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奇。这貂蝉跟着自己,现在却是不说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这叫什么事啊?而且,现在貂蝉这副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给看到了,还以为自己怎么着貂蝉了呢。

  “貂蝉姑娘,有什么话你倒是说呀。这要是貂蝉姑娘再不说的话,那叶某可就走了。”看着貂蝉扭扭捏捏的就是说不出句话来,叶墨下子也急了。

  貂蝉听到叶墨说要走,顿时就急了,哪里还顾得上娇羞,直接便是开口说道:“叶家主,小女子这次来找叶家主,乃是求叶家主为小女子做主的。”

  貂蝉这么开口,叶墨顿时觉得有点懵。貂蝉是什么人?皇宫之中的貂蝉官,这会儿着自己做主,什么事啊?

  “那个,貂蝉姑娘你还是先将事情给讲清楚吧。”叶墨脸上的肉扯了扯,然后对着貂蝉说道。

  既然已经开口了,那貂蝉也就不再害羞什么了,当即,也便将自己找叶墨的原因给说了出来。

  而听完貂蝉说的话之后,叶墨顿时沉默了下来。这事情,还真的需要找自己才能做主啊。

  原来,貂蝉直喜欢叶缺,只是叶缺却像是个榆木疙瘩样,就是不了解貂蝉的心意。

  甚至于,有次貂蝉好不容易请动刘协为两人赐婚,结果叶缺居然来了句“天下未平,无成家之念”给推了回去。这么来,刘协自然是大受感动,可是貂蝉却是只能继续苦苦的等到叶缺开窍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可是就在前几天,吕布却是雄起了把,不顾自己家中母老虎严氏的威仪,竟然向刘协提出纳貂蝉为妾。

  虽说刘协有心将叶缺和貂蝉凑成对,但是吕布也是大汉朝稳定的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所以说,在考虑到叶缺暂时没有成家的打算之后,刘协也是有考虑将貂蝉嫁给吕布为妾。

  只是这个时候,叶墨头疼的不是如何劝说吕布放弃纳貂蝉为妾,而是现在系统召唤出来的人都是没有男女感情的。如此来,就算是叶墨命令叶缺娶了貂蝉,那叶缺也不会对貂蝉做什么呀。

  “貂蝉姑娘,此时还容叶某回去之后,再好好的劝说下叶缺。至于吕布将军那边,貂蝉姑娘就不必担心了。”没奈何,叶墨这个时候也只能够这样劝说下貂蝉了。只是吕布那边好搞定,叶缺嘛,还真是难。

  虽然叶墨没有作出什么保证,但是貂蝉在听到叶墨这么说了之后,顿时也是激动异常。只要吕布能不再提纳妾之事,就算叶缺晚点开窍,那又怎么样呢?未完待续。

  第四二九章:收下邓当

  ?貂蝉在得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便也不继续在这饭店停留,而是在朝着门外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选择直接离开了。毕竟,貂蝉作为皇宫中的侍女,想要出宫,总是有点小麻烦的。

  而叶墨在看到貂蝉离开之后,随后不久也是在饭桌上留下了锭五两重的银锭,然后离开了饭店。

  离开之后,叶墨倒是没有急着回叶府,而是选择去了吕蒙家在洛阳的落脚地。

  吕蒙有没有在过年的时候回家叶墨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叶墨却是想要。毕竟,这个小子也是自己推荐给吕布的,这么些日子过去了,叶墨自然是知道吕布收下了这名弟子。

  算起来的话,吕蒙乃是叶墨推荐的,而且之前吕蒙可是在系统建立的道观学习。所以,叶墨也能够算的上是吕蒙的半个老师了。

  也当作是饭后的散步,叶墨路慢慢的朝着吕蒙他们落脚的院子走去。

  在靠近吕蒙他们落脚的院落之后,叶墨却是发现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在院子之中打着拳。见此情景,叶墨眉头不由得蹙。

  当初叶府的人为吕蒙母子找了这个个院落落脚,可是现在出现在这院子当中的却是另外个不认识的人。

  叶墨当然不会认为吕蒙母子会为了点小钱将这个院子给卖给了其他的人,而现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个男子出现在这个院子中,那可想而知,有人见吕蒙母子没有依靠。侵占了这个院子。

  没有丝毫的客气,叶墨直接推门走进这个院子当中。

  院子里面的中年男子见到有人居然不敲门就进来,顿时脸上也是有些不悦。不过,很快那男子便是将那股不悦的情绪给隐藏了起来,露出了丝笑容。“不知道在下有何事可以帮到公子?”

