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4(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六章让你漠视

  “皇儿呀,哀家都饿了,怎麽你也不哄哄哀家,等了你那麽久。”太後忽然喟叹,到有有了媳妇忘记娘的抱怨。

  其他嫔妃听太後开口,都抬起头往这边看来:“母後饿了,那开膳吧!”风颜决一愣,有点尴尬,而德妃微微动了一下,便见他紧紧抱着。

  风颜决好像显得不知所措,只能对着众嫔妃吩咐:“朕,也饿了。”随即好像是真的饿了,拿起箸便开动。

  “咦,决哥哥会饿吗?殷儿还以为决哥哥吃德妃娘娘都吃饱了。”话音还没有落,那箸还没有碰到碗发出一丝碰声时,大家都以为忍住气来一个大度的楚殷却发话了。

  瞧着她鬼头鬼脑的样子,笑的可谓慧黠。

  众嫔妃放下手中箸,一听这话面色通红。他们其实也很饿,不过,比起这个,有人唱戏给她们看,那可是比吃这个山珍海味还要美妙。

  皇上亲自抱德妃娘娘,就是宣示德妃娘娘的与众不同,楚殷这个一直粘着皇上忽然开口戏谑,且不是向德妃娘娘宣战。

  德妃娘娘可是四妃之首,後妃子在怎麽不得宠,可面对她,无人不敬畏。

  “哟,姐妹瞧瞧,咋们妹妹的醋意又打翻了。”那个嫔妃见殷儿开话了,也跟着酸溜溜的起哄。

  楚殷是受不了风颜决一直来的漠视当着她的面与别的女人打情骂俏,她在未入的时候,都受不了去想办法拦下侍寝的妃子,更别提还是亲眼看着他与别人恩情缠绵。

  她要的就是让他眸中无时无刻挥之不去她的身影。

  风颜决冷下了眸,楚殷端起米饭,自己挑了喜欢糖醋鲤鱼一小块:“嗯,真香,这醋放多就是好,滑腻美滋滋的。”说着,殷儿还做出声响,此番只要是大家闺秀都会忍不住蔑视的。

  因为他们大家闺秀讲究是食不言寝不语,更别说嚼出声音来。

  而殷儿显然就是故意的,顺着那个嫔妃的话接到:“姐姐,殷儿喜欢吃醋早上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讨论了吗?怎麽现在还拿出笑话殷儿呀。太後娘娘,快点尝尝这醋鱼,就知道殷儿说的是否真的了。”殷儿一脸快乐,显然是要把给风颜决的那句暧昧的话,让他没有机会搪塞回来。

  德妃听了那暧昧的话,苍白的小脸红扑扑的,而风颜决显然不会如殷儿那麽糊弄过去,在德妃那红的散发令人光泽的红脸上,亲一下。顿时,所有嫔妃的箸都落下,敲击着玉碗。

  殷儿嘴里嚼着的动作停了一下,德妃直接埋着头钻入风颜决的怀中,凝脂也是如此,其他嫔妃都觉得失态,只因皇上这一出,让她们心痛又充满渴望,心情极其复杂,让她们都不能自主了。

  “来,吃点这殷儿极力推荐的鱼,好好调养这身子,身体调养好了,朕自然就吃饱了。”这话就是为了刺激殷儿的,随让她口无遮拦,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力,那他别怪她,今晚德妃侍寝。

  风颜决亲自挑了鱼的刺,眸中诧异殷儿口中早上讨论的醋,不过,也大致猜到一点,当下也不顾身份,暧昧更加的浓烈。

  “皇上……”这让德妃如何情何以堪,不是她矫情,而是对於不爱被拿来利用的人,她只能婉拒,成为後众矢之的,她承受不起。

  endif

  ☆、第三十七章此醋非彼醋

  风颜决凤眸垂了一下,轻声的哄着:“小乖,来张开嘴,不想张开,是想要朕用嘴喂吗?好呀,小乖,你可一点也不乖呀。“大庭广众之下,风颜决既然麻兮兮笑的邪恶,笑的嫔妃都倍感羞涩埋下头。

