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5(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三章太後做主

  荷花宴,太後和嫔妃已经开始了,而此时,公公通传楚殷到的时候,所有嫔妃都把目光聚集在殷儿的身上。

  两年不见,太後凤目之中是有着喜悦的,而凝脂也是相同,这两年来,从表姐姐梦流离离开之後,殷儿就很少和她拌嘴了。

  “殷儿叩见太後娘娘,见过各位娘娘。”唯一不同是殷儿举手投足之间多了一份贵气优雅,以前可都是像猴子一样活蹦乱跳的。

  “殷儿,来,让哀家看看,你这小丫头,怎麽两年都不入呀!”太後笑着招招手,殷儿便站了起来,来的太後的身边。

  “这个呀,你要怪皇上哦。”殷儿还是那般活泼,其他嫔妃一听这个可是大不敬之罪,怎奈,太後早就习惯了,从殷儿八岁那年便开始,这丫头时不时和儿子拌嘴,和凝脂拌嘴,而每一次都是很有理,让人要怪罪又觉得是一个孩子的童言无忌。

  “说来听听,哀家给你做主。”殷儿等得就是这句话,可是还是嘟起小嘴,而一旁的凝脂笑道:“殷儿,好久不见。”

  殷儿不理,凝脂早习惯了:“太後您自己说的,可要为殷儿做主哦。”下巴抬了一下,这是对凝脂的宣战。

  几年来,从他们第一次入从发现各自心思都是想做风颜决的妃子时,这抬头便是他们之间的宣战的暗号了。

  凝脂心里不安,毕竟两年殷儿都不曾见决哥哥,她倒是经常入在太後的帮助下经常见到,如今两年一来,不知彼此的消息,又瞧殷儿此时胜券在握,凝脂觉得很不安。

  “哀家这个後之主,皇上的母後,你看够吗?”瞧她那有点害怕小心思,藏不住慧黠,太後就是很喜欢的紧呀。

  捏了捏殷儿的鼻子,殷儿一听,眉目带喜,跪倒在地:“其实也没有什麽,就是殷儿在前面四年时间,经常粘着决哥哥,惹决哥哥的心烦,拿两年的时间来闭门思过。”这可听得让其他嫔妃惊讶呀,这个小丫头,他们可是受了她的欺负,会闭门思过,且不是太阳从另一端出来。

  “哦,那殷儿可想出什麽来吗?”太後吃疑,眸色紧紧望着殷儿。

  这小丫头比起心计可比她想要栽培的凝脂好的太多了。

  “想清楚了,就是殷儿还没有及笄,想要做决哥哥的妃子心思不能太早出现了,在然後,这後妃子之事,是由太後娘娘做主的,所以,殷儿闭关两年,太後娘娘,看在殷儿如此用心良苦之上,你就做主把殷儿许配……”

  “皇上驾到!”千钧一发之时,太监声音响起,然而殷儿还是把话继续说完:“许配给决哥哥。”笑声朗朗,完全又把风颜决到此的风采从苦苦苦等的嫔妃之中夺回来。

  “啊……”嫔妃都震惊了,又失了分寸。

  这可是天懿以来,女子好着脸皮请旨,而且当做所有人的面前,虽不说居心,这份没有的矜持,是让人胆颤鄙夷的。

  “母後……”风颜决是听到了,而殷儿则是把眸光望向太後:“太後娘娘,你可说要为殷儿做主的。”本就不把风颜决放在眼中,把所有人注意力全部给夺了。

  所有嫔妃都忘记行礼,凝脂大着眼睛难以置信,殷儿就这般说了要太後下旨。

  endif

  ☆、第二十四章让你继续痛

  “哈哈……”太後忽然朗朗笑开,缓和这压抑诡异的气氛。

  这太後什麽场面没有见过,这个小丫头的心思她怎不知道,不过:“皇儿呀,你好福气呀!”能有这般胆量,却是难得,不过这後可不是光有着胆量就能独宠恩宠。

  她好奇是这个小丫头如此大胆,敢违抗他皇儿的旨意,不放弃嫁入皇的心思,还有他儿子派梦流离前去夺宁眩暝江上又对这丫鬟百般纵容的原因。

  太後只想弄明白儿子此时的心思,才不会顾,这後,要生存得到恩宠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更何况还是皇上厌恶的对象。

