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1/2)

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不就是宠儿吗?

  这下,风颜决明白了她前後的情绪变的那麽快的原因。心中质疑,她真的只有八岁吗?

  不过,她说他有龙阳之好,那个暖阁便是出入点,小小年纪怎麽知道这些。

  当下,殷儿拉着的手就这样被他给甩开了,俊美的容颜升起了愠怒:“你和皇上很熟悉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楚离,你的妹妹,朕今日可要好好替你的教训,说谎都不怕咬到舌头,这痛,好好让她尝尝。

  忽然感觉的怒意,殷儿只当是那隐讳的事情被她口无遮拦说出,水汪汪的大眼充满了歉意,不过,听风颜决气定的话,又可爱的转动了一下,她和皇上熟不熟呢?

  “当然熟了,你就放心把你交给我吧!”殷儿可不顾,忽然咬到舌头砸了一下:“你的安全。”

  风颜决瞧她眉目笑的弯弯,断了她心中定是想赖着他的事情。

  “哦,你和皇上熟悉到那种程度,就凭你一句话,皇上都会听你的。”大言不惭呀,风颜决微微扬起邪魅的弧度。

  殷儿被这弧度迷魂了眼,可是一个冷激灵,她忽然觉得,她就像被大灰狼盯上小白兔,看她怎麽窜的玩笑。

  “这跟熟不熟悉没有关系,我们天懿的皇是个明君,只要你把你的冤屈告知,皇上定会为你做主的。”她和皇上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只不过听哥哥说起,皇上是一个明智的君主。

  殷儿说的用力,那气势就是崇拜,这点让心里微微不满的风颜决挑了眉角,这丫头嘴真甜。

  “是吗?”风颜决佯装了迟疑,一旁的绿豆完全分分不清楚状况了。

  一会是这个男人救小姐,怎麽现在变成小姐救人,不过不管这些,小姐未及笄就藏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天呀,小姐日後真没有出路了。

  “小姐……”绿豆想阻止,可是完全没有话的机会。

  “不是的话,我就去大闹皇,皇上最怕我闹皇了,怎麽也得让他给你一个清白。”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绿豆直接脚软了。

  “你说什麽!”风颜决却是动怒了,没有殷儿想象的那般激动,殷儿顿时傻了:“我说,闹皇,让皇上给你一个清白。”傻傻把话给重复了,而且殷儿为了显气势,提高了音量。

  然而,这显而易见的是刺激风颜决的魅笑下丝丝怒意,殷儿却迟钝了又道:“哎呦,有什麽好担心的吗?不就是一个宠儿吗?在说这不是你能抗拒的。我帮你,你就可以逃离宠儿的命运了,然後你就自由了。”空气之中缓缓坠落的桃花忽然乱了序,凉爽的春风也刮着脸生疼。

  这怒意不一般,可殷儿似乎傻了是的,不懂得浇水,反而焦油:“如果你担心日後的饭票的话,那你就住在我这里,陪我玩!”殷儿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宠儿,虽然对於一个男子而言,很伤自尊,可是她不在乎,谁让她看上他呢?

  “放肆,楚殷,你敢当朕是宠儿,是你的玩物!”风颜决的尊严决不能触犯,大手就这般伸出去,掐住殷儿的脖子,而在此时:“殷儿。”一身青衣,儒雅的楚离回府便见了这一幕。

  望着这一幕,胆战心惊,身子腾跃,跪倒在地:“请皇上恕罪!放了微臣不懂事的妹妹。”

  endif

  作家的话:

  亲们有什麽不明可以提出,有什麽不满也请说出,推荐票票啥小姬就不说了,亲们懂的。今日加更。

  ☆、第十二章果然是妹控

  皇上……

  绿豆直接昏了过去,而殷儿的小脸,此时被掐断了呼吸的难受,青红变化着,听了哥哥的声音,忘记了反抗。

  如谪仙的容颜此时是如魔鬼的邪佞笑着对着殷儿,瞧她小脸一会白一会青,风颜决一字一句仿佛用刀子磨着殷儿胀痛又紧缩的口道:“楚离,你的妹妹好大的胆子。”救了她没有答谢,反而却大言不惭想把他当做宠儿来养呀。

  敢打当今天子的主意,不就是活腻了吗?