  叶墨看着眼前这名男子。虽然说心中很是愤怒,但是这个时候依然是将心中的那丝情绪给隐藏了起来。

  “这个院子,貌似不是阁下的吧?”叶墨看着眼前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叶墨话音刚落,眼前的那名男子脸色顿变。“这位公子好生霸道,这处院子虽然不是在下的。但是也不是公子的吧。”

  听到眼前这名男子的话之后,叶墨顿时怒火上冒。侵占了他人的财产,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当即,叶墨也是不忍了。而且,之前叶墨在院子外头看见这男子练拳。其实力估计只是三流武将巅峰的层次,比自己还要弱些。

  也真是因为如此,所以叶墨才会主动站出来,要不然的话,叶墨说什么也要去找几个帮手。毕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点意义都没有。

  那男子见要动手,当即也是不在废话。直接便是拳脚相向。

  叶墨虽然说实力要比那男子强上点,但是与别人交手的经验却是不如眼前的这名男子。尤其是在叶墨实力大涨之后,更是没有出过手。这次。乃是叶墨实力突破二流武将之后的第次出手。

  两人个武力略高筹,人经验丰富些。再加上两人都只不过是赤手搏斗,手中没有兵器,顿时拳拳到肉,打的那叫个色彩缤纷。

  不多时,院子之外。吕蒙母子却是手中拿着些鱼肉和蔬菜走了回来。在见到自家院子中竟然有两人在打斗之后,顿时大惊失色。

  尤其是吕蒙。本来他见自家院子中那男子与人打斗,还打算进去帮帮忙。可是见与那男子打斗的是叶墨之后,吕蒙顿时傻了。

  而激动中的二人在见到吕蒙进来之后,却是同时对了招,然后分了开来,对着吕蒙喊道:“小蒙快走,这个人有我来对付!”

  两人同时说出这番话来,顿时也是明白,之前是有什么东西误会了。这会儿朝着对方看了眼之后,却是同时笑了出来。

  这会儿,叶墨的嘴角却是片乌青,眼圈也是黑了个。而对面的那名男子,这个时候鼻子却是流出了股鲜血,,两个眼睛和白罴却是般,脸上更是红肿了起来。

  在知道是误会之后,两人也是相视笑,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如此,倒是叶某误会了这位先生了。”叶墨这会儿也是知道自己但是误会了眼前这人,自然不会拉不下自己的面子去道歉了。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而叶墨的话说完之后,那男子当即也是向着叶墨道歉了起来。“此事,也怪当时在下鲁莽,没有将话给说清。”

  看着两人不打了,吕母这才走了进来,直接跪在叶墨的面前,对着叶墨说道:“太尉大人,此人乃是民妇的女婿,希望大人千万不要责怪于他,切都是民妇的错。”

  在听了吕母的话之后,叶墨看着眼前的这名男子,眼神顿时多了丝的好奇。

  若是如同吕母所说的话,那眼前的这名男子,那就应该是吕蒙的姐夫邓当了。邓当有什么能耐叶墨不知道,叶墨听过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他是吕蒙姐夫的缘故。

  “此事乃是叶某的缘故,如何能够怪罪于邓当呢?”叶墨很快的将跪在地上的吕母给扶了起来。

  而邓当在听了吕母的话之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己刚才居然将太尉给打了,这下自己不会死的太惨吧。

  “太太尉大人,我我”邓当看着叶墨,嘴中诺诺的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叶墨看着邓当的样子,顿时笑了笑,道:“你不用说什么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虽说我的身份要比你高上些,但是说到底,我不过是和你样的普通人罢了。”

  叶墨这般大度,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理所应当。但是听到邓当和吕蒙母子的耳中,却是让三人心中大为感动。

  “邓当自知实力低微,入不得大人的眼界。但是日后大人有什么吩咐的话,邓当刀山火海,万死不辞!”看着叶墨如此,邓当当即便是朝着叶墨跪了下去,并许下了重诺。

  见邓当如此,叶墨也是把将邓当扶了起来。“邓当若是愿意助我,叶某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看不上呢?而且,这刀山火海,叶某可是不忍心让邓当你去走上遭。”