  楚殷大眼一睁,盛怒在里面快速点起了火:“决哥哥德妃娘娘不是要你用嘴喂,而是她不吃鱼,因为她不喜欢吃醋,所以无法祛除鱼腥味。”

  殷儿怎麽可能让他那张嘴当真吻上德妃那嘴小嘴,心里怒极,心里却很激灵,而此时,那个嫔妃也不想看德妃如此得宠,想着德妃身体不适,要禁吃鱼,立马附和着:“是呀,皇上,德妃姐姐不能吃鱼。”这事情,德妃很抱歉深望风颜决一眼,感到抱歉。

  殷儿只是胡诌一句,却不想真的被中了,风颜决眸底失落不过转眼询问:“那嫣喜欢吃什麽。”他可犯愁了,眸色扫了席间的美味,很难下手。

  德妃望之,那令人心暖暖的微笑从未放下过:“臣妾吃什麽皇上勿心,不过,今早姐妹可讨论了皇上喜欢吃什麽,一直都未得一个果。”这意思是谁让风颜决告诉他们。

  风颜决好像挺感兴趣的:“哦,那众爱妃可都成猜测什麽了。”对於後想要得宠的妃子定会花下重金打探皇帝喜欢吃的东西,如今,怎麽讨论起这个。

  “吃醋!”楚殷笑道,其他嫔妃都异口同声说得是:“莲子汤。”这让与众不同的殷儿睁大双眼,而其他嫔妃都把面色垂下。

  “噢,原来,姐姐们都是知道的呀。”赶明先前是戏弄她,殷儿才不会有如此受伤的心情,不过,她得佯装。

  风颜决微微一愣:“殷儿为何认为朕喜欢吃醋呀。”真是奇怪了,他不知道其他嫔妃都把她比喻成了醋坛子。这些嫔妃在与殷儿答案不一致时,都向做亏心事一般。

  殷儿望着此,心里可是一笔一笔的算计,从太後宣准予他们询问皇上喜欢吃什麽的时候,她就算计好了。

  太後怎麽会不知道自己儿子吃什麽,而她当然是知道风颜决喜欢吃什麽,别说吃,就说用什麽她都清楚不过,不过此招,是让她们都明白彼此之间的口是心非。

  不过,那敢和殷儿叫板的妃子却轻笑一声:“皇上,是这样的,妹妹把自己比作是醋。”没有太多的话,过程都不用说了。

  风颜决又不是愚笨之人,怎麽不明白此话是什麽意思,喜欢吃醋,那就是喜欢吃殷儿。

  这丫头……

  他心里也没有愤怒,只是有一种哭笑不得,原因只因为,她为何把自己比喻成醋。

  “难道决哥哥不喜欢吃醋吗?”殷儿一脸无辜,仿佛认识风颜决以来,她都是认定他是喜欢吃醋的呀。

  不过此醋非彼醋!

  “朕有说喜欢过吗?”风颜决饶有兴趣,他要看看这丫头耍什麽花招。

  “可是你没有说不喜欢呀。”殷儿理直气壮,放下手中饭碗,用筷子对着满桌的菜说:“这些美味之中,尤其是这糖醋鲤鱼,就是大量的醋,他们加起来,都有几两,皇上不信可找御厨来问一下,每一道菜都有。这里八个菜肴,他们一共用多少醋。”殷儿斩钉截铁,旁敲侧击不去解释嫔妃嘲笑她的话。

  在说了,她也不怕,当场的争论,太後可是在场的,哪一个字提及她把自己比喻成醋了。

  endif

  ☆、第三十八章争风吃醋

  众人听了她这话,都觉得殷儿是真的糊涂还是假的糊涂,那嫔妃都点明了,她还在此巧言善变。

  不过德妃却说话了:“皇上,妹妹就是这个意思。”德妃此话不是给殷儿解释,这本来就是谈论醋而已,怎麽把一个活人比成了醋,那是多大的不尊敬,尤其是对皇上而言。

  风颜决的眸色深邃一下,难辨情愫,德妃又道:“妹妹说,她喜欢吃醋,做任何菜肴都让厨子放许多的醋,说这醋不仅杀菌,还能养颜,让一个乌烟瘴气之地,洒了醋,也比洒了花香还要管用,说不仅蚊子不叮,空气清香了。”後面的话是德妃加进去的,不过殷儿却是眸光一转。