  太後扶起殷儿,眸中算计越发深沈。

  “母後,此事……”风颜决冷了声音,是暗示太後别手此事,可是太後下了心,只能笑道:“皇儿呀,殷儿这丫头母後喜欢的紧,她又痴恋你多年,看着这一片真心,哀家就给她做主做哀家的媳妇,皇儿,这事情就这般定了。”太後可没有商量,先前她许诺的话,嫔妃都听到的。

  作为後之主,她不能收回成命,然而她这般似乎不顾风颜决帝王尊严。

  嫔妃都泄了气,皇上妃子多一位就多了一个争宠之人,更何况此人关系不一般,他们入几年不曾得到皇上恩露之人,如今更是痴人说梦。

  凝脂傻愣了,而殷儿一副胜利,不去望风颜决,想必也知晓,他此时定是盛怒眸中冒火。

  “既然母後这般定了,朕也许了,不过,朕也想把凝脂纳入後,这两年来,这丫头甚的朕的心意,又经常入照顾母後,现在都及笄了,就一同入吧。”

  殷儿的叩谢之声还没有响起,便起风颜决的话,尤其是那一句,甚的他心意。

  凝脂一听,立马下跪:“凝脂叩谢皇上恩德,叩谢太後恩德。”凝脂是喜悦的,多年来的心思终於如愿了,她还得感谢殷儿的猛撞了。

  决哥哥是讨厌殷儿的,殷儿让太後下旨,决哥哥也不会让她称心如意,虽然凝脂心里为此有点不满,可能伺候一心念着的决哥哥,她是幸福的。

  “怎麽了,殷儿不叩谢太後恩德吗?”风颜决笑的很冷,她不长记,她便让她继续痛,一同娶她讨厌的凝脂入,她既然想下嫁入中,那他在中宠爱凝脂。

  “为何不谢呀,殷儿谢谢太後娘娘。”殷儿才不会这般被打败了,磕头一下,而风颜决紧握了拳头:“来人,拟旨。”太後高兴扶起了殷儿,拉着凝脂:“这下可好了,你们两个小顽童,日後可要天天陪着哀家。”

  凝脂羞涩低下来,殷儿笑眉目弯弯,看余光还是瞥了一旁此时冷意不见对她依然不屑的风颜决。

  “传朕旨意,今日册封楚殷为殷妃娘娘,凝脂为淑妃娘娘,下月初十送去中。”没有人想到皇上是如此的心切,不过,此圣旨,分明是对殷儿的厌恶不屑

  凝脂为淑妃娘娘,後除了德妃夏末大将军夏嫣之外另一个四妃之一,而殷儿的身份就一个侍寝的妃子。

  如此悬殊,怎不让殷儿气的发怒,可无人同情,却相反带着看戏眸光期待殷儿入的好戏。

  endif

  ☆、第二十五章入後的目的

  又一年过去了,这一年六月,中荷花池,此时,荷花如当日盛放,花间如炬,碧玉连天。

  风颜决望着眼前的一幕,负手而立,外罩橘红色的长衫,随风摇摆。

  那日的情境如今日相同,此时,荷花盛放,无人同。

  又一年了,距殷儿离开皇不在的两年,风颜决没有一年前的萎靡不振,而是渐渐恢复了心境。

  这情伤,总结得由时间治愈,可是有些情伤,却是如岁月沈淀下的尘土,越发厚重,难以推及。

  从殷儿请旨嫁入中,一切都在改变。

  荷花芳香,如炬的花间,偶然停息蜻蜓,又随着一阵风而起,慌乱飞离。

  荷花宴之後,御书房。

  风颜决一回来之後,就双手撑着额头,心烦气躁。

  该死的皇後既然想用殷儿来探测他的内心,他逼不得已才把凝脂纳入中,这个可爱温柔,一直如妹妹对待的凝脂,如今,因为後各自权利成为了棋子。

  心烦之时,殷儿却来了。

  让所有的伺候之人退下,随即把门关上,风颜决凌冽寒意,她就是练了一身无惧的本领。

  “你既然那般想进後,别怪朕未提醒你,你接下来会尝试生不如死的滋味。”他应该给她在深刻的教训。

  眸色厉色,殷儿却是无所谓,翘起二郎腿,晃悠悠的,如此下来,风颜决的帝王威严,本就是形同摆设。

  屋中的寒冷在加大,殷儿却端起一杯茶,用茶盖刮着茶边,发出刺耳声响,划破这屋中的铺了一层的寒冰。

  “决哥哥,我说过会让你後悔的。”也就是说,这两年来的安静,她等着今日,就是为了报复风颜决。

  “楚殷!”她向来大言不惭,可是风颜决却无法想象,她嫁入後就是为了报复他,难到她不知晓,後的妃子之间争斗,是如何残忍,她不是早就见过吗?