  叶墨这话说完,几人也是相视大笑了番。

  “邓当拜见主公!”邓当在听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也就直接改口,称呼叶墨为“主公”了。

  “今日难得大人过来,民妇也是买了些菜,不如大人今日就在民妇家吃晚饭吧。”见叶墨没有怪罪邓当,反而是将邓当给收到了麾下,吕母心中自是生出了无限欢喜,对着叶墨如此说道。

  叶墨见三人眼中片期翼,也是不想在收下邓当之后就给他们个不好的印象,故而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未完待续

  第四三零章:蔡邕之死

  ?叶墨在吕蒙母子的挽留下,答应吃了晚饭之后再回家。只是这么来,却是将蔡邕给急得不行了。

  蔡邕本来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就急着去四门打听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出过城。但是打听了圈自后,蔡邕却是没有得到自己女儿出城的消息。

  开始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蔡邕还松了口气。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蔡邕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己这是要找女儿,不是确定女儿有没有出城啊。

  而且,蔡邕的女儿之所以离开家中,那是去找叶墨去的。叶墨既然在洛阳城里面待的好好的,那蔡琬又怎么可能会离开洛阳城呢?

  意识到这点之后,蔡邕立马便朝朝着叶府走去,尽管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有点晚了。

  但是到了叶府之后,蔡邕才得到叶墨并未回家的消息。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对于蔡邕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呀。

  蔡琬离家出走,嗯,这个可能说的有点严重了。但是,起码蔡琬如今是不知所踪,而叶墨同样是在好不容易回家之后却没有回到家中,这与叶墨的性格那是相当的不符啊。

  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偷偷摸摸,共处室时之间,这几个词顿时出现在了蔡邕的脑海之中。若不是蔡邕平日里身体保养的好的话,说不得这个时候就脑溢血了。

  尤其是在蔡邕打算离开之后,典韦却是从叶府的门外走了进来。

  看着典韦个人回来,而且神色还是有点小兴奋和小满足,蔡邕更是坚信了自己的猜想。

  “真是想不到,老夫辈子坦坦荡荡,却是生出了这么两个女儿,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蔡邕边想着自己的猜测,边却是晃晃荡荡的走出了叶府的大门。

  看着蔡邕离开,叶府中的人虽然是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却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蔡家虽然和叶家的关系还可以,却也没有太多的交情。

  典韦看着蔡邕离开,也只是回头看了眼。便没有做更多的理会。

  “司徒大人,主公他怎么不在?”在众人的身影中典韦发现没有看到叶墨之后,顿时看着叶缺开口问道。

  叶缺本来还因为之前蔡邕的到来觉得奇怪,毕竟,蔡邕天过来两次。却都是过来打听蔡琬的下落,这如何让人觉得不奇怪?

  这会儿叶缺听典韦这话,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蔡邕过来叶府找蔡琬还真是有理由的。只是,叶缺这天自从早朝之后,便直待在叶府之中,并未听过叶墨回来的消息。

  “少爷尚未回叶府。”叶缺在听了典韦的话之后,不由得露出了脸苦笑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

  典韦在听了叶缺的话之后。顿时震惊了。当时叶墨和他分开的时候,若是典韦没有听错的话,那听到的应该是“回家”才对呀。

  只是还不待典韦回话,叶缺便是接着问道:“洪飞将军与少爷道去了潼关,今日既然洪飞将军回来了,那想必少爷也是回来了才是。只是,不知道洪飞将军何时与少爷分开的?”

  被叶缺这么问,典韦也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和叶墨会洛阳之后的消息讲给了叶缺。叶缺在听到典韦这么说之后,顿时叹了口气。

  叶缺如何是没有听出,当时叶墨是有人要见。故意将典韦给支开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想必少爷这个时候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此时少爷既然还没有回来,想必少爷是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看着典韦,叶缺也不好说这是叶墨故意将典韦给支开。只能是随便糊弄了两句。

  叶墨这个时候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蔡邕这个时候却是遇到了危险。

  蔡邕因为心以为蔡琬和叶墨孤男寡女共处室,使得蔡邕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注意到大街上的环境。