  风颜决噗嗤一声,毫无形象大笑出来:“哈哈……”

  他心里笑的是这个小丫头开始磨人,虽然这醋的比喻暗示什麽,他都清楚,难得是他,又见识到了她伶牙利嘴,心里有点失落,他没有当场看到。

  德妃轻描淡写,风颜决却是回味十足:“决哥哥笑了,那就是真的喜欢吃醋了。”对於他们而言就殷儿的醋意,可以做很大作用,可对於风颜决而言这醋可是权力。

  他不喜欢吃醋吗?不可能,权力他不可不吃,而且越多越好。

  “朕是喜欢吃这醋。”风颜决笑着把话道出,楚殷可高兴了,然而风颜决却忽然收起目光:“不过,这争风吃醋,朕可是很厌恶的。”眸光寒冷向楚殷,话不用明,全部明白。

  因为风颜决笑声抬起头的嫔妃又因为风颜决的话垂下眉头,皇上是在告诫他们,争风吃醋的厌恶。

  先前殷儿那一招就让他们心怯,如今皇上又出言警告,再也没有其他动作了。

  “好了好了,若说这个吃醋,哀家也喜欢吃,总是吃皇上的醋,你看吧,现在皇上哄美人不顾哀家饿肚子在这里等着。”一语双关,太後恰巧打破这个气氛,话中的吃醋听起来还真是吃醋了。

  太後当然喜欢权力,作为後直掌权,能不喜欢吃醋吗?

  太後把手中的箸放下说着还配合这眼神,很是抱怨瞧了一眼风颜决。

  “母後这是吃哪里来的飞醋,儿子可是疼爱着媳妇,尽快让她给你生个大孙子,这样母後就不吃醋了吧!”皇上的安慰话也是一语双关的,那意思就是暗示,夏嫣这个曾经的弃棋现在有了一个代孕的作用,如以前那般用子嗣来控。

  太後想若是风颜决的称霸失败了,她掌管大权,日後就不畏惧宁眩暝任何苛刻的条件,相反她依然坐稳这天懿的大权,若是失败了,太後也不吃亏,规规矩矩,皇上就算有心却没有哪那里权力。所以太後是两面的,而对风颜决而言,要握得大权必须除去太後。

  各自心思都在这看似融洽却处处充满诡异的心机下越发膨胀。

  “皇儿如此懂的孝心,让母後抱抱大孙子,母後有生之年也算对得起天懿的祖宗了。”太後闻言,可为皇上此话而深表激动,风颜决隐藏眸中的轻蔑。

  endif

  作家的话:

  这两章是有点闷,但也是为了殷儿接下谋权做铺垫,亲们耐着子好心投上票票看殷儿是如何谋权,过了这几章,本文即将迎接第一卷结尾的高潮。哈哈,比赛火热化,小姬不想下去啦!

  ☆、第三十九章你很饿吗?

  “母後这话何意,倒像儿子不愿意生孩子是的,昨夜不就在努力吗?今日呀,朕只想哄的德妃的开心,让德妃和淑妃二人,一同给母後添两个大孙子。”不生则已,一生就两个,这可是乐坏了太後。

  沈甸甸的心思收下,更是激动:“嫣儿,凝脂,你们两个可要给哀家争气呀,哀家可是盼的头发都白了呀,难道皇儿如此孝心,不要让哀家失望了。”这分明就是暗示,太後很是激动充满了希望。