  她想做什麽!

  “我第一步就是把四妃之首的德妃娘娘打入天牢去,把他父亲兵权夺过来给你,借用表姐姐那边的安排,让你吞灭沧眩。”殷儿的声音不大,却是喜气洋洋的高扬,咋听下的风颜决,顿时眸色一惊。

  殷儿瞧着风颜决的反应,把手中的东西放下:“你不相信,那我就做给你看。”她就是参与後的争斗,这两年她考虑很清楚了,风颜决的处境。

  後的权力是太後在掌控,朝中大臣一半是太後之人,在加之,夏末大将军是属於先皇的,也算是属於决哥哥的之人,可长期拥兵重权,又加之决哥哥吞灭沧眩一事被大将军诸多阻拦,皇上动了杀心,也是有的。

  这个从四妃之首德妃乃夏末之女得宠看,风颜决的打算。太後好像也猜测到了借故喜欢凝脂,凝脂是夏末副将之女,备受宠爱,怎麽看也是想从中得到夏末的兵权。

  这些,与她聪慧要从宠爱他的哥哥的口中得知此事,不难。

  放下手中的茶杯,楚殷已无几年前的粘度,这倒反过来,是让风颜决来求着与她合作。

  风颜决见此,拍的一声拍在书案上,楚殷身子一怔。

  endif

  ☆、第二十六章绝不会後悔入

  这便是她的报复,捏着他想尽办法未得的权力,让他来重视她。

  此番作为只会让风颜决觉得恶心不屑,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楚殷这般无疑不是在风颜决的伤口撒盐。

  帝王的威严在她眸中不惧,而他的心思则是被她捏着,这让他身为帝王,如何不得愤怒厌恶。

  紧握了拳头,殷儿转身:“决哥哥,考虑好了。”梦流离与楚离在沧眩哪里没有任何消息,多疑心思的他,是恐生出事端,毕竟宁眩暝不是普通的帝王。

  殷儿的笃定,便是风颜决的多疑,虽然她这般会遭人唾弃,可是面对她想要的感情,她绝不会妥协。

  “好!”风颜决在不屑可本就是自负,邪魅唇一扬,一个好字,便让殷儿推入深渊之中。

  “那决哥哥等着殷儿的好消息。”殷儿笑的开朗,风颜决则是寒霜目送那背影。

  随即唤了影卫:“把殷儿嫁入皇之事封锁。”楚离当初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要让殷儿嫁入皇,无论如何,不得让她进入皇,否则休怪他无情。

  然而,如今的情势,他逼不得已,只要取得了後权力以及兵权他便可以像沧眩进攻,从而让梦流离回来,至於殷儿等事成之後,他便安排她安全的离开中。

  他是这般打算的,然而,他所有的安排都被权力熏心给吞没了理智,更别说日後的变化。就因为这个决定,楚离对他起来痛恨,而他也未算准,梦流离会爱上宁眩暝,他遭受背叛,沦为隶属国,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楚殷。

  楚殷,风颜决这辈子仿佛与她从相识那一刻起,便注定所有的运势减弱在她的手中。

  望着池中盛放的荷花,手中捏着一个黑色同心结,深邃的眸中泛起淡淡惆然之光,这同心结上面是用发丝缠绕的,而这发丝用的是殷儿那年断发所缠绕成的。

  而这个同心结……

  七月间,夏日依然炎日。

  此时,天懿皇中同时纳双妃,中可谓喜气冲天,然而,却让各个嫔妃都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

  众嫔妃本来是不想参观这喜宴,可是从上月颁布圣旨的时候,大家都期待好戏上演,欢聚一堂,等着楚殷这个从小就不知廉耻粘着皇上的厌恶惩罚。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是,本该今晚侍寝的妃子应该是淑妃,可却变成楚殷,这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猜想,楚殷到底用了什麽法子,既然将皇上迷惑了。