  若是平时这个时候,因为天色已经不早,大街上的行人自然是不多。可是这个时候年才过了不到个月,洛阳城热闹依旧。

  蔡邕毕竟是名老者。即便是别人不认识蔡邕,但是在被名老者撞了下之后,自然是不会多做计较。

  只是,虽然说众人对于蔡邕这种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恍若梦游般的状态都抱有丝的宽容,但是些牲畜,却是不会理会他人的情绪。

  叶墨离开洛阳城,或者说叶墨辞去身上的太尉之职也是有段时间,之后叶福接任虽然说也是手段狠厉,但是却不如叶墨那般让人心中难忘。

  而且,因为过年的缘故,洛阳城中也是来了大批的外来官员子弟,对于那些人来说,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在和洛阳城中的那匹官员子弟混熟了之后,便继续开始了无法无天的生活了。

  而这天,群纨绔便是相约在洛阳城中纵马。尽管说被抓到之后,他们免不了顿处罚,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把事情闹大,也不过是出点钱的事情罢了。

  而且,对于那些低层次的执法者来说,既能收到点外快,又能够不得罪这群纨绔。至于那些被损害了利益的百姓,最后给他们点小钱,足矣让他们将受到的那点小委屈咽在肚子了。

  蔡邕行走在路上,却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倒是在路上行走的百姓,在听到了轰隆隆的马蹄声之后,纷纷朝着道路两旁挤去。

  那些纨绔看着路的鸡飞狗跳,口中也是毫不掩饰的发出声声嚣张的笑声。

  只是,突然在他们的面前,名老者却是在踽踽独行,丝毫没有看到他们的到来。时间,这些纨绔皆是变得无比的紧张起来。说起来,他们也是清楚,若是眼前的那名老者不躲避的话,那八成是要被自己这些人的马匹撞到践踏。

  “闪开!快给我闪开!你不要命了!”这个时候勒马已经是来不及了,顿时那前头的那名纨绔冲着眼前的老者便是大声的叫喊道。

  这个时候蔡邕脑中却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对于自己身周发生的事情,却是丝毫没有感觉。等到那些纨绔胯下的骏马冲到蔡邕的身前的时候,蔡邕这才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在感受到自己胸前传来的巨力的时候,蔡邕眼中闪过丝惊讶,然后,很快就变成了股不用继续操心的欣慰,转而又变成了愧对列祖列宗的愧疚。

  在撞到了人之后,那群纨绔也是颤抖着从马身上爬了下来。在感受到蔡邕已经没有了呼吸之后,其中人踢了踢蔡邕的尸体,道:“喂,你你你可是自己找死,可可怨不得我们几个。”

  这话就好像是那几名纨绔对于自己心里的安慰,在说完这话之后,几人再次飞身上马,顿时逃之夭夭。只是在那条街上,从蔡邕身下流出的鲜血,证明了之前所发生的切,都不是幻觉。未完待续。

  第四三章:相见蔡琬

  ?叶墨在吕蒙家吃完了晚饭之后,坐了会儿也就离开了。舞若小說網首发毕竟,吕蒙家人在起待着,加入个叶墨,的确是让气氛变得更加的尴尬。

  因为已经是过完了年的,所以夜晚的洛阳,依旧是会实行宵禁。只是这次,叶墨走在洛阳的大街上,却是觉得万分的奇怪。

  这个时候虽说不是深夜,但是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却依旧是非常的多。而且,这些人皆是行色匆匆。大街之上,朝廷的军马更是随处可见。

  若不是因为叶墨穿着比较得体,表现比较沉稳的话,说不定那些朝廷的官兵就该将叶墨给带到路边问话了。这路上,叶墨可是看见了不少这种情况。

  虽然叶墨对于朝廷突然的举动很是不解,但是因为不了解情况,叶墨这会儿倒是没有多说些什么。

  在回到叶府之后,叶墨却是发现众人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

  “出了什么事了?”叶墨看着眼前的众人,心中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众人先前在看到叶墨回来之后,虽然在心中有些激动,但是这个时候个个的脸上却是没有丝的高兴之意。

  叶缺在听到叶墨的问话之后,顿时便叹了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少爷,方才传来消息,蔡大家在大街上被人纵马撞到,如今已经是不幸遇难了。”

  叶墨听到叶缺这么说,顿时整个人如遭霹雳。在今天叶墨从皇宫出来之后,他还见过蔡邕,却不想只不过死半天的功夫,蔡邕居然已经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叶墨在呆愣了片刻之后,也是很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