶墨也是立马就看到了被益州军团团围住的那三个人了。

  马超三人,叶墨皆是见过,自然是不会认不出来。

  “马超贤侄,我过来了,你不过来拜见下么?”叶墨曾经和马腾见过面,虽说是作为敌人,却也是平辈相称。这个时候见到马超,那叶墨的辈分自然是要高上筹。

  马超在听到叶墨的声音之后,顿时也不管庞德和郭嘉了,直接就是排众而出,来到两军面前。“侄儿马超,见过叶叔父!”

  见到叶墨之后,马超对叶墨倒是直接用叔父相称。虽说辈分上被叶墨沾点便宜,但是马超却是丝毫不在乎。若是以前,马超可能还会估计下,但是这个时候,马超心中想的,却是要让郭嘉和庞德平安的回到益州,辅佐马岱。

  叶墨在见马超居然没有冲自己发火,反倒是承认自己辈分地上筹,顿时也是有点呆愣住了。

  不过很快,叶墨也是明白了马超的心思了。

  “既然贤侄叫我声叔父,那我也不好意思不送件见面礼了。大汉领土之外,凡是贤侄打下来的领地,尽数归于贤侄封地。这件礼物,贤侄觉得如何?”看着马超,叶墨开口,便震惊在场所有的人。

  要知道,大汉开国皇帝刘邦可是说过:“异姓不可封王。”叶墨这话,那就相当于是告诉马超,只要你有本事,那打下来的领土,便尽是你的封地,你就是那块地方的王。

  这就相当于,叶墨要打破大汉的传统,开创“异姓封王”的时代。未完待续。

  第四二四章:轻取益州

  ?虽然叶墨如今已经不在官场了,但是叶墨说出的这番话,却是没有人认为这是叶墨在说笑。【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叶家对于整个大汉的影响力,绝对是非同凡响的。

  可以说,在叶家出现之前,四世三公的袁家是最有可能取代大汉另立朝的家族。而自从叶家出现之后,袁家就彻底的堕落了下去了。

  虽说叶家在这个时期的声望比不上之前的袁家,但是叶家的些言语还是足够影响到朝廷的决定的。

  更何况,叶墨说的是大汉领土之外,马超打下来的地盘才属于他的封地。

  什么叫做封地?就是从这块地方缴上来的税,还要分部分给朝廷。这样的好事,朝廷又怎么会拒绝呢?

  “叶家主此话当真?”在叶墨的话说完之后,马超还没有开口呢,郭嘉便是抢先步问道。

  郭嘉因为投靠马超的时间不短,那自然是知道马超在羌族人中的声望达到了怎样的个地步。

  别的不说,单单从马超在西凉带回益州去的骑兵数量和士卒数量便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即便马超已经不在西凉待了,但是马家对于羌族人来说威严仍在。

  只要叶墨保证自己说的话作数,那么,羌族的大部分领地,都将成为马超的封地。毕竟,虽然有部分的羌族人是生活在大汉的领地上面,但是绝大部分的羌族人还是生活在大汉领土之外的。

  叶墨看了眼郭嘉,顿时笑道:“奉孝先生,叶墨说过的话,可有过是开玩笑的?”

  叶墨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郭嘉的问题,但是这么简单的个反问,也是让郭嘉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叶墨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了,那就绝对不会是假的。

  在得到了叶墨的肯定的答案之后,马超和郭嘉也是对视了眼。

  叶墨虽然承诺可以让马超打下大汉以外的领土作为自己的封地,但是同样的,叶墨这话语之中。却是还有另层意思被马超和郭嘉听出来了。

  马超在羌人之中声望极高,郭嘉不相信叶墨不知道这可是即便如此,叶墨依然是说出了这么番话。

  如此的话,只能说明。叶墨已经给出了自己的底线了。马超可以活,而且可以获得很滋润。但是,如果马超还想要继续在益州做土皇帝的话,那叶墨也只能是领兵去平叛了。

  虽然说,益州还有十余万的军队。但是这些人的敌人是叶墨之后,数字也就失去了其意义了。

  倒不是说叶墨有多厉害,而是马超郭嘉等人已经在自己的心理将叶墨给神话了。

  自从叶墨开始领兵来,就从来没有过败绩。这样的成绩,在马超他们看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即便是用兵如神的韩信,其生涯败绩也是不少。

  可是看现在的叶墨,即便是再恶劣的局面,叶墨总是有取胜之道。华夏自古以来。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也仅有兵圣孙武人。

  可是孙武是什么人,那可是华夏当之无愧的兵圣。其编写的兵法,更是为后世将领的必读书籍。

  只是可惜,尽管叶墨已经让人将活字印刷给发明出来了,但是孙子兵法这种战略级的读物,叶墨还是没有将其给扩散出去。

  “叔父,侄儿在益州待了将近年时间,如今已是习惯了益州的风土人情。若是这会儿叫侄儿离开,侄儿心中还挺舍不得的。”马超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便是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怎么会听不出马超这话的意思,只是叶墨又怎么会容许马超继续留在益州安心的发展呢?