  “咳……”殷儿好痛苦,按她这个年纪,遇到生命危险之事,应该是吓傻。然而,殷儿却是破口大哭:“哇哇!”这哭声可真是震耳欲聋,风颜决的怒意就这一下就熄灭了,实在受不了这般,猛得用力把殷儿摔在楚离的怀中。

  楚离接住,殷儿得到呼吸,哭的更是肝肠寸断,好像被人抛弃一般:“殷儿……”殷儿小手紧紧抓着楚离的襟,风颜决冷哼一声,气息顿时降下冷意:“微臣该死,管教不严,请皇上息怒……”

  “哇哇……”楚离抱着殷儿,跪着的身子又鞠躬,是要请罪,而殷儿哭的更大声,是要掩盖了这话,风颜决直接闭眼,漠视这一个鬼嚎叫之声。

  心中厌烦,可是殷儿哭的惨兮兮的:“哥哥,你骗我,殷儿被人欺负了,殷儿好委屈呀!”怎麽又换了戏码了,风颜决有种不好的感觉。

  这鬼灵的小人儿,他先前可是见招了。

  “殷儿,不可胡闹!”这忽然变了味,楚离是明白了妹妹的小心思,可是还是第一次被她这般伤心欲泪的样子,不心痛是假,眸色有点诧异抬头望了一眼半眯双眼蕴藏风雨的风颜决。

  皇上怎麽到他家来,而且殷儿怎麽惹了他?

  瞧了楚离那诧异的样子,风颜决眸底一缩,这表明,他的一品大官对他惩罚妹妹的事情起了疑心。

  风颜决负手而立,与生俱来的天子威严望着楚离这个清官,看他怎麽断家务事。

  “我才没有胡闹了,是他,是皇上先欺负我的,你说皇上是一个明君,只要有理,不会乱发脾气的,哇哇……明明是皇上不对,为什麽殷儿要受委屈,哥哥,我殷儿好怕,你给我殷儿说的皇上和你说的不一样,不一样,他不分青红皂白,掐着殷儿的脖子,啊啊啊。”怎麽语无伦次,却又是每句争据。

  这苦功演起戏来,殷儿可是练得炉火纯青。

  当下,两个大人都愣了,风颜决凤眸的寒霜,是不放过殷儿,哭的鼻涕都出来,刚刚还可爱的小丫头,瞬间变成花猫,别提都恶心了。

  还把鼻涕往楚离的衣襟擦,风颜决这般对洁癖的人都忍不住恶心的怒斥:“够了,朕就给你一个机会说说你的委屈在何处。”

  殷儿一听,赶紧起身,怎麽看都是在演戏,楚离可不管,从袖中掏出锦帕给她擦,他就这麽一个妹妹,当然要特别的疼爱。

  望着此,风颜决今日到此以求见证之事,已经证明了。

  “好呀,我就只说三点。”能装既然是有备而来,这丫头,他可真是遇到了。

  风颜决不说话,只能浑身散发冰冷来警告殷儿,殷儿见哥哥给他温柔的擦拭,抢过哥哥的手帕,放在粉红的小挺鼻子上,唔的一下,把鼻涕擦干净了,然後给楚离。

  就这般一连贯的动作,风颜决觉得恶心忍不住後退了,这丫头真是名门之後吗?这是楚离的妹妹吗?

  不过,显而易见,楚离没有一点嫌恶,相反还很温柔望着殷儿。

  今日风颜决来见证楚离是一个妹控,果然没错。

  endif

  作家的话:

  今日加更完毕,请献上亲们的票票。

  ☆、第十三章鱼死网破,没门!