  大家吃惊愤怒下,不过还是看着日後中的好戏,因为另一边的妃子凝脂可是皇後看中,皇上亲自点的,而凝脂和楚殷又是儿时玩伴,这争宠,这姐妹之情……

  总之,嫔妃们觉得这後,又热闹了。

  楚殷新房之中。

  此时殷儿拧着双手端正坐在喜床上,她似羞涩似激动等着风颜决来给她揭开盖头,她终於如愿以偿嫁给他。

  她记得母亲在接到圣旨的时候,愤怒打骂她,威胁,如果她下嫁风颜决,那她就回乡下,和她断绝母女关系。

  她心伤,母亲不体会她的爱,更心痛母亲的绝情,然而,她只有这个办法才会为自己爱争取一点,如是,她舍弃了母亲了,她不懂为何所有的人都不要让她嫁入皇,她爱决哥哥,他们都看到的呀,为何就不为她找到心爱之人而感到高兴。

  哥哥也是,母亲也是,然而,她都顾及不了,因为她不会後悔,哪怕是死,也不会後悔。

  endif

  作家的话:

  点数达到五百了,今日会加更,谢谢亲们,接下殷儿会大闹皇,让风颜决彻底抓狂,别被忧伤气氛觉得郁闷。

  ☆、第二十七章殷儿的痛苦

  此时,房门之声开启,便听到风颜决让所有丫鬟退下,随後,殷儿收起了心中的酸痛,静静地等着。

  然而,风颜决仿佛就是一股冷风,吹过之後,就消寂了。

  殷儿等了许久,屋中只听烛火扑哧扑哧响着,昏黄的光亮越发的黯淡,那显然是烛火快要尽了。

  心里涌起一股痛意,就算是有着谋,在两人相处时候,他还是那般厌恶冰冷。

  “决哥哥,你不挑起我的红盖头,那接下来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她总是耍小聪明,让无人无措招架,然而,风颜决却闻声不动,仿佛他本就不在这屋中。

  殷儿的心凉了,眸中闪烁着鼓励自己的光芒,她说,他会发现她的好的,表姐姐能为他做的,她也能。

  如是,她自己动手把红盖头掀起,而风颜决却在此时,忽然扬手,把屋中的烛火给熄灭了。

  “你现在满意了。”冰冷的话语穿透殷儿的身体,殷儿嘟起红唇,他是见不得她。

  没有揭开红盖头,没有喝合卺,他的一切都是告知她,谋结束之後,她也没有利用价值。

  从袖中掏出一物,殷儿借着月光摄入屋中的微微光亮,走到风颜决的面前:“决哥哥,殷儿只有这个愿望。”放在桌面上是一个用金丝缠绕的同心结。

  殷儿是为这婚礼做了被受祝福的准备。

  新婚之夜,她遭人白眼,被母亲遗弃,所有疼爱她之人,一夜之间都不在了。

  她声音有点嘶哑带着卑微的请求,风颜决垂眉,可奈何这般的楚殷是令人怜心的。

  他是知道她下嫁皇,遭遇的冷淡,尤其是母亲,颁发圣旨那天,楚殷的母亲来面圣,让他收回成命,然而,此事已经昭告天下,怎能收的回。

  这般,也是楚殷咎由自取,他真的不明白,她既然为了他忍受亲人的遗弃。

  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呢?作为帝王,情对於他而已就是棋子,他担忧是楚离那里,可楚离在沧眩哪里埋伏,也等着他取的兵权,一举攻破沧眩。

  他没有时间等,也耗费不起这个时间。

  眸光淡瞥了一眼那金丝缠绕的同心结,他不知道是这东西是殷儿央求绿豆交她,她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做成的,手被磨起了泡了,还出了血,可是她却觉得很幸福。

  听人家说,这同心结是要亲手做,怀着相爱之心,这便可以心灵相犀的。

  绿豆说她傻,为了皇上什麽都不要了,可是她却是傻笑说着:“她却是很傻!”

  指尖发着寒光,风颜决望着此,也不知该收还是不该收。

  “收了这东西,朕便去淑妃哪里。”他来这里就是打一个幌。

  她向来喜欢讲条件,给人下套,那他便如此,让她这颗心继续受伤,以至於她离去时,不会有着太多的怀念。

  怨恨吧,只是他唯一祈求的,也是对楚离交换条件一个交代吧!