  叶墨之所以让马超去给自己打下块地盘,来,就是因为益州在西蜀之地。地形崎岖,易守难攻。

  二来,则是因为叶墨明白,若是光凭着自己的系统的话,怕是很难实现自己当初“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是汉土”的宏大理想。

  而且,依照马超的性格,让马超拜服于叶墨之下,怕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前世的马超之所以认刘备为主,便是因为马超直没能报了父仇,所以才不得不借助于他人的力量。

  但是这世,马超不仅亲自报了自己的父仇,更是拥有了自己的基业,这让马超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俯首为臣呢?

  “孟起贤侄此言差异,想当年伏波将军镇守西凉,为大汉朝廷平定方,那是多大的功绩。之后,马家也是直留在西凉,继承祖业。若是贤侄偏安益州,乐不思祖,那日后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呢?”

  总之,不管怎么样,叶墨都是要将马超给劝离益州的。即便做不到,那也要将马超的这种行为贬低下,为自己日后出兵博个名声。

  叶墨这话,郭嘉也是听得心惊胆颤的。这要是马超不听从叶墨的意见的话,那就是将自己陷于不孝不义的地步了啊!

  “果然,输给这种人,自己输的不冤。”看着脸“我为你考虑”的叶墨,郭嘉的背后,也是冒出了层的冷汗。

  马超在听到叶墨这么说之后,也是转头看了看郭嘉,打算听听郭嘉给的意见。

  而郭嘉这个时候也是想清楚了,若是不按照叶墨说的去做的话,怕是马超连益州都保不住了。所以,在看到马超看过来的时候,郭嘉也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看见郭嘉点头,马超当即也不犹豫。“叔父所言极是,侄儿差点愧对祖宗。叔父大恩,侄儿无以为报,唯有尽快带着手下士卒赶回西凉,为大汗再立新功。”

  马超这话,那就相当于是在说自己要将益州让出来了。

  而叶墨在见马超作出了决定之后,也是点了点头。“孟起贤侄能够迷途知返,那便是好事,叔父期待有天和贤侄并肩作战,为大汉立下不世之功。”

  对于叶墨这话,马超只当是叶墨的玩笑。这会儿叶墨才逼迫马超离开益州那块富饶之地,那以后两人怎么可能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只是,这话对于叶墨来说,却像是个约定。别人不知道,难道叶墨会不知道么?

  那个未知的危险,就像是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叶墨,永远不要将过多的精力,用在大汉内部的消耗。永远要记得,只有将大汉的力量统起来,在面对那个灾难的时候,才会有多分的胜算。未完待续。

  第四二五章:规划诸侯

  ?

  在和马超说完这事之后,叶墨也是马上带着人离开了。可乐已更新大结局这也算是让马超放心,叶墨是真的放他马。

  当然了,叶墨这会儿也不敢不撤,这要是等到益州军大部队到了,那自己可就危险了。

  看着叶墨离开,马超和郭嘉倒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叶墨总是饶了他们命。

  再之后,既然知道自己要离开益州,马超也就没有再回益州去的心思了。至于在益州的家人,派庞德去接下就好。至于益州的文武官员,愿意跟着马超的,他自然欢迎,不愿意的,马超也不去难为他们。

  马超的实力退出益州之后,叶墨也是马上指派法正过去交接,同时也是让法正带了支洛家商会的商队过去援助。当然了,援助是假,建设新的文明城镇中心才是真的。

  当然了,这切都是后话。

  叶墨在带人回到潼关之后,也是开始思考这次与益州军交锋的些细节。

  要说起来,叶墨这次获胜,绝对算是极其幸运。

  首先,麴义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并不了解重型弩车的威力,所以也就没有拿出来使用,这让马超他们对于叶墨拿出来的弩车并没有充分的认识。也真是因为如此,使得马超才会受伤。