  楚离还是保持跪着的动作,眸色不离开身高只有他跪着一样高的殷儿,理直气壮,有成竹对着只要冷哼一声,便让大臣禁一身汗的风颜决。

  “第一,你必没有告诉我你是谁,所谓不知者无罪,第二,既然我不知道你是谁,而你用凭白的出现在我的院子里,不是走正门,且不是私闯,第三,至於我不知道你是谁,对你说过的话,存在的各种构思想象都是一个善良的人表现,敢问,皇上,你有告诉过殷儿是谁吗?你有问过殷儿不问你是谁吗?你有吗?”

  殷儿一口气说完,理直气壮简直不像话,谁给这般指着皇上的鼻子说他的不是,楚离听了一头雾水,不过,也总结出了原因,赶明是皇上不按正常出入,而是被殷儿当做坏人对待。

  这完全可以理解。

  楚离在一旁点头,惊愕望着风颜决,瞧他面色寒霜越来越多,那就表明,他确实没有。

  空气之中传来紧握拳头的声音,风颜决真的越来越讨厌殷儿的伶牙利嘴,既然敢这般歪倒,明明是她贪图他的美色,死活赖着发挥无穷的想象力。

  “该死的!”风颜决低咒一声,绝不是承认殷儿混淆视听,而是气他不能让楚离知晓,这丫头把他当做宠儿来对待,传出去,他一国之君的颜面何在。

  瞧她那粉嘟嘟的小脸一脸得意,是吃准了他不会把那事说出去,该死的丫鬟心机还真是重呀!

  “朕本是微服私行到丞相府,却见有人尖叫,从墙上摔下去,心急救下。”他才不会承认,只是婉转了,该死的楚殷,他风颜决今日可处处被她牵制。

  才一个八岁的女娃!

  帝王的气息,不用是什麽话都能点破的,以楚离的慧眼会不明白。

  当然明白:“楚殷!”那得瑟的小人儿身子一颤,憋了嘴,一副挫败的样子。

  “你既然翻墙,若不想要这双腿,哥哥派人打断了。”这丫头还恶心人告知,一听从墙上摔了下去,楚离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哥,怎麽又说我,殷儿受……”

  “闭嘴,等娘回来再收拾你,现在给皇上请罪,罚你一个月不许出门。”楚离面色很沈,很严肃,一碰便是死。

  “哈!”楚殷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怎麽这样,胳臂往外拐,她是他妹妹,亏她听见他请罪,急中生智来着。

  楚殷可不把尊卑放在眼里,皇上的颜面不管怎麽说也得保住,就算他心情不好,杀了你,你也不敢造次。

  风颜决对楚离的处理还算满意,临人的气息也越发浓烈,楚殷埋着一个头,对着前面那双五爪的白色靴子狠狠剜了一眼:“哥,殷儿下次不敢了,饶了殷儿这一回吧,你都不问殷儿……。”

  “朕今日念你是不知者无罪,这道歉不必了。”殷儿的话被风颜决给截断了。

  楚殷本是想让楚离知晓,风颜决为何掐住她的脖子,可是风颜决瞧着殷儿开始粘人的动作,又眼皮跳了有了影,如是赶紧打断。

  瞧殷儿被人掐断话的瞪眼,风颜决心里冷哼:“她想鱼死网破,没门!”

  endif

  作家的话:

  感谢亲们的投票,今日继续加更,票票快点涨,话说有没有给我送点礼物,感觉好冷清,亲们!

  ☆、第十四章该死,被下套了!