  双眼顿时双眼嗔大,对此虽有所料,可面对时,心不扎疼是假的。

  紧握了拳头:“决哥哥你真的从来没有为殷儿所做的一切感动过吗?”她盼了那麽久,想用一切作为交换,却得他这一句话,他真的不感动吗?

  endif

  ☆、第二十八章新婚的无情

  “感动!”风颜决像捏了什麽物品那般易碎发出轻蔑之声,此时的楚殷眸眶之中早弥漫了水雾。

  随即起身:“做决定吧!”是让她没有一丝退步的余地,他能给她片面的安慰,仅此而已。

  “决哥哥……”这麽多年来,她默默的忍受,是笃定他对她的宽容就是不一样的,可是:“这两年来,殷儿没有来吵你,你是不是很高兴呀!”她扯了话题,只是想和他多说话而已。

  以前,她总是跟着哥哥和表姐姐的後面,因为他们在,他才会对他温柔的笑宠溺的笑。

  她明白,可是,她能怎样,她的心还在为他跳动,依然,让她还是义无反顾。

  她也恨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呀,她也想不要那麽招人讨厌,可是,可是……

  那麽多的可是,只让她选择为自己而算,她不悔的,因为每天都可以见到他。

  她想,等那一天,她这颗心被伤的在也好不了的时候,她就会好了。

  “你既然都知道……”後面的话不用说,却比说了更伤人,无形永远都是最伤人的。

  殷儿咬了上唇,深深呼吸一口气,随即转身一个笑脸:“好,你去凝脂那里吧!”她要笑,笑着等着他能感动的一天。

  那天晚上,殷儿这个好字,已经让风颜决揪痛了心,无论怎样,殷儿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那时的他,本就分不清楚,是那种情愫。

  手中捏着同心结,望着盛放的荷花!

  那时殷儿的笑,是那麽凄楚,也是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他明明感觉到了,却还是漠视着。

  新婚之夜,殷儿没有亲人的祝福,就算他来了她的寝转身去了凝脂的寝,她要面对後之间的猜忌传闻,他都知道,只是当做是折磨她,让她心死了吧而已。

  来到凝脂的新房之中,对於这个丫头,风颜决也是和对待楚殷一样,只不过,凝脂很乖顺很单纯,没有殷儿的心眼多。

  在後,她作为太後的棋子,也注定让它不能起了这个怜悯的心。

  “决哥哥……”凝脂和楚殷一样都唤他为决哥哥,因为他是不能让楚殷有着任何一丝,他对她的不同。

  想来,凝脂却是可怜,成为他们之间争斗的牺牲品,情爱的盾牌,好在凝脂心细明白,不会做太多的强求。

  “决哥哥,殷儿……无事吧!”其实,她一直都把殷儿当做妹妹,自从认识流离姐姐之後,在姐姐出嫁那天,对她说的话,她就不会与她争宠了,可是,想不到是殷儿对她的误会很深。

  今日大婚,她没有一个亲人在场,嫔妃的闲言闲语,她听了都难以入耳,就别提当事人殷儿了。

  如今,决哥哥是压下着闲言闲语,可又转眼过来,明日,殷儿定会受了白眼。

  风颜决微微抬眼,对於凝脂,不用多说,她都很明白。

  她的心思细腻,温柔体贴,是任何一个男子都爱的,可是,他对她却是只能是妹妹。

  “朕只希望,她别伤害你。”以心计,殷儿对凝脂的厌恶,是不能猜测的。

  然而,这一天,风颜决没有想到会那麽快。

  endif

  ☆、第二十九章殷儿的反击

  翌日,刚入妃子,在第二日是要例行前往太後寝请安,伺候妃子大婚的嬷嬷都要带上一件物品,给太後检查。

  这物品便是新婚之夜之後的落红之帕,昨夜,本是伺候殷儿的嬷嬷不知为何皇上去殷儿那里待一时,又往凝脂哪里去,心中想着,也许是皇上不想让两个美人冷落,毕竟皇上的风流可是人人皆知的,然而,这些都是猜测。

  他们奉命行事,想着这般,去了殷儿那里,却没有想到娘娘只是坐在窗柩前,一身穿戴整齐,桌面上的东西都未动,也就是说,娘娘与皇上未同房,想着中的传言,他们都以为在大婚之日可以嘲笑娘娘,却不想还是被皇上摆了一桩。

  尽管如此,来了洞房之地,却没有洞房,这个可比不来洞房漠视伤害要大。

  嬷嬷把东西交给太後,太後听闻是凝脂的,瞧着跪倒在地的凝脂那一脸羞红,示意嬷嬷让她起来,说这女人初次,是很疼的,就免了她的参拜。太後做的明显,分明是器重凝脂,而後来了请安的妃子,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他们今日如此齐全来,就是听闻昨夜皇上未在楚殷这里洞房离去,今早来奚落看戏的来了。

  “都平身吧!”太後让人给凝脂赐座位,凝脂现在是四妃之一,除了德妃夏嫣,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