  其次,是郭嘉对于先登营缺乏了解。在这个时代的人的普遍的认知中,在骑兵与步兵的交锋中,步兵永远是被猎杀的那个。

  尽管在两年之前,麴义便带领着自己的先登营士卒击败过董卓的飞熊军士卒。

  但是,那个时候不论是叶墨还是麴义,都算是初出茅庐,所有击败董卓大军的风头尽被吕布的并州狼骑给抢去了。所以,对于当时的那战,外界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基于此,使得郭嘉对于益州骑兵抱于过大的期望,最后才发现磕到了硬点子了。只是到了那个时候。郭嘉已经没有了反手的余地了。

  虽然说叶墨知道这些因素,但是麴义等人却是管不了这么多。他们只知道,在面临十多万大军攻关,他们居然将潼关给守下来了。而且。在最后的时候,竟然还有个漂亮的反击。

  不管怎么说,这仗,肯定会被记录史册,供后人来研究的了。

  这要不是因为徐荣这个时候还躺在病榻上。说不准麴义就该大肆庆祝了。不过说起来,麴义也是应该庆贺番,先登营在这战虽然说损失有点大,到最后只带回了不到六百的士卒。

  但是,先登营先是用字长蛇阵来追击敌人,使得益州军不得不战。之后,先登营的士卒在被分割包围之后,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迅速的结成了两个防御阵型,其士卒的素质可见斑。

  而且。在其中个阵型被破了之后,这些士卒也没有开始慌乱,而是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并且迅速的寻求与另个阵型的会和。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则是先登营在麴义指挥下摆出来的撒星阵。个近乎完美的步卒杀伤骑兵的阵型,没有办法不吸引被人的眼球。

  只是可惜的是,除了先登营,也没有别的士卒可以训练出这个阵型来了。至于说系统召唤出来的士卒,那似乎也没有学习撒星阵的必要了。毕竟。这是个防守的阵型。

  潼关大胜的消息,也是很快的传回了朝廷,让朝廷的百官不由得松了口气。

  只是,与这个消息同传回京城的。还有叶墨许诺马超可以在大汉领土之外称王的消息。

  这个消息,乃时叶墨主动让人传回洛阳的。叶墨知道这个消息不可能瞒住众人,所以,与其让这个消息成为宵小攻击他的资本,不如自己亲自将这个消息给传回去。

  而刘协在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果然是龙颜大怒。

  若是叶墨还是当朝的太尉。然后说出这番话来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叶墨乃是闲散野人个,却开口便是要许诺封地,这简直就是不将刘协放在眼里。

  只是,刘协气归气,却依旧是拿叶墨没有什么办法。

  刘协和叶墨相处也不是天两天,所以他对于叶墨的心思也是知道些。

  要说叶墨会取刘氏而代之,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若是真的发生了,那也是刘氏做的太过分了。

  只是,叶家虽然不会取刘氏而代之,但是叶墨却老是做这种无视刘协的事情,也是让刘协很是心烦。

  这会儿刘协在发火,却是让叶缺站在御书房中很是尴尬。

  这要是劝慰下刘协吧,好像办出这样的事情的却是叶家的少爷,好像叶缺出面劝慰不太好样的。但是这要是不开口吧,好像也不太好的样子。

  叶缺不出声,却是不代表刘协会放过他。

  “叶爱卿,你觉得归先生为何会作出这个决定?”刘协在发泄完了心中的那股子怨气之后,也是渐渐的开始冷静了下来。但凡是叶墨作出的决定,似乎就没有什么事没有用处的。只是,刘协却是想不明白罢了。

  叶缺见刘协这么问,顿时也是明白刘协已经没有继续生气了。只是,对于叶墨的这个举动,叶缺同样是不了解。

  “陛下,少爷的这番举动,叶缺也是不太清楚。只是,叶缺觉得,少爷绝对不会对大汉有什么坏的心思的。少爷这么做,定有他的理由的。”

  刘协听了叶缺为叶墨的这番辩解,却是偷偷的翻了翻白眼。叶缺这话说的,完全就是对叶墨无解的支持呀,果然是家人。

  只是叶缺这话,刘协听着也是有点道理。但是这个时候叶墨远在潼关,刘协也是没有办法当面问清楚叶墨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而在潼关之中,叶墨在和潼关的士卒简单的庆祝了天之后,便是开始打算计划着如何对大汉的各位诸侯下手了。

  马超不用说了,他基本上是已经决定了要去西北打出片天地了。尽管,这是叶墨帮他作出的决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