  缺

  ☆、第十五章痛苦始於他的谋

  “听,殷儿日後很听决哥哥的话!”殷儿笑眉眼弯弯,俏皮的惹人爱。

  望着这模样,风颜决微微发疼的头算是舒缓了:“那先回房去,决哥哥和哥哥有事情商量。”暖暖的语气,不在与殷儿僵下去,这丫头你越僵,她非得玩死你不可。

  得了风颜决暖暖的温柔,殷儿笑的眼泪花夹在眉眼细缝之中,像得到糖吃的孩子,那般开怀。

  “嗯,那决哥哥,哥哥,殷儿先告退了。”离去前,还很大家闺秀的行礼。

  提起粉红的褙子,快乐的如鸟跳着离开,风颜决望着那个背影,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心不知怎的莫名觉得舒畅。

  淡淡的回忆起来,风颜决对於今日吃瘪的事情,都有着淡淡的甜蜜,然而,他从来就没有回味这个甜蜜意味着何?

  “她很可爱。”殷儿离开之後,楚离唤人把绿豆扶下去,听风颜决这清风吐出一丝愉悦,心里却是淡淡的忧:“你有什麽把柄在她手里吗?”殷儿的子他很清楚,这般粘人不放,还漏洞百出叫决哥哥,他就知道这丫头动了心思了。

  “朕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楚离,他日你离去,我也把当做妹妹看待。”今日一个错误决定,风颜决无法预料日後,他与殷儿的痛苦。

  回忆起来,便是他的纵容!

  楚离跪倒在地:“皇上今日对我的恩情,我楚离定会肝脑涂地,皇上大可放心,只希望殷儿这里,也请皇上能宽容对待。”他这一生无所求,只为复仇。

  “朕自然可以宽容对待她,那你了楚离,她并非你的亲妹妹,而你也非他亲哥哥,你应该知晓朕让你与丞相身份存在目的是何!”今日前来,是为了证明他真是一个妹控,他知晓,八岁的殷儿可像及了他逝去的妹妹,为了复仇,他把他救出来,只因为同一个目的,杀了沧眩的皇帝,宁眩暝。

  “微臣明日便前往,定不会让皇上失望。”他是他一品官员,却也是因为身怀对宁眩暝的恨意,从沧眩救出,为了复仇给与的新身份。

  “朕对你信任从来只有那颗复仇的心!”对於他的身份是绝密,风颜决从来不屑,只要有利於他吞下宁眩暝的江山,就算是危险的棋子,他也会利用。

  “微臣明白。”楚离又把弯身的身子往下压,能过得到一皇的信任,对於复仇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空气的压抑,那桃花的芬香变的稀薄了,风颜决负手而立,眸光睨了正对面,此时,殷儿正对他打开露出一丝缝的窗柩。

  优美的下颌微微抬起,似发现别人小秘密的展露笑容。

  殷儿藏在窗柩之处,见此,砰的一身把缝给合上了。

  风中,风颜决笑声清脆,引了楚离的惊诧。

  这是风颜决与殷儿第一次相见,风颜决不知殷儿的心落在他的身上,也不知接下的谋,让殷儿单纯的心思,变了质,变成了占有。

  风颜决曾想,如果当初没有赞同楚离复仇吞灭沧眩的谋,他就不会爱上以殷儿表姐姐身份存在的梦流离,也不会因为梦流离动了占有的心思,殷儿的欲望就不会发强,更不会单纯的人儿,为了得到他的爱,折磨生死的姐妹,杀了德妃,他也不至於今日落了隶属国的下场。

  也许……很多……

  但回忆来,这一切痛苦的开端是始於他的谋。

  endif

  作家的话:

  感觉小姬被抛弃了!票票有木有呀!