  风颜决却未把眸光放在太後那表情惟妙惟肖的神色上,而是望着最後一排忽然选择安静下来的殷儿,心里不知为何有点起伏。

  “臣妾定会尽力,不会让母後失望,臣妾感谢皇上的恩德。”也就是这一下的功夫,风颜决不得不放开德妃,凝脂和德妃一同出了席,跪倒在地,对着两人磕头致谢。

  其余的嫔妃也都出列跪倒在地:“臣妾尔等也愿意分担太後的忧伤,有幸能得皇上恩泽,定当天厚。”在这後要想永稳固这地位,便是母凭子贵。

  太後见此,很是感动:“好好,哀家有你们这帮媳妇,也不枉对列祖列宗,皇儿呀,这後雨露可都均沾呀!”太後又苦口婆心了,好像嫔妃这一出,目的就是因为这个。

  个个都露出期待的楚楚可怜的大眼。风颜决微微挑眉,余光扫过众嫔妃之中,发现殷儿却未出列,而是……

  “殷儿,你很饿吗?”殷儿扒着饭,风颜决的话无疑不是在指责殷儿的大不敬之罪,可这後对於殷儿举止早也是习惯。

  殷儿努力吞下一口白饭:“难道皇上和太後娘娘还有各嫔妃都不饿吗?”殷儿又问一个看似愚蠢的问题,水灵的大眼像是饿坏了不明的眨着,望着所有嫔妃都跪倒在地更是惊愕了。

  她从昨夜就没有吃东西,今日看着美食,早饿的头昏了,反正她心里笃定决哥哥和太後较量,暂时用不着她自己,所以她就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随着她的话落,有些难以控制肚子饥饿的嫔妃,此时很巧的不雅观发出一阵打鼓的声音,然而为了避免被察觉这份不矜持,都冷着眼光瞧着殷儿的。

  “哦,我明白了,姐姐们都喜欢要决哥哥用嘴喂才会饱的。”殷儿做出一个恍然醒悟的动作,一惊一乍,让嫔妃瞪大双眼,这矜持二字在楚殷的身子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所以她们的目光轻蔑是无用的。

  然而,殷儿又做一个困惑的模样:“好奇怪哦,你们都希望决哥哥来喂饱你们,自己前面就有吃的呀,你们那麽多的人,那麽多的嘴,决哥哥就一个嘴巴,一双手,能喂得过来吗?你们就不怕等着饿的头昏了。”殷儿很奇怪,一字一句说着望着众人面色一会红一会白,那就心里一个兴奋。

  绕着弯子说他们不知廉耻,她们敢说她的作为是不知廉耻,她们和她一样,她可是真小人,她们就是伪小人,这区别可就大了。

  endif

  ☆、第四十章饿糊涂了

  殷儿说完之後,就自己动手扒饭了,她心里笃定了,要斗争,也得把肚子给填饱了。

  “殷儿,你眼中可有哀家。”是否与之前入的一切举动都不能一样,太後声音有点愠怒。此时的殷儿可是皇家媳妇的代表,一言一行可都代表着皇家。

  以前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撒娇嚣张,可是今日是所有嫔妃在场,她这个太後的面子,殷儿好像是没有给足了。

  殷儿愣了,随即笑弯了眉角:“太後娘娘,殷儿不仅眼中有你,连心里有你,太後娘娘在殷儿的心中就是菩萨那般慈祥备受尊敬。太後娘娘怎麽会这样说,是不是殷儿这一次做的过分了,让太後娘娘生气了,那殷儿立即赔不是。可是殷儿不明白了,殷儿向来都是如此的呀。”老不死的,以为决哥哥宣布让凝脂和德妃给她生大孙子,她就是没有用的棋子,我要让你看看到最後,谁才是你的最可靠的靠山。

  殷儿此时很乖巧很单纯,水灵的大眼充满了无知与善良还有不解,心里可却是打着狠的算盘。

  “殷儿,以前你的身份是一个中的客人,如今你是身为哀家的媳妇,一言一行都代表了皇家,切勿做了失态的举动。”殷儿的小嘴可真甜,此时听了殷儿的赞美,哪个女人不爱赞美,更何况又是高高再上之人。

  太後眸色一沈,虽喜也是把该有威严摆出来的,既表明以前宠溺态度不变,又是一个家教甚严的长辈。

  殷儿一听,很是惊惶,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还不着痕迹用袖中擦了一下唇,太後以为她是孺子可教,可这个

章节目录