  ☆、第十六章回忆的殇

  又一年过去了,这是在殷儿离开皇,风颜决废除後一年之後。

  此时,中的桃花依然妩媚的绽放,只不过物是人非,那曾经桃花被三千青丝缠绕,如今,只有偶尔才会发现。

  桃花树下,依然是当年的情境,风颜决已经嗜酒如命,虽没有以前轻狂傲气,可骨子那霸道凌冽是不会减弱的,在面对大臣,他还是一国之君,可是在面对,每当夜深每一年绽放的桃花时,他却是一个充满惆然,煎熬在痛苦之中的为情所困的男人。

  “殷儿……”一年了,他刻意避开她所有的消息,不曾却寻获,仿佛两人之间,早如那三千青丝断了。

  月色静谧,粉红的桃花,枝头光滑如醉,如痴如梦,令人浮生若梦。

  风儿轻轻,忽然天空飘下一颗借着月色发着丝光的发丝,缓缓落下,落在一袭白衣,经历一年折磨,备显沧桑愁容的风颜决的手上。

  如玉葱的之手泛着月光淡淡的白色,另一只手轻轻撩起,望着,痴痴地发着笑。

  自从和殷儿相识之後,小丫头就开始找了机会经常入,然而,他都是看在楚离的份上,对她一切恶作剧,比如不让妃子侍寝,找人来捣乱,欺负与她同年龄大两个月的凝脂,他都是漠视着,就对待一个妹妹那般看待,然而也就是这般对待,有些东西不会因为你的漠视就会灭亡消殆的。

  犹记得,那是他第一次给殷儿的伤害。

  那年,殷儿十二岁,也是布置谋把梦流离作为郡主联姻送给宁眩暝。

  那年,殿之中一派的喜气,漫天杏花飞雨,殷儿很喜欢这个梦流离的表姐姐,听闻了这消息,殷儿第一时间冲入了门。

  他记得,那是殷儿在随着哥哥去了战场,给梦流离提供一个谋开端的战场,记得那一次殷儿回来,黛眉之间有了几分英气,虽然刁钻不变,那时,他的双眸明明是停留在她的身上,可是他也不知怎的,就是刻意却隐藏起来。

  殷儿说不要梦流离去和亲,她说:“决哥哥,你是爱表姐姐的,别让她去下嫁宁眩暝,让我去吧,反正你也不爱我。”他震惊了,她既然为了成全他的爱,却下嫁另一个人。

  然而,他却没有感动,因为这场谋,殷儿从来都是一个局外人。

  他记得在一场盛派的大殿之上,他的举动,彻底让殷儿疯狂了。

  那天杏花飞雨,两国联姻,爱上梦流离的风颜决命令所有人蹲下身子,不许抬头。然而,他忘记一个从来不听从他命令之人。就是那麽一个举动,让殷儿心中起了嫉妒恨意之火。

  endif

  作家的话:

  亲们,此文的手法是倒叙,此卷是大部分都是回忆卷,以殷儿和风颜决的角度写文,亲们不要觉得跳跃太大了,小姬尽快让殷儿入。今日会加更,感谢给我投票票没有抛弃小姬的亲们!

  ☆、第十七章帝王的自负

  四月杏花飞雨,送亲队伍之中,风颜决永远也忘记不了,他将心爱之人梦流离送给了宁眩暝,也永远也忘记不了,在那粉红色充满浪漫迷情的一天,他和梦流离分离的吻别。

  那淡淡的甜蜜是粉红色的杏花含在嘴里,柔柔嫩嫩的清香,然而,也永远忘记不了,当他吻别之後,吩咐所有人起身送梦流离离去时,殷儿缓缓站起身子,那在他一直都认为充满了崇拜含情的双眸,却散发着冰冷,以及心被人剜走的痛。

  殷儿就这般望着他,一身粉红色将她小巧的身子包的玲珑,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看殷儿,她长大了,女子妙玲身子也越发明显了。

  他为此微微愣神,可更为她小小水灵的眸中充满了愤怒和痛苦,而惊了魂。

  她……

  风颜决很不解,这是从相识八岁殷儿以来,风颜决第一次见到她对他出现的情绪,也是第一次,当做文武百官的面,就这样地转身,在也没有粘着她的任何举动。

  望着她潇洒孤寞又盛怒的转身,他只觉得心慌乱的难以呼吸。

  